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二】沸点

Work Text:

二宫畏冷,是真的很怕冷,每到冬天二宫都会对冷空气毫无招架之力,身上穿的厚衣服仿佛一点保暖作用也没起到。

 

相叶想起前几天看到电视上出外景的二宫被冻的像刚出生的小动物般瑟瑟发抖,猫着背缩着脖子,噤着有些冻红的鼻尖,说话间偶尔微撅着嘴,相叶忍不住收紧了怀里还在熟睡的男人。

 

等二宫完全从睡眠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下体被包裹在干燥温暖的手掌中,那人若有似无的一下下抚弄着,像孩子摆弄自己的玩具一般。后方被一根火热的事物顶着,他不用想都知道那是什么。二宫本能的夹紧了腿挺了挺腰。

 

从那人醒过来相叶就开始观察着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十几年的恋人关系让他清楚的知道如何让二宫舒服。

 

看着二宫发烫的耳朵,相叶凑上前去一口含住舌头慢慢的舔舐起来。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快不慢,火热上稍硬的耻毛把细嫩的臀肉蹭的粉红,臀缝一下下接受着相叶性器的摩擦。

 

[ 十点约了腰部理疗师。]相叶说完允着二宫的舌不放,二宫只能嗯的回应也吐不出别的字眼。

 

两人这阵子很久没做了,年底工作上的事情堆积如山,可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他的恋人性欲旺盛,体力也异于常人,十几年的交往他的身体早就习惯了那人对自己的强烈索求,不分时间地点的对自己发情他更是习以为常。

 

而这阵子性事的骤减无非是因为前一阵子练空翻对自己腰部负担确实不小,相叶紧张认真的厉害,每次腰部治疗无论多忙都要陪着去。

 

伴着呻吟声二宫的那根在相叶的套弄下射出了浓浊。

 

相叶的胳膊有力的桎梏着二宫,全身紧贴着恋人的腰身感受着二宫高潮时全身的紧绷与颤抖,呼吸的频率,恋人身上这份湿热的情欲都是因为他。

 

想着这些,感受着这些相叶加快股间性器的摩擦。二宫夹紧双腿迎合着爱人,最后自己的腿间被射上大量的粘稠。

 

两人即满足又不满足,这未做到底的性事对两人来说都如同隔靴搔痒……

 

相叶把厚厚的围巾一圈圈缠绕在二宫的脖子上。二宫身上穿的大衣也是相叶送的,简直厚的夸张。

 

理疗师见到两人同时出现早已不惊奇,应该是如果哪次相叶没有陪着来他才更稀奇一些。作为旁观者他看的出对于二宫的健康相叶可比那身体的主人更加在意,一些注意事项他说时相叶都会拿笔认真的一条条记下来,他感叹着果然这两人像外界说的那样感情真好。

 

二宫做腰部按摩的时候相叶就在旁边坐着,两人并不交谈,屋子里大多时间是安静的。相叶有时玩玩手机,有时拿着桌子上的杂志翻阅。二宫有偶尔会看看相叶,无论那人在做什么都会发现自己的目光。明明叫他不用来,来了又没有事情做,坐在那多无聊呀。

 

按摩师被助理叫出去的空档,趴在床上的二宫的抬头向坐在不远处的男人招了招手。相叶走过去低头凑向二宫,然后被吻了。

 

二宫吻完继续刚才的姿势趴在床上。相叶看着那人故作镇定可露在外面的耳朵掩不住的发红,他的恋人真是可爱。他捏了捏二宫的耳朵说道

 

[ 我不无聊,以后我都会陪着你来。你别想偷懒不来!]

 

[ 真啰嗦。]二宫回到。

 

理疗结束后,相叶去洗手间回来后二宫都穿戴好了。两人下午都各自有工作,毕竟他们的工作是没有周末这种概念的。

 

晚上相叶回家时看到玄关处的鞋知道二宫已经回来了。他进门就看到恋人坐在地毯上盯着屏幕专心的打游戏,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虽说这样的场景太常见,但相叶还是忍不住叹气。

 

年末工作强度大对二宫身体负荷本就不小,前一阵子恋人腰部的旧疾又有些发作,虽不是很严重但他还是担心的厉害。他也明白面对二宫自己的欲望像无底洞一般,很难节制,这一阵子幸亏有繁杂的工作分散注意力,那么可口的恋人他每一秒都恨不得拆吃入腹。

 

相叶一边冲着热水一边想着,结果下面就开始抬头了。他无奈的笑着,想着是不是应该把水温调低一些。

 

[ 我来接收邮件喽。]

 

相叶还想着台词不应该是[送邮件]时,二宫已经退光衣服站到自己身旁了,当然下面的兄弟也意识到了更加的精神起来。

 

二宫握上相叶的那根说着

 

[ 我就是来收这个邮件的。]

 

对相叶来说,二宫就是自己的沸点,轻易的就能将自己沸腾,如同与生俱来的存在。

 

氤氲的水汽,热水冲刷着墙壁,相叶一手护着二宫的腰一首勾着二宫的腿,火热的性器在二宫的体内进出着。

 

二宫感觉内壁要被烫伤一般,相叶下体有力的顶弄着,可他知道那人还是控制着忍耐着。他被这个男人完全占有了大半生,关于相叶他什么都知道。

 

[ 嗯嗯…我…想要…]想要更多。

 

相叶听着二宫在耳边一句话被自己顶撞得七零八落。看着水雾中满面的红潮的二宫他突然想如果明天所有一切都毁灭该多好,他不想让那么多人看到自己的二宫,不想让他们看见他的笑,他的每一个表情,这个人他只想一个人占有,独自的完完全全的占有。

 

二宫还想说什么嘴就被相叶狠狠的吻住了,有些急躁有些粗暴,身体被更加紧紧的揉向对方,那人的性器毫不犹豫的插进自己后穴,来回有力的抽插,愈来愈深,愈来愈狠,愈来愈快。

 

二宫觉得又疼又爽,紧紧的攀着相叶,两人的喘息混在一起……

 

相叶把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一些,怀里的二宫睡得很沉。

 

他的恋人是真的累坏了,自己是真的失控了,其实想想可能他遇到二宫以后根本就没控制住过自己。

 

他占有了二宫,而二宫掌控了他。

 

他吻了吻熟睡的二宫,小声的说道,

 

[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啊,可是我更喜欢你,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输。]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