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opology

Chapter Text

Topology 1
谷嘉诚是DAAP的,专业是城市规划,刚刚博一,导师人不错,早年留美,后来留下来,五十出头,勤于锻炼,有时候能在健身房碰到。风度翩翩,在满是能人异士的DAAP也能脱颖而出。据说曾有女学生特地为他学中文,然后当着全班人的面告白,用异邦的语调说:“我爱你。”奈何导师对师娘一片痴心,女学生一片芳心错付。
就是这个导师,把他丢到地理系来上课。其实他们自己系是有开同样的课的,不过他导师看不上。无奈,谷嘉诚之前都没有接触过编程之类的课程,现在要跟着用VB, Python之类的语言编程,要跟上还是有点儿吃力的。再加上刚刚到美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手腕脚腕出好多水泡,一个星期内去了校医院两次,医生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医生看他太过担心,提出给他做一下血液测试,确保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同时预约皮肤科医生。他想了想,对于未知问题的恐惧超越了对于针头的恐惧,挣扎着去了测试区等护士阿姨喊名字。
到了测试区一看,哦,还有一个中国人也在等着,就是有点儿黑。之所以这么肯定他是中国人,因为他在讲微信,语调软软的,好像在安慰谁,不过说的是粤语,谷嘉诚懵一脸,因为谷嘉诚这辈子的语言天赋都被用到了英语上面,嗯,还有学术语言上面。谷嘉诚刚刚找个椅子坐下,他刚好微信讲完一段话,一抬头给了谷嘉诚一个这几天能看到的最耀眼的笑,嘿,一口白牙显得皮肤更黑了。
对方刚刚想说话,一个护士阿姨走过来喊名字:“Jiacheng!”
“It’s me.” 他们两个同时抬手示意,这下三个人都愣了。
“J-i-a--c-h-e-n-g.” 护士阿姨开始给他们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拼写。
“Me.” 呃,还是两声应的。
“Wait a second, I need to double check.” 护士阿姨回头去护士站确认名字了。
谷嘉诚有点儿不好意思看对方,可是对方眼神热辣辣的过来,他又不好意思避开。
“你也叫嘉成啊,我叫伍嘉成,CCM的,钢琴专业,来读硕士的。可是我过敏了,无意间说漏了嘴,我妈妈担心得不得了。我刚刚安慰好她。刚刚不好意思啊。可是真的好痒啊,我夜里都睡不好觉。可是还有好多练习要做,唉,我总不能谈几个音符就停下来挠吧!可是真的好难受啊,还这么久都没有好,真的好担心,专业课的老师特别严格,虽然我是新生,现在不用排练节目,可是学期末还是有音乐会的啊,好紧张啊。啊!更痒了。我觉得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怎么办?”最后一句话,对方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别,就别担心,做个检查查出过敏原以后注意就好了。”虽然谷嘉诚不爱说话,可是特别见不得人哭。
“嘿嘿,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自己吓自己。”对方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对了,你姓什么啊?我已经知道了你也叫Jiacheng.”
“谷嘉诚,DAAP, 博一.”
这就是他们简单的初相识啊。

Chapter Text

当程序终于运行出跟助教一样的结果的时候,谷嘉诚狠狠地松了一口气。邻座的芬兰小哥敏锐地觉察到了他状态的变化,问:“Done?”
“Yes!”
“Congratulations!”小哥点点头,再摇摇头,把目光转回自己的程序界面。
谷嘉诚瞟了他的屏幕一眼,可惜离太远,什么都看不清。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又忘带隐形眼镜了。狠狠地眯了眯眼,揉两下再睁开,还是不舒服。没办法,今天盯着电脑屏幕快十个小时了。再看看时间,十点半了。健身房十一点关门,现在过去,筋还没有拉开就会有人赶人了。想想,谷嘉诚决定今天干脆跑步算了。
把搞定的程序保存,答题的文档,地图文件,以及出的地图都一并打包上传了交了作业,然后在硬盘里又存了一份,谷嘉诚才关了电脑,拎着包出了教室。走廊里所有的等都还亮着,明晃晃让人不知道白天黑夜。一个本系的博士飘过,低着头,金发有些凌乱,嗯,像只金毛。不知道为什么,谷嘉诚又想到上午遇见的那个Jiacheng,嗯,他就是一只猫咪。
谷嘉诚背着包慢慢地走着,还在想刚刚那个程序的算法。虽然已经运行出了结果,可是他现在还没有把算法理清楚。顺手按了电梯,可是指示灯并没有亮,再按两下,还是暗的。谷嘉诚这才想起来,指示灯坏了。
地理系这栋楼很老,顺带着电梯也是好多年前的,虽然每年有检修和维护,但是运行速度实在是感人,谷嘉诚在心里默默从一数到了六十,他期待的铃声还是没有响起了。于是他扯扯背包上的带子,转头往楼梯走。刚刚转过弯,就听到“叮”的一声,嗯,也许应该再等等的。
一路出了地理系的楼,水泥路面在草坪上清晰地画出了纵横的线条,即便现在天很黑,但是灯光还是很亮。谷嘉诚却没有沿着水泥路面走,他抄了条近路——沿着最短路走,大部分都是草坪。草坪应该是今天刚刚割过,让他想起了之前在国内的时候喝的麦芽汁。嗯,爸爸给他做的,其实他不太喜欢那个味道,奈何爸爸眼神太热烈,他只好默默喝掉,然后点点头。穿过学生活动中心前的草坪,穿过学生活动中心和CCM之间的走廊,再穿过CCM的楼围起来的广场,就到了网球场,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人在打网球了。球场上的灯还是很亮,可以看到好多小虫子在灯光里飞舞。
谷嘉诚继续往操场走。一辆校警的巡逻车开过,然后一个急刹车,在慢慢往后退。他愣着看车窗被打开,一个人对他说:“Hey kid, it’s too late. Take care of yourself.”
“Thank you! I will. Have a good night.” 这大概是他今天晚上说出的最长的一句话。
到了操场边上,却发现大门锁了,他拉着其中一扇门抖了两下,发现两道门之间其实是有一条缝隙的,勉强可容一人穿过。
谷嘉诚把背包放下,决定先从难度系数低的下肢开始穿过那条缝隙。到上半身该过去的时候有一点挤,不过肌肉弹性比较大,挤挤就过去了。其实他心里有暗喜的,这说明他来美一个月,在各种垃圾食品和琐事的轰炸下,肌肉维持的还不错。
这份暗喜没有能维持过五秒钟就随着晚风飘散了。因为,谷嘉诚发现自己被卡住了。
肌肉可以挤挤,可是脑袋不行啊,头骨太硬了。

Chapter Text

既然进不去,那就出来吧。可惜谷嘉诚错了。由于门锁的位置比较矮,他的身体只能躬着,根本用不了力气,着力点不好找。现在他开始怨念自己的胸肌来着。脑袋卡在两扇门中间,手还得注意控制门的距离,不然脖子就被压到了。右手伸过去勉强按到了手表上的灯光按钮,十点五十了。这个时间,还在外面走的人就很少了。巡逻车刚刚过,下一趟不知道还要多久。校车倒是有可能经过,但校车上必定不止一个人,虽然谷嘉诚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但是这种丢脸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看见越好。
嗯嗯,晚风还是蛮舒服的,谷嘉诚假装看天。操场旁边的停车楼的灯一层层地叠着,一层,两层,三层……
伍嘉成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出场的。
其实一开始谷嘉诚没有认出来他,是伍嘉成先认出他的。
“呀,你好呀!我们上午见过面的,就在医院。你是卡住了么?需要帮忙吗么?你怎么这么晚在这边晃悠啊,虽然有警察巡逻,可是还是不安……”
“需要。”谷嘉诚面无表情。
“嗯?”
“需要帮忙。”谷嘉诚重复了一下。
“哈哈,不好意思,我话有点儿多啊。要怎么帮你呢?我抱着你的头往外拖还是……”对方反应过了,关切地问。
“就,你帮我把拉一扇门好么?”
“没问题!”伍嘉成一边说一边就上手,努力控制他自己左边那扇门的位置,右手伸给谷嘉诚。谷嘉诚左手拉着门,右手搭上伍嘉成的手,一个借力,终于成功地把上半身从门里挤出来了,就是中间刮到nipple有点儿刺痛。
上半身出来了之后,下半身就更不是问题了。谷嘉诚出来后,跳了两下,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抖下去。捡起地上的背包,拍了两下背上,这才抬头看对方:“过敏好这么快?”
“啊,也没有。不过痒是止住了。现在背上还有医生给我贴的东西,测过敏原的。你看!”伍嘉成边说边掀开了自己的T恤。
谷嘉诚的第一反应是,身上比脸白,腰挺软的。再往上看,一大块白色纱布样的东西,上面一个个小方块,有点儿像他今天写程序是生成的矩阵。黑白对比特别明显,不过对方很快就放下了衣服。谷嘉诚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你有英文名字么?我觉得自己叫你Jiacheng好奇怪啊,感觉就像在叫自己。”伍嘉成问。
“Jason,不过一般不怎么用,大家都喊我的姓,谷。”
“可是中国人只喊姓好奇怪的,我喊你老谷好不好?”
“好的,嘉成。”
“太晚了,我得走了,一会而更不安全了。老谷你往哪边?”
“左边。我住Madison那边。”
“哎哎哎啊好巧啊,我也住那边。你住几几几啊?我住910。”
“1001。”
“那也不是很远哎。话说老谷你怎么这么晚被卡到门上啊?”
“想跑步的。进不去操场。”
“可是老谷你不知道么?操场没有都被围起来,往前面走走,停车楼对面就没有栏杆啊,直接进去就可以了。喏,你看。”伍嘉成随手一指,谷嘉诚顺着手的方向看过去……真的有一段没有围墙。
不过谷嘉诚还是觉得今天这个被卡,挺值得的。

Chapter Text

回家洗完澡躺在床上,谷嘉诚才想起来,他算法中的问题还是没有搞清楚。
美色误国!也许他该领养只猫咪了,是三花好呢还是纯黑色的好呢?或者纯白的?呜,纯白的就算了,毛黏在裤子上搞都搞不干净。
不过谷嘉诚也就自己想想,他现在自己都不太养得活。想着想着他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谷嘉诚约了导师十点钟讨论,闹钟在九点把他叫醒。简单洗漱解决完生理问题,探头进冰箱一看,得,还有一罐酸奶。撕开包装,找了个勺子,边挖酸奶边想今天要跟导师聊的话题。其实他昨天上午有整理过,但是现在再过一遍,再理一理,待会儿聊天的效果应该会更好。很快一盒酸奶就见底了,谷嘉诚右手食指沿着酸奶杯刮了一圈,把最后的一点儿酸奶也送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昨天遇到的那个嘉成,嗯嗯,跟现在酸奶的味道有点儿像,蓝莓味的。
其实他们住得也挺近,910跟1001看上去差了将近一百,但其实不是每个号码都有房子的,要认真数,也就五六户的距离。不知道上学路上会不会再遇到他呢?
可惜谷嘉诚失望了,他这一路一个中国人都没有见到,倒是遇到了昨天坐他旁边的芬兰小哥,小哥貌似刚刚搞定程序,现在回家补眠。嗯,小哥的痘痘更严重了。
算他准备得还行,跟导师聊天也算是还行,不过导师指出了他几个问题,还有好多文献要补。不过聊完学术,导师并没有放他走,并且很兴奋地转入了下一个话题:子女教育问题以及中西教育方式之比较。谷嘉诚并没有为这个闲谈充电,所以整个对话一直处于导师不断说,他偶尔点头表示自己在听的状态。通常谷嘉诚忍不了半个小时,不过今天他心情好,决定再听听。
谷嘉诚扶额,他导师什么都好,只是一说起子女教育问题就变成唐僧。每次他一开始这个话题,谷嘉诚就知道一定是导师在子女教育问题上又没有争得过师娘。
眼看着快两个小时过去了,谷嘉诚忍不住跟导师提,快十二点了,他今天早上只吃了一罐酸奶,现在能量严重不足。既然他都明说了,导师也无奈,只能连声“sorry”然后跟他道别。
还没出DAAP的楼,谷嘉诚就在琢磨着吃点儿什么,可是看着楼下的CAFÉ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干脆决定到工学院附近买subway去。到了才发现,今天周五,这个subway中午十二点关门,指路CCM楼里还有一家subway,开到晚上七点。
没办法,鸟为食亡,谷嘉诚拖着快断电的身体往CCM挪。
点了东西之后犹豫了一下要什么酱料,mustard还是honey mustard?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其实谷嘉诚云南人,有一点点爱吃甜的,不过都是热量啊热量,想想还是身材第一,选了mustard。
接过三明治,刷卡付钱,环视了一下餐厅,谷嘉诚决定还是坐到外面阳伞下去。
正啃着面包,突然听到有人喊“老谷”。
抬头,真的是他。
谷嘉诚把原来铺了半个桌面的包装纸往自己面前拢了拢,伍嘉成把笔记本电脑往他面前一摆:“老谷,帮我看这电脑可以么?我进去买午餐,昨天晚上回去太晚了,没来得及准备,今天早上又有组会,真的好讨厌啊。”
谷嘉诚点点头,目送对方进了店门。从这儿开始,谷嘉诚吃东西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
几分钟后,伍嘉成终于又出现在他视野里。

Chapter Text

“好巧啊,老谷。你不是DAAP的么?怎么跑这边来了啊?是不是我们CCM的美女比较多把你吸引过来的啊?”
有的时候,谷嘉诚真的很佩服伍嘉成,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在快速吃东西的同时快速说话并且还能不被呛着了的?
“是有美人。”谷嘉诚一本正经。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伍嘉成笑得很开心,甚至有点儿得意忘形的感觉。
谷嘉诚只觉得九月的阳光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嘉成,你慢点儿,慢点儿吃,别急。”
“嗯嗯。”伍嘉成点头,可是丝毫没有放慢进食的速度,“老谷,我们几个朋友明天想去钓鱼,你要不要一起来?”
“钓鱼,哦 ,好的。”话题转换得太快,谷嘉诚只能应着,另外,伍嘉成选的是dressing应该是ranch或者mayonnaise,白色的黏在嘴角,就像小猫长了白胡子。
“那行,明天到你早上七点出发,我开车到你门口接你啊。东西我都有,你要是有遮阳帽就带上,我怕会晒到你哎。晒黑倒不怕,看我这么黑都没有关系,我怕皮肤癌。我接完你再去接凡凡和磊磊。他们俩住一块儿,也很方便。不过中午鱼不太好钓,所以中午会去川味居吃饭,吃完饭去逛街,磊磊要买衣服。逛完街就回家,晚上我做饭,鱼肉火锅,没有问题吧?”
伍嘉成说完这一长串,才意识到自己把谷嘉诚明天一天都安排得满满的,伸伸舌头:“呃,你可以说有问题的,不好意思啊,我就是说话特别快,还特别喜欢说话。”
其实谷嘉诚平时很宅的,最基本的事情就是每天看论文,业余时间,要么打球,要么睡觉,要么听歌,偶尔泡吧。刚到这边没多久,球友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偶尔听听歌,泡吧别想!大农村找个KTV都要开车两个小时才能有,而且设备还差得不行。好在他又不是那种外向型的人,对于社交的需求没有那么多。不过现在有人邀请他出去,他还是很乐意的。
“没问题的,嘉成。”谷嘉诚看着伍嘉成的眼睛说,“我觉得你安排得很好。”
“那就这么定了啊,明天早上七点,我去喊你哦。”伍嘉成终于把最后一口吞下去,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再喝一口可乐,简直就是爽呆了。
吃饱了就要开工干活,伍嘉成把一直放在谷嘉诚面前的电脑拿到自己面前,开机。伍嘉成突然抱着电脑躲闪了一下,但是十指飞快地切换到了工作的页面,然后再往谷嘉诚这边偷偷瞟一眼,谷嘉诚虽然很想笑,但是心里一直在跟自己说,憋着,谷嘉诚,你可以的。好在他平时就比较面瘫,这会儿勉强可以撑住。
伍嘉成松了一口气。
谷嘉诚继续吃他没有吃完的三明治,咦,是dressing放错了么?好像有点儿甜啊,再细细品味一下,其实并没有。不一会儿,伍嘉成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开始疯狂的震动。伍嘉成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按掉事项提醒。
“老谷,我约了人,我都忘了这件事啦。回头见啊,记着,明天早上七点哦。”当他说到七点的时候,人已经跑出去好远。三明治的袋子被顺手塞到了路边的垃圾箱里,可乐还端在手上晃荡。
“嘉成。”谷嘉诚对着他的方向喊。伍嘉成有点儿疑惑地停下脚步:“怎么了老谷?”
“猫咪很可爱的。”谷嘉诚面带笑意,伍嘉成的电脑屏保,是两只打架的猫咪。
“谷嘉诚看我明天不打死你啊!”伍嘉成赶时间,留下这么一句话,还是跑了。
谷嘉诚慢慢吃完剩下的一点儿已经冷了的三明治,冷了的奶酪果真不好吃。擦擦嘴,把桌面收拾干净了,再慢慢往DAAP走。

Chapter Text

为了能够在七点钟出门,谷嘉诚定了六点半的闹钟,然而闹钟并没有用,他是在六点四十五的时候被伍嘉成的电话叫醒的。
“哈哈,我就知道老谷你会起不来,看我多聪明!起床先啦,你是不是还躺在床上接电话?再不起床就真的来不及了,我十五分钟后到啊,给你带早饭的!早上的鱼儿比较好钓啊,越早越好的。拜!”
谷嘉诚没来得及接一句话,电话就挂断了。不知道伍嘉成哪里来的自信他谷嘉诚是醒了而不是无意间接了电话,或者是醒了又接着睡了。
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太阳还没有上来,一切都蒙着一层轻轻的雾。开窗,通风,洗漱,换衣服,关窗,穿鞋,拿钥匙,手机,墨镜和渔夫帽下楼,正好七点,完美!而伍嘉成也没有让他多等,刚刚在楼下站定,一辆车从街角转过,潇洒帅气的停在他面前。车窗开了,是伍嘉成灿烂的笑脸:“小帅哥上车啊!”
谷嘉诚捡起副驾上的两个袋子,坐定,刚刚系上安全带,车就猛地窜了出去。
“红色封口的那袋是你的,绿色封口的留给凡凡。老谷你慢慢吃,到公园还有一段距离,再说凡凡起床还蛮困难的。”
谷嘉诚听话地打开那个红色封口的袋子,嗯嗯,两个馒头。咬一口,哟,三鲜包子。简直是恩人啊,亚洲超市里确实有包子卖,奈何总是甜口的,甜腻的那种甜,连菜肉的包子都是甜的。短短一个月,谷嘉诚已经尝遍了这边所有品牌的速冻包子。
从包子里叼出一只大虾仁,谷嘉诚顾不得形象一个吸溜吞进嘴里。嗯,自制的包子就是不一样,再咬两口,还有一只完整的鹌鹑蛋在里面。谷嘉诚想,这两只包子简直点亮他这一整天。
开车的伍嘉成看了他一眼,笑了。打开车窗,微凉的晨风灌进车里。谷嘉诚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舒坦的早晨了,虽然要付出早起的代价。
“怎么样老谷?味道还行?”伍嘉成一脸的求表扬。
“嗯嗯。”谷嘉诚重重地点头。
“老谷你那天去医院是什么事啊?后来两次碰见你也忘记问了。”
“就过敏,我有点自己吓自己,医生干脆让我做了一个血液检查。检查结果昨天已经收到了,没什么大问题。下周二再去看专科医生。”谷嘉诚难得说这么长一段话。
“没事就好。我之前也是过敏痒得要命,我都快哭了,你不许笑我!”伍嘉成扫了谷嘉诚一眼。
“不笑,不笑。”谷嘉诚作乖宝宝状,却在心里“喵~”了一声。
接下来的几分钟,谷嘉诚一句话都没有插得上,全部都是伍嘉成在说。从他很爱碧昂丝,到他也很爱哭,还会做饭,周周让凡凡蹭饭,再到凡凡貌似体重又涨了,他妈妈威胁他要停他信用卡,再到磊磊从小爱唱歌,大学的时候组过乐队。当他们到凡凡磊磊公寓楼下的时候,谷嘉诚觉得在这十分钟的路程里,伍嘉成说了他一周的话。
伍嘉成停下车,从车门上翻出手机发送了一条语音出去。回头对谷嘉诚说:“忘了跟你具体介绍了,凡凡是郭子凡,我表弟,比我小一年差七天,在咱们学校医学院,眼科学的;磊磊是赵磊,凡凡室友啦,工程学院ME的。”谷嘉诚点头表示知道了。
“啊,他们来了,凡凡今天怎么这么乖乖地起床了啊?”伍嘉成给谷嘉诚指了个方向。
谷嘉诚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过去,第一感觉是,嘉成的手指好修长。第二感觉是嘉成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他身边的人个个丰神俊朗,自己原本出挑的皮相摆到他们中间也只剩了好看两个字。

Chapter Text

太阳刚刚上来了一点点,整个空气中还是氤氲着一片薄薄的雾。门灯亮着,水汽的缘故,有一层一层的光圈绕着门灯,就像是一个迷你的完整的彩虹。两个男生就从穿过彩虹的光圈走出来。一个矮点儿,也壮一点儿,可能跟谷嘉诚差不多高吧。一个高点儿,也瘦削一点儿,估计一米八五。不知道这两人打不打篮球,谷嘉诚默默地想。
矮一点儿的那个,你看着他走路,就好象他身上连着琴弦,整个空气都被他撩动起来。高一点儿的那个,就静静地看着,静静地走着,静静地笑着。
两人都在后排坐下,伍嘉成为他们三个人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介绍完毕,郭子凡就忍不住问伍嘉成要早餐。谷嘉诚很有自觉地把那个绿色封口的袋子递给了他。
“郭子凡你早上吃过早饭了!”赵磊忍不住拆穿他。
郭子凡边吃边反驳:“磊磊,那个不一样的。刚刚那个,是开胃的,现在这个才是正餐。再说了,我今天上午要大显身手的好不好?钓鱼很累的!”
赵磊也不反驳,就看他吃,顺手给他递了一张面巾纸,让他把嘴擦擦。
公园在东面,所以他们一路向东。太阳也终于升上来了,虽然照在人身生感觉不到多少温暖,但是眩光还是有点儿刺眼。伍嘉成伸手想到副驾驶前面的暗格里掏墨镜,哪知一下子动作太猛,安全带绷住了。谷嘉诚见状,便伸手给他打开那个暗格。
“嘉成,你要找什么?”
“墨镜,谢谢!”
谷嘉诚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谷嘉诚给伍嘉成递过去,手收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伍嘉成的手。伍嘉成这个人,看着像太阳,手怎么这么凉啊?
一路向东,伍嘉成专心开车,偶尔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们几个聊天,后面两个孩子,郭子凡很活泼,赵磊要么不说话,要么就会把郭子凡狠狠地噎一下。从闲聊中,谷嘉诚得知赵磊之前上的是少年班,虽然他现在是博士一年级,其实他21岁的生日还没有过。郭子凡当中忍不住要透露伍嘉成的童年“趣事”,但是最终被伍嘉成以一锅叉烧给收买,乖乖闭嘴。当然,这一切,都是以谷嘉诚的小秘密来交换的,比方说从来不穿秋裤,什么时候都不穿,从小跟妈妈斗智斗勇。现在终于解放,没人管他穿衣服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伍嘉成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我靠,我穿衣风格怎么了?”谷嘉诚忍不住发问。
“老谷,这是咱们第四次见面吧?每次你都是POLO衫,每次!”伍嘉成说到最后,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想把他衣服扔到垃圾堆里,“跟我大佬差不多!”最后一句话,算是给谷嘉诚的穿衣风格定位了。
后座两个小家伙,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地笑。
……
刷卡进公园,挺好车,谷嘉诚看着伍嘉成哆啦A梦似的从后备箱里掏出了两个桶,每个里面都有几个袋子;四张户外折叠椅子,每个都有袋子装着;四根鱼竿伸缩型,浮子钩子和坠子都装好了。紧接着,又掏出四瓶矿泉水放到桶里面。除了这些,伍嘉成自己还在后座的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他的POLA来。两个小的一人提了一张椅子一个桶在前面开路,谷嘉诚特别潇洒地把剩下的两张椅子挂到自己肩上,伍嘉成则抱着四根鱼竿跟着谷嘉诚并行在林子里。他好像什么时候都忍不住说话的样子,在一片谷嘉诚看不出任何奇怪的林子里,指指这个说像他哪天做的特效,再指指那个说那是棵蓝莓,莓果被他们上次经过的时候吃了。再有就是那个树莓看着蛮好看的,红艳艳的,其实可酸了……谷嘉诚全程负责点头就好了。说话间,他们俩跟凡凡磊磊已经落下一段距离了,郭子凡在前面忍不住地喊:“哥,快点儿,树莓我们一会儿去超市买成不?你再说下去鱼都不好钓啦!今天我可要大显身手,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伍嘉成吐吐舌头,对谷嘉诚做了个鬼脸,一路小跑:“凡凡你别光说我啊,你看老谷才是最慢的那个!”

Chapter Text

他们到达的时候,湖面还很平静,一点儿风都没有,连水鸟也没有醒,岸上的所有一切在湖里面都有一个备份。
湖边还是稀稀疏疏地长了一些树,很影响钓竿的发挥,因此要找到岸上能够放椅子,还领空干净的点还蛮不容易的。不过他们来得蛮早,也不是第一次,所以还好。磊磊选了他上次满载而归的那个点。凡凡则是赖定了磊磊。原来上次钓鱼他们各自选点,并打赌谁能钓到更多的鱼,赌注是一周的室内卫生。结果凡凡一条都没有钓到,他认定了是地点的缘故。
安顿好他们俩,伍嘉成拎过一个桶带着谷嘉诚继续往前走,拐了个角也到了之前他来过的那个点。
谷嘉诚很自觉地把户外椅子一把把展开。伍嘉成则从桶里掏出一个罐子,里面满满的都是玉米粒,伍嘉成一边往湖里撒玉米粒一边跟谷嘉诚解释:“这个玉米粒蛮香的,我还用酒泡过,鲤鱼很喜欢的。”
谷嘉诚点头。
做完“窝”,伍嘉成则开始从玉米棒子上面揪下一整颗一整颗的玉米粒,然后又给每个鱼钩上都装了两粒,然后又调整了一下浮子的位置。
伍嘉成左手握着鱼竿的中下部分,右手抓着坠子一使劲谷嘉诚只看见眼前划过一道红白的光,原来是浮子跟着一起飞出去了。伍嘉成找了两块石头把鱼竿以一定的角度和方位固定在岸上,回头问谷嘉诚:“你先自己试试能抛多远好不好?”
谷嘉诚点头。但是真到了自己做,才发现难度系数有点儿大。第一次,没有抛远,浮子连着鱼线很大一部分漂在水面上,第二次还是。第三次,用力方向错误,鱼线绕到了旁边的树上。他们两个人好一顿扯才鱼钩鱼线完整地扯下来。伍嘉成给他又装了一下鱼饵,再调整了浮子的位置,然后笑意盈盈地示意谷嘉诚继续。
谷嘉诚有点儿怂了,他不是怕再失败,而是怕在伍嘉成面前再失败。可是伍嘉成就那样看着他笑,一点儿也没有帮他的意思。谷嘉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回忆一遍刚刚伍嘉成的姿势,然后闭眼,一个甩杆动作出去。
“漂亮!”伍嘉成脱口而出,“老谷你好厉害哦!鱼钩正好掉在窝里面。”
谷嘉诚心满意足有样学样地把鱼竿架在岸边,然后再慢悠悠地坐下来。
伍嘉成一直没有坐,就一直盯着水面。但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一会儿碰碰椅子,一会儿抠抠树皮,再来就是把一开始搁在椅子上的POLA拿出来摆弄摆弄,间或会瞅一眼水面。很可惜到目前为止,水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谷嘉诚盯着伍嘉成看了有一会儿,然而当伍嘉成转过头来看他时,他又眼睛一转假装自己一直看着水面。伍嘉成去盯着水面了,他又转过去看了。
“老谷!”伍嘉成突然转头。
“呃,嘉成,怎么了?”谷嘉诚被逮了个正着。
“你在看什么!”伍嘉成瞪着谷嘉诚,两条眉毛竖得快飞出去了。
“你。”谷嘉诚不愧是高冷帅哥,被抓到了也要维持形象。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要看浮子啊。”伍嘉成很不爽谷嘉诚老看着他,他可不自在了。
“黑。”谷嘉诚惜字如金。
“嘿?”伍嘉成没有听懂谷嘉诚在说什么。
“看你黑。”说完还附赠一个挑眉。
“谷嘉诚,stop,再说我打死你啊!没个正经!”

Chapter Text

到中午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太阳已经大得人都有点儿受不了,虽然他们可以躲在树荫里,但是毕竟气温上来了,鱼儿的觅食期也过了。伍嘉成决定收工吃饭去。两边统计一下收获,伍嘉成作为一个老手,只钓到一条巴掌长的鲤鱼,干脆放了。谷嘉诚可能是因为新手的运气,收获了一条大概五磅的鲤鱼,而决心一雪前耻的郭子凡,则钓到了两条稍微小一点儿的鲤鱼。赵磊,作为他们当中最坐得住的,以四条鱼的战绩稳坐第一的位置。Sorry, 凡凡,家里卫生还得继续拜托你了。
川味居是城外新开的一家中餐馆,主打川菜。为了照顾赵磊的不吃辣和谷嘉诚的嗜辣如命,伍嘉成点了上汤菠菜,水煮鱼,椒盐虾,三杯鸡,家常豆腐。水煮鱼说是辣,但其实已经根据美国人的口味改良了不少,谷嘉诚吃得很不过瘾。伍嘉成干脆又帮他跟服务员要了一叠辣椒碎,他直接把辣椒撒鱼片上,白花花的鱼片变成红彤彤的。对于谷嘉诚的行径,赵磊同学全程呐喊状。用郭子凡的话说:“从来没见磊磊嘴张这么大过。” 不过好在整体味道还算不错,尤其是三杯鸡里还加了黑米糕,混合着罗勒的香气,也别有一番滋味。四人吃饱喝足就直接往更城外的奥莱去,赵磊同学虽然要买的东西多,然而他目的性强,早就列好了购物单,所以扫货速度还是蛮快的。唯一令他郁闷的是,几乎所有的裤子都不太合身,要么是穿成七分裤或者九分裤,要么一条裤腿可以塞两条腿。整个过程中,伍嘉成再次见识到了谷嘉诚的审美—对着点缀着五彩荧光的背包蠢蠢欲动,看中的衣服都是父辈的最爱。
回程的路上,大家都有点儿困了,谷嘉诚被分配到看GPS的任务,郭子凡则负责给小伍讲笑话,结果就是不管郭子凡说什么冷笑话,谷嘉诚总能接上梗,一天时间,他们俩已经开始称兄道弟,相约一起打球。伍嘉成很受伤,不就是大家一起钓了鱼吃了饭逛了街,怎么他的弟弟就跟别人这么亲了呢?不过还有赵磊同学可以安慰他一下。
回家后,直接聚在伍嘉成家,因为他家各种调料最全。作为今天的大厨,伍嘉成负责处理鱼兼今天的总指挥,其他人负责摘菜,各种洗刷。于是谷嘉诚便第一次见识了伍嘉成手起刀落,鱼头落地,这导致他在洗菜的过程中几次把摘好的菜扔到垃圾箱里去,然后被两个小孩子实力嫌弃。
等他们都坐下来喝第一口酒的时候,也差不多八点了。作为最小也是伍嘉成心里最乖的,赵磊也想争取一瓶啤酒,无奈伍嘉成是黑脸的包公,坚决不让,一定要他过了二十一周岁才行。于是,作为四个人中的身高担当,赵磊同学端着一杯牛奶看其余三个哥哥放歌纵酒。酒酣耳热之际,郭子凡闹着要玩游戏,奈何伍嘉成第二天一早有课,坚决不从。
这一顿饭吃到大概十点半,蔬菜全部吃光,鱼肉吃了大半,剩下的打包进了冰箱。谷嘉诚主动帮忙,把杯碟碗筷冲了干净放到洗碗机里。收拾完桌子,谷嘉诚才意识到郭子凡赵磊已经离开,刚刚跟他打招呼的时候,由于水龙头发出了声响,他并没有听到。
伍嘉成在点一支蜡烛,看见谷嘉诚从厨房出来,抬头笑笑:“谢谢你啦!这个蜡烛有香味,可以去去火锅味。”
谷嘉诚看着伍嘉成在烛光的映照下格外亮的眼睛,突然就失语了。
……
“老谷,不早啦,我送你回家吧!”伍嘉成最先打破沉默。
“可是嘉成,你喝过酒了,不能开车的。”谷嘉诚说。
“呀,你真笨!就这么一点儿路,不用开车的,我陪你走走,顺便消消食,不然晚上睡不好。”
“好的,嘉成。”
……
深夜,暗黄的灯光,把两个人的身影拉长又缩短至无,然后再拉长,如此几个回合。

Chapter Text

这天他们几个人约好了在谷嘉诚家里聚餐兼玩游戏,谷嘉诚让他们有伴带伴,多凑几个人好玩游戏。他平常东西随便放,要找的时候也方便,随手翻翻就可以了。但是想想郭子凡的破坏力,还是把自己的宝贝鞋子一双双收起来放到了鞋柜里。
赵磊比较早到,带着超市里新鲜出炉的烤鸡和可颂,香料的味道和黄油被烤过之后的味道给谷嘉诚冷清的屋子里增加了不少烟火气。关键是,还带着一个高高的姑娘,笑起来很温和。姑娘叫舒忆,不过喜欢别人叫她阿茶,计算机系的博士在读,跟赵磊的实验室背靠背,两人中午在dining room微波热饭的时候聊上的。谷嘉诚说自己最近学编程,很多问题不懂,要请教请教,阿茶也十分爽快:“只要能帮上忙,一定不会推辞!”
郭子凡和伍嘉成是一起到的,两人按门铃的时候还在吵架。谷嘉诚把人让进来,听了半天,才明白是关于郭子凡他们实验室的两只小猪。一只是Lucas,还有一只Grace,做完实验之后,这两只小猪就被送到动物房安乐死了。伍嘉成原来以为郭子凡他们只用大鼠做实验,并且被动物实验的小动物都会得到好好的对待,然后安然终老。今天郭子凡无意间提了一句Grace身上的实验结果不太好,伍嘉成第一次听郭子凡给实验动物取名字,细问之下才知道这次他们的实验动物是小猪。于是,两个人就动物实验的必要性以及动物实验的伦理问题讨论了一路。伍嘉成坚持认为张动物和人类一样 ,也有生存的权利,所以我们要好好保护动物,而郭子凡则认为,我们保护动物说到底是要服务人类,对待动物,他永远做不到跟对待人类一样平等,他最多只能以相对人道的态度来进行动物实验。伍嘉成虽然平常是个能说的,但是架不住郭子凡已经有过许多次的自我挣扎和自我说服,到谷嘉诚家里的时候,虽然伍嘉成声音蛮大的,但是能听得出来与他有点儿急了。谷嘉诚要接过他手里的锅,他也不让,就那么端着锅杵在客厅中间控诉郭子凡。
“嘉成,来,把东西放下,喝口水再说。”谷嘉诚没办法,给伍嘉成拿了瓶水,硬是从他手里把锅接下来。正好阿茶切好烤鸡端出来,伍嘉成看到了阿茶就像看到了救命恩人赶紧扑过去两手晃着阿茶的左臂:“好阿茶,你来说说理!”
阿茶刚刚在厨房里听了个大概,端着烤鸡慢悠悠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放好盘子,再拧开刚刚谷嘉诚给伍嘉成拿的那瓶水喝一口:“你们俩的分歧点在于动物究竟可不可以和人类一样 ,也拥有天 赋的生存权和自由权。当然这也是动物伦理的主要讨论问题之一。别人写了多少长篇大论都不能说服彼此,所以我建议你们俩先搁置争议,开始进行今天的第一个环节——吃!”
郭子凡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一只鸡翅还没有啃完,听到这里也忍不住点头。伍嘉成忍不住冲过去给了他一个爆栗。
正在这时,门铃又响了。
“老谷,今天还有别人么?”伍嘉成冲厨房喊。
“是的,嘉成,你帮我应门。应该是沐伯,之前打球的时候认识的。”

Chapter Text

伍嘉成打开门,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穿着白衬衫的人正低着头倚着门框看手机,脚下有个筐,里面放着高高低低几个酒瓶。
来人见门开了,说:“谷嘉诚你可以啊,我敲了这么久的门。”边说边把手机往兜里揣。
“是沐伯么?”伍嘉成笑:“我是伍嘉成啦,老谷在厨房。”
来人这才抬头,看清不是谷嘉诚,却不想两个人同时惊呼出声。
“小提琴!”
“啊,沙拉!”
原来,今天中午,伍嘉成课间时间特别少,沙拉只吃了一半就要赶去另外一个教室上课。虽说老师不介意同学们在课上吃东西,甚至有时候他自己也会吃,但是伍嘉成从来不这么做,抱着沙拉盒子就往教室跑,中途撞到一个提着琴盒的人,正是面前的这一位。
沙拉盒子掉地上,幸亏盖子没有散开。凭着雷达认出对方是中国人,伍嘉成连声道歉。对方也就笑笑,告诉他没关系,还帮他把沙拉盒子捡起来,让他赶紧去上课,他自己下午也有演出呢。
“快进来,准备得都差不多了。”伍嘉成提起地上的筐示意沐伯赶紧进来。
屋里,主要阵地已经转移到了餐桌,谷嘉诚家里只有四张椅子,好在餐桌也不算高,他们把双人沙发挪到餐桌边,勉强算舒服,就是有点儿太舒服了。
沐伯进来,跟屋里每个人点头微笑,也不客气,坐在桌子的一头跟厨房里喊:“老谷,拿酒杯来,我要给你们调酒。”
谷嘉诚很快端着六七个形状大小不一的玻璃杯出来,被沐伯好一阵嫌弃。
等谷嘉诚坐定,正式地给大家做了个介绍。沐伯姓韩,和伍嘉成一样也是CCM的,不过是提琴专业的,硕士第二年。赵磊介绍到阿茶时,说她是计算机专业的。沐伯画风突变,就问阿茶能不能帮他黑了前女友的电脑,据说他有黑历史在她手里,他有她的QQ号。可惜被阿茶严词拒绝。沐伯不死心,接下来对阿茶格外照顾,端茶递水餐巾纸,甜言蜜语你最美。可惜阿茶一点儿不吃这一套,一个眼神,赵磊赶紧接下沐伯递过来的酒杯,连着下面垫的餐巾纸,一丝不苟地放到阿茶面前。至于甜言蜜语,可能是平常听得太多,面对沐伯的十级技能,一点儿娇羞也无,就静静地笑,眼角都不带动一下的,堪称表情控制大师。
沐伯感觉很挫败,宣布放弃。谷嘉诚和阿茶这才忍不住笑了出来,伍嘉成更是早就笑倒在沙发上。
经过沐伯这一闹,几个人之间最后的生涩也消失不见踪影。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该享受的时候就享受,到太阳不那么烈的时候,他们干脆把沙发搬到阳台上,让温暖的风吹过来。
沙发不够,赵磊干脆就拿了一张坐垫坐在地上,好在今天早上谷嘉诚刚刚做了清洁,地上也蛮干净的。他的吉他上次就放在谷嘉诚家,现在也翻出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郭子凡也陪他坐在地上。饭后甜点是提拉米苏,郭子凡很喜欢,吃了不少,现在精神还很好,靠着赵磊的背望着天,偶尔能看到飞得很低的鹰,阿茶告诉他,这些鹰看着小,但是翼展很长,比子凡你还高呢!
“比磊磊还高么?”
“高,差不多能有两米呢!”
郭子凡面前摆了两个杯子,高一点儿的装着红酒的是他的,低一点儿的装着橙汁的是赵磊的。他手里拿了一根筷子,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晃动,偶尔兴致来了就敲一下其中一个杯子。
伍嘉成喝了一点点酒,心情还是有一点点兴奋,然而身体却是软绵的,一开始是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和着吉他的声音,哼着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到后来他声音越来越低,看样子是快睡着了,谷嘉诚干脆进屋给他拿了条毛毯盖着。
韩沐伯呢?下午演出太累了,再加上喝了比较多的酒,在客厅的地毯上睡着了。谷嘉诚人好心软,顺手给他身上扔了件外套盖着。

Chapter Text

伍嘉成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他养了十年的猫咪小姐姐,有他初中时喜欢的姑娘和她长长的辫子,有妈妈煲的排骨汤,有他为了躲避爸爸的棍子爬过的树。可是到最后,邻居家的大黑狗也爬上树来了,这只狗狗一直都很怕他的,尽管伍嘉成可以跟全村的猫猫狗狗做朋友,可是这只大黑狗每次见到伍嘉成都掉头就跑。现在它一反常态的亲近,伍嘉成很苦恼,特别是狗狗还对他眦着牙,狗狗的牙还离他的脸越来越近,他眼睁睁地看着狗狗的口水往自己的脸上滴。
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谷嘉诚摇醒的。
伍嘉成的眼睛睁开又闭上。我这是在哪儿啊?为什么老谷的脸会出现?伍嘉成很疑惑。
“嘉成,喝点儿水吧。”
唔,是老谷的声音,对了,他今天在老谷家玩的,还喝酒唱歌的。
伍嘉成抱着毯子坐起来,毯子好像是两层棉的,一点儿也不毛茸茸的,嫌弃!但是伍嘉成还是把毯子往自己身上拢了拢,然后从一堆毯子里伸手去接谷嘉诚递给他的水杯。
轻轻啜一口,水温刚刚好,再大口喝,喝完一杯,伸手要第二杯。
谷嘉诚看伍嘉成,像一只小松鼠,你给它递坚果,它不确定你是要逗它还是真的要给它,所以一开始它是往后退的,后来看你坚持,它就决定赏光给你点儿面子,于是便伸出它的小爪子,小心翼翼地搭上你的手,轻轻的够到那颗坚果,然后再飞快地拿回去,塞进嘴里,再一脸期待地看你有没有第二颗。
“要不要给你加点儿蜂蜜润润喉?”谷嘉诚抓起杯子,转身往室内走。
“好的呀!谢谢老谷,老谷你真好。”伍嘉成伸伸腰,懒洋洋地道,“老谷你待会儿想干嘛?我一会儿想出去散步,你陪我好不好啊?唉?其他人呢?他们都走了么?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我挑重点答,散步可以,但是不能太久,九点有球赛;他们在你睡觉的时候都走了,凡凡还帮我收拾了家里。”谷嘉诚给伍嘉成递过去水杯。
“凡凡收拾东西?老谷你仿佛在逗我笑。”伍嘉成笑得一点儿也不客气。
“山人自有妙计!”谷嘉诚勾嘴一笑,伍嘉成觉得今天的老谷白得有点儿反光。
“好吧好吧,你最厉害。散步散步!我的手机呢?”伍嘉成在沙发上到处摸。
“在客厅的桌子上。散步不用带手机吧?”谷嘉诚已经在换鞋了。
伍嘉成啪嗒啪嗒地拖着拖鞋走过来,顺手捞起桌子上的手机:“老谷你不知道的,我最近都没太有时间去运动,争取每天走到一万步。我看看,啊,今天已经六千五啦。”
他们俩决定往学校那边走,一是天色渐暗,学校附近巡警相对较多,安全;二是学校周围的步道修得平整,兴致来了,小跑也是可以的。
傍晚的风吹着蛮舒服的,伍嘉成虽然开始走得有点儿懒散,后来等活动开了,就是眼睛到处瞟,走到半路,看到一个灯杆底下摆了许多蜡烛,假花,还有小熊等。伍嘉成听说了一点点,但不清楚具体情况,就问谷嘉诚。
“是我们系的一个硕士生,吴迪,刚刚在纽约找到实习工作,正准备过去,想不到突发心脏病,周一……”
伍嘉成听到一半就不太好了:“吴迪?之前我还买过他的一个显示屏,他还给我送到家里的。怎么会这样呢?好好的人怎么就没有了呢?”
话到最后已经染上了浓浓的鼻音。
谷嘉诚知道的也不多:“他跟我不是一个导师,家人也不愿意张扬。不过每次我从实验室离开的时候,他都在。上次系里开会,他坐在我旁边,说那天他只睡了三个小时不到。”
“谷嘉诚!”伍嘉成突然喊了他全名,谷嘉诚赶紧正视他的眼睛。
伍嘉成继续说:“老谷,我知道你们DAAP的人特别累,但是你答应我一定要注意休息好不好?”
“你还不知道我啊,我不会的。”谷嘉诚不以为意。
“我就是太知道你了啊,你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这是真的,因为你确实不在乎许多事。可是我知道你对自己在意的事情总是很认真的,别告诉我你过来读博士就是玩玩而已。”
谷嘉诚看着伍嘉成泛红的眼眶,一点儿被戳穿了的自觉也没有,连连点头:“嘉成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