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嘉成兄弟有关食物的26个字母 之 Jalapeño

Work Text:

Jalapeño:辣椒

伍嘉成今天不想理睬谷嘉诚。
谷嘉诚今天没有实验,只有一些数据处理和模拟的工作要做。所以今天上午,你可以看到每隔一个小时,谷嘉诚就会跑一趟洗手间,只在每次走到伍嘉成他们实验室门口的时候,脚步会放慢一点儿。然而他却没有一次听到伍嘉成和别人讨论问题或者调侃的声音。而且伍嘉成在中午的时候拒绝了谷嘉诚一起吃午餐的邀请,和谷嘉诚他们实验室的李若禹一起开车半个小时出去吃的PHO!
午饭过后,本来谷嘉诚是铁定要小睡一会儿的,但是今天他一点也睡不着,直到李若禹带着一身的PHO的味道回来他才稍微安心,然而他期待的那个人并没有过来跟他打招呼。
下午跟导师讨论了一下数据处理的结果,结论是还有一个实验要补一下。本来他可以按时走的,但是导师突然拉着他到实验室附近的林子里散步,说是最近到了树莓收获的季节,要带他去采树莓。
他的导师基本上每天都会拉着一个学生出去散步,但是很少找到谷嘉诚头上,因为导师觉得他一是闷葫芦,你说十句,他能回一句就算好的;二是导师觉得他没有生活的情趣,导师说起这片林子里的各种莓果或者溪里的鱼或者草丛里的芦笋时,谷嘉诚总是反应很冷淡。但是经常和导师一起散步的两位同门,一位最近毕业,一位请假去了黄石公园,导师找他也纯属无奈。
谷嘉诚推辞不得,只得硬着头皮上。待到他安抚完老师,带着半袋树莓匆匆往回赶的时候,已经离正常的下班时间一个多小时了。他索性没有回自己家,直接跑到伍嘉成家敲门。
门是很快开了,只不过只开了一半,伍嘉成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从门缝里往外看,看到是谷嘉诚,随手就要关门,顺道留下一句话:“我今天不想跟你说话!”
好在谷嘉诚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就已经把脚挤进了门,这个时候充分发挥了自己超好的运动神经,也还是挤进了门:“嘉成!”
伍嘉成也不跟他多罗嗦,转身往厨房走。
谷嘉诚拎着半袋树莓在客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干脆跟进了厨房。
“嘉成,晚饭做的什么?”为了凸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谷嘉诚没话找话,其实他已经看到伍嘉成摆在料理台上的东西。
“吃吃吃,就知道吃,不知道帮忙啊!”伍嘉成不忿。
“不吃不吃,有什么需要小的做的么?大大尽管吩咐!”谷嘉诚随手把树莓倒到盆里开始洗,“给你加餐。”
“表现不错!但是我现在还是不想跟你说话。”伍嘉成边说边切肉,说到最后一个字,手里的肉也切好了。刀往料理台上一扔,咣当一声响。
谷嘉诚点头如捣蒜,心想,你说不想跟我说话,这不是在跟我说话呢!
伍嘉成手快,最后一个小炒肉很快就上桌了。加上之前煲好的汤,还拌了沙拉,伍嘉成吃得很满足,谷嘉诚就有点儿郁闷,伍嘉成拿青椒配的小炒肉,一点儿辣椒也没放,很是没有滋味。桌上虽然放着一瓶辣椒粉,可是当着伍嘉成的面,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敢把辣椒粉往饭碗里洒。
原来,周末的时候,他们一起去James家作客,有一道开胃小菜,是Jalapeño辣椒里面塞芝士外面裹培根做的,伍嘉成是一点儿都吃不得,谷嘉诚却是很喜欢这个辣椒的辣配芝士培根的味道,吃了不少。James贴心,看他喜欢,散场的时候就把剩下的都打包给了谷嘉诚。谷嘉诚今天早上拿这个小菜当早餐,吃完早餐没有刷牙就哼着歌悠哉悠哉地去实验室了。到实验室楼下的时候碰到伍嘉成,他看四下无人,把伍嘉成拖到角落里来了个法式深吻,把伍嘉成给辣到不行,银豆子似的的泪珠立马就往下掉,当场翻脸走人。
吃完饭,谷嘉诚一点儿走的意思也没有,跟前跟后帮伍嘉成洗碗抹地,到最后更是把伍嘉成赶出厨房说自己可以搞定。等谷嘉诚把一切收拾停当端着树莓出来的时候,伍嘉成已经斜躺在沙发上补自己落下的《X战警》。
谷嘉诚干脆就跟伍嘉成一起看。
一开始,谷嘉诚是坐在伍嘉成的脚边的,看了一会儿,伍嘉成觉得口渴了,踢了他一脚让他去倒杯水来,谷嘉诚很听话,顺带还给伍嘉成拿了两块抹茶饼干来。
谷嘉诚把杯子和饼干放在茶几上,顺便蹲下来在茶几下面一顿翻找。
杯子有点儿远,伍嘉成起身去拿水杯,谷嘉诚便一步窜到沙发边,大大剌剌地躺着占了大半边沙发。伍嘉成被他气笑了,斜他一眼再踹了他一脚,谷嘉诚还是半躺着不动。
“癞皮狗!”伍嘉成干脆把自己摔到谷嘉诚身上。好在沙发够软,谷嘉诚肌肉够多,不算疼。
伍嘉成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可是这个热情的人,却有一副寒凉的身体。夏天还好,冬天就是手凉脚凉,怕冷得很。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他们才刚刚在一起,牵个手都心跳一百八,“我给你暖暖手”这种纯情的事情都做得不多。后来突破了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防线之后,谷嘉诚开始变得粘人,不管是在自己家还是伍嘉成家,总要粘在伍嘉成身边才舒服。即使伍嘉成身边有别人在,不方便他的粘人大法,他便盯人大法出场,总在伍嘉成目力所及范围内晃悠。若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谷嘉诚总是能巧妙地在伍嘉成周围找到位置,方便伍嘉成揽肩、搂腰或者笑倒在他怀里。
谷嘉诚把人圈到怀里才觉得舒坦了,他一会儿给伍嘉成捏捏背,一会儿揉揉胸的,顺带拍拍马屁问问伍嘉成今天实验怎么样。伍嘉成却不理他,专心看电影。客厅里的灯都关了,只有电视屏幕上一点儿微弱的光照过来,黑暗中望去,只有伍嘉成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泛着水光,就像黑暗中的狼。
电视上正好放到镭射眼让金刚狼证明他是他自己,金刚狼说:“You’re a dick.”
伍嘉成“噗”地一下笑出声来,整个身体都跟着颤动,差点儿掉下沙发区,谷嘉诚赶紧把他给搂紧了。
伍嘉成笑过去了,突然回头跟谷嘉诚说:“You’re a dick.”还说得一本正经的。
谷嘉诚心里一股无名邪火升起来,挺了挺胯说:“No, no, no, I have a dick.”
“说得跟我没有似的!” 伍嘉成不屑。
“有么?我看看什么样儿!” 谷嘉诚嘴上问着,手就已经伸到伍嘉成的居家服里面了搓圆捏长。
“什么样子你不知道么?嗯……,后面,再稍微大力一点儿,前面,前面……”
其实两人对彼此身体都很熟悉了,这个时候该是什么样的角度和力度,谷嘉诚不敢说自己可以拿101分,但是100分总是有的。不过伍嘉成是个嘴里闲不住的,即便重要部位被人拿捏在手上,也还是想拿住指挥权,谷嘉诚嫌他这个时候还话多,干脆把他翻了个儿,让他趴在自己身上。这个时候谷嘉诚特别地感谢健身房的那些划船器啊,哑铃啊以及各种肌肉练习器。
“呀……”伍嘉成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半道便被谷嘉诚吃进了嘴里。谷嘉诚很迅速的把伍嘉成下身的衣物都推到膝盖处,顺便把自己的性器也掏出来,两根柱体合在一处,上下急速地撸动。
沙发上空间狭小,伍嘉成怕自己掉下去,两手抓着谷嘉诚的肩膀,力道之大,谷嘉诚明天应该穿不了白背心了。但这个时候他可顾不了这么多啦,快感越积越多,偏偏谷嘉诚又不给他,拿大拇指堵住他的顶端的小孔。
“谷,谷~”伍嘉成小声地在谷嘉诚的耳边一声一声地唤着,热气全打在谷嘉诚的耳后那块薄薄的皮肤上。谷嘉诚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伍嘉成的身体也渐渐地绷直了,之前粘腻的叫唤,全部变成粗重的喘息声。
等到谷嘉诚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到时候,便松开了堵着伍嘉成柱体顶端的拇指,手上的力度也稍微加大了一些,终于,两个人一起达到了顶峰,伍嘉成整个人就像一弯被拉满了的弓,突然撤力,整个人趴到了谷嘉诚的身上,两个人之间不留一丝缝隙,电影里正好到了金门大桥倒塌的那一幕,谷嘉诚拿自己的T恤擦了擦手,然后把伍嘉成又往自己身上压了压,特别地享受这种挤压的快感。
“嘉成,我们搬到一起住好不好?”谷嘉诚的声音小小的。
“现在这样不好么?”伍嘉成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把头往他的脖子处又蹭了蹭。
“……好。”谷嘉诚的声音闷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