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嘉成兄弟有关食物的26个字母 之 Yolk

Chapter Text

Yolk 1
Yolk是一家餐厅的名字。
Yolk主营是美式早餐。
Yolk在芝加哥有好几个分店。
谷嘉诚在芝加哥也住了好几个月了。
谷嘉诚博士毕业之后到了西北大学做博士后,租住的房子出门走过两个街区就是一家Yolk。不过谷嘉诚倒是没怎么在Yolk吃过早餐。能够坐下来,点一份堆得盘子都尖起来的早餐,水果,鸡蛋,香肠,蔬菜应有尽有,然后再有人给你端上咖啡或者是果汁,这叫生活。不过,博士后是没有生活的。博士后只有实验和论文。谷嘉诚好一点儿,他还有伍嘉成。
伍嘉成,伍嘉成,伍嘉成,我的嘉成。
伍嘉成八月份答辩通过了。现在自我介绍终于可以是伍博士了,而不是PhD candidate。伍嘉成的导师最近新招了几个博士生,但是没人带。伍嘉成打听到UIUC和Wisconsin- -Madison今年他们专业都不招教职,但是明年机会比较大,干脆和导师签了一年的博士后合同,正好把手上的实验再搞搞。
伍嘉成月中拿到的博士学位,下个月博士后合同才开始。于是,伍嘉成有了半个月的逍遥时间。于是,谷嘉诚也挤出了半个月的逍遥时间。
谷嘉诚打的Uber去机场接的伍嘉成,捧着了一束玫瑰花,大摇大摆满面春光。
伍嘉成下飞机顺着人流走,很快就到出口。以他的身高,点起脚尖四面张望,在人缝里看到谷嘉诚捧着一束花傻傻的样子,脸上是不加掩饰的笑。
他好想他呀!
“谷!谷!”伍嘉成压着嗓子喊道。
谷嘉诚抬头,便看到伍嘉成推着一个黑色登机箱向他冲过来。快到他跟前时,伍嘉成一个侧身停了下来,然后就扑过来要拥抱,为了怀里玫瑰花的安全,谷嘉诚稍微侧了一下身,还是让伍嘉成抱在怀里。伍嘉成穿了一件红色的篮球服,无袖,肌肤相亲的感觉太好了。伍嘉成在谷嘉诚的脸上嗦了一口才松开他,然后就看谷嘉诚面色微微发红地把手里的花束递给他。
伍嘉成大摇大摆接过花束,然后就开始笑得直往谷嘉诚身上倒——谷嘉诚给他带了一束纸折的玫瑰,仔细看,纸还是用过的,打印的字体很熟悉。
谷嘉诚给伍嘉成解释:谷嘉诚毕业论文后来整理了两篇小论文出来,经历了peer review之后已经被接受,并且现在已经可以在网上检索了。他便将这两篇论文用大红的色纸打印出来,又花了一个上午将它们折成玫瑰的模样,再到街角的花店请店主奶奶帮忙包装好,再点缀几片真正的玫瑰花叶子。
“毛毛你在我面前就是没有刺的玫瑰呀!”伍嘉成突然情话技能满点。
“话怎么这么多!跟上。”谷嘉诚拉着伍嘉成的行李箱便往外走。
“毛毛你不要害羞嘛!”伍嘉成抱着那束花赶紧追。待追上了,肩膀轻轻碰一下谷嘉诚,谷嘉诚也放慢速度和他一起慢慢走。
回来的路上还是Uber,花又到了谷嘉诚手里,伍嘉成趴在车窗上往外看,感叹了一路“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我们村里啥都没有”,“谷,我想吃那个”之类的,他放佛忘记了八个月前,谷嘉诚也在那个村里住着呢!
现代交通有一点儿不好,只能在平面上做到门到门——谷嘉诚住在五楼,可是不巧,今天电梯还坏了。于是谷嘉诚在前面拎着那个小小的登机箱爬楼梯,伍嘉成在后面抱着花嘀咕。谷嘉诚听到后来忍不住说:“爬楼梯好啊。你说这几个月你胖了多少斤!多多爬楼梯减肥。”
其实谷嘉诚这句话说得很违心,多点儿肉,手感好啊。可是,他不会说出来的,绝对不是不敢,绝对不是。
伍嘉成正好赶到谷嘉诚后面,从下往上看,AJ,没什么体毛的劲瘦的小腿,短裤遮掩下的只有他知道多有力的 大腿,然后就是短裤也遮不住的屁股。看着谷嘉诚圆圆翘翘的屁股在面前晃着,伍嘉成忍不住上手一边来了一下,“啪啪”声便在楼道里回荡:“谷嘉诚你现在厉害了啊,嗯?”

Chapter Text

AU, OOC
伍嘉成选的是上午九点半左右的那个航班,落地是十一点,牵牵扯扯到谷嘉诚租的房子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伍嘉成是那种缺一顿饭都不行的人,虽然曾经为了减肥有控制饮食,但是每顿饭到点儿都得吃,今天更是旅途劳顿,亟需充电。
谷嘉诚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进门左手边是衣橱、洗手间和卧室,正对着的是客厅,右手边是开放式的厨房。伍嘉成粗粗扫过一眼,厨房一点儿油污也无,肯定不是谷嘉诚很勤快,而是他很少在家开火。谷嘉诚在客厅里隔出了一个工作台,剩下的地方摆了一张沙发和一台电视。客厅有个很大的飘窗,正对着密歇根湖,风景倒是不错。地毯很柔软,伍嘉成进门不久,就一下子躺到地上打滚。等差不多把客厅的地面都滚了一遍,便一手撑着头躺在地上看谷嘉诚把他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挂到衣橱里。
“冰箱里有酸奶,你先垫垫,我把衣服挂好就出去吃饭,可以么?”谷嘉诚一边忙活手里的东西一边说。
“嗯~”伍嘉成摇头,“我想吃正餐!”
谷嘉诚侧过去看伍嘉成,逆光之中,只看到他长手长脚,在客厅的空地上躺着很是憋屈,手里不由得加快了整理的速度。
谢谢Delta Air Lines,国内航班除了登机箱和手提行李是免费的,伍嘉成没有带更多的行李。谷嘉诚很快就整理完了,收好行李箱拿上钥匙示意伍嘉成出门吃饭。伍嘉成躺在地上装睡着了。
谷嘉诚走过去,顺手拿了工作台上的一支鹅毛笔在手里,鹅毛笔还是他之前的老板送他的毕业礼物。
“嘉成,醒醒,吃饭去了!”
伍嘉成还是一副睡得香甜的样子,眉梢眼角却是忍不住的笑意。
谷嘉诚先是踢踢他的小肚子,他一个翻身背对着谷嘉诚。
谷嘉诚干脆跪坐到地毯上,一手撑地,一手拿鹅毛笔轻轻拂过他的鼻子,有点儿痒,伍嘉成嗅嗅鼻子左右躲,却坚持闭着眼睛。
谷嘉诚却是忍不住了,干脆扔了鹅毛笔,整个人覆到他身上,沿着他脸的轮廓一点点地吻,最后一下轻轻落在他的额头。
“王子吻了王子,醒醒啦,我的小王子。”谷嘉诚这么拙劣的笑话,伍嘉成扑哧一声笑出来,双手环着谷嘉诚的腰往他怀里钻。到最后,谷嘉诚被他压了躺在地毯上。这回换伍嘉成亲谷嘉诚,可惜伍嘉成亲得很敷衍。谷嘉诚不满,强烈要求扩展亲吻的深度和广度,被伍嘉成严词拒绝。
风水轮流转,谷嘉诚赖在地上不起来啦。
“起啦起啦!我好饿的!”伍嘉成捏着谷嘉诚的鼻子催他。
“我要你抱我起来!”谷嘉诚的声音有点儿嗡嗡的。
“好好好!”伍嘉成一边应着,一边抓着谷嘉诚的双手把他往上拉,可惜人不配合,腰梗得直直的,故意躺在地上不起来。
“毛毛啊,我好饿啊,我们起来去吃饭好不好?”伍嘉成跟谷嘉诚撒娇,谷嘉诚稍微给点儿面子起来了,到半路,看到伍嘉成的坏坏的笑,心里一动唰的一下又躺下去了。
“我要双手抱着的那种。”谷嘉诚也学会撒娇。
“没办法,越来越小。”伍嘉成伸手从谷嘉诚的两个胳肢窝穿过去,搂着他的肩把他往上拉。
“我要刚才!现在不算!”谷嘉诚耍无赖。
伍嘉成简直被他气笑了。
“刚才,刚才,你给我时空隧道回到过去么?谷博士小朋友。”伍嘉成鼻尖抵着谷嘉诚的耳朵,呼出的热气都洒在他耳后那块最敏感的地方。谷嘉诚痒得不行,直往后躲,伍嘉成紧追不放,有策略有计划地移动,到最后,谷嘉诚被他逼得没办法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吃饭!吃饭!吃饭!”伍嘉成很兴奋。到楼下时,更是左看右看,放佛一切都很新奇。
谷嘉诚知道,伍嘉成喜欢旅行,走过了好多地方,街上的一切对于他来说肯定都不陌生,他之所以这么兴奋,完全是因为这是谷嘉诚每天走的路,是谷嘉诚每天生活的一部分。
路过花店,店主奶奶看到伍嘉成,对谷嘉诚说:“He is Apollo, you are a lucky guy.”谷嘉诚点头微笑。
转过前面的街角,就到了Yolk。伍嘉成早就饿了,捧着肚子跑,让谷嘉诚快点儿。
注1:Northwestern University (西北大学)附近没有Yolk,最近的Yolk也在十几公里之外。谷嘉诚租的房子离学校很近,上班主要靠步行,所以谷嘉诚家附近也是没有Yolk的,但是为了写文,我就把Yolk乾坤大挪移了一下,而且我很喜欢Yolk的那种热闹的气息,所以希望各位见谅。
注2:不谅解也没有用的啦,反正我就要这么写,反正你不能顺着网线爬过来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