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o Kill an Elephant 過猶不及

Work Text:

  比起淹沒於正常人的偽善謊言,倒不如跟這群真誠的瘋子打混。

  勞倫斯醫生,總在被問起升職時,撇嘴一笑。

  麥克的房間空在那好些日子,卻沒人動它,但也無人想(或敢)通知。布魯斯在附近晃了好一陣子仍無法開口,最終還是靠蘇珊的一通電話。

  在電話中沉默,然後她憋了口氣,嘆。

  「他的東西沒人來領。」

  「我想……我可以處理。」

  停頓,尷尬,亦是猶疑。

  「……有什麼是可以為妳留下的?」

  「如果可以的話……安東尼。」

  曾被鎖於深櫃中的大象玩偶,勞倫斯醫生明白它帶著一抹純粹。

  「好的,蘇珊,安東尼。」

  他掛上電話,絞緊手指,深呼口氣,走向透著光的窗。

  托比的車正緩緩駛進停車位中。

  無庸置疑,葛林醫師是個不適任的精神科醫師,縮在頂層辦公室中,桌面上滿滿的行政公文、公關新聞、贊助報表,未曾有過一篇近期的研究文獻出現於那高級檀木桌上。

  但至少,他可能會重新成為好的丈夫。

  而他,則繼續在底層與一群瘋子廝混。

  他們都是懂得愛的男人,也或許這世上沒有人不懂愛,所以渴望被愛,但不知如何去愛。

  調高暖氣溫度,縱使節日已過,還是點亮了身旁聖誕樹的燈。遠處的魚缸內,各式繽紛的魚泅游在慘白燈光下,其中幾隻動作有些歪斜,或許是近幾日沒受到良好的照顧而生了病。

  『你喜歡魚,因為可以明目張膽觀察著它們,在這個毫無隱私的透明容器內。』剛理過髮,少年捏著手上的大象玩偶,輕狂地嘲笑著,『好了,勞倫斯醫生,要從媽媽開始,還是爸爸?我不介意你直接拿著病歷朗誦出來。』

  這是他們的初見面。

  但沒有討論帶來創傷的母親,也未詳述生命中父親的缺席,而是將時間揮霍在大象和魚兩種動物上,他分享書櫃上的魚骨標本,也因此得到安東尼的初次招呼。

  『我發現你很關心大象的安危,跟方才你口中那位僅是來吃喝住的瘋子很不同。』
  『你並非白象*,麥克。可以回去想想,或許我們下次可以有更多機會聊聊,你覺得呢?』

  信任與真誠,點燃少年眼底的光,也降下罪惡之城的天火與硫磺。

  『對著一個瘋子說,可以過正常人一樣的生活,或許你才是瘋子。』

  『就憑批評院長是不負責任的混蛋,你真相信我是在付出對皮爾森護士的愛?』

  『我不習慣當好人,詹姆斯,那太累人了,縱使可以得到你的愛。』

  聖誕夜那天,他給了他之前於寄宿學校拍的照片,他卻回以沒收安東尼作結,最後他倆都忘了原本打算要一同分享巧克力的愉悅,還沒到麥克最幸福的時刻,混亂卻開始孳生猖獗,而一通電話打碎一切。

  『她甚至沒有跟你待過同一個子宮。』

  離開辦公室時,麥克在他身後抹去淚痕,因為已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們之間的距離。
  深陷於嚴重扭曲的移情關係,壓下內心的翻滾,勞倫斯醫師寫下麥克‧艾林病歷中最後一頁。

  如今,再也看不到那份厚實的檔案冊,也不想承認它將被度假回來的瓊斯翻閱,並以此當作麥克‧艾林短短的十九年人生。

  來到那狹長的房內,站在唯一的窗前,他們觀察人,也被人所觀察著。

  爾後,托比也進入這窄小的空間,果不其然問了那個蠢問題。

  無法忽略前院長贊同前的扁嘴,但,有什麼好在意的,因為他們都愛著那聰慧的少年,縱使時間不長。

  而那位自私地離去者,終其一生,也僅是證明懂得愛人,便將愛,給了所有愛他之人。

  只可惜,過猶不及。

*白象有累贅之義。
--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