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y Favorite Tree 我最喜欢的树

Work Text:

“我想那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一棵树.”
Charles凝视着几分钟前还健康茂密、而此刻已变成焦炭的大树。转瞬之间,思绪闪回了多年前那棵树下的场景。他没说谎,他的确很爱它。

“意思是我被开除了吗?”Scott紧张地问。
“正好相反,”Charles回答,“你被录取了。”

他看到这位年轻人稍稍松了一口气。Scott显然正在纠结,既恐惧自己无法控制能力,又不太情愿待在这里。Alex抬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带着他走回了大宅。Hank先是跟上,然后转头看了一眼Charles。
“你来吗,Charles?”Hank问他。

“我再待一会儿,”他回答。“你们先去。”
Hank善解人意地点点头,但目光转向了那棵残树,然后又移回了Charles身上。还好Hank没再说什么,让Charles心下宽慰。

Charles等到他们都远离视线之后,缓缓地推动轮椅沿着小径继续前行。他不得不离开石砖路来到草地上,轮椅变得有些艰难,但他最终到达了曾经是茂密树荫的所在。
整棵树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瘫倒在草地上。他伸出手,抚摸那仍然温热的树皮,暗自叹了一口气。

一切都宛如昨日,小时候他在树杈间荡秋千,努力用双脚而不是屁股着地。Raven很快就掌握了,比他快得多,尽管她经常作弊、用能力让自己比他爬得更高。夏日时分他们在树荫下野餐,嬉笑打闹。随着年龄渐长,Charles开始在树下读书学习,而Raven在他旁边的草地上小憩。

然而他最珍贵的回忆,每当望见这棵树时浮起的往昔,让他最为心痛的……是跟Erik有关。

**
漫长而累人的一天训练结束后,太阳已渐渐西沉,但还有足够日光用来享受。Cassidy被从卫星上推下来之后终于学会了飞行,尽管Charles觉得Erik这么做不妥,他仍然没有责备Erik。
两人一同沿着小径漫步;Erik拿着他俩的棋盘,而Charles怀里抱着一张小毯。
心灵感应者走在前面。他在盘曲的树根旁停下,小心翼翼地把毯子铺开。他立即坐下,同时Erik开始摆好棋局。两人默契而舒适地沉默,直到Charles提起Cassidy的事情。
“哦Charles,”Erik争辩,“我知道你不赞同我的方式,但重要的是结果。”
“这听起来像是Shaw会说的话,”Charles不经意说出口。

他看见Erik的眸子一暗,凝视着对面的好友。
“你说得对。”令Charles意外的是,Erik竟然赞同。
“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不,我……我确实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他了。”

Charles几乎是向Erik扑了过去,紧紧抓着他的手,深深望进他的眼底让Erik无法转开视线。不过Erik原本也不想看别的东西。
“但你不像他,”Charles坚持,继续紧握着好友的手。“你的心里有美好的东西,Erik,你在这儿的每一天我都能看出来……你跟新人们相处的方式。”
“孩子,他们是孩子而已,Charles。”
“他们是变种人,我们训练得很好。”
“你真的认为他们能准备好吗?”
“我信,Erik,真的相信。”

这时Charles才意识到他仍然抓着Erik的手。Erik用手指包住他的,与他十指交缠。Charles感到心脏停跳了一拍。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见鬼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但这一次周围的空气仿佛有电流穿过一般。
在他们最近招募变种人的途中有过一些瞬间……一些让Charles以为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瞬间。一个羞赧的微笑,一段流连的对视,两人走过街道时无意间相碰的双手。有一夜他们不得不同住一个酒店房间,而当Charles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紧紧贴着Erik的身体,而对方的手臂正搂着他……

“你……你在想什么,Erik?”Charles问。
“你是读心者,Charles;你告诉我。”Erik带着标志性的微笑,挑起了一边嘴角。
“我保证过永远不读你的心,我的朋友。”
“而我给你许可,就这一次,我邀请你来听。”
不知为何,他俩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Charles定了定神,不确定自己在好友的脑中会看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期待看到什么。他闭上双眼,又迅速睁开,意识到自己想要看着Erik的眼睛来读他的心。

意想不到的是,他看到自己,在那间小小的酒店房间里。他和Erik紧紧相依在那张非常窄的小床上。他以为当时他俩都睡着了;然而他却看到自己翻了个身面向Erik,而醒着的Erik把胳膊搭在他身上,把他搂进怀里,嘴唇蹭过了Charles的额头。
他听到自己吸了口气,但却不知是在脑中,还是此刻。

“我希望我当时更主动些,”Erik开口,Charles发觉自己回到了毯子上,仍然牵着Erik的手。他的好友正用一种不寻常的神色凝视着他。
“什么更主动,Erik?”Charles突然感觉一阵口干。
“像这样。”

Erik拉着他的手,把Charles揽进怀里;Charles几乎是跌坐到了Erik的腿上。两人的脸近在咫尺,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他抬起手,掌心抚摸Charles的脸颊,轻柔地摩挲他柔软的肌肤。

“Erik……”Charles喘息。他怀着紧张和兴奋睁大了眼睛。
“还不迟,”Erik低语,“你可以离开,但如果你不走,我就要吻你了,Charles。”

这是他听过最浪漫又最古怪的情话。他的心砰砰直跳,几乎跳到了嗓子眼,而且几乎无法思考无法说话也无法挣开……但他本就不愿离开Erik的怀抱。
当Charles一动不动,无意挪动半分,Erik把这当做了默许,继续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缓缓,缓缓地俯身向前,缓慢而小心地吻上了他的嘴唇,一个充满热情的深吻。

**
Charles眨了眨眼,但没能忍住眼泪,不自觉地抬起胳膊,用手臂抹去了泪水。
那么多年前,他和Erik就是在这颗树下分享了初吻。他仍能感觉到Erik的手掌覆在他的脸颊,嘴唇与他相贴,还能感觉到自己惶惑的心动。

**
“我几个星期前就该这么干了,”等他们终于断开这个吻之后Erik坦承……这个吻令Charles失去了言语能力,无法思考,甚至无法呼吸。他庆幸自己是坐在Erik腿上被吻的,否则他肯定会双膝发软了。
“Charles?”Erik低语。他一脸紧张地盯着好友。Charles也盯着他,嘴唇动了动,却完全不知该怎么开口。“Charles?你还好吗?”
心灵感应者无声地点了点头。

“Charles?”Erik追问。
他仍然握着Charles的手,不愿意放开,但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完全搞砸了该赶紧跑掉。
“Erik,”Charles喘息;他的声音几不可闻。“Erik。”
“怎么?出了什么事?”

Charles很困惑。他不懂Erik为什么突然这么惊恐,突然问他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为什么你这么以为?”
“你……你脸上的表情,Charles。我知道你很失望。”

这次换Charles抓紧了Erik的手阻止他离开。
“我……我不是对你失望,Erik,”Charles解释,“我只是失望……你不再吻我。我很糟吗?”
“糟?”
“吻技。”
“Charles……”

心灵感应者移开了目光,低头注视着他们仍然交缠的手指。
“我从未……”他停住了,迟疑地继续。“跟别的男人。从来没有。”
“噢,”Erik嘴角挑起了一个微笑,“对不起,Charles,我原以为……”
“什么?我以前亲过几百个男人?”
“你毕竟在牛津上过学。”
“请别开这种玩笑,Erik!”

Erik抬手扣住Charles的下巴。他轻柔地迫使Charles仰头对上他的视线。Erik凝重的目光里满是难以掩饰的热切。
“我不会再开这种玩笑,Charles,”Erik坚决地说,“如果我越界了我很抱歉,如果这不是你想要的——”
“但我想要!”Charles叫出声,“我想要……你。”

他的心跳得隆隆作响,他几乎觉得大宅那头的所有人都能听见了。他紧张地瞪大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才不会毁了这个瞬间。

Erik俯身靠近,和他额头相抵。
“我也想要你,Charles,”他呢喃。
Charles长舒出胸中郁结许久的一口气。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等Erik终于收回身,凝视进Charles深蓝的眼眸里时他叹道,“之前几个星期,我费劲了全力才忍住不把他抱进怀里吻到无法呼吸……但有时候我看着你,满脑子都会想着你看我的眼神跟我看你的并不相同。”
“Erik——”
“拜托,Charles,如果我早知道你完全没有经验,我今晚不会如此逾越。”
“我从未遇见过像你这样的人,Erik……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无比新鲜独特,就算我以前跟男人交往过,面对你我还是会像现在这样紧张。”

“我不想让你紧张,Charles,”Erik微笑着说。他希望让对方放松下来。“但你必须知道我……我自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开始渴望你……你的眼睛望进我的眼里,好像能看穿我的灵魂。现在我知道了你的能力,明白了一开始你就在引导我的心和灵魂……你读到我心里的一切,却没有逃开,从未远离。”
“我的确看到了一切,”Charles坦白,“而那正是我对你有感觉的原因,Erik……也是我现在想要你再吻我的原因。”

Erik十分乐意。他把Charles揽进怀里,带着满满的爱,热情和关切吻上了他。
他的手臂环绕着Charles,把这个小个子男人紧紧贴在自己胸口。他们的吻是Erik从未体验过的炽热,也正是他曾幻想过的样子。终于把Charles拥在怀中,是一种完美的体验……跟他之前的想象一模一样。

感觉才过去了一秒不到,Charles就被吻得喘不过气。Erik把手按在Charles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隔着衬衫的薄料透出来。
这一瞬间,Erik对衣服充满了仇恨,希望自己此刻就能把怀里的Charles剥个精光。他用手臂环住Charles的背,手偷偷探进Charles的衬衫爱抚他的后腰。
“Erik,”Charles低声呢喃,“Erik。”

Erik咬住下唇才忍住一声低吼。他从未听过别人用如此……渴望的语气叫过自己的名字。
“告诉我你要什么,Charles,”Erik催促。
“你,”Charles回答,“只要你,Erik。”

他被引得露出微笑,把Charles抱得更近。他换了个姿势,让两人躺倒在毯子上,Charles的头搭在他的臂弯,而他的另一只手无比温柔地抚摸过Charles的脸颊。
Erik轻轻地吻他,Charles把手搭在他的颈后,将他拖入一个深吻。

Erik忍不住笑了,舌头开始探进Charles的口中。与此同时他的手开始在Charles身体滑下,经过他的胸口,肚子,小腹,然后堪堪停留在Charles裤子前端的突起。
他还没有碰那里,只是轻轻地,仔细地解开了Charles衬衫的纽扣,直到他可以将衣物分开,露出Charles赤裸的胸口。
“Erik?”Charles低语。
Erik能感觉到这名心灵感应者声音里的紧张情绪。
“没关系,Charles,我保证会让你舒服。”
“我相信你。”
Erik又在Charles的唇上偷了一个吻。他从未听过如此信任的话语。

Charles的心在狂跳,大脑一团乱,下身也开始有反应,只能任由Erik沿着他的胸膛一路吻下去。晚上的气温有些微凉,但Charles只能感觉到Erik火热的触碰。
当Erik的嘴唇挑弄他的皮肤时他努力不笑出声,但当Erik用牙齿刮蹭他的乳头时他不禁呻吟了起来。

他并非第一次,但也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引诱。他的性经验单手就能数出来,而且从未有人像Erik此刻一样顶礼膜拜他的身体。
Erik用指尖揉捏他的左边乳头,Charles吸了口气,感觉到一阵热流往下涌动。

他的阴茎几乎是一秒勃起了。Charles从未感觉如此欲火焚身,更不用提是另一个男人的爱抚和舌头挑弄。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幻想这么做,但当真实发生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是多么妙不可言。

Charles躺着,仰头望着茂密的大树,想起曾经天真的自己在这儿玩耍的样子。一段新的幸福记忆从此刻起已经刻入他的心底。
他感到腰带被解开,急忙坐起身抗议。Erik的手按在他的胸前,他的双腿之间散发着热度。

“没事的,Charles,”Erik安抚他,“就躺下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张嘴试图争辩,但一下子失去了言语能力,因为Erik俯下身,朝他的性器底部舔了一口。
“Erik!哦……Erik。”

**
“Charles?”
心灵感应者差点在轮椅上吓得一震。他太过沉溺于回忆,没有注意到Hank走近的脚步声。
“对不起,”Hank为惊扰他而道歉。
Charles十分感激此刻戴着的墨镜,他并不想让Hank看到他眼里的泪水。
“Raven跟我讲过这棵树。”Hank坦白。
“是吗?”Charles有些惊讶。
“说她以前经常爬树,跟你比赛但总是她爬得更高。”
“是啊她经常作弊。”

“但那并不是你那么爱这棵树的原因,”Hank停顿了一下。“对吗?”
“你在暗示什么,Hank?”Charles的语气比自己预想的生硬。
“我看到过你,”Hank解释。“你和Erik,在这颗树下,经常在一起。”
“那么我们具体在做什么?”
“下棋。”

Charles合上双眼。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不该侵入别人的隐私但他不得不去看。他进入了Hank的脑海。
他看得那么清楚,他和Erik,多年以前,一同坐在树下,面前摆着棋盘……但他俩并没有使用它。
他们紧紧拥抱着彼此,几乎融为一体无法分离。他们在笑着,望着对方,亲吻,画面被Hank看见过无数次。
最后出现的场景是Hank最为震惊的,当时他距离这棵树大概只有五尺。Charles懊恼自己当时怎会没有发现,但他看见曾经的自己,正闭着眼睛,而Erik的手探进了他的裤子里,牙齿正轻咬着Charles的脖颈。

“我们的确经常在这下棋,”Charles故作冷静地说。
他知道他要忘记Hank看到的画面会很难。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Charles?”Hank问他。
“怎样?”Charles回答。
“装作你们俩什么关系也没有——”
“Hank——”
“你爱他,Charles。”

“……是的,我爱他。”
“而他也爱你。”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Hank。”
“而这棵树是……他曾经让你那么幸福的纪念。”
“我现在很幸福。有学校和学生,孩子们需要我。”
“那你自己的需要呢?”
“我什么也不需要,Hank,我绝对不再需要他了。”

Charles转过轮椅,开始回到学校里,远离他曾经深爱的那棵树,此时烧焦的废墟。

**
那晚当学生们都睡了、Hank在实验室工作的时候,Charles坐在一楼书房的窗前,透过窗户望向夜色中黑漆漆的校园。
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试图想象自己还能看到那棵树的残骸。

他努力挪到轮椅上,驶出大门,沿着小径往树那里去。突然一个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停下,施展出能力,发觉Hank就在附近。
“Hank?”Charles轻声说。
“教授?”Hank随即出现了,蓝色的野兽形态,他正困惑地看着眼前的教授。“你在这干什么?”
“我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
“我觉得最好清理一下碎片,防止孩子们踩到。”
“不需要这么急——”
“Charles,就算明天出现一个能够控制植物的变种人,这棵树也救不回来了。”

Charles不满地眯起了眼睛,庆幸天太黑Hank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只是棵树,Hank,”Charles大声说,“没必要急着清理,还有些暗火在里面,我不希望你受伤。”
“教授——”
“晚安,Hank。”

Charles回到了房里。
他知道自己在小题大做,但事实无法辩驳,那棵树的确保存着他珍贵的回忆。他此时还不愿意舍弃的回忆。

**
Charles跟Hank赛跑之后有点儿气喘吁吁。他借故离开,沿着小径漫步,一边往后撩了撩头发。他走到草坪上,往大树那里走去。到了之后他坐在树下,背靠着树干合上眼睛。他知道自己浑身是汗需要洗澡,但他只想自己休息一会儿。
他一定是打了个盹,他动了动,睁开眼睛苏醒过来,发觉下半身盖着一条毯子。他垂下手,指尖抚摸过毯子磨损的边缘,然后抬起头看到Erik正在对着自己微笑。

“Erik,怎么……几点了?”Charles问他。
“你没睡多久。”Erik回答。
“你一直在看我睡觉?”
“你看上去有点冷。”
“谢谢你,”Charles朝他微笑,“但我或许该走了。”

他爬起来,毯子拿在手里,然后朝Erik伸出另一只手。对方牵起了Charles的手。一等到Charles站稳,他便一把搂住Charles的腰际,把他带进怀里。
“Erik?你在——?”
他的话语被Erik的吻打断了。Charles手里的毯子跌落在地,他用双臂环着Erik的脖颈,希望这个拥抱可以更久一些。
Erik的手探进了Charles的运动裤,指尖挑弄着他的臀瓣。
“Erik……”Charles抵着他的嘴唇呻吟,拱起下身,挺向自己的爱人,“Erik,我们得停下。”

尽管从未跟男人亲热过,Charles却十分迅速地接受了Erik的求欢。距离告白不到一个星期Erik就把他拐上了床。他保证过会慢慢来,但Charles就跟他一样心急,Erik根本无法拒绝,特别是凝视着这双美丽的蓝眼睛的时候。

“Charles,”Erik在他耳畔低语,手指戳着他的腰窝。“我要你。”
“Erik,”Charles听起来有些迟疑。
“就在这里,现在就要。”
“Erik,不行!”Charles简直大惊失色。

Erik露齿一笑,把Charles抱了起来。他把Charles压在树干上,深深地吻他,舌头在他嘴里攻城略地。
Charles不情不愿地听起身,抵着Erik磨蹭,一边吻一边呻吟。
“Erik,”Charles在Erik脑中说,“我们不可以,这里不行。”
“为什么?”Erik回答。
“会被看到的!”
Erik能感觉到他的紧张,但他觉得无需担心。他把Charles抱得更紧,沉醉于他小小的身躯在他的怀里如此合称,小心翼翼地把他挪到树后,这样大宅的方向完全看不到他们。
“Erik,”Charles听起来坚决,眼里却闪着欲望的火焰。
“拜托了Charles?”Erik一边咕哝一边捏着他的屁股。“让我跟你做爱,好不好?”
“哦天哪Erik!”
Erik把脸埋在Charles的颈窝磨蹭,轻柔地亲吻之后又一口咬上去。Charles呻吟着被Erik标记。毫无预警地Erik把他放了下来,一把扯掉了他的运动裤和内裤,一直落到脚边。
“Erik!”Charles惊呼。他立即四处环视,确保没人会经过此处。
Erik跪在面前,仰头带着坏笑望向Charles。他张开嘴,含住了他的性器。

“Erik!”Charles捂住嘴阻止自己喊出他的名字。
“哦我的天……噢……”Charles喘息着,任由Erik饥渴地吮吸他的阴茎。“Erik,Erik!”
他的嘴在Charles的身体施展魔法,。
“我们在外面,Erik——”
“十分明显,Charles。”
“Erik——”
Erik站起来,俯视着Charles的蓝眼睛。
“如果你继续讲话的话,就要费更多时间了,”Erik讲理,“要不是你纠结太久我现在就能操你——”
Charles用嘴唇封住了Erik没说完的话。

他们缠绵地亲吻。Charles拉扯着Erik的裤子,把它拉到膝盖处。然后他彻底踢掉自己的裤子,仰头望着Erik,充满期待和兴奋。
Erik的目光扫过他半裸的身躯。
“你真美,Charles,”Erik说着,抱住了他。“我爱你。”

两人同时僵住了,周围的空气仿佛停滞。Charles的嘴唇发干,心脏都不敢跳,身体也绷紧了。Erik没有放开他,不愿松开怀抱,注视着他的脸。
“我也爱你,Erik,”Charles在他耳畔低语。

他的话也让彼此停滞了几秒。他们同时后退了一点,直视着彼此的双眼。
“我爱你,Erik,”Charles重复。
“我爱你,Charles。”Erik回应。
“跟我做爱,现在,求你了。”
Erik把他揽进臂弯,压在树干上。
“啊,”Charles蹙眉。
“你被什么东西戳到了?”Erik关切地问。
“不,还没进来呢,”Charles坏笑。
Erik忍不住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

Charles双腿环在Erik腰间,热吻着Erik,同时Erik把他的阴茎抵在了爱人的入口。
当Erik深深插入Charles身体的瞬间,两人一同呻吟出声。
“Erik!”Charles叫着,“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Erik用一个深深的,绵长的吻予以回复。

**
Charles打开办公桌的最上层抽屉,拿出了他和Raven在树下的照片。他的手指滑过Raven年幼的脸庞,叹了口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过去已经距离他越来越远。他和Raven永远不会再有机会围坐在壁炉前,再也没有机会读书哄她入睡,但他对她的牵挂担忧不会消失。
至于Erik,他们再也不能坐在树下,再也不能一同泡澡,Charles曾那么眷恋Erik帮他洗头发的亲密……

但Charles永远不会停止爱他。
对那棵树的悼念也不会止息。那是他俩初吻的所在……第一次说出“我爱你”的地方。
然而,希望那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抹去了眼角的又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