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年少,我未老

Work Text:

《你年少,我未老》

Words by Aoki

0.

不知从何时开始
也不知如何结束

当我发现
我已无法自拔时
也同时发现
是我亲自决定
要离你越来越远

1.

有时候,日子过得太久,偶尔会忘记自己的初衷。

但我会永远记得我的二十七岁。

那一年,我结识了十个兄弟。而后,我们同努力,共进退。

也是那一年,我靠近了一个人。

2.

那些年的种种,就像昨天发生的那样。

我们来自同一所大学,说同一种语言。录节目时我们的距离不过数米,下了节目,没人靠得比他近。

最初认识他的时候,确实不在节目里。他是我的学长,是个各方面都比我强很多的男人。

我也曾公开承认过,他就是我留学时期的偶像。那期节目也曾让他有点下不来台,只是但凡有另外一种选择,我不会拿出这件事来营造节目效果。

但我也想着,也许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这确实是那时候,最单纯的想法。我拿你当偶像,但是你却不理我。

后来想想,我真傻。

3.

我自以为,我们的关系,就像这样,可以一直保持在那样的状态。哪怕是之后的一年,在我二十八岁来临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日子过太久,连我自己也不记得开始变化的起因。

那是个周三。我们录完节目,回到宾馆。我给Abby去了电话。

已经一个多礼拜没回国见她了。Abby是个好姑娘,我一心哄她等我,一再保证会按时回国。实际上还在演播厅内我的电话就一直震动个不停,因为这个还被詹姆斯和布莱尔嘲笑。我确实很久没回去了,这是我的亏欠。

但是我只买到了第二天早上的飞机。凌晨四点我睡眼惺忪地坐在候机室,眼看要登机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肯定不是向我问早安的。我接了电话,是一个服务生。他听起来是个英语国家的人,问我是不是叫Patrick. 我说是我,他说,这有个叫Martin的,在我们酒吧喝断片儿了。

撂下电话之后我寻思了一会儿,但是我寻思的是我该怎么样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赶到了那人说的酒吧,我特别怕他们就那样把他扔在门口,像对待一个流浪汉一样。怎么说我们也是公众人物,这样他的声誉肯定遭受破坏。

但是事情没我想得那么糟糕。我赶到那里的时候,还有两三个人已经到了,但是没有人能带他走。孟天喝得很多,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我走过去之后,看了一下他的状态,真的断片儿,然后扛起他回酒店。

那几个小时真的是心乱如麻。开了房之后,把他放在床上,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该拿他怎么办呢。

手机一直不停地响,一个生气给电源关了。我想问问罗密欧他们,但是我知道他们早就已经飞走了,都不在南京。

最主要是,那个我找到孟天的地方,是个gay吧。

4.

好像就是从那之后,我对他的感情有点改变了吧。

我看他的眼神总是很复杂。其实这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他甚至在INS上也有发过暗示这个事实的照片。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他的目光都变了。

那件事,好像除了我没有人知道。那之后我睡着了,实在是太早了,我又很困,就靠在墙边睡着了。等我醒了,孟天已经走了,桌子上留了开房用的钱,还有我买衣服给他的钱——他是这么写的,但是那些衣服不是我买给他的,是我自己的。他衣服上都是汗,都是酒,已经没法穿了。

等我真的清醒过来,我发现我的行李也丢了一个包,不知道是落在机场,还是丢在路上。机场还有我托运的行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可我还是扑了个空。

我当时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懊悔没有见到他,只顾着觉得两件事都没办好。

回厦门之后,Abby特别生气,但是我只是表示我很累,什么也没说。

而后可想而知,不欢而散。

节目组的群响个不停,我来回扫,都没看到他说话。

然后我也把手机扔了,不想说话。

一切都变得混乱了。

6.

事情真的真的开始不对劲,也许是从那一次开始。

我们十一个出去喝酒,结果我被偷了包。

我的身份证、护照,全部在里面。第二天我就要跟剧组飞外地,这意味着我不能走了。

我是到宾馆才发现的,当时我就懵逼了。我立马出去找,饭店的人调了监控出来,发现是被人偷走了。

我告诉了几个编导,当时很晚了,詹姆斯他们喝得有点多已经睡了,只有几个编导和普雅醒着。

普雅真的是特别听话,特别可爱的一个孩子,一直在安慰我没事的。半个多小时之后,有人敲门。

我以为是编导来找我,我一开门,是普雅和大卫。

大卫一只手搂着普雅的肩膀,另一只手,和普雅的手紧紧相扣。

两个人穿着一件特别大的棉衣,本来他们俩长得就有点像,再加上我根本没想到是他俩,就被他俩的这一出弄得特别惊讶。

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普雅和大卫终于暂时不黏在一起了,普雅脱了半边外套披在大卫身上,然后大卫找了个地方坐下,普雅就坐在他的腿上。

三个人面面相觑。

我说,你们俩是来我屋对我秀的吗。

我心里想怎么我都这么惨了你们俩还不放过我。

大卫说,普雅告诉我你东西都丢了,怕你难受,非得叫我过来一起劝劝你。

我笑了,说你们俩这明显就是来火上浇油的。

我真心是白夸普雅了,那些话我只想统统收回。他就是个小恶魔,真的,他还故意拉大卫的手,搞得我心烦意乱。

然后我就说了一句最白痴的话:你们俩能不能不恶心我了,别演了不然我真相信了。

然后大卫义正言辞地跟我说,我们没演。

你觉得恶心吗,普雅问我。还是你觉得我们兄弟在一起恶心。

我连忙解释,不是,我以为你们两个都是直,但是为了逗我凑在一起拉手,我觉得恶心。

那吴雨翔,我觉得你的心病就是,你觉得你自己直的不得了,所以你放不下那些。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突然跟我说这个,说好的安慰我丢护照呢。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得了吧,面对吧吴雨翔,你逃不掉的。大卫搂搂普雅,又看看我,去跟孟天说吧,攻略他。

My god...我开始不知所措,满屋转悠。你们俩犯什么病,布莱尔派你们来逗我的吗?

普雅无奈地说,刚才喝酒的时候你没看见吗,孟天一直看着你。

大卫也说,很多次了,只是你没意识到。可能孟天他也喜欢你,只是你们都不挑明。

所以说为什么挑我丢了身份证护照的时候说?

因为孟天欠你一个人情,普雅笑着说,我们都收到了那通电话。

7.

你看看你,为什么只在我面前放下你那无法舍弃的自尊心呢。

搞得我误会你跟我也是一样的心情。

事实证明,无论面对任何事情,都会有两种人。

一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一种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

我一直觉得我哪种都不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但实际上这种人最可怕,最容易被这两种人煽动。

显然普雅和大卫就是那后一种。

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我会暗恋一个人,更没想过这个人会是个男人。

但是恋爱这种事,也许就像罗老师说的,就是无中生有,是一种幻觉。

有时候,你觉得对方对你的态度模棱两可,多数时候都会往:万一有这种可能呢?这个方面去想吧。

反正我是这样的。

而后我在南京补办我的证件,我满心期待他能留下,但是后来,布莱尔和罗密欧说还有事不能走,本来大卫和普雅是要留下陪我,但是看到有人能以正当理由也留下,就跟着大部队飞外地了。

留下满心失落的我。

也怪不得别人嘛。弄丢东西是我,胡思乱想是我。

在相关部门待了一天,办各种繁琐的手续,一天还是办不完。下午的时候布莱尔给我发微信,叫我晚上出去吃饭。

我说你办完事了?突然罗老师出现了,说,我们最大的事,就是吴雨翔你啊。

我当时就懵逼了。

后来晚上我们去喝酒,他俩光喝不说话,直勾勾盯着我。

然后我笑了,我说,你们俩不会也要告诉我,你们俩在一起了吧。

罗密欧一口啤酒差点没喷出来,哪儿能啊,那都是你们年轻人搞得东西。

我笑笑,感觉还是要跟我说昨天的事。

布莱尔说,我也是年轻人,但是我呢,不具备这个条件。

不扯了,直接说。罗老师看着我,小公主啊,你到底是怎么看孟天呢。

我的脑袋嗡一声。

也不是说要给你压力什么的,你得明白,我们都是一家人。布莱尔说,只是你也知道,孟天他的情况,对吧,他对这个事情是很敏感。他不希望跟你之间有隔阂,或者让你感觉难受。

我没有感觉到难受啊,我说,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要跟我说这个……

是这样,雨翔。罗密欧说,你现在,有没有意识到,你对孟天的想法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有……我摸了摸酒杯。

好吧,是这样啊。罗密欧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跟我说,其实你现在这种表现,就是赤裸裸的喜欢啊。

你不知道吗,吴雨翔?

其实我也想问自己,你真的不知道这一切吗,吴雨翔?

你从不记得你和孟天有什么过多的交集,你甚至刻意回避;你唯一受不了的一次提及就是他对你的不予理会,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但是也许那些见证着我和他一举一动的他们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如果大卫和普雅的好言相劝只是一时的看热闹,那罗密欧和布莱尔的苦口婆心只能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们看见了, 他们看见了那个我不愿意接受的吴雨翔,看见了那个对着自己学长投射爱慕的吴雨翔,看见了那个不知所措表里不一的吴雨翔。

只有我,装作看不见,每个夜晚,肝胆俱裂。

我低头沉默不说话,罗密欧过来拍拍我。会好的,小公主,会好的。

无疾而终的一段感情。我知道他们俩要跟我说什么,我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说起来真他妈的奇怪。我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却已经准备好它结束了。

布莱尔开始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一个人喝成那样,他说,其实啊,我跟你说吴雨翔,孟天他啊……行了你别说了,别说了。罗密欧赶忙凑过去,把他拨到一边去,转身过来说:

“他年少,你未老。世界时时在变,我们也不能幸免。如果爱情是一种谎言,那么总会有人心甘情愿被骗。”

我们不是要怎么样你,吴雨翔……布莱尔还在絮叨,我们不想你难过,他最不想,你明白吗?

你明白吗吴雨翔?我明白,我明白。他不停地问我,我就不停回答。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得宾馆。

摔到床上之后我就开始哭。大颗眼泪不停地淌出来,怎么收也收不住。

孟天啊,我得等你多久,你才能回头看我一眼?

虽然按理来说,我这种等也真是无厘头。我甚至没跟你说过,但是大家都知道了。

但是我不想告诉你了。

可是我……可是我还是好爱你啊,好爱好爱你啊。

8.

不知不觉睡着了。醒的时候,我换上了睡觉穿的白衬衫,手里有我的小熊。

我突然觉得是孟天来过了,赶紧起床查看。

可是没有人。

我好像有病……我重重跌回床上,孟天只有录节目的时候才会来我家。

再也不会……我遮住眼睛,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折腾了一会儿,再也睡不着了。起床收拾一下,发现桌子上的东西好像有人动过了。

是Abby?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特别搞笑,都分手多久了,怎么可能是她啊。

后来,我隐约听见有呼吸的声音靠近。一个脚步声窸窣作响,最后停在我屋子门前。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然后我屋的门就那么开了。孟天提着两个大袋子,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又把门关上,换鞋。

他抬头就看到我了,然而我只穿了个平角裤,薄白T。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哇哦,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我以为会晚一点~还是孟天先开口,然后我整个人都泄气了似的眨眨眼睛。

你怎么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我也觉得我自己就像个傻逼一样。

我本来是觉得,男人和男人之间不存在什么矫情,是有什么说什么,但是我忘记,还有尴尬。

这是不可避免的吧,这种事。我钻进里屋穿了个裤子,听见孟天把吃的东西塞进冰箱。

我听罗密欧说你们又出去喝酒了,还喝得不少。孟天一边塞一边说,半夜肯定饿啊,给你买点吃的~

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得了,别一副看到救世主一样的表情~毕竟我也是你学长,你永远的偶像嘛。孟天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说完就开始脱衣服。唉没来得及开个房间,我就躺你这睡了啊,我知道你肯定不介意的嗯就这样晚安啦。

然后他躺在另一半床上了。

我真是觉得哭笑不得。是因为我喝多了让罗密欧和布莱尔觉得我生无可恋吗?大半夜把他折腾回来算怎么个事儿啊,给我一晚上让我攻略他吗?那你们俩找我谈话还有个蛋用啊,真是搞不懂……

然后我突然想起罗密欧说的。

你年少,我未老。

是啊,那又能怎么样呢。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赶紧掏出来,忘记有没有设置静音。然后就看见罗老师半个小时前发给我的微信:

他只是欠你一觉。
他睡完,就会走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嘴里所谓的,不想我难受是什么意思。

其实你也不欠我什么啊。望着孟天熟睡的背影,我还算开脱地笑了。

其实我对你的感情,也都是我自愿的。

就算得不到什么,也挺好的。

这也许就是,最安静的陪伴和等待吧。

9.

确定删除此影像吗?
……确定。

确定删除此图片吗?
确定。

确定删除此文章吗?
有完没完,确定啦。

普雅扁着嘴,一脸不满地看着我。我脸上应该是没什么表情,因为我心情很平静。

你决定了?大卫从一边走出来,递给我登机牌。是的啊,决定了。

也好。大卫双手插兜,看了眼四周,偷偷给普雅也暖暖手。

听好了,你们俩。我假装很严肃地说,以后禁止在我面前秀恩爱。

以前你们俩秀的时候我们还没说什么呢,普雅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为你们感到可惜。

那有什么办法呢,他不喜欢我的。我伸手,揉揉普雅的头。

他年少,你未老。大卫不知道看着哪里,自顾自地说,一切皆有可能,一切都可以发生。

啊,也许吧。听他说这话,和听罗密欧说完全是两个效果啊,我没忍住笑,普雅也笑了。

走吧,年轻人。

喂!你们三个干啥去啊?等等我们啊!布莱尔在后面叫的欢,我们回过头,十一个人,一个也不少,完完整整的站在这里。

孟天好像没睡醒,走过来的时候还飘飘悠悠的。我把肩膀借给他靠,他先是愣了下,然后狗狗一般地整个人都蹭过来了。

我也是无语了。

罗密欧走在最后面,看到孟天这样他也笑着说,孟天你就得瑟吧,指不定哪天小公主就把你吃了。孟天洋洋得意地说,啊是吗是吗,我好怕呀~

你们一老一小真的是够了。这样说着,我看着最前面的大卫普雅,突然觉得也没那么难受了。

等到什么东西是你真的放下了,你才能收获一些东西。

也许来世我们再相遇的时候,就是另外一种可能了。今生的话,我期待,但是我,不会再迷茫了。

让我做个开心快乐的小公主吧。

为了你一个人,就是为了大家啊。

你看我爱你爱的,都这么伟大了。

我真傻。

10.

你年少 我未老
但是我也不会再等了

我要努力做自己
做我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活出更精彩的未来
为了你 也为了爱我的人

祝你幸福
和自己爱的人白头到老

Patrick

-END

后记

《罗老师日记》

吴雨翔一直是我比较着重关怀的孩子。

他真的就像我的孩子一样的,因为他这个人,平常就是一副据理力争,却又不想攻击别人的样子。

他是那种甜起来腻人的家伙,却又是软糖,让人感觉一捏就要捏碎了。

他曾经干过非常让我吃惊的事。

有一次,我们在南京录节目,第二天是他的生日。我们都哄骗他说我们坐当天下午的飞机走了,其实我们都在酒店,为了第二天给他过生日。然后孟天提议说,在他飞机起飞之前给他打电话,说我喝断片儿了,让吴雨翔去找他,我们都同意,事情就这样定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吴雨翔的反应特别激烈。当时布莱尔是在机场,吴雨翔接到电话后不到一分钟,开始手忙脚乱的抓行李。本来有三个袋子,只抓了两个就往外跑,第一次还跑反了,跑一半又回来。南京机场是我们来过无数次的一个地方,但是吴雨翔还是搞乱了。

然后布莱尔马不停蹄地跟着他。有好几次都因为离得太近差点被揭穿,但是吴雨翔满头大汗根本没发现布莱尔。布莱尔还拿着吴雨翔的另一个袋子,他是有心告诉吴雨翔别这么着急,但是他又无能为力。

孟天当时也没多想,就安排在某个gay吧里。本来那些人不是被所谓的服务生叫来的接走孟天的,是孟天找来为难吴雨翔的。可是吴雨翔一下车就把外套脱了,光着膀子气势汹汹地走进了酒吧。

虽然我们管吴雨翔叫小公主,但是那大部分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吴雨翔真的生起气来,真的是很吓人的。

当时酒吧里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连不明所以的孟天也被吓到了。幸亏之前孟天闲聊的时候也喝了几杯,身上有烟味也有酒味,吴雨翔赤膊上阵,扛起孟天就往车里塞。

然后布莱尔的电话就这么断了,我们在酒店的人都在担心,吴雨翔会不会不回我们之前住的酒店,随便就开一个房间。

果然,吴雨翔选择了比较僻静的一个地方。当时已经是将近五点半,天都快亮了。我们都一夜没睡,没想到计划就这么终止了。孟天那边迟迟不给消息,我们只能干等。

后来,七点多的时候,孟天终于给我们消息了:吴雨翔睡着了,等我回去,再议。

等孟天回来的时候,他一进门我们就惊呆了。

他浑身上下,只要是露着的地方,全都是吻痕。

孟天闭口不言,所有人也都不敢多问。全屋子里最尴尬的可能当属普雅,他还太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再加上布莱尔说得那些,我感觉大家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那么接下来的这个问题就是,如何解决小公主的事。

我们十一个人都知道,孟天是有自己独特的性取向的,而且,他也公开了自己和男友的照片。这些都不是秘密,是我们都知道的事。可是即使这样,吴雨翔还是这样做了,而且最可怕的事是我们不知道他本人是怎么看这件事的。他没有和任何人提过,我们九个曾经秘密集合起来讨论过这件事,我们确定,吴雨翔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

所以我和布莱尔觉得,有必要跟他谈谈,而最合适的人选,恐怕就是我两。

后来,机会来了。他的包被偷了,离不开南京。然后我和布莱尔就留了下来,跟他喝酒,跟他谈心。一开始还好,后来他喝得烂醉,怕是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一点就是,他说,他喜欢孟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该不该停止。他清楚孟天是不喜欢他的,可是他就是想说,我就是偏偏喜欢一个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就是这样偏偏喜欢一个人。

我佩服吴雨翔的勇气,有些人哪怕受到暗示,也不愿意讲出自己对别人的爱慕。至少吴雨翔现在已经明白,他对孟天是有好感的。

但是爱情不是一场赌局。爱情的发生是无法操控的,但是发展过程是可以的。爱情发展的过程决定结果如何走向,选择直撞南墙,还是选择回头是岸,哪一步都不是错,只是一种选择。

后来,吴雨翔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没有像普雅一样,选择和大卫直面未来。他还是选择默默等待,等待自己的奇迹到来,等待下一个天亮。虽然好像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但是至少他不是茫然的了,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种进步啊,我们都为他高兴,感觉他轻松多了,孟天也松了一口气,大家终于能愉快的玩耍了2333

我也问过孟天,怎么看吴雨翔的事情。孟天特别平静,也收敛了他那副不正经的样子,跟我说:

“认识吴雨翔,是我有限生命里最宝贵的经历。再多一种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只要我有机会去选择。”

我听了之后,也觉得他没说谎,也觉得呢,吴雨翔没有白白喜欢上这样一个人。

就像我说的嘛,他年少,他未老,一切皆有可能~没准儿哪天孟天就能多一种选择。他一回头,吴雨翔肯定是灿烂微笑着,迎接他的偶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