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相二】 One Love

Work Text:

今天是幼儿园大班绘画成果展式的日子,而陪同5岁的二宫和也小朋友出席成果展的人是18岁的相叶雅纪。

两年前二宫的妈妈带着小二宫搬到自己家对面成了邻居,后来得知二宫的父母在他2岁时就离婚了,而二宫妈妈是一个医生时常早出晚归,很少有空闲时间陪他。

热心肠的相叶一家人经常在二宫妈妈忙工作时帮忙照看小二宫。

相叶就读的学校距离二宫所在的幼儿园很近,放学后接送二宫已经变成相叶的习惯。

绘画展定在星期六,本已答应陪二宫出席的妈妈在早上出发前又接到了医院的紧急电话而无法抽身,最后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正在放暑假的闲人相叶身上。

对于二宫的绘画技术相叶是知道的,二宫每次一有得意的作品就一定要贴在相叶房间的墙上,初期作品相叶根本看不出画的是什么,就是各色的线条厚厚的交织在一起。中期作品就是脖子比腿长,嘴长在肚子上看不出性别的人,相叶做作业偶尔抬头看见墙上一堆签着二宫大名的画时太阳穴都跳的厉害。

可二宫是个聪明的小朋友,绘画技术进步的很快,那天二宫拿着一张能明显看出画的是一只放大无数倍的蟑螂并试图用肉乎乎的小手把这张纸往墙上贴,同时还认真的对自己说

[ 相叶,记住!我们老师说它是坏虫子! ]

此时相叶已经吓傻了,但是他又强迫自己快速镇静下来对着小二宫说

[ Kazu,这幅画你画的这么棒还是留着贴在自己房间的墙上吧! ]

二宫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抿了抿小嘴说到

[ 其实我很想,可是老师说好东西要懂得和人分享,不然就会变成一个自私的小朋友!

[ …… ]

走在去幼儿园的路上相叶一边捏着二宫软乎乎的小手一边问到

[ 这次画的是什么? ]

[ 老师说要保密,要给家长制造惊喜! ]

到班级时小朋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而家长则集中站在教室后面。

拍了拍二宫的头让他坐到座位上自己准备走到后面时突然衣角被拉住。

[ Kazu怎么了 ?]

[ 相叶,人好多等会上台我有点害怕。 ]

相叶捏着二宫肉嘟嘟的脸凑到他耳旁小声说

[ Kazu别怕有我陪着你哦,你把其他所有人当成土豆萝卜就好!]

[ 嗯! ]

人一到齐就开始了,绘画的主题是「最喜欢」。

小朋友轮流走到讲台上展示自己的画并说明喜欢的原因,有画人的,画动物的,画食物的,不过基本都是抽象派。

轮到二宫上台时,二宫回头看了看相叶,相叶握着拳头说 [ 加油! ]

[ 我画的的是相叶——的腿毛! 最喜欢相叶的腿毛了!] 二宫举着画糯糯的声音充满整个教室。

刚开始听到自己的名字相叶无比激动,没想到自己在小家伙心中占了这么高的地位,结果听到后面三个字感动的泪水又憋了回去。

[ 相叶的腿毛好厉害,洗澡的时候不需要沐浴球就能搓出好多泡泡,而且搓出的泡泡比沐浴球搓出的还要多!]

[ 好厉害! ] 相叶听到台下几个小朋友赞叹的声音,而他身旁的家长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他因穿着短裤而完全暴露在外面毛茸茸的腿,他觉得今天的腿毛有些羞涩……

抱着二宫走在回家的路上相叶忍不住问

[ Kazu,你只是喜欢我的腿毛吗? ]

[ 还喜欢相叶笑起来满脸的褶子! ] 二宫手指戳着相叶的脸说到。

相叶觉的是自己问的方向不对!

[ 那Kazu最喜欢的人是谁? ]

[ 妈妈 ] 毫不犹豫的回答。

[ 第二喜欢呢? ]

 

 

[ 相叶的妈妈! ]

[ ……第三喜欢呢! ] 相叶觉的这次一定会轮到自己!

[ 相叶的爸爸! ]

[ 第四喜欢呢! ] 相叶决心一定要听到自己的名字!

[ 小春! ]

家旁边便利店家的小狗竟然排位都比自己高!相叶沉默了。

[ 第五喜欢唱歌的大哥哥! ]

[ …… ]连电视上那个黑乎乎的面包脸也排在自己前面!!!

18岁的相叶不禁有些惆怅。

一个星期有好几天二宫都是在相叶家睡的,晚上洗完澡相叶搂着二宫躺在床上,看到小家伙熟睡的脸相叶雅纪在心里默默的鼓励着自己,

「不怕!他们都没有腿毛!」

**

30岁的相叶雅纪终于迎来了星期五的下班时刻,推掉了一位男同事提出的联谊聚会火速赶回家。

大学毕业工作一年后他就从家搬了出来,在距离公司不近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

一进家门就看见二宫躺在沙发上玩游戏机,理都不理自己。

十几年过去,他就这样陪在二宫身边看着小不点变成一个17岁干净好看的少年。

拿到新租房子钥匙的那一天他就另配了一把给了二宫。

二宫只挑周末时间来,虽然他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看漫画不会对自己多热情。

可仅是从进门看到二宫的一瞬间一周工作的疲惫就都消失了。

坐到沙发上,二宫自然的把相叶的腿当做枕头调整了舒服的姿势继续打游戏。

一会揉揉二宫细软的发丝,一会摸摸那光洁的额头,一会捏捏他那小巧的耳朵。

还是不理我。。。相叶看着沉浸在游戏里的二宫在心里埋怨到。

[ 从你家给你拿来了炸鸡块,你等会直接热一下就能吃了。 ]

[ Kazu不陪我吃吗? ]

[ 我放学和小润在外面吃过了。 ]

[ 哦。。。 ]

相叶想着本来自己在二宫世界里排位就低,现在自己的地位肯定又后退了。

听到那人掩饰不住低落的情绪,二宫快速解决了手中的游戏看向相叶。

[ 你现在去热的话我就陪你吃一块。]

[ 好! ]

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二宫一直喊着因为相叶给他夹了那么多导致他吃撑了。

相叶手掌盖在二宫的软软的小腹上轻轻的揉着

[ 明明没几块,是你食量太小了! ]

两人一起玩了一会游戏后准备睡觉的二宫起身向浴室走去,相叶跟在后面。

[ 相叶雅纪你干嘛跟过来! ]

[Kazu 一起洗嘛! ]

[ 不要! ]

[ 你小时候一直和我一起洗的啊! ]

[ 我都长大了! ]

[ 为什么! ]

[ 反正就是不要! ]

相叶又一次被锁在门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二宫坚决不再和自己一起洗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一起睡觉时二宫不会像小时那样主动窝进自己的怀里。

看着两人之间的空隙,相叶一手圈过二宫的腰把他捞进自己怀里,二宫并没有反对乖乖的躺在他怀里。

[ 你妈妈让我告诉你不要老忙着工作快点娶个老婆回家。 ]

[ 嗯嗯,知道了。 ]

二宫蹭了蹭相叶的胸膛慢慢睡了过去。

听着二宫平稳的呼吸声相叶不禁苦笑起来。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二宫的心思不再那样单纯,想守护他,想让他依赖自己,想让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想吻他,想占有他,想说爱他。

梦里的二宫让醒来的自己发现床单一片黏湿,骂自己太卑鄙可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发生后他已经放弃。

就像现在这样仗着自己和二宫的过去而怀着别样的私心让他待在自己身边,对二宫的爱意随着时间的累加而滋长泛滥,他不是没想过去抑制,可最终发现不过是徒劳。

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时决定先不找女朋友,不想在别人身体中高潮时而脑中浮现的却是二宫的面容,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他也并不奢求太多,就这样能陪在二宫身边就好。

***

[ Kazu,你手机响了,是你妈妈打来的。] 相叶站在浴室门口对正在里面洗澡的二宫说到。

[ 你先帮我接一下。 ]

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原来是二宫妈妈明天要去外地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要一个星期才回来。

[ 嗯嗯,您放心我会照顾好Kazu的。 ]

结束通话正准备把手机放回书包里却发现刚才还带出了一个信封,从各个表像来看那都是一封情书。

信封已经被打开过,看来二宫已经看过了。

的确是一封情书,字里行间满满都是那个女生对二宫的爱慕。

将信纸塞回信封放回书包里。

二宫从浴室出来看见坐在沙发上发呆的相叶

[ 妈妈都说了什么? ]

[ 哦,要出差一个星期,让我照顾你一下。 ]

[ 你们真是的,我都长大了,完全可以好好照顾自己了。]

是呀,他的Kazu长大了,还有很多未知的新鲜要去体验,比如说恋爱,这是任谁都无法阻止了的。

相叶洗完澡看到二宫躺在床上看漫画,躺上去将他搂在怀里。

[ Kazu,收到情书了?刚才拿电话不小心看到的,对不起私自看了你的信件。 ]

[ 嗯,没关系。 ]

[ 你打算怎么办? ]

[ 是我们校花之一,长的漂亮又可爱,考虑着试一下呢。 ] 二宫放下手中的漫画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自己。

相叶瞬时感到心脏被揪紧成一团。

[ 我要睡啦,你去关灯。 ] 二宫看相叶没什么反应离开怀抱躺回自己枕头上闭上眼睛说到。

室内出奇的静,并没有等到应降临的漆黑,他只是感受到相叶的气息笼罩而来,还没等反应过来一片柔软的温热就贴到了自己的唇上。

二宫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相叶,乌黑的瞳仁映照出自己。

看对方没有抗拒只是望着自己,相叶延续了这个吻。

少年是青涩的香甜的,舌头探入到小家伙的口中时那人有些不知所措,卷起他的软舌,鼓动着他带领着他。相叶觉的心中像是有一颗奶糖融化,浓厚的醇甜漫溢全身。

看着二宫白皙的面颊染上羞红,泛着水光红肿的嘴唇,那双有些湿漉漉的蜜糖色眼睛望着自己。

[ 为什么吻我。 ]

[ 二宫和也,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

二宫眨着眼睛看着相叶。

[ 我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草。 ]

[ ……所以呢? ] 二宫忍不住笑的问到。

[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答应那个校花,选我这个校草。 ]

[ 可一个是小花,一个是老草,选后者好像有点亏。]

[ 可我有腿毛! ] 相叶认真的说到。

二宫被这句逗得大笑起来说到

[ 这倒是。 ]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紧张不安等着自己回复的人,只是这个笨蛋不知道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稍微抬头轻咬相叶的嘴唇说到

[ 相叶雅纪,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

****

不敢奢望的爱恋得到回应,怎样的甜腻似乎都不够。

一下班回家,相叶领带都等不及扯下,将在沙发上躺着玩游戏的人欺在身下亲吻着,二宫觉得空气太过稀薄根本不够呼吸。

[ 相叶雅纪你是啄木鸟吗? ]

满脸几乎被相叶亲个遍,二宫好笑的吐槽到。

[ 就是怎么都亲不够! ]

看着相叶一脸认真苦恼的模样,二宫只觉得怎样的相叶都让他心动不已,搂上相叶的脖颈小声说到,

[ 笨蛋,那你亲个够就好了。]

接着细密的吻又落了下来。

随着时间推移,爱恋的满溢,两人更加亲密起来。

比如说现在终于争取回和二宫一起洗澡的相叶,其实在一开始贴上恋人那奶白滑腻的皮肤时就已经失控了……

相叶一手揽着二宫的腰,另一手盈握着两人的私处扶弄着。

二宫跨坐在相叶腿上双腿不自觉紧缠上恋人的腰,初经情事的他觉得所有官感太过刺激。

[ 相…叶…]

听着趴在自己肩头发出软糯撩人的呻吟,一双茶色的眼睛写满对自己的爱恋,他觉得自己的心比这一池水还要满还要热。

吸吮上二宫的唇,将那呻吟化入自己口中……

*****

本以为是寻常的工作日的相叶收到了一份邮件,前不久自己在参加的一个在业界份量很重的设计大赛中得了奖,而邮件是国外一家知名设计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自己的能力得到认可无疑令他高兴,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那家公司诱惑力都是巨大的。

也许是错过就再不会有的机会,可还有很多因素让他犹豫不决。

一天天过去,离回复截止时间越来越近了。

晚上看着怀里的二宫相叶更是做不出抉择。

[ 相叶 ]

[ 嗯 ?]

[你去吧。 ]

[ 什…你看到那封邮件了?]

[ 没有,是你前两天喝醉时自己说的。 ]

[ 这样啊… ]

[ 我马上就要升高三了,到时候考大学好忙才没空离你。 ]

[ 可是… ]

[ 别想那么多了,你脑细胞本来就不够用。我不想你将来后悔,那样对我来说也会是伤害。]

相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想让二宫等自己回来却说不出口那样太自私,都不确定要在那里会待多久。想让二宫陪自己一起去,可这样又太不负责任,他是为了梦想去那,可让二宫离开家人朋友单单只是为了陪伴自己而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说服不了自己那样做。

[ 相叶你不用顾忌我,我也不会傻傻的等你。未来那么多不确定,你在那里安心工作,我们都努力去过好自己的生活。 ]

相叶搂紧二宫,他明白他的恋人为他做出了多么大的让步。

相叶离开的那天二宫并没有去送他,二宫只是在学校的天台上望着天空期盼着自己快快长大。

******

[ nino,快点!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

[ 樱井翔,我一个计算机系的你拉我去听设计系的讲座干嘛! ]

两人是二宫搬去新城市时认识的中学同学,后来又考入同所大学。

[ 反正你又闲着没事!这次请的可是咱们学校的校友,在国外国内设计界名气都很大的! ]

[ 估计肯定是个老头子了! ]

到了会场二宫的确是看清楚这个人的影响力了,偌大的会堂人满为患。他和小翔好不容易找到两个位置。直到那个演讲人出来,二宫揉了揉眼睛。

[ nino, 你眼睛怎么那么红? ]

[ 这人笑的脸上的褶子也太多了。 ]

相叶离开两年了,两年来发生了很多事。妈妈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由于新爸爸工作调动的问题在他刚升高三不久后一家人搬到了另一座城市。

可是二宫考大学又回到了这所城市,考入了相叶就读的那所大学,用业余时间编程序和打工赚的钱租回了那间充满他和相叶回忆的屋子。

两年来他和相叶并没有联系,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在努力过他的生活,不过他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当时说的做。

他一直在等相叶,等着他回来,同时也在寻找机会去找他。

如果不是小翔拉着自己去看讲座他都不知道相叶已经回来了,相叶什么时候回来的?相叶回来后有找过自己吗?这些他都不知道。

并没有等讲座结束二宫就声称自己有事先走了。

下午没有课但需要打工,等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刚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开灯就被人揽入怀里,突然的惊吓使二宫叫出声。

[ Kazu ]

是那个人的声音,是那个人得气息,是那个人的怀抱,是那个他每天都有思念的人,是相叶,是他的相叶。

[ 你怎么进来的? ]

[ 备用钥匙还放在原来的地方,我一下就找到了。 ]

[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

[ Kazu,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些。从我离开到现在你的事情我可是一件都不落的全都知道。包括你对外宣称和女友同居 ,而且最喜欢女友的地方是她性感的腿毛。]

[ 为什么? ]

[ 别忘了那所学校也是我的母校,打听你的情报并不多难。]

打开灯后,相叶抱着二宫不放坐到沙发上,盯着二宫的脸移不开眼。

揉了揉二宫的脸蛋,摸了摸小小尖尖的下巴说到

[ 瘦了。]

收紧了怀里的人继续说到

[ 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 ]

听到这句话二宫没忍住红了眼眶,

[ Kazu,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

[ 真的吗? ] 二宫有些哽咽的说道。

[ 真的,我的心,我的身,我的腿毛,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一直都是你的! ]

二宫环上相叶的后头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整个人紧紧依偎着相叶。

[ Kazu,我回来了。 ]

*******

又一个普通的清晨,

[ 相…叶 …你快…拿出来!]

[ 嗯,好呦! ]

相叶将自己的私处从二宫的小穴里磨人般慢慢的拔出,然后又整根没入。

[ 嗯啊…啊…你! ] 二宫止不住细喘呻吟着。

[ 你说出去又没说不能再插进来。 ]

说完又开始摆动腰杆挺进挺出。

[ 呜呜…昨晚…嗯啊…都做…啊啊…那么多…了 ]

本是一句埋怨结果被相叶的顶撞弄的支离破碎毫无震慑力。

相叶抬高二宫白嫩细滑的大腿促使两人更深的交合,

[ 今天是情人节,这是我给Kazu的礼物哦! ]

说完又是新一轮粗重的顶弄…

看着二宫瘫软在自己怀里,身上布满了和自己欢爱时留下的印记。

轻啄那薄薄的嫩唇

[ Kazu,我爱你。 ]

恋人没有理他。。。

[ Kazu,我爱你哦。 ]

不理他。。。

[ Kazu,我爱你! ]

二宫觉的如果他不出声可能一整天耳根子会被磨出茧。

吻上相叶,舌尖轻舔对方的唇瓣喃喃的说到

[ 我也爱你。 ]

 

—Fin—

你的腿毛由我来守护!

不要因为我总是说话不算数就不给我送温暖送关怀! ——by 打脸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