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ersisit

Work Text:


(x)


至今無法親自到戲院去,端端地坐著看 Colin在舞台上扮演Skinny。

不過略覽劇本,

就差點被那些情節對話灼燒瞳孔,

 

(Baby, look , I'm sorry about....)

(Baby....)

 

灼傷翻閱的指腹,

灼燒理智,

覺得自己連影子都沾染嫉妒。

各式各樣的嫉妒。

 

(說不著急是騙人的。)

 

很多人一見他的長相就把他歸類為人生勝利組,

但才談好又臨時取消的戲約,與女友的分分合合,整年的空缺,

以及彷彿穿上童話故事中的紅舞鞋、在某人四周不停旋舞,

除了砍斷雙腳之外無法停歇的遭遇,

似乎和人生勝利組扯不上任何干係。

 

(偏偏斧頭被藏起來了,因此停下來是不可能的。)

 

今晚Colin穿著沒見過的呢料格子外套出現,一頭暖暖的格子色的熊。

 

(他們的開場白總是天氣;他被饞視得像一罐打開的蜂蜜。)

 

而他的心如同這層公寓,

永遠騰出一間空房,

任憑Colin自由租賃。

 

小公寓裡暖氣催促,於是Colin繞過他,從門口一路褪去背包衣褲帽子,

躺在床上時僅一件最裡層的白色短T和運動短褲,

臉埋入枕山,頭髮半濕半乾。

 

前陣子打趣要票時才親耳聽見「噢,我完全忘記你了。抱歉。」,

卻在十月後,幾近每週兩次的頻率,脫口這話語的主人來到他家裡,

像是縝密的謀劃,在綻開的傷口上灑糖霜,纏吻,

讓「忘記」在他們詞典裡徹底消失。

 

被反覆撩撥的感覺,有時不算痛,但也絕對稱不上舒服。

只是「記得」。

牢牢記得。

 

(彷彿一生找不到出路。幾乎要忘記時就被提醒。要放下時又被提起。)

 

他拿起吹風機坐到床邊。左手梳進那叢柔軟蜷曲濕潤的黑色。

熱風熨紅Colin的耳朵,轟轟聲填充時間。

 

Colin伸手抓了抓脖子,又推他手腕。輕輕呻吟,模糊叨念好燙之類的言語。

側身,身體朝著他的方向慢慢蜷起,一邊膝蓋抵到他大腿外緣。露出整張臉來。

嬰孩般無害,峻岩般銳利。嘴唇柔軟。

 

在他眼前總是呈現既衝突又性感的風景,純粹地眠睡。

好像故意的,一直不膩。

 

(只好一直堅持下去了。如果能夠。)

 

撥開跑到額前來的頭髮,他的手指劃過Colin的眉毛,來到眉心。來到睫羽。

來到鼻尖,來到顴骨,來到瘦陷下去的雙頰,唇珠,來到下巴,然後攤開手掌捧著。

 

(最後到底還會剩下什麼呢?)

 

拇指被頷首的Colin含住。舔舐和吸吮,好像那是他自己的拇指。

好像他本來就是他的一部分。他的蜂蜜。

 

吹風機不慎掉落在地板。

他無法再繼續思考有關「最後」和「到底」開頭的句子。

 

(再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看看 。)

(即使什麼也沒剩下來。)

 

他要當一罐稱職的蜂蜜。

 

(一直堅持下去。)

 

 

fin.

 

 

--

 

-persist-

 

 

Take me back to the way I was

So I can feel this with justification

I drown in my senses

And all I see is you

I just want to be near you

I just want to be near you


Take me back

This is no longer a sunny disposition upon my face

I quiver in my thoughts

And all I feel is you


What is this

What is this

If I persist

If I persist

What is this?

 

--

 

 

關於Colin完全忘記送票那段,我的設定是:他是故意的。

不過不論是完全忘記,演戲狂熱到幾乎忘記,

還是無法真正忘記就是了。

想要表達的大概是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