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艾斯泽塔】泽塔如何学会躲猫猫

Work Text:

艾斯犯难地叹了口气,拿粘在他披风上的小光团子没办法。

小光团子是他三个星期前从仙女座的某个角落的战场遗迹中发现的,艾斯找到它时,小小的光团颤抖着缩在石砖瓦砾下——它被艾斯没有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吓到了。毫不犹豫地,艾斯将小光团哄诱出来后立即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光团子比艾斯想象的胆大,过了最初的惊吓,明白面前这个尽力散发着善意的光之巨人不会伤害自己后,便蹦蹦跳跳地上了艾斯的肩头,然后牢牢粘了上去。光团子的身形微微起伏,像极了安心睡在主人身边的小狗的肚皮。

艾斯会心一笑,启程回光之国的路上开始思索起给新来到自己生命中的小孩一个怎样的名字。

最终艾斯决定叫他泽塔。

艾斯还没想好怎么跟兄弟们说这件事,现在宇宙战火四起,光之国上下全部绷紧神经,对抗无垠宇宙中悄然涌动着的暗流,在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下艾斯也不愿多去打扰兄弟们,加上初来乍到的泽塔很乖顺,而且小小一只光团也闯不出什么大祸,这事便被艾斯暂时瞒了下来。

这段时间一奥一球过得还挺平和,平日里艾斯无论作为奥特兄弟的一员,还是警备队的高层人物无一不肩负着千斤重担,有大大小小的琐事要事需要他亲自出马。而当艾斯在无数星系中奔劳时,泽塔就自己窝在艾斯的住所,窝在艾斯应他强烈要求用备用披风给他铺的温暖小巢中,牢记艾斯的叮嘱绝不试图自己乱闯。泽塔很喜欢火花塔暗下去的时候,这也就意味着艾斯哥哥快要回来,身上带着风烟战火的气息用他温暖的手心抱起自己,语气柔软地和自己讲话,讲今天的见闻,讲古老的故事,讲自己素昧平生的哥哥们。艾斯也喜欢和泽塔相处的时间,现在的他或多或少能明白些佐菲当年半蹲下来问自己愿不愿意跟他回去的和蔼笑容和赛文第一次抱起包在胶囊里的赛罗时无意识流露出的温煦柔情。

但现在情况紧急,艾斯发愁得要在后脑勺给自己挠出第二个奥特之孔。

两分钟前佐菲发了条签名召集了十一个兄弟要开作战会议,现在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这场会议对这场战争接下来的走向至关重要。而刚刚还安静窝在艾斯披风里的泽塔在艾斯把他从披风上抖落下来时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上蹿下跳像个弹力球并差点砸碎家具之后才堪堪被艾斯抓住放进装奥特婴儿的胶囊里,但泽塔好像也不愿被关着,在里面疯狂挣扎让艾斯差点失手把胶囊摔在地上。艾斯欲哭无泪,他有点想向八千年前的佐菲为自己和泰罗昏天黑地的吵架和作祸道歉——佐菲哥,带不听话的小孩好难!

泽塔最终被放出来,被艾斯轻柔地抱在怀里安抚,好不容易愿意安静继续待在艾斯的备用披风上,结果一转头又死死粘在艾斯身上的披风下摆抠都抠不下来。

艾斯彻底没法子了,眼看着会议就要迟到,他一咬牙捞起披风下摆,连泽塔带披风一起裹在怀里向会议地点冲去。

到达会议地点楼下,艾斯又收到佐菲将会议推迟二十分钟的签名——佐菲和希卡利被牵制在战场中心无法立即脱身。

有点倒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艾斯摇摇头,用披风把泽塔掩好走进大楼。但走到一半时又想起开会的时候泽塔要怎么办?总不能在佐菲从战争中硬撕出时间来开的、如此生死攸关的会议上公布自己收养了一个孩子。艾斯捂住披风的手不自觉用力,泽塔被挤压得不舒服,奋力挤出小半个团子来。看看泽塔被披风盖住的身形,又看看泽塔探出的光亮,艾斯心生一计。

现在他俩躲在走廊末端、但能看得见会议室大门的拐角处,艾斯耐心教起泽塔捉迷藏的规则。

“......等下我数一二三然后你就要躲起来,直到我说‘天亮啦’你才可以出来,不然会被鬼捉走哦,明白了吗?”

光团坚定地上下晃动两下,不知道为什么艾斯愣是看出憨头憨脑的样子来,不自觉勾起嘴角最后又嘱咐了一遍:“刚刚走进房间的哥哥今天都要扮演鬼,最后进去的那个胸前有勋章的扮演鬼的首领,泽塔要特别小心哦,一定要等到我说‘天亮啦’才可以出来,我相信泽塔一定可以办到的,对吗?”

等到泽塔再次点头,艾斯直起身来,理了理披风轻声数了三个数,感觉到小光团子牢牢贴在自己的后腰处才迈步走向会议室。

会议顺利结束,佐菲深感作战会议的及时和兄弟们的可靠,奥特兄弟共同商议的结果将直接带领这场战争走向胜利的曙光。他们今晚甚至可以得到一个小小的空隙稍作整顿。

但是艾斯这小子有问题。

现在除了赛文和雷欧阿斯特拉在一旁小声交谈,大家基本都在收拾手中的资料陆续离开会议室。佐菲动作隐秘但十分精准地狠狠捅了一下旁边将手伸向梦比优斯手腕的希卡利的后腰,成功制止了两位企图借整理资料摸小手的不轨举动,目光牢牢盯住艾斯:他不对劲。这小子坐姿从会议开头一直端正到结尾,放平时他早就瘫在椅背,或是跟泰罗讲悄悄话。先不说会议开始前泰罗冲过来想给他一个飞扑反被狠狠过肩摔,连面对曼递来的资料都要愣上几秒才姿势僵硬地探身去拿,现在更是收拾个东西都这么费劲,对于爱迪关心的询问还嘴硬表示自己没有问题。

于是佐菲叫住破罐子破摔、把厚厚一沓资料和光屏胡乱抱起力图快速离开会议室的艾斯,语气轻快地表示今晚难得有时间,自己想去艾斯的住所拜访。

艾斯僵住,但面对佐菲意味深长的眼神,他没法对对自己知根知底的大哥说不。

到了晚饭时间,佐菲最后整理了一下衣领,将泰罗“我也要去艾斯哥家吃饭佐菲哥你无情!”的哭闹、杰克疑惑的眼神、赛文迷茫但不怎么关心的问候、曼看透一切的表情通通关在门后,独自来到艾斯家门前,叩响门扉。

一阵慌乱窸窣的脚步声,门无声打开,佐菲目光下移,看见一个从未见过的、拥有四色皮肤和漂亮钻石眼睛的孩子扶着门框磕磕巴巴地向他问好,在少年身后是同样紧张的艾斯,咬着嘴唇、不安地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佐菲好笑地想上一次看到自己领回来的脾气暴躁的小弟弟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还是他刚被自己领回家就不小心把玛丽的光屏弄坏了的时候。于是佐菲摸摸小孩的头,一步迈进屋里随手关好门,面对少年半蹲下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同时眼神示意艾斯去忙自己的。

和名叫泽塔的小小少年奥特曼逐渐熟络起来后,佐菲在久违的坐在餐桌旁一边品尝美食一边听艾斯讲述他和泽塔相遇的来龙去脉,时不时掀一些奥特兄弟们无伤大雅的底料来逗孩子开心。泽塔新奇地听他艾斯哥哥和其他未曾谋面的哥哥们的黑料,脸上是掩不住的好奇与不久就要和哥哥们相识的兴奋,还不住地拉佐菲的披风希望他能再多讲一点。

佐菲微笑着看艾斯手忙脚乱地照顾泽塔,教育他少讲话多吃饭,心中又浮现起泰罗出生不久那会自己要一口气照顾五个弟弟那种头疼又欣喜的情绪来。他从这温馨的景象中小小走神,侧头望向光之国一尘不染的星空,心中默默许愿,期望世界再无战火;期望所有孩子都能够平安健康地成长;期望泽塔能成为一个他哥哥一样,热忱之心永远赤诚燃烧的真正的奥特战士。

直到听到艾斯教育泽塔的语气严厉起来,佐菲才赶紧回头打圆场。此时窗外一颗来自仙女座的流星划过,位于北斗七星前端最明亮的北极星为他指明方向,要他奔向无际的宇宙,奔向耀眼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