Actions

Work Header

徒劳的爱

Work Text:

徒劳的爱

 

Jerry回到河畔的时候,Jesse已经在那里了。

男孩已经长大成为青年,神情早已脱去稚气,他盘坐在草地上就着月光看一张纸条,苍白的光落在他身上,让他像刚开出的珍珠一样闪闪发光。Jerry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从背后捂住他的眼睛,而Jerry在一瞬的绷紧后就放松下来,依靠在他身上,粉色的嘴唇勾出漂亮的笑容。

“你在看什么?”Jerry亲了亲他头顶的发旋,嗅到沙尘的味道,青年兴高采烈地冲他挥了挥纸条:“莎士比亚。”

“我看看。”Jerry抢过那张纸条读了起来,“从女人的眼睛里,我断言:她们闪烁着普罗米修斯之火……”

“Jerry!”Jesse还被捂着眼睛,他胡乱抓挠想拿回纸条,Jerry钳着他脑袋躲着他的手,大声念着写给姑娘的情话,压低的声线带着天然的蛊惑。Jesse挣开他的手转头看他,苍白的吸血鬼脸上露出笑容,他皮肤上浮着青色的脉络,勾勒成暧昧的引诱。他嘴唇红润,话语间隐约可见尖尖的白牙,嘴角还沾了点干掉的血迹,看上去邪恶又动人。

“你咬了谁?”

Jesse顺手抹掉那点血渍,他看Jerry,深棕色的眼睛里映着点细碎的光,漂亮的像包容整条星河。

“平可顿的,一个外地人,我冲他笑了一下他就自动送来了晚餐。”Jerry舔舔嘴角,看了一眼Jesse,“你想要吗?”

“不,我不吃人。”Jesse冲他微笑,指尖摁着他湿漉漉的唇瓣,Jerry张开嘴让他伸手进去,勾住尖尖的利齿,“记住别碰镇上的人。”

“好的,Jesse。”吸血鬼含含糊糊的说,假装分心让青年抢回那张纸条。Jesse不乐意在地上跟他动手,种族差异,他在地上永远也打不赢他。Jerry想到这儿就又笑了,他去亲Jesse的额角,拥抱他像拥抱离散的兄弟,像拥抱多年未见的朋友,他神情真挚又深情,注视Jesse的脸像是长辈怀着欣喜凝视归家的孩子,Jesse回以目光,眼中的生机热情像燃烧的火焰,灵动亦引发人类好奇的探寻,即使经历战火也一点未变。他刚成年不久,还稚嫩的像春末的青叶刚淬上深绿,笑容里溢出诱人的生命气息。

Jerry想同他倾诉思念,脱口而出的是否入水的询问。

人鱼点了点头,站起来。

Jesse脱掉衣物走进河里,直至河水没过发顶。泛着莹白波光的水面下隐藏暗流,深棕镀着碧色的鱼尾扇出水面又迅速的沉下去。Jerry看着原本平静的河水被搅出极大的浪涛,他脱了外衣,跟着跳进了水里。

他们在水中搏斗取乐,光滑坚硬的鳞片挡住尖利的指爪。Jerry想避开极有力的尾部绕去人鱼背后锁住他的手臂,而Jesse灵活的躲避他的触碰同他卷在一起,扭打的顺着水流向下几乎陷进淤泥。他们默契的撕扯对方如同蛇斗,争执着将对方压向水底,河底的泥沙被拍的散进水流里,被非人惊动的鱼群惊慌的环绕着异种游动。

他们在漆黑的水底望着对方,人鱼长着蹼的手掌重重按在吸血鬼胸膛的青色脉络上,顺着那些血管拉出浅浅的伤痕,感受冰冷的血液扩散,蔓在水中缓缓流淌。而吸血鬼伸着手搂住人鱼的细窄的腰肢,尖爪打滑,那些细密坚韧的鳞片自人鱼线向下覆盖住漂亮的长尾,几乎透明的尾鳍在水中划出伤人的暗流。

最终他们谁也没赢,悬在水中休憩。Jesse渡给Jerry并不急需的空气,Jerry抚摸Jesse的脊背,细数战争为他增添的伤痕。

人鱼拖着吸血鬼浮上水面,轻轻摆尾溯回,回去来时的河畔。Jesse贴在Jerry耳边同他轻声耳语,讲述奇袭者的见闻。他们骑马,射击,身体里都嵌进尘土,为掩护同伴而无畏冲锋,子弹贴着脸颊擦出血痕。他想那些人类,树林,近在咫尺却不能跃入的湖泊,清亮的声音低低回响在河光之上,几乎织成无辜的诱歌。他讲最后一场战役,讲回家,讲医生的女儿,Jerry翻身去抱住他肩膀,看见已经长大的男孩眼里旋着一抹柔光。

“那些话是为她准备的?”

“是的。”Jesse诚实的点头,吸血鬼勾出坏笑捧住他脸颊,“想不想学点其他的。”

他不等人鱼回应,自顾自地开始念诵诗篇。

“我怎能将你比作夏天?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

他在仅有的月色中看着他,漆黑的眼中像真的敛藏全部心意。

“…依恋那烈日当空,转眼会云雾迷蒙…”

他像用最温和的蜜语吐露愁绪,嗜血的齿尖上都缠绕柔情。

“…唯有你永恒的夏日长新,你的美貌毫发无损。死神也无缘将你幽禁,你在我永恒的诗中长存…”

他抵着他的头,垂目看他,扩大的瞳孔中的深渊仿佛开裂,发出哀鸣苦苦挽留。

Jesse呆呆的看他,包容碎星的眼中显出点茫然,他等着Jerry说完,挣脱那双冰冷的手,默念着诗句猛地沉入水中。他在吸血鬼肩侧浮出来,面孔上露出欣然的笑意,“这很动听。”

“sonnet 18,莎士比亚。你可以背下来说给你的女孩听。”Jerry不怀好心的提议,向他寻求一点代价。

吸血鬼缓缓的贴上人鱼的侧颈,半张着嘴露出利齿,Jesse默契的偏头空出位置方便他啃上去,温顺的同捕猎者依偎在一起。

猎食仿佛温存,像多年前Jerry第一次见到生活在陆地的人鱼,他小心翼翼咬上去不乐意浪费一点血液。不同于啃食人类时的狼吞虎咽,他抿了两口就放开了Jesse,轻轻舔舐那点伤痕直至皮肤开始愈合。人鱼的血带着与人血相近的味道,而多了难言的海腥,像是酿制的酒液,苦涩后有着使人上瘾的回甘,吃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怀念的滋味。”

“怀念的疼痛。”人鱼懒洋洋的游动着,“我该回去了。”

他们回到河畔,Jerry把Jesse拉上水岸,看他漂亮的尾巴在月光下闪着莹莹的绿光,然后像沙粒一样消融滑下,逐渐露出修长有力属于人类的双腿。他背过身去,留给青年一点空间,“你以前总说你要成为海盗。”

“现在不了,我想留在陆地上。”jesse穿着整齐同他并肩,“你打算去哪儿?”

“像过去一样,到处旅行。”Jerry回他一个笑容,“你不会希望我成为你邻居的。”

吸血鬼拍拍人鱼的肩膀,同他告别,留下一句不近人情嘱托,“你不该留恋陆地。”

“我生长于此。”人鱼抬着头看他,眼睛里有着对亲属的眷恋。

Jesse离开河畔,Jerry站在苍月下目送他远去,最后无趣的坐在岸边。他在世间生存近三百年的岁月,遇见的同类太过稀少,甚至想向同为非人的异种寻求温暖。他手指上还存着鳞片的触感,他没告诉Jesse他学来的那句情诗来自Love's Labour's Lost。

他站起来,在黑暗与月光中沿着河岸西行,夜风带来点凉意,卷去最后的温度。

他会记着那只居住内陆的人鱼,记着他洋溢生机的脸庞,等待夜莺将他的死讯传来。他在苍白的月色里化作苍白的阴影,附着蛊惑的念诵低低回响在夜色里。

“你真不知充满我心中的歌为谁而唱?真不知充满我心中的诗为谁而赋?为你,为你,所有赞歌都归于你,我的歌只为你开始,只为你结束。”

 

只不过是徒劳的爱恋。

 

---------------------------------------------------------

引用:

莎士比亚《Love's Labour's Lost》
莎士比亚《sonnet18》
锡德尼《爱星者与星》第一歌(曹明伦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