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Ron邀请Sammul晚上来家吃饭。

Sammul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五分钟,双手提着小菜和饮料。

Sammul这人正经得很,正经过头就成了情商洼地。

Ron倒是挺吃他这套。

Ron爱同人撩闲,通常是找Bosco,俩人嘴皮一掀能把花花肠子织成让人目眩的弥天大谎。

Ron也找Sammul,就为看Sammul气呼呼。

Sammul很好气,也很好搞定,Ron撒泼打滚个两圈他就又会笑。

Ron扑过去挂在人身上,“你不生气了?”

Sammul 嘴角两颗酒窝,“没往心里去过啦。”

 

Ron从浴室出来的时候Sammul正塌着腰在床头翻翻找找。

“没有润滑了。”Sammul回头瞥了眼腰上挂着浴巾走出来的人。

“你还挺自觉。”Ron扯了浴巾擦头发。

“叫我过来不就是为了这个?”Sammul坐在床边。

“是啊,”Ron大大咧咧把毛巾一扔,“凑合凑合得啦。”

Sammul说不行,起身要出去买润滑。

Ron赶紧把人扯回来摆在床头摁住。Sammul要推开,奈何身上的人重得像头熊。

“大佬,我知道你的家伙好威风的啦,”Ron骑在Sammul已经鼓起的裆部磨蹭。“但你可以直接来的,我ok的。”

“会受伤的…”Sammul还在坚持。

“那你就帮帮我。”打嘴仗的功夫Ron已经探了一指到后面扩张了一会,这会又不讲理地捉了Sammul的手指过来硬往里塞。

“你不搞我叫别人了啊。”Ron无所谓地威胁。

Sammul明显地不开心,他抽回自己被强迫的手指皱皱眉,嘴抿成一条线。“你躺下。”

“嗯?”Ron没听清,他还企图在可怜的手指上耸动身体。

“你太重了。”Sammul趁Ron愣神给他一个膝击,让他咕噜咕噜滚一边好好躺着去。

Sammul把Ron的腿架到肩上,任劳任怨指奸这头没耐性的熊。

Ron其实不太喜欢面对面的体位,会让他太清楚地看到Sammul亮闪闪的眼睛一直温顺地注视着他,像在真的拍拖。

Ron被手指草到高潮,起身想去亲亲Sammul,立刻被红着脸躲开。

Sammul总是躲开。

“搞什么啊。”Ron嘟嘟囔囔。

“搞你啊。”Sammul一板一眼。

“哇大佬,你是真的好会讲话。”

Sammul不理他,专心撕开安全套,拉下裤子拉链。

半吊子的扩张确实是不怎么有用的,捅进去的时候Ron痛得下意识往后躲,大脑袋咚地撞到床板。

Sammul笑出两颗梨涡。

Ron没好气地大翻白眼。

Sammul于是把手垫在Ron的头与床板之间,另只手安抚地揉捏Ron的乳尖。Sammul把头埋下去,用他那张小巧的嘴亲Ron的耳后,亲他的脖颈,亲他的锁骨。

Ron被亲得哆哆嗦嗦,后面泄了劲,Sammul的性器终于顶进来。Sammul比Ron高一点,借着这点身高优势,Ron几乎整个人被折在人臂弯里用力顶弄。Ron掐着Sammul的后背盯天花板,心想这有点太亲密了,已经超过炮友的质量标准。

Sammul没待到天亮就走了。

Ron搞爽了困得不行,踢踢Sammul示意他可以走了。

“带走没吃完的葱姜蟹。”Ron闭着眼爬进被子卷起自己。

“这是你给的小费哦?”Sammul对他这种用完就扔,把自己当应召外送的行为无语。

“嗯嗯嗯嗯多謝晒。”被子卷闷闷地敷衍他。

 

 

Bosco一大早过来。

一进门就被浴巾绊到。“有没有搞错,怎么乱丢在这里。”

“你过来干嘛。”Ron一颗鸡窝头从被子卷探出来。

“你还好意思问我喔大佬,”Bosco去扯埋在被子卷里面的脸,“不是你约的我今天一起去看车展吗。”

Ron不耐烦地一展被子把不速之客一并卷进来。

“你怎么穿这么多,好硌。”Ron半梦半醒地帮Bosco一路解衬衫扣子。

“是啊,我如果像你一样一件不穿路上就被抓起来了。”Bosco好笑。

Ron解到裤子搭扣的时候Bosco已经勃起,索性问Ron做不做。

Ron打个大大的哈欠背过身去,“我好困……你想做就做快点,套在床头柜第一层。”

Bosco循着去摸,摸到个空空如也的纸盒,“没有啊。”

“那估计昨天Sammul用完了吧,”Ron又打个哈欠,“不用就是了。”

“你也有点安全意识好不好…”Bosco说教半句就看见Ron已经昏昏沉沉又要闭上眼。Bosco于是摸出自己的检查单,恶趣味地拍在Ron脸上。

“这位先生你好好睇下,这是我的安全证明。”Ron才不要看,立刻把头埋进枕头,露出青青紫紫的光裸脊背。Bosco玩心大起,趴在Ron的耳边继续碎碎念,“你要是害我中招我就穿红裙子到你家当厉鬼。”

“那我有福咯,大艳鬼喔。”Ron无意识地接梦话。

“痴线。”Bosco笑骂。

Bosco覆到迷迷糊糊的困死鬼身上,从脖颈到腰窝一路落下湿漉漉的吻。Ron敏感地哆哆嗦嗦,梦呓着“我要睡觉……不要玩我啦……”

对Ron来说Bosco这样的床伴一向很好,皮相漂亮花样也多。离Sammul结束后还没过多久,Ron的后穴轻轻松松就接纳了Bosco的挺入。被Bosco拎起腰抽插的时候,Ron把脸埋在枕头里呜噜呜噜哼哼,一半爽的,一半困的。

Ron倒是做了场好春梦,Bosco感觉奸尸。

Bosco好声好气把人哄得半醒坐起来,搬起人两条腿缠住自己的腰,劝诱道“靠着我的肩膀也可以睡。”

Ron于是随便他摆弄,把大脑袋栽在人颈窝大睡特睡。

Bosco完事的时候Ron终于算是彻底睡醒。

“你叫醒我的方式好特别。”Ron恢复活力就又开始撩闲。

“你恢复精力的方式也好特别,吸人元阳喔。”

Bosco亲下Ron的嘴唇,拍拍他的屁股,“你快点去收拾啦,下午展会还赶得及,我载你去。”

“用我的车?”

“用我借你了就没还的我的车。”

Bosco笑眯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