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R U Alrght?

Work Text:

(X)

Are you alright ?

初次改用小刀挑他胯部那場,謝幕時Ben牽著他手輕聲詢問。

出乎意料之外,那聲貼心問候竟讓他全身僵直,
費了極大力氣才克制自己不把Ben的手甩開,
然後勉強擠出一個脆脆的笑容。

對方也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下台後一路保持禮貌距離。

直到這個瞬間,Colin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和Ben之間的差距。

Ben真的很強,不只是歲月的歷練而已;不,和年齡沒有關係。
那種游刃有餘,讓他的身體牢牢記著專屬於Baby的膚觸,
確實地感到害怕,確實地欣羨崇拜,確實地委屈無助。

讓他第一次不需要演技。忘記揣摩。只是「反應」。

莫名奇妙被針對時的那種絕望感,彷彿是他人生真正發生過的,
他幾乎都要相信那是確實的經驗了。
從第一場戲開始便植入肌理底層,在體內遍地挺生。
久久無法拔去。

於是變得和Skinny一樣,
即使被討厭也還是想和Baby一樣。

他想變得和他一樣。

之後有那麼一天,只剩他們單獨在化妝間裡,
互相點頭後,各自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

空氣間流動的沉默和諧從容,並不取鬧。
兩人都傾向安靜,只是他的安靜總帶有岩石的硬度,而Ben則像一隻傭懶定格的貓。

那天他主動提出,由小刀輕戳乾脆改成胯下被摩擦的方式。

Ben停頓一會兒。接著,還是像隻傭懶定格的貓般微笑。眼睛裡光芒閃動。
點頭。不著痕跡的讚許意味。

他眨眨眼也跟著笑了,右手不自覺拳握,姆指摩挲著其他手指的指節。

後頸熱熱癢癢的。心也熱熱癢癢的。


(好想、好想、立刻,再演一次。)

(再演很多很多次。)


fin.

--

這是看完Du1.3k分析文後的讀後感XDDDD

PS. 據REPO說一開始只有用小刀劃過其他地方,後來就戳那裡,再後來C就被Ben用胯下頂了。
也感謝微博上的花花君再確認。

想表達C挑戰高手的不自覺。像流川楓遇到澤北時露出的笑容。
噴跑吧青春!噴跑吧戲痴col!

即使某人神龍見首不見尾,在我心中,BC還是可逆不可拆。
只是這麼純良,超不像我的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