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黑暗预见

Work Text:

Charles又失眠了,大晚上跑去酒吧要了杯酒。
他抿着那杯酒,盯着一位漂亮的姑娘不放,她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同时肿瘤在她体内生长,死亡的阴影纠缠在她身侧,而其源头并不是他。她本该在一个月后陷入绝望的痛苦,又或者在今晚平静离去,然而未来多出条支线,Charles看到她在今夜失血而死,过程充满悔恨和疼痛让人于心不忍。
这不是Charles第一次看见改变,他持续这种预见已经有段时间了,多数时候是擦肩而过时看见路人附着的厄运,而有时候是他预定的目标在他出手前就没入黑暗。他们失血而亡,脸上还带着点迷茫的欢愉,泪水却充满苦涩。凶手是一团黑雾,隐隐呈现狼型,皮毛上映着苍白的月光,比人类所想的死亡更为美丽。一开始Charles以为是什么邪教杀手,像电视里讲的那样靠着诅咒杀人,后来他意识到或许是更奇幻一点的生物。
他着实感到好奇。
于是他半夜跑到这个酒吧喝酒,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位漂亮的姑娘和他的男伴,脑中那团黑雾开始逐渐清晰,在月光下奔跑的黑狼一点点成了人形,有着极为英俊的面容和带着天然蛊惑的微笑。
Charles站起来,走去打断了那对男女的交谈。
“介意把你的约会对象借我两分钟吗,Lindy?我保证David绝不会知道今晚的事。”
女孩露出讶异慌张的神情,而那个男人饶有兴趣的没有拒绝他。Charles拉着他走了两步,确保Lindy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回过头看见Jerry挑着眉看他,俊朗的脸上还余有笑意,“我想我还没来得及抢你朋友的女友?”
“当然没有,我只是有一个请求。”
“什么?”
“那位女士能让我来送她回家吗,吸血鬼先生,Jerry?”
吸血鬼僵住了一小会儿,Charles注意到他眼瞳放大,漆黑中翻卷着点晦暗的情绪,这让他看起来更为特别,引人注意。但是他会笑着说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Jerry笑着,神情温柔又危险,说话时唇间露出如狼般尖利的犬齿。
Charles想他不会再疑惑吸血鬼如何猎食了,因为大部分人类天生就向往致命的东西。
他走开去喝他的酒,注视着Jerry回去同女孩道别。那个姑娘惊慌又失落,毫无疑问会喝的很醉,回家后就陷入昏迷般的沉睡,而他在那时来到她的身侧,确保她毫无痛苦离开人间。吸血鬼也在那个漂亮的,充满女性香水味的房间边上,他站在阳台上一下一下敲打着玻璃,发出清脆的咔哒声。Charles摸着Lindy的脉搏,抽出长钉收好,然后替Jerry打开了门,做出邀请的手势。
“你送她回家了?”
Jerry问,但没走进来,他含着笑容盯着Charles看,漆黑的眼睛里显不出倒影。Charles毫不畏惧的同他对视,本来想说点什么,却被突然的预见打断。
他看见了更多东西,有幸见识面前这位吸血鬼毫不优雅的进食过程,在受到攻击后露出的可怖样貌,但他又看见Jerry在面对阳光时露出不自觉的畏惧,呲牙的动作像是柔软的小动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最终笑容化为一声短短的叹息。
Charles毫不怀疑吸血鬼拥有什么奇妙的魅惑魔法,而如今自己也像陷入蛊惑。
于是他对还敲着落地窗的吸血鬼说,“来我家。”
“我想见你挺久了。如今终于能面对面的交谈”

“你不害怕吗?”
“我叫Charles。”
他们在深夜里一同走着,雨后的路面泛着暖橙色的灯光。Charles没说话,Jerry倒是忍不住问他。他见过一些对编造故事疯狂的人,还有装作镇定却发抖的人,但这个杀手同他们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嗅到过多余的情感,甚至没有疯狂,他跟他交谈,像是面对同类一样。
“没有预见所有的结果我是不会来的。”Charles回答他,“你今天是不是还没吃饭?”他说着,把从女孩家顺来的青苹果塞到Jerry手上。
Jerry擦了擦苹果,咬了一口,Charles不用回头都看的见他的笑容和扎进果肉的尖牙,并真心觉得那还挺好看。
他并不害怕,并早已准备周全。

Jerry本当谨慎,而他的生命是如此漫长,世间又有那么多乐趣,那么多值得追逐的东西。
他随心所欲,沉迷世间的乐趣,毫不担心人类能伤害自己。
所以当Charles把他推向落地窗时,他没一点反抗,只是带着笑容看人类站在他前方。
“别咬我。”
预言者靠在吸血鬼耳边说话,唇瓣擦过冰冷的皮肤,削尖的十字被随意丢弃在地上。Jerry当真收了尖牙同他接吻,任由人类的手掌按在他心脏上方。
那太有趣了。
他们这样想。
他们做了前戏,黏腻的亲吻一点一点印在每一处皮肤上,Jerry含住Charles的颈侧,感受身体里温柔的触碰逐渐变得滚烫,难耐的痒感从心底爬上来,他忍不住去蹭Charles的脸颊,换来柔和的安抚。
他们拥抱在一起撕吻,又控制着不能留下一点血痕。
润滑剂一点点的抹开,空气里有青苹果和芳香剂的味道,落地窗外深黑的天空里漫出街灯的亮光。
吸血鬼喜爱的引诱如今被加予己身。
Jerry骑在Charles身上,咬着牙但没咽下呻吟,喉咙间溢出的软弱呓语让他惊恐又兴奋。Charles并不温柔甚至称得上粗暴,但他总能找到他的敏感处,揉拧的力道都分毫不差。Jerry颤抖着弓起脊背又挺直了腰腹,磨蹭着与Charles贴的更近。他放松自己,甚至主动打开来迎合人类的索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青色的血管完全显在苍白的皮肤上。
Charles的指尖沿着那些脉络游走在身上,烫的Jerry呛出一声哭腔。他了解他的身体甚至胜过他自己,像早已经历了千百遍的探索,他戏弄他,给足了诱饵却悬在高出,观赏他追逐快感时的挣扎。
他看着Jerry比人类更大些的眼瞳里映着一点光亮,吸血鬼的笑容看起来得意又恶意,让人忍不住想打断他的乐趣,于是他把Jerry拉下来亲吻,咬住耳尖碾磨,看见那双眼睛里终于漆上些水色。
吸血鬼拒绝不了诱惑,就像他不能拒绝鲜血。
Charles同他离的越近就看见的越多,他看见Jerry的尖牙变得锋利,穿透皮肤就像刀尖划破纸张,在血液流入喉咙时露出的满足贪婪就像快渴死的人得到泉水,他知道Jerry讨厌十字架却也并不畏惧,圣水让他疼痛,火焰让他疼痛,插进心脏里的木桩让他痛苦的发出惨烈哭嚎,然而只有阳光能摧毁他。
他曾经差点死去,却总残喘着复生。
那团狼型的黑雾一点点散去露出人类的模样来,Charles终于完完全全的看见了他和他的一切。
Charles闔上眼睛,他知道他的预见实现了。
Charles用了点力把身上的吸血鬼推下去,不顾他的抱怨将他按在玻璃上索吻,他们重新连结在一起,任由手指掐青皮肤。
Jerry按捺不住咬上Charles的肩膀,而这一次Charles默许了他的渴望。
当疼痛降临时,他们一同发泄出自己的欲望。

吸血鬼在黎明到来的前一刻离开了窗边,看着Charles把遮光板降下来。
他们有些懒散的依靠在一起,Jerry接过Charles给他的苹果时还在回味那点血腥味。
“你病了。我尝的出来。”
吸血鬼得意洋洋的看着人类,满足的嗅到些痛苦和绝望,然而那些情感立刻就散去了,Charles眼睛里有着生气,他毫不介意的点头承认,还告诉了Jerry他的计划,他已经找好了继任者,早就看到注定的结局。Charles说话时勾着嘴角,看起来极为放松,像是已经接受了死亡。
Jerry反而不高兴了,但Charles看着他,早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他把小小的木十字按在Jerry的胸膛上,看它迅速的燃尽,苍白皮肤上的烫伤愈合,没能留下一点痕迹。
“吸血鬼都在于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不相信预言能够实现。”
Jerry听他放缓了呼吸陷入安眠,像早就知道他不会在今天杀他。
吸血鬼磨了会儿牙,最终什么也没做。

Jerry要求而Charles给予他享乐。
吸血鬼不贪婪预言者的血,只冷漠的注视着濒死的人挣扎在恐慌边缘,观看他试图紧握住最后一丝生命时的美丽。
Charles睡不安稳,常在短暂的休憩中突然惊醒,他给Jerry形容他听到的火车的噪音,钢铁的撞击声日复一日在耳边回荡。Jerry咬着苹果看他真的开始有条不紊的处理后事,握着钢钉的手又快又稳,狠的他都有了畏惧的错觉。
而Charles还会微笑,安抚的抚摸他的脊背,在高潮时发出轻声的叹息。
他沉迷于Charles展现的力量与乐趣,反而焦虑起来,希望人类长久的活着。
Jerry不自觉的开始等待Charles疲惫的那刻。
他会展示属于异种的力量,将Charles强行拖进黑暗里。他拿走属于人类的那部分,又给予他自己的心血,一点点引导人类改变自己。最终温热的身体冷却下来,心跳停止又缓慢的苏醒,他喜爱的猎物在黑暗里重新睁开眼睛,较人类时更大些的眼瞳显得诱惑又致命。
Jerry笑起来。

Charles露出小小的微笑,感受身体流淌的新的力量。他看见自己的命运终于没入黑暗,生命的尽头是一幕极美的黎明。他再也听不到伴随他多年的火车的杂音,在转变后终于得到期盼已久的宁静,他撑起身体,遵从欲望同Jerry纠缠在一起,黏腻的亲吻一点点印在每一处皮肤上。
空气里有苹果香和芳香剂的味道,他嗅到香甜的血腥和欢愉。
Charles闔上眼睛,他知道他的预见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