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缠情

Work Text:

易小川从未想过自己会落到如此境地,他双手被缚于床头,衣襟大敞四开,露出结实的胸膛,嘴里被塞了软布,他口不能言,身子又使不上力气,只能怒睁双目,恨恨地瞪着站在面前的罪魁祸首。
站在他面前的是马承恩,他的义弟。他一身紫衣,更衬得他面庞莹白如玉。易小川曾最喜欢看他这义弟的眼,一双桃花眼顾盼流离,偏又带着分不谙世事的纯真,他眨眼的时候仿佛能看见振翅的蝶,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如今带着分他看不清的痴缠和绝望,直直地望着自己。他缓缓走来,取走易小川口中的软布,易小川立马破口大骂,“你这人真恶毒,我待你如亲兄弟,你居然如此待我,当真蛇蝎心肠!算我看错了你。”马承恩仿佛未听见一般,只是干着自己该干的事,他莹白的手指划过易小川的脸庞,轻轻地摩挲着,易小川被他抚得反感,只觉得这被绑着任人宰割的样子屈辱不堪。马承恩又凑上去想吻他的唇易小川扭头躲过,这个吻只来得及落在唇角。马承恩也不焦躁,他用手扭过易小川的脸,极其细致地吻了起来,他的唇凉凉的,如同他人一般清冷,他觉得易小川就是那团火,把他已经冷得彻底的心慢慢烤化了,他靠近他,屈从于他,他是那火,他便是那扑火的蝶。
易小川也烧起了一团火。马承恩的舌头在他口中交缠,双手则抚摸着他的胸膛腰侧,他的手温凉如玉,舌头却火热,虽是简单的调情,却着实有效果,他下身已然硬挺,挣扎着想要释放。他对这屈辱的情形更为恼怒,凌厉地瞪着马承恩,“你给我下了药!”马承恩依然专注着自己的事,对易小川的质问不闻不问,他的舌头顺着小川优美的脖颈一路蜿蜒,停留在小川裸露的胸膛上,他灵活的舌头上下拨弄着小川的乳尖,满意地感到它在自己的舔弄下挺立,另一只手则按压另一个,轻揉慢挑,果然听得小川低声喘息。小川感觉到自己在他的挑逗下欲望膨胀得厉害,但是他不明白,不明白他的义弟为何对他做这样的苟且之事。“马承恩,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作践于我?”马承恩这次理了他,他眼睛本身就生的极美,此时染上了情欲,真像那绽得美艳的桃花,柔媚中还带着凛凛的纯真,琥珀色的瞳仁像琉璃般澄澈,“小川哥哥,这世上你待我是最好的,我却如此对你,是我不好。待今夜过后,要杀要剐我都随你,只是我不能放开你。对不起。”他一番话说的真挚而凄然,倒叫易小川心中酸楚。
马承恩解下易小川的亵裤,捧着小川的阳具用脸颊轻轻摩挲。易小川惊讶于他的行为,却随着本能轻轻挺着腰。马承恩伸出舌头,从根部向上舔起,在头部缓缓打着圈,又在小孔出轻轻吸吮,果然感到小川的颤栗。他抬头望向小川,正对上小川充满情欲的眼。小川被伺候得舒服,却又叫嚣着不满足,他看着在他下身舔弄的马承恩,捕捉到了他如水的眸子向上一瞥,翩若惊鸿。他觉得自己的欲望更炽,他的心烧起了一团火,火势燎原。马承恩将他的硬挺吞下,费力的吞吐,眼睛却看着小川,想记住他的表情,看他是否也像自己一般沉沦。不知是不是药效的原因,易小川觉得自己从未这么舒服过,本能地在他口中挺动自己的阳具,看到他含泪的眼和来不及吞咽而顺着嘴角流下的唾液,竟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过了一会,他在他口中释放,然后他看见他将自己射出的精液全数咽了下去。他感觉自己刚刚释放过的欲望又有重新挺立的趋势,可真是糟糕。
马承恩对现下的情形很是满意。他缓缓解开了已经的衣衫,露出了匀称修长的身体。他虽是习武之人,但修的不是硬功,更偏重身法,所以身上的肌肉并不夸张,每一分都恰到好处,加上他本身皮肤极白,像是能工巧匠雕出的玉人,在月色的映衬下竟是美得令人心摇。他跨在易小川身上,倾身下去,在床头拿了一盒软膏。他伸出手指挖了一块,往自己的后穴涂去。香膏在后穴的温度下化开,满室馨香。易小川看着他修长莹白的手指伸进了小穴,细细地做着扩张,眉随着他的动作而轻蹙,眼中氤氲似有光华流转,贝齿轻咬红唇,活色生香。隐约可以看见粉红色的穴口,包裹着他纤长的手指,马承恩用手指轻轻摩擦着敏感的肠道,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从被手指挑逗到的地方不停扩散,口中发出细碎的呻吟,易小川觉得眼前这人不似真人,似那摄人心神的妖。那妖物看着他的眼,轻轻地说“对不起”,然后吞下了他的欲望。“啊……”他缓缓沉下腰,慢慢地吞着小川的阳具,感觉着阳具摩擦着内壁,引得自己一阵颤抖,“小川……”,他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觉着身体和心都被填满了。纵然已经做了扩张,马承恩还是感到了疼痛,他身子颤抖着,内壁也跟着收缩,他适应了一会儿,便轻轻动了起来,抬起身体,让肉棒抽出,然后在它快离开自己的小穴时缓缓落下,反复了数次,觉得内壁被磨得又酥又麻。小川几乎也被这快感逼疯,他想把这副身子压在身下,狠狠地操弄,让他的身体在自己的冲击下沉沦。“承恩,解开我的手,好不好?”马承恩轻轻摇了头,一边动,一边说,“不可…以…我放开你…你便会离开了…”他声音带上了平时没有的沙哑,搔的人心里痒极。只是易小川心里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刚才他命他放开自己的时候,竟真的没想离开,而是想继续这场情事,甚至想由自己主导。他这是背叛,他背叛了他等待了千年的心中所爱,他背叛了他的痴情。易小川第一次真正的恨起了自己,也恨把自己变成这样的那人,他更恨他的身体,正违背着他的意志享受着愉悦,他发狠地向上挺动着下身,似要发泄心中的愤恨。马承恩只觉得后穴又涨又麻,快感一波接一波袭来,明明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更舒服了,有力的挺动又把他送上了另一个巅峰,破碎的呻吟不受控制地自他口中溢出,仿佛受伤小兽的低呜。两人结合处紧紧的咬着,随着每次的抽插而带出一些体液,发出啧啧水声,快感让马承恩被逼出了泪水,他加快了速度,让小川的硬挺尽根没入再全部抽出,一次比一次更销魂。最后一记抽送,马承恩的颈子扬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易小川也舒爽得叫出了声,两人同时到达了巅峰。“小川哥哥,我爱你。”马承恩最后一次吻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