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补心

Work Text:

“二弟…”
钟少轩声音喑哑的不成样子,孟帅等着他喊完,尾音散尽才吻上去,一点点的渡水给他,然后唇齿交缠嗑在一起,只余下深深浅浅的喘息。
钟少轩伸出手勾住孟帅的脖子,两个人贴的更近,让长长的蛇尾卷上去,把他们裹在一起。孟帅环着钟少轩的背,感觉他颤抖的厉害,就放缓了动作,让钟少轩能借力调整身体。
蛇尾已经缠了上来,钟少轩贴着孟帅背靠蛇尾,终于缓过气,放松下来,孟帅在他背上拍了两把给他顺气,接着抽出手,放在他脸上,按住眼角的一抹艳色。 然后孟帅用额头碰了碰钟少轩的额头,钟少轩疑惑的望向他,眼睛里潋滟水光,神色涣散带了点茫然。于是孟帅又碰了一下,轻声叫了句大哥,钟少轩仍旧没有完全 回神,却自然的勾出一个温柔而忍耐的笑容。
孟帅被那一笑窒了一下,只能拍拍钟少轩面颊,让他清醒,重新递了杯水过去。待他喝完,又缠了上去。
泛着点凉意的蛇尾隔开了粗糙的石壁,钟少轩被抵在蛇尾上,大腿被孟帅勾着分开,不自觉的颤抖着,孟帅压着他,咬着他的喉结,故意不让他沾地,尾尖扭动,刺激的钟少轩猛地一提腰,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放我下来。’
孟帅在动,钟少轩被迫的跟着扭动身体,嘴巴一张露出的都是变调的呻吟,话都没法说完整,只能勉强集中精神传音,孟帅就笑着啃他锁骨,翻着眼睛装出可怜的样子偷偷瞄他,也不回应,钟少轩只能无奈的又把手架回弟弟的肩膀上。
细长的尾尖扭动着,带着从尾尖伸出的红肉一起抽动,并不尖锐的倒刺的浅浅的勾在细嫩的内壁上活动着,反而带来更大的刺激。钟少轩被顶的仰着脖子发出 断续的呜咽,面颊上晕开一片水迹。孟帅把自己撑的高些,伸舌头去舔哥哥的泪痕,被濡湿的睫毛颤抖直挠到他心底,于是他越发努力的动起来。
钟少轩闭着眼睛,没力气躲开孟帅的动作,他觉得自己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了跟孟帅连接的地方,被孟帅咬过的地方,体内的两根柱体就没软过,绞着内壁转动着刺激着所有的敏感点。他不住的发出呜呜恩恩的声音,却还在坚持着无用的忍耐。
孟帅用嘴轻轻碰着钟少轩不住张合的唇瓣,确定他没法自己逃开连接后就放开了他的腿,让他如愿以偿触到地面,然而钟少轩早就没法站稳,膝盖一屈,反而 让孟帅进到了更里面,他抽了口气,脚趾兴奋的蜷起,手臂死死环在孟帅的脖子上却顾不得一直攥着的杯子。瓷杯从指间掉了出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钟少轩也发出了声轻轻的呼声,再也忍耐不住,泄了出来。
然后他觉得后穴里的东西一僵,突然充斥下身的微凉液体惊的他下意识地收紧,却让孟帅倒抽了口气,靠在他耳边,发出委屈的哼声。
“哥哥…”
明知道他是装出来的,还是忍不住心软。

钟少轩被按在盘起的蛇尾上,他捂住脸,双腿屈起打开,孟帅正一点点退出他的身体,倒刺挪动触着敏感让他又燥热起来,然而孟帅压在他身上掐着他的腰不 让他动,他只能闭着眼睛等孟帅出来,眼角的红痕越发鲜明起来。孟帅其实想让钟少轩亲眼看着他们的连接解开,不过钟少轩不愿意孟帅就不强迫他,等钟少轩不再 乱动他就放开手,凑过去亲钟少轩的手背。钟少轩颤动着等孟帅完全出去,感觉下身淌出一片微凉的液体,一直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昏睡过去。

钟少轩醒的时候还被卷在蛇尾里,孟帅抱着他,尾巴尖顺着他的左腿缠上去将双腿微微打开,孟帅正看着他,眼神明亮又柔软,见他醒来笑容扩大了些。钟少 轩撑着蛇尾想坐起来,孟帅就立起身体托了他一把,然后钟少轩就有点后悔,他觉得痛,浑身上下无处不痛,撑着尾巴的手臂酸软发抖,下体也开始显出一股难言的 胀涩感。孟帅察觉他僵了一下,就没有放手,让他半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偷偷去咬他耳朵。
钟少轩不理他,低头看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消退余青的淤痕,小腹与腿间是半干的浊液,只是看着就觉得黏腻,缠在他左腿上的细长尾尖轻轻摆动,于是他伸手掐了一把,让孟帅一个激灵。
“哥哥…”
‘别装可怜。’
钟少轩瞪着罪魁祸首,想说话却觉得喉咙灼痛无奈选择传音,但是孟帅不怕他,笑嘻嘻的凑过去亲他,分开他微肿的唇瓣,把手指伸进去搅动拉出晶莹的丝 线。钟少轩使劲咬了孟帅一口不让他胡闹,孟帅就又塞了片叶子进去让他含住。草叶渐渐晕散出一股舒适的凉意。见钟少轩舒服了些,孟帅就慢慢的抱起他,蛇尾舒 展立起上身,移动起来。
虽是蛇行,速度也不算太快,孟帅怕磕到兄长,竭力保持平稳,钟少轩靠在他肩上伸头去看他扭动的尾巴,青绿色鳞片细密的拼在一起,映出细碎的绿色亮光。钟少轩看着看着又觉得犯困,就干脆抵在孟帅肩头合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苍蓝的青冥,天空万里无云,日光肆意晕染,钟少轩被亮光刺的用手遮挡,才反应过来已经不在地下。他坐起来看见自己坐在温热的 池水里,旁边靠着弟弟。他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尽,下体的浊物也都被清洗干净,于是钟少轩安心泡进水里,感受自己好久没见的阳光。孟帅还在睡,钟少轩放轻动作 没吵醒他。少年清俊还带了点稚气的脸上眉睫舒展平和,钟少轩看着就不自觉的勾出点笑意,然而他往下看,孟帅结实的身体自腰部开始就生长鳞片,从胯部彻底变 作长长的蛇尾,细密的青鳞在水下映出些冰冷的光,让人看着就泛出寒意。
“哥哥,好看吗?”
孟帅睡醒的时候看到兄长盯着自己的尾巴发呆,就主动伸过去,让钟少轩摸了一把。钟少轩察觉到即使在温泉里泡了许久,孟帅的体温也没有升高。于是他想问还有多久才能恢复原状,刚说了一半就被孟帅把剩下的一半堵在了嘴里。
“等把天补好就可以让你离开这里了。”
孟帅这样给他回答。
“在那之前,兄长不需要思考其他东西。”
五方世界天地破碎,还好他可以用黑土世界来保护他。

孟帅缠着钟少轩在温泉中搅起波澜,细碎的呻吟伴着不断的水声。钟少轩陷在欢愉与疲惫里,偶尔也想过要不要恨他,然而看着孟帅的脸只会不自觉的露出温和表情。
再后来孟帅离开不知去向,钟少轩被锁在一间小屋里,用少有的清醒时刻看着缠绕在自己身上树藤发呆,他回忆过去的事,想从孟帅年幼直至成人,在他面前喊着兄长的微笑着的脸。钟少轩有些混乱,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却又无法愤怒,他最终恨不了孟帅。
钟少轩躺在吊床上,第一百二十次的观察锁住他的青褐色树藤,一边百无聊赖的想着,爱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所以当孟帅回到他身边放他离开黑土的时候,他也没感到太大惊喜,看着五方巨变的天地与青冥上还未完全融合的裂痕,他也只是想着再给弟弟一个拥抱。
钟少轩靠着孟帅去摸他的腿,补完天以后青年终于褪去蛇尾,孟帅被突然地亲昵吓得不知所措地僵立在原地,钟少轩与他对视,露出一个温柔而忍耐的笑。
“二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