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acio.吻。

Work Text:

kk:

罗密欧觉得最近的吴雨翔怪怪的。他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的,每天还是和布莱尔他们一起去健身、和孟天一起闹、在节目上发言不忘有时要卖萌卖乖,但罗密欧还是发现了他近来表现出他异样情绪的小细节。比如说吴雨翔吃他做的早餐的时候不会再鼓着脸说好吃,不会再在接吻的时候最后挽留一下。罗密欧还注意到他在询问詹姆斯一些关于恋爱的话题。

这似乎很明显了,罗密欧想,我对他不再有那么大的魅力了?或者,他心里有另外一个人了?他还没有下个结论的打算,没那么快,他知道吴雨翔很快会自己告诉他。

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一次聚会的时候,他坐得远一些,有些关于节目的事务只剩他还没有商量好。当他搞定的时候,走回去,大家已经要散伙了,只留给他一个醉醺醺软趴趴的吴雨翔。说丢也行。

“说好德国人喝酒很厉害的,我喝一杯他就喝两杯,”韩东秀喝得有点摇摇晃晃的,指着趴在他身上装死的吴雨翔,“我还没倒下他就一副不行的样子。”

于是一群人又各自走了。罗密欧一手揽着吴雨翔的腰,被醉得发热的德国人压得怎么走怎么不舒服。一个晚上也没有尽兴,现在还要受罪。不过,快到车子的时候,德国人突然又转醒了,还难得向他索吻。

他就吻了嘛,干嘛不呢?考虑到就算没什么人这也是公共场合,他敷衍地轻轻碰了下嘴唇就去摸口袋里的钥匙。

吴雨翔还想继续吻下去的,得不到想要的吻的他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手胡乱摸进他口袋里把钥匙塞到他手里,之后又把头凑过去闷他嘴唇。罗密欧顺势和他交换了一个浅吻,总不能这时候欺负人吧!他按捺着心底一些恶劣的情绪,安抚着吴雨翔说:“不管你想干什么,我们回家先好吗?你看你都醉成这个样子了。”主要是停车场里做实在是太不对了。

吴雨翔根本没有管他说了什么,哼声都不给,自顾自在他耳边说话。

“你说什么?等会儿,你先坐进去,这个门,不是后面那个,那个我没开,坐副驾。”罗密欧看着吴雨翔要往后边的车门撞赶紧把人拉住,就往车里塞。

“我说,你对那些街上陌生的女孩子什么话都敢说,对我就一副要么调戏要么道具要么做保姆好累的样子,”吴雨翔在罗密欧给他系安全带的时候还念个没停,“什么‘见你第一面就感到莫名的联系’‘如果上帝可以多造就你如此的美女我愿意再少几根肋骨’的……你都没对我说过……”他的声音慢慢细下去。但他还在说着什么。

“天哪,你怎么会那么想?所以这就是你这些天都那么表现的原因,你真的是德国人吗?”罗密欧有些好笑地坐回驾驶位,然后他听到德国人又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我把我的心都交给你,你不能把你的灵魂给我吗?”接着就只有呼吸声。吴雨翔又睡着了。

我的天啊。罗密欧僵硬地转过头去,又转回来。这差不多是吴雨翔这么久以来对他说的最浪漫也最可爱的一句话了。

先开车,先开车。先回家。

罗密欧在心里不断默念。

 

 

小宣:

罗密欧把已经不省人事的吴雨翔放到床上,正准备起身给他倒杯水,却发现他的手死死的拽住自己的衣角,也许是罗密欧挣脱的动作有点大,吴雨翔挣扎着稍稍清醒了几分,睁开眼迷蒙的看着罗密欧。

恍惚的眼神看得罗密欧下身一紧,嘴里却尽量放温柔的哄着:“雨翔,放开手,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要…”说着手上拽的更紧了,“罗密欧……我……想要你……”

意大利人分明听到了自己理智断裂的声音,而吴雨翔耳尖都红透了却依然不撒手:“给我嘛……”

爱人害羞却直白的求欢,换成谁都无法抵挡。罗密欧俯下身去,含住了吴雨翔略带酒气的双唇。吴雨翔毫不犹豫的接纳了意大利人的攻城掠地,积极的回应着,双手也从罗密欧的衣服上松开,环上了罗密欧的腰身。

一个吻根本不够,罗密欧一路吻到德国人的耳垂,柔软的,通红的耳垂,手上一路向下抚摸。敏感的耳垂和乳尖被同时照顾,吴雨翔再也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嘤哼。罗密欧顺着脖颈啃吻到胸口,留下一串痕迹,将已经挺立的乳尖纳入口中,反复吮吸,舔弄,而另一边的乳尖却受了冷落,吴雨翔想自己伸手摸摸,被罗密欧一把按住:“你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我的,你不许碰……”

“嗯……”吴雨翔眼睛逐渐湿润,挺起胸膛送进罗密欧嘴里。这时分身也被罗密欧握住,早已被欲望控制的吴雨翔挺动下身寻求快感,罗密欧粗糙的手指掠过分身敏感的顶端,给予足够的刺激。

“嗯……不…不行了…要…到了……”正当吴雨翔沉溺于快感马上就要到达巅峰的时候,罗密欧却坏心眼的松开了手:“今天只能用后面到达高潮哦…My princess。”

 

 

kk:

吴雨翔听到最后一句称呼的时候,轻微颤抖了一下,低着头不住地喘息。

罗密欧的手指在他的小腹轻点,等他的呼吸缓下来一些,估计是缓过了这段近高潮。“我注意到刚才你抖了一下,”罗密欧笑着说,整个人撑在吴雨翔上方,闻到阵阵的酒气——每一次呼吸都全部是那种味道,“在我说我亲爱的公主的时候。”吴雨翔想要反驳,刚张开嘴扯出一个沙哑的音节,罗密欧又俯身吻下去。

罗密欧把吴雨翔拉起来坐着,他的舌头扫过对方的嘴唇才深入去寻找另一条舌头。唇舌纠缠之中,潮湿的吻中断了一下,吴雨翔一如往昔在分开的时候又碰一下罗密欧的唇,再顺从地让罗密欧把刚才推到胸部的衣服给脱下来。他的T恤把他头发掀得像个小毛孩。吴雨翔更是恰好地笑起来,酒精好像把他脑子都烧没了,看起来不知说是傻还是可爱。罗密欧被逗得发笑,吴雨翔就主动贴上来,方才被罗密欧舔舐过的敏感乳头也一样贴在罗密欧衣服上冰凉的金属扣上,给他传去阵阵酥麻。

罗密欧把吴雨翔拉得更近,一结束亲吻他就变花样似地把润滑剂放在吴雨翔眼前晃了一下,把里面的液体涂在自己手指上,从下囊袋摸到会阴,再到肛口,打着圈地徘徊,就是不深入。

“罗密欧……”吴雨翔声音里带着鼻音,小声叫唤着他的名字,好像一只被主人关在门外的小狗,呜咽得让罗密欧有些狠不下心。

他让手指探进去,在里面不断深入,轻敲肠壁。吴雨翔双腿分开,跪在他面前,头就靠在他肩膀上。罗密欧一手一下一下拍着这个卖乖的德国人的背,手指也一根根地往里加。

“Vorrei volare tra le tue braccia, vorrei perdermi dentro i tuoi occhi, per poi baciarti sulle labbra, inebriandomi del tuo amore.”罗密欧用低沉的磁性声音在吴雨翔耳边说,在他内部的手指都能感觉到颤动,然后他把手指取出来,拉开裤链,在背部的手滑下去,按着吴雨翔的腰部指引他坐上去。

“啊……!”吴雨翔在刚吞入一个头部的时候急喘出声,被撑开的感觉让他快无法呼吸,无论多少次,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都让他要落下泪来。他低着头,眨眨眼,一片模糊中的罗密欧的眼神也盯着他。

他用颤音询问着:“你刚才……刚才扩张的时候,嗯,说了什么?”

“我想要飞入你的怀抱,我想要在你的眼睛中迷失,”罗密欧说,抬手按下吴雨翔的头继续亲吻,也让他的身体不自主往下沉,吞入了更多部分,也把吴雨翔所有的呜咽和惊呼拆吃入腹,“然后亲吻你的嘴唇,陶醉在你的爱当中。”

吴雨翔的身体更烫了。

他们用一个又一个短暂的吻来停止思考和猜疑。舌头互相纠缠。略微干燥的嘴唇挤压在一起。但,更多的?

“我以为你想要我对你说这话。”罗密欧揽着吴雨翔的腰,“你不是把你的心都给我了吗,那我就把这份灵魂捎给你,有什么不好的?”他的语气里还带着调笑,“你想要听更多吗?”

吴雨翔突然就停住了。他梗了一声,皱着眉头问:“我说过那样的话?不,不,你不需要那么做,我不勉强别人。”他说着手扶上罗密欧肩膀,想要站起来,又补上一句:“德国人不勉强别人。”他的声音压得有些低,罗密欧一听就知道是生气了。

罗密欧抓住他的手,心里也有点闷:“意大利人也不会随随便便把灵魂交出去,”他看着德国人咬着下嘴唇停下要离开的动作,侧着头往旁边的地板看下去,他继续说:“你在车上对我说,你把你的心交给了我,那么你要怎么办?你不会觉得空落落的?所以,Tu mi hai rubato il cuore.——你偷走我的心。”

“意大利人不说假话?”听到吴雨翔这句,他慢慢点了点头。

“那你想要听更多的吗?”罗密欧笑了,抓着他的手放到唇前落下一个吻。黏腻,为什么这场性爱这么黏腻?比所有他们以前的经历都要温柔舒缓,充满了吻和拥抱,似乎要将他们的一切都连在一起。吴雨翔点点头,盯着罗密欧吻他手指的动作,咬着下唇往下坐,用没被抓着的另一只手往后扫他的头发:

“嗯……既然,呃,我是说,心都交换了,那也只能听了。”

END.(对,就是停在这。)

 

 

 

福利彩蛋(无厘头正戏):

“我没有……我……”吴雨翔还没有落泪,但已经接近边缘,在后悔和享受之间手足无措。他面对着罗密欧,感受着意大利人的温柔攻势。

“Nulla e per caso.我们说——嗯,这是万物皆非偶然。”罗密欧把他的膝盖放在他的肩膀上,让德国人的下半身悬空,而他们的下身紧密相连。他没有理会吴雨翔随着动作来回晃动的阴茎,一下一下往他的体内轻撞。即使温度不低,在开始前他还是给吴雨翔披了一件外套,现在那件黑色带棕边的外套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就像穿着它的人一样。

吴雨翔接受着一份令人战栗的快感,他试图深呼吸,却只能做到不断喘息。罗密欧的动作很有规律,不快不慢,简直像是一种折磨,要让他哭出声、落下泪——吴雨翔的哭腔都堵在嗓子里,阴茎涨得发红,感觉他的心在被一根羽毛搔动。他甚至想要大声求饶。

“我不、我,我后悔了。不,不要继续说,拜托……”

吴雨翔看着罗密欧开口,说下去:“我想我或许骗了你,我有那么几句谎言,你应该听听,这会是我一生说得不多的谎言。你拥有我的心,我更应该拥有我的灵魂、我的爱、我的所有,我想要你来见证。”他说话的时候也不像平时那么顺畅,有些喘息和低声呻吟夹杂在话语之中,但吴雨翔被吊在边缘,实在是注意不到。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或许我不该那么要求,我没有——”吴雨翔的慌乱让他完全跟不上罗密欧的节奏。

“我不喜欢你,我不在乎你,我不会看到你问别人关于恋爱的时候疑心,不会在你不理我的时候沉默不语,不会在你表现异常的时候多虑。”罗密欧此时皱起了眉头,叹息混在他的尾音里,下身慢慢停止动作,“你也可以想,我不爱你。但我的谎言到此为止,我爱你。”他看着吴雨翔的表情从慌乱混沌到一点点显出清醒。于是,他身子往后退让阴茎滑了出来。罗密欧脸上又带着笑意了,他等待着德国人的回答。

“我……等等,Romeo。”吴雨翔微笑着叹息,“你要用很多很多Bacio来赔这几句谎话。”

“Bacio?”

“因为你是个骗子。”吴雨翔伸出手,把罗密欧的头往下按,在意大利人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了一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