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嘉成兄弟有关食物的26个字母 之 Avacado

Work Text:

Avocado:牛油果
谷嘉诚擦着头发进厨房的时候,面包刚刚好从toaster里跳出来,谷物被高温炙烤出的香气持续召唤着他的味蕾。面包是他昨天半夜从面包房挑的,伍嘉成喜欢口感丰富一点儿,所以他选择的这款欧包里还加了蔓越莓和核桃。
生菜水果沙拉已经摆在工作台上,谷嘉诚瞅了一眼,貌似有生菜,西红柿,菠萝,蓝莓之类的,总之颜色十分好看,上面还搁着两个太阳蛋,橙黄的蛋黄上还洒着些黑胡椒粒。牛奶正冒着热气,虽然没带眼镜,但是谷嘉诚也觉得眼前模糊了一阵。伍嘉成比谷嘉诚矮了一厘米,他坚持认为是小时候没有喝够牛奶的缘故,现在必须加倍地补回来。谷嘉诚很不忍心提醒他,不管他再喝多少牛奶,他都不能再长高了。
而忙完这一切的人,伍大厨,正在大理石的工作台前面准备着什么,谷嘉诚只能看到一个背影,围裙挂在脖子上,后腰上面松松地系了一个节,还不是蝴蝶结。听到动静,伍嘉成转过身打招呼:“老谷起来啦,早上好啊。怎么不多睡会儿?还有一个smoothie打一下就好啦!”
谷嘉诚昨天戏杀青,接下来会有两天的假期,一堆人一起热闹到很晚,其实他也可以住剧组准备的酒店,但是架不住晚饭前收到伍嘉成的短信说晚上回家。伍嘉成最近在忙一个真人秀节目,两人已经好几天没有见面了。所以昨天晚饭后,谷嘉诚到酒店洗了个澡就匆匆赶回家,他不想伍嘉成闻到他身上的烟和酒的味道。
谷嘉诚点点头,不说话,慢慢走过去,黏黏糊糊地贴着伍嘉成背后站,一手揽着伍嘉成的腰,用他的大鼻子慢慢地摩挲伍嘉成的后颈,末了,把脑袋搁在伍嘉成的肩头往工作台上看。
伍嘉成正在切牛油果。墨绿的果实摆好位置,一刀下去切到果核,再沿着果核转一圈,牛油果就被切成了两半。伍嘉成一手抓住一半往相反方向拧,然后分开,完美的切面就出现了——一半有果核一半没有果核,接近果核的地方果肉是嫩黄的,靠近果皮的地方是嫩绿色。伍嘉成把切开的牛油果摆在案板上,伸手拿过摆在一边的blender,加了大概半杯牛奶进去,接着是一小把水灵灵的菠菜,还有早就冻好的香蕉,接着是两勺奇亚籽。
谷嘉诚看着这一切,突然就开始笑,一开始是无声的笑,到后来是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声音通过身体共鸣传给伍嘉成,伍嘉成转头给了他个白眼继续手上的工作。
还是那把勺子,伍嘉成左手握着半个牛油果,一勺一勺地把果肉剜出来扔进blender,处理完没有果核的半个,接下来继续处理有果核的那个半个。等东西都进了blender,按下开关,等三十秒,smoothie就打好了。伍嘉成把smoothie转移到两个玻璃杯里,再在上面洒了一点点坚果碎。
“笑什么笑!端桌子上去,我洗下手就来!”
谷嘉诚的头发早就擦干了,干脆把浴巾搭在肩上,一手端着一杯smoothie往餐厅去了。
等谷嘉诚把所有东西都在餐桌上摆好的时候,伍嘉成拿着餐具也过来了。
伍嘉成先坐下,谷嘉诚越过餐桌跟伍嘉成索了一个早安吻才心满意足地坐下。
“老谷你今天怎么啦?什么事这么开心?”伍嘉成很不解,老谷今天在厨房笑得很反常。反常必有妖。
“没什么,嘉成。”谷嘉诚喝了一口牛奶转头望窗外,啊,温度刚刚好,不会太烫也不会太凉,好像今天天气也不错哎,一会儿和嘉成到哪里去玩一下呢?
伍嘉成看谷嘉诚不说,也就不再追究,反正如果老谷想说的话,会说给他听的。
就着牛奶吃完面包,该到沙拉了。伍嘉成一叉子戳破了太阳蛋,蛋黄流出来,特别地诱人。更绝妙的是,蛋黄流到沙拉上,给原本就十分出色的沙拉更添一层风味,唔,就像谷嘉诚的的泪痣。
结果谷嘉诚又开始痴痴地笑。
“谷嘉诚!”伍嘉成放下刀叉,一本正经地看着谷嘉诚。
不好,每当伍嘉成喊他全名的时候,那就表示事情比较严重了!
“嘉成,你知道牛油果的英文是什么么?”谷嘉诚决定缓和一下气氛。
“呃,avocado?”这有什么好考的,伍嘉成在心里嘀咕。
“词源呢?”没有考到伍嘉成,谷嘉诚并不气馁,论英语,还是霸霸厉害!
“不知道。”伍嘉成很干脆,谷嘉诚今天绝对吃错药了!
“嘉成我做动作你猜好不好?两个字!”谷嘉诚玩心大起。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谷嘉诚身上活泼的那一面渐渐地展现出来,有时侯伍嘉成也就由着他胡闹。
谷嘉诚先是做了一个《呐喊》的经典表情,接下来撅了一下嘴,有点儿像索吻的样子,但是嘴唇很快就收回去了。
伍嘉成学了好几次,始终不确定该怎么发音,当然中间被谷嘉诚乘机偷香了好几次。
“怎么样?还是你嘉诚霸霸厉害吧?”谷嘉诚摇头晃脑,顺带挖了一大勺smoothie进嘴,慢慢咂吧。
“能不能好好说话!”伍嘉成给了他一个斜眼。
谷嘉诚大概是吃得十分满足,变绕过桌子凑到伍嘉成耳边说:“昨天夜里你我都吃过的,睾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