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恶魔的新娘 - 诱惑

Work Text:

“我爱你。”他在她的耳边低语。他亲吻着她的脸颊,大手爱抚她的乳头。她弓起身子迎合他的手。挺立饱满的乳尖被指尖揉捏拨弄,然后被含进火热的嘴里。舌尖的舔舐,牙齿的轻咬,或是重重的吸吮,无一不让她深陷于快感的漩涡中。

他的手分开了她的腿,颀长的身躯挤入。一根手指拨开她颤抖的瓣蕊,挤入她紧窄的体内。然后是另一根手指,没有任何阻碍。火热滑腻的体液沾湿了他的手指,打湿她的股间。他开始移动他的指,缓慢的进出,一次又一次占据湿润的甬道。他的手掌紧贴着她,拇指摩擦着她的阴蒂。他的手指弯曲,触摸到一处敏感。他摩挲着那个敏感的点,摩擦出炙热的火花。她咬紧下唇,挪动臀部迎合他的进犯。

他撤出了手指,用他胯下的粗壮填满她的空虚。她颤抖着呻吟出声,却被他的吻堵住了小嘴,只发出了甜腻的轻哼。他急切的挺动,几乎有些粗鲁,撞击她敏感的核心。她抬起腿环绕他的腰。她想要更多,更多。她想要他。他亲吻她的耳,湿热的舌描绘小巧的耳廓,往深处探入。他在她耳边诉说着迷人的情话,说他会怎样爱抚亲吻她,说他有多少种方法能把她留在这张床上,说他有多爱她。柔软的羽毛包裹她的身体,拂过她的脸颊,柔软而怜爱。她想要说她爱他,她需要他,只要他说,她愿意和他去任何地方,为他做任何事。滚烫的汗水滴在她的胸口,她即将被他带到顶点。她攀着他的肩膀,轻呼着他的名字,白光乍现——

 

她从销魂的梦中惊醒。

薄汗浸湿了菲薄的睡衣,因为火热的春梦也因为清醒后的羞耻。她怎么可能梦见和那个十恶不赦的男人云雨?她摇摇头,想把这个荒诞的想法忘掉。

“做噩梦了吗?”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

美奈子吓了一跳,慌忙在床上缩成一团。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她意识到她腿间的濡湿。

迪莫斯从黑暗里走出来,熟门熟路的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小新娘是不是想我了,不然怎么做梦还喊我的名字呢。”

美奈子的脸颊烧了起来:“谁想你了!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你在捣鬼?!”她气急败坏的问,有些恼羞成怒。

迪莫斯一脸无辜:“我什么都没做啊。你做了什么梦?”

“你还好意思问!”美奈子张牙舞爪的抓起枕头想打他,奈何她又对自己的春梦羞于启齿,只能羞红了脸瞪着他。

迪莫斯双臂一伸,惬意的躺了下来。美奈子气的又想打他,但他黑色的羽翼轻轻一挥,美奈子手里的枕头就飞到了房间的另一头。

“说真的,”迪莫斯心情愉快的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吗?我几乎不用法术的。再说,我怎么舍得对我的小新娘用诡计呢?所以……无论你梦到了什么,其实都只是你内心欲望的投射而已。”

内心欲望的投射?难道说,她其实也是想要他的?她低垂眼帘,看到他躺在她的床上,修长健美的身躯放肆的舒展。他只在腰间系着一块围腰,堪堪遮住重点部位。她情不自禁的想,他没有被围腰挡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呢?

一根羽毛拂过她的脸颊。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那是他翅尖的一根长羽,灵活的就像手指一样,屈伸着抚摸她的脸。柔软的羽毛贴在脸上,带来酥酥麻麻的触觉。她感觉她的腿间再次涌出一阵热流。

她羞红着脸打开他的翅膀。“既然你什么都没做,那你还待在这里干嘛?不要打扰我睡觉。”

迪莫斯轻轻的笑了起来,翻身靠近她。“我当然是怕你睡不好,特意来看你的呀。”他面不改色的说着情人之间亲昵的话语,“我无时不刻都想着你,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你在工作,学习,闲暇的时候,你会想我吗?你和朋友一起外出,她们谈论着她们的男朋友或暗恋对象的时候,你会想到我吗?你总是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指责我,但你在快乐,满足或惊喜的时候,你会想到我吗?”

他靠的太近了。他的脸离她的颈窝是如此近,他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耳边,嘴唇几乎要吻上她的耳,声音无比醉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两个一起去吃饭?你有没有想过,叫我一起去陪你逛街?你有没有想过,在你失意消沉的时候,我总是会来安慰你?你有没有想过,在我来看你的时候,叫我坐久一点,或者叫我在这休息一夜……比如现在?”

她无法回答。

她想他。她想他想得几乎要发疯。但她不能承认,因为他是恶魔。他是一个英俊又体贴的爱人,但他不由分说的占据并摧毁了她的生活,让她每天都害怕身边发生可怕的事情,或是有人死去。爱慕她的男生总是一个又一个的死去,即使他们只是稍微表露了一丝心意。他迷人而可怕,她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却无比恐惧。她知道,如果她答应了他,或只是稍微心软,她将万劫不复。

她又如何能承认她也在思念他呢?

“我不想,我谁也不想。”美奈子苦涩的说。“我不敢想别人,我也不想你。你快走吧,我要睡觉了。”

迪莫斯并没有生气。他温和的笑了一下,对她说:“我不打扰你了,你睡吧。”

一阵困意袭来,美奈子几乎是立即躺下睡着了。她在意识消散之前感觉到迪莫斯帮她盖上了被子。他靠的真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清新,温暖。她不知道恶魔怀里的气息是这么好闻。

不要。她想。不要再诱惑我了。我好害怕。我害怕就在下一秒,我就会沦陷。

 

迪莫斯并没有马上离开。

他操控了她的梦。听起来似乎很卑鄙,但他是恶魔,他不择手段。她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他知道即使她一直对他心存戒备,但他看到了她的迟疑和迷茫。他志在必得。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新娘。他不只是要她的躯壳。他要她的肉体,要她的灵魂,还要她无路可退,死心塌地。

她已经沉沉睡去。几缕发丝粘在红润的脸颊上,呼吸平稳绵长。她睡的如此安心,仿佛从未有过任何烦恼。

迪莫斯从羽翼上拔下一根漆黑的羽毛,轻轻拂开她脸上的发丝。

所以,美奈子现在要做个什么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