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opology

Chapter Text

Topology 1
谷嘉诚是DAAP的,专业是城市规划,刚刚博一,导师人不错,早年留美,后来留下来,五十出头,勤于锻炼,有时候能在健身房碰到。风度翩翩,在满是能人异士的DAAP也能脱颖而出。据说曾有女学生特地为他学中文,然后当着全班人的面告白,用异邦的语调说:“我爱你。”奈何导师对师娘一片痴心,女学生一片芳心错付。
就是这个导师,把他丢到地理系来上课。其实他们自己系是有开同样的课的,不过他导师看不上。无奈,谷嘉诚之前都没有接触过编程之类的课程,现在要跟着用VB, Python之类的语言编程,要跟上还是有点儿吃力的。再加上刚刚到美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手腕脚腕出好多水泡,一个星期内去了校医院两次,医生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医生看他太过担心,提出给他做一下血液测试,确保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同时预约皮肤科医生。他想了想,对于未知问题的恐惧超越了对于针头的恐惧,挣扎着去了测试区等护士阿姨喊名字。
到了测试区一看,哦,还有一个中国人也在等着,就是有点儿黑。之所以这么肯定他是中国人,因为他在讲微信,语调软软的,好像在安慰谁,不过说的是粤语,谷嘉诚懵一脸,因为谷嘉诚这辈子的语言天赋都被用到了英语上面,嗯,还有学术语言上面。谷嘉诚刚刚找个椅子坐下,他刚好微信讲完一段话,一抬头给了谷嘉诚一个这几天能看到的最耀眼的笑,嘿,一口白牙显得皮肤更黑了。
对方刚刚想说话,一个护士阿姨走过来喊名字:“Jiacheng!”
“It’s me.” 他们两个同时抬手示意,这下三个人都愣了。
“J-i-a--c-h-e-n-g.” 护士阿姨开始给他们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拼写。
“Me.” 呃,还是两声应的。
“Wait a second, I need to double check.” 护士阿姨回头去护士站确认名字了。
谷嘉诚有点儿不好意思看对方,可是对方眼神热辣辣的过来,他又不好意思避开。
“你也叫嘉成啊,我叫伍嘉成,CCM的,钢琴专业,来读硕士的。可是我过敏了,无意间说漏了嘴,我妈妈担心得不得了。我刚刚安慰好她。刚刚不好意思啊。可是真的好痒啊,我夜里都睡不好觉。可是还有好多练习要做,唉,我总不能谈几个音符就停下来挠吧!可是真的好难受啊,还这么久都没有好,真的好担心,专业课的老师特别严格,虽然我是新生,现在不用排练节目,可是学期末还是有音乐会的啊,好紧张啊。啊!更痒了。我觉得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怎么办?”最后一句话,对方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别,就别担心,做个检查查出过敏原以后注意就好了。”虽然谷嘉诚不爱说话,可是特别见不得人哭。
“嘿嘿,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自己吓自己。”对方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对了,你姓什么啊?我已经知道了你也叫Jiacheng.”
“谷嘉诚,DAAP, 博一.”
这就是他们简单的初相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