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赛门猫

Work Text:

“没有了飞刀,你不过是一个很厉害的吸血鬼。”

他冰冷的吐出这句话,从大楼上跃下。背叛的夜里,双腿机械的奔逃。

好累。他疲惫的想。我背叛了我的初衷,彻底变成一头吸血鬼,现在我又一次背叛了,杀死了那个把自己当兄弟的男人。

是任务。他努力说服自己。至少我完成了任务。

然后,银质的散弹轰在他的胸口。他撞在馊水桶上,酸臭的液体布满全身。

“不好意思,上头的命令。”

他的眼泪终于滴下。

他随时都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是为什么这样死去?

是啊是啊。你现在是吸血鬼了。必须要抹杀掉。

你不得好死。那个嘲讽的声音又响起来。是啊,卧底与背叛,从来都是不死不休。

我终于可以死了。他平静的伏在湿冷的地上,等待死神的降临。

绝路时上官出现。

马龙溃逃。而他活了下来。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做噩梦。

他一次又一次梦到那个背叛的夜,一次又一次吐出那句话,然后一次又一次被杀死。每一个场景,每一个字句,每一次呼吸,都带着血腥的味道。梦境无比清晰真实,就像诅咒一般。

于是他放弃了睡眠。

他总是蜷在角落里,不抽烟,不吃饭,也不想饮血,脸色整个差到不行。他的胃如火一般灼烧,躯体迅速的消瘦下去,但他感觉不到任何变化,精神似乎和肉体剥离开来。

螳螂在打了几次架之后就恢复了活力,再次开始琢磨螳螂拳的奥义。笨蛋的思维真是简单到可爱。

可是他就是不能动弹一分。

直到上官实在看不下去,把他从角落里拽了出来,先揍了他一顿,然后一把卸了他的下颌关节,给他灌硬了三四包血浆。

“我救你回来,不是让你死的。”

上官淡淡地说。

他一声不吭,颤巍巍的伸手,想把脱臼的下巴接回去,却因为手抖的太厉害,连简单的抓握都做不到。

上官一边帮他复位,一边说:“你要是再这样,下回我就只能给你插食管了。”

他无法反驳,只能僵硬的抓起放在他身边的便当,沉默的吃了起来。每吃三口,就抓起水杯喝一口,帮助自己吞咽。刚接上的下巴有些酸痛,但他像是没有感觉似的,动作机械的吃吃喝喝。

上官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头,走开了。至少那个闷葫芦不会把自己饿死。

他开始恢复进食,开始锻炼,开始规律的生活作息。他的身体开始恢复,伤口愈合,身体不再消瘦。机械的生活让他迅速康复,只是仍是抑郁。

那个可怕的噩梦仍会纠缠他,可是那也在逐渐消退。

不要小觑大脑的健忘性。他原以为自己与吸血鬼不共戴天,以为自己的愧疚感永远不会消失,可是那些都在一点点的被淡化。

他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心里不是滋味。

所以...还是死不了吗。

连痛恨自己都做不到。

那我这条命,留着做什么呢。

他回头,看到大家在房间里东倒西歪,各做各的事。

上官从汽车杂志上抬起头来,往他这里看了一眼,朝他笑了一下。

身份认同是多么困难。但是上官,他从来没有抛弃自己。

他忽然想到鱼缸的故事。

心底发出玻璃碎裂的声音。他虚弱的笑了起来。

血厦事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