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褪罗】不露声色

Work Text:

褪色者有时候会想,在圆桌厅堂做这样的事是不是不太好。

在交界地闯荡的这段时间,他的良心不常发挥作用。但当罗杰尔被他的性器插到喉口,差点被呛到,挪开脸皱着眉头忍不住呛咳时,他蛰伏许久的良心终于开始彰显起存在感了。

“罗杰尔……要不休息一下吧?”

他犹豫地开了口,这就是褪色者的狡猾之处了,他不会说要不就这么算了,就像猛兽不会轻易放弃到嘴边的猎物,以艾尔登宝座为目标的年轻人也不会轻易放弃好不容易求来的享乐环节。

他那点微不足道的良心只能支持他关心罗杰尔的身体状况,并将自己的渴求排到罗杰尔的感受之后的位置去。

罗杰尔的脸颊涨得通红,也不知是不是方才呛的,他一手扶着褪色者腰上的盔甲,只是抬眼看了看褪色者,对方就明白了罗杰尔的意思。

褪色者帮罗杰尔褪下手套,好让他能更方便地握着性器根部加以按揉。罗杰尔低下头重新含住性器顶端吮吸,褪下手套的双手也没空着,一手抚摸着性器根部,一手按揉着底下的囊袋。从他的手法看得出这位魔剑士似乎精于此道。

宽大的帽檐挡住了罗杰尔的脸,褪色者只能依靠帽檐下的辉石挂坠时不时撞在他盔甲上的脆响和性器上传来的触感来加以想象罗杰尔吮吸他性器时的神情。自从他们发现振奋香、狂热香药乃至魅惑树枝,辅以酣畅淋漓的性事,带来的抚慰足以抹平咒死导致的肉体逐渐腐坏的疼痛之后,褪色者与罗杰尔便时常如此行事。

褪色者清楚地知道,罗杰尔不喜欢被自己看见他沉浸在性事中的脸庞,就如他不愿意袒露长着咒死荆棘的腐朽双腿一样。褪色者总会尊重朋友的愿望,就像他愿意在罗杰尔这样将死之际假借抚慰朋友的理由满足自己的心。

褪色者试图找寻过许多他期望中足以解决咒死的办法,他甚至让咒死荆棘刺穿了自己一次又一次,赐福让他得以有足够的机会来尝试,但他所探寻的方法都以失败告终。哪怕是截断双腿,咒死荆棘也会从没有接触过的部位生出,顺着躯干向上攀爬,最后带来足够痛苦的死亡。这些方法帮不了罗杰尔。

他也曾经带来大量的死亡苔药给罗杰尔尝试,这样多的苔药按理来说应该足以将他的友人从这样可悲的境地中解救出来,但罗杰尔的双腿仍旧被木质的漆黑荆棘缠绕。蝇虫试图侵扰他已然一半步入死亡的肉体,褪色者会努力地一次次将它们驱逐,以保持罗杰尔周边的清净。

最开始提出这档子事的人是罗杰尔,魔剑士似乎不忍见他这般执着于徒劳无益的探寻,于是另辟蹊径,给予了他帮助自己的方案——用性爱带来的快乐来抚平双腿持续不断的惹人烦忧的钝痛。

褪色者一瞬间以为他看穿了自己的心意,想说自己不愿意趁人之危,但魔剑士巧妙地绕开了话题,露出了狡黠的笑,如同在史东威尔城初见时一样。

“如果这提议冒犯到你,请你见谅……朋友,我只是想稍微减轻一些痛苦,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我只有你能够拜托,所以我向你提出请求……”

褪色者没让他继续说下去,有些慌张地攥住了罗杰尔的手,表明了自己愿意为帮助他做任何事。不可否认的是,在听到罗杰尔说到“我只有你”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得到了一种诡异的幸福感和满足。

他二人对于褪色者的心意心知肚明,但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最开始褪色者使用的是振奋香,这会让罗杰尔得以有足够的体力撑到性事结束。最常用的是狂热香药,亚缇莉亚叶制作成的香药散发出甜蜜的香气,花香带来的热潮让他们足以拥有狂热的情绪,最大程度地抚平罗杰尔的痛苦。

至于魅惑树枝他们倒是用得不多,倒不是说不够好用。神人米凯拉的力量足以改变人心,魅惑树枝在刺入肉体的瞬间会化作粉色的烟尘,而后如潮水一般的爱欲会将一切淹没。在米凯拉的力量之下,罗杰尔会愿意向他彻底袒露自己,不管是在性爱过程中摘下帽子解开头巾,亦或是在褪色者将他抱起时回以动情的吻。

罗杰尔本人倒是不排斥被魅惑树枝控制心智,只要能让他忘记痛苦,他愿意将身体完全放空交与信任的友人,只要当成一场梦就好了。魅惑树枝带来的虚假的爱意让褪色者上瘾,每当这时,罗杰尔会主动和他接吻,在缠绵的吻中诉说千千万万遍爱意。好似他面前的不是不得已选择的友人,而是足以在他梦中也留下痕迹的让他爱得无可救药难以忘怀的真挚的爱人。

罗杰尔往常在性爱中不太愿意发出声音,会把脸埋在褪色者肩上或是胸前,让难耐的呻吟被斗篷堵住。褪色者一开始猜想他大概是觉得害臊,毕竟露台离大赐福的圆桌太近,在这种地方做爱和在野外白日宣淫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但某次罗杰尔在高潮时彻底失了神,没能完全忍住小声的哭叫,于是褪色者不得不听他在耳边一遍遍呼唤着“D”“达利安”。褪色者因此得出了一个奇怪的结论,罗杰尔不愿意出声也许不是害羞,毕竟哪怕被狄亚罗斯或是柯林窥破也没什么太丢脸的。他咬唇不语仅仅是因为圆桌附近有什么他不愿意面对的人,他不想让这人知道褪色者与他之间的交易,亦或是不愿意这人面对他可怜的惨样。

魅惑树枝带来的虚假爱意令人难以戒断,同时也让褪色者清楚地意识到罗杰尔对他也许没有这方面的感情。出于一种古怪的赌气心理,他不再主动对罗杰尔使用魅惑树枝,哪怕罗杰尔并不介意。

那么“D”呢?罗杰尔对他是什么想法?

褪色者忍不住想着这方面的事。D同样是褪色者的朋友,哪怕褪色者曾经因D对于罗杰尔惨状的冷言冷语而一瞬间对他心生怨怼过,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个可靠的真诚的友人。

D也许并不是出于唾弃或是谴责的目的才用那样的口吻向褪色者说起罗杰尔,那仅仅是一个警告,就如同他在水唤村前曾对褪色者说过的那样。在褪色者印象里,阻止死诞蔓延以及保护活人不受死者玷污似乎是D作为死诞猎人的职责所在。

D总是坐在圆桌面向露台这边的位置休憩,但他也不是一直呆在大赐福,在罗杰尔受伤之后,他离开圆桌外出的次数多了很多。也正因如此,褪色者在卡利亚书斋附近面对唤声船时,才得以得到他的帮助,不至于战斗得太狼狈。

D此刻在离露台不远处的圆桌旁,他们之间仅隔着一面墙壁。

罗杰尔还在帮他吮吸着性器,褪色者能感觉到口腔内壁收紧包裹的触感。罗杰尔似乎没被刚刚那一次的小失误打击到,他俯下身,努力将褪色者的阳具更多地含入口中,顶端抵在喉口,因咽喉反射引起的干呕更好地按摩了那根东西。至于没能被含住的部分,则被魔剑士的双手照料。

罗杰尔在吸吮了一阵之后,吐出那根性器,用因情欲而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提议道:“用魅惑树枝吧,那个能让我们省去扩张的麻烦步骤。”

褪色者没理由拒绝这样的提议,他也有些想念罗杰尔的吻了。

 

魅惑树枝的效果立竿见影,至少褪色者终于可以把魔剑士那顶大帽子掀开,拨开头巾,认真端详起罗杰尔陷入情欲中的脸来。他满脸潮红,汗水让他的黑发粘在脸颊旁,褪色者伸手把他汗湿的刘海拨到耳后。

褪色者很喜欢看罗杰尔陷入魅惑的样子,虽然这样称得上卑劣,但是看到对方漂亮的绿眼睛里只有自己的感觉的确美妙到让人心生欢喜。罗杰尔甚至将他含得更深,粗大的性器将他脸颊塞得鼓鼓囊囊的,褪色者觉得他这样实在是下流又可爱。

 

不速之客是这时候到来的。

来人并没有刻意收敛声响,盔甲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昭示着他的存在。褪色者扯过披风半遮住埋首在他腿间的罗杰尔。

“我们并没有邀请你,还是说露台的声音打扰到你了?我保证之后会尽量小点声。”褪色者皱着眉头说着,他突然庆幸起刚刚答应了罗杰尔的提议,魅惑树枝让罗杰尔的头脑变得晕晕乎乎,使得他免于面对此刻的尴尬。

出于某种对这对旧友关系隐秘的猜想,褪色者的嫉妒心让他有些抗拒于让D直面这样的罗杰尔。

“趁人之危并不是好事。”D的面容隐在头盔面甲之后,褪色者不知道死诞者猎人此刻的心情,但听他不算友好的语气,褪色者猜想他大概生气了。

D似乎有些奇怪罗杰尔对于他的出现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他跟褪色者都不再言语,一时间露台仅剩下唯一不在状态的那人吞咽性器的水声。

魅惑树枝仍在发挥功效,处在风暴中心的人却对此刻诡异的气氛浑然不觉,还在自顾自吸得起劲。含不住的涎水顺着他嘴角滑过颈侧,流进繁复的衣领里。褪色者应当集中精神应对站在不远处的D,可罗杰尔舔得太忘我,褪色者根本扛不住这样的吸吮。

等到当着D的面被吮到射出来,褪色者只庆幸流浪骑士头盔挡住了他自己的上半张脸,好使得他狼狈的表情没完全显露。因着这段时间在交界地的奔波寻觅,他和罗杰尔许久没做了,这次射得太多太浓,罗杰尔根本无法全部吞咽下去,过多的精液滴落在地板上。褪色者最多只能勉强忍住丢脸的喘息,攥着披风的手却有些颤抖以至于没能抓稳。

罗杰尔迷乱的脸从垂落的披风旁露了出来,那根发泄过的性器还堵在他口中,代表神人米凯拉权能的粉色迷雾萦绕在他脸旁,他似乎对于这样糟糕的场面全无反应。

D终于没能忍耐住怒火,他扭过头看着作为他战友的褪色者,难以相信如他这般遵循赐福指引的英勇战士是这样一个可耻的人。褪色者隔着面甲都能感觉到他饱含怒意的视线。

也许D并不像罗杰尔所说过的一样对他深恶痛绝、百般嫌恶。没有人会因为误以为仇人被折辱而变成这样,D此刻显得像头发怒的雄狮。也许罗杰尔自己都想不到,与他分道扬镳的旧友会因为怀疑他被强迫而试图给他讨个公道。

D的愤怒来得没有缘由,很明显,他二人并非爱侣,对于褪色者和罗杰尔的状况,D没有置喙的立场和理由。而他此刻的不悦似乎也并非因为什么所有权被冒犯的问题,他看起来在乎的仅仅是罗杰尔是否出于自愿。

“停、停一下,D!”

圆桌厅堂禁止武斗,但D看上去像是想马上拉他出去来一场生死决斗。褪色者只能一边扶着不太清醒的罗杰尔,一边简单地描述了一下罗杰尔如今的身体状况,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表明罗杰尔绝对是自愿的,不然等罗杰尔清醒之后,D可以亲自过来问他。

“不用了,我相信你。”

D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回答,褪色者松了一口气,但他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以至于褪色者顶着对方余怒未消的视线有些尴尬。

但魅惑树枝的效力有限,褪色者只能先暂时不去管D,试图扶着罗杰尔起身换位置好进行下一步的扩张。D似乎终于意识到尴尬了,打算转身离开,不再看他两位“友人”间的这艳景。

罗杰尔的双腿早已完全没有知觉了,褪色者对此心知肚明,D大概也很清楚。他们应当是要换姿势,可不知是有意无意,褪色者松了手,罗杰尔一个踉跄险些栽下去。尽管知道褪色者肯定能扶住罗杰尔,但等D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过去扶住了魔剑士的身体,就如同他们往日里冒险中每一次罗杰尔遇险时一样。

罗杰尔半倚在他怀里,脸红得像在发烧,魅惑树枝的神力使得那双平日透着睿智光芒的绿眼睛变得雾蒙蒙的。D最终还是没有松开他,任由神志不清的罗杰尔凑上来吻上他金色的面甲。

褪色者有些不满,但没有抗拒D加入这场荒淫性事中来。在褪色者看来,罗杰尔和D需要一些接触来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即使是负距离也无妨。如果真的没有办法让罗杰尔的双腿恢复的话,他希望至少能让罗杰尔尽量不留遗憾,即使方式可能不是罗杰尔提前能预料到的那种。

 

罗杰尔的双腿完全失去了知觉,大部分的体位他自然是支持不住的,于是褪色者让D坐在罗杰尔之前常呆的那张椅子上。

而褪色者则扶着罗杰尔的腰,草草扩张了几下就就着体液的润滑插入了魔剑士饥渴的身体。罗杰尔几乎是趴伏在D腿间,轻车熟路地解开孪生铠甲的护裆和D的裤头。

他通红的脸颊蹭着D的大腿,呼吸间喷洒出的热气让那根罗杰尔熟悉的性器变得更加硬挺了。身后褪色者顶撞的动作让他不敢将这根尺寸可观的性器整个吞下,唯恐牙齿磕碰到,便只能偏过头用舌尖舔弄,时不时用脸颊的软肉去蹭,偶尔把顶端含住,用双手按揉。

D一直表现得很安静,好像罗杰尔面前的是一具身着盔甲的骑士雕像。褪色者看不得他这样置身事外的样子,当着他的面,一手环着罗杰尔的腰腹,一手去抚弄着罗杰尔发泄过的半勃的性器。

褪色者用力地顶到他所能触及的最深处,激得罗杰尔发出浪荡的哭喘,几乎衔不住口中的巨物。他伏在D的腿间,被干得只能用唇蹭着面前的性器,却无法含住,更遑论吞咽,唾液因他的哭喘而淌湿了他的下颌,蹭得D的盔甲和内衬都湿漉漉的。

当高潮来临时,罗杰尔几乎呼吸不上来,只抽泣着眼珠上翻,半吐出舌尖来。D清楚他这副表情,他被操狠了的时候就会这样。他们往日在旅途中偶尔也会做爱,那时的罗杰尔比现在活泼很多。他在性爱中也仍然热情而风趣,会说一些可爱的俏皮话,逗得D也忍不住跟着他的情绪走,只有高潮能让他变得安分些。

罗杰尔从前喜欢盯着他看,漂亮的绿眼睛里会映出他苍白的脸。D想着从前的旧事,伸手扶住了他的头,用指腹摩挲着罗杰尔半吐出的舌尖,隔着手甲和皮革手套,他感受不到那份湿热的触感。但罗杰尔含吮起他的指尖,惊得D下意识收回了手。

他站起身来,罗杰尔困惑地看着他,D伸手试图将罗杰尔整个抱起,褪色者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磨了磨牙,还是顺着他的动作凑近了些。他们三个人贴得很近,罗杰尔被夹在他们俩中间,双手环抱着D的脖颈,失去行动能力的双腿被抱着分开伸向D的腰侧,那些肮脏的、充满死亡气息的荆棘触碰到D的铠甲,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褪色者仍插在他身体里,托着他的腰臀,好让罗杰尔在悬空的状态中得到更多安全的保证。

D的性器在那处穴口磨蹭,褪色者与罗杰尔交合处淌出的体液淋在那根东西上,但D不发一语,只是隔着头盔用灼灼的目光盯着褪色者。

尽管知道D不会真的不管不顾地一同塞进去,褪色者还是选择了退让。D在褪色者退出时插入了那处已然被操熟到松软的穴道,湿热的内壁热情地缠了上来,被含吮榨吸的疯狂快感让D在面具下忍不住咬了咬牙。

罗杰尔是这时候清醒的,魅惑树枝的效力过去后,他的理智才模模糊糊回笼,他意识到了现在是怎样的局面。精神不再被米凯拉的神力掌控之后,罗杰尔瞪大了眼,羞耻心和自尊心折磨着他,他一边感觉到被操开操透的疯狂快感,一边又因为紧张而胸口闷痛。

他不敢相信褪色者居然就这样把他推到了达利安怀里,更不敢相信已经与他分道扬镳的D会加入。还好现在的姿势让达利安看不到他的脸,罗杰尔只好假装出仍然沉浸在魅惑树枝效果中的样子配合对方的操弄,紧拥着D的肩颈,小心地用嘴唇蹭着D侧颈处露出的那一小片苍白的皮肤,努力忍住那些丢脸的喘息和呻吟。

褪色者和D配合得非常良好,就像他们在难得的几次合作作战中一样,每当D抽出时,褪色者就会顺势插入。罗杰尔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彻底填满了,快感顺着他的尾骨向上攀爬,他上身仍旧衣冠楚楚,可腰部以下却湿得一塌糊涂。

咒死荆棘带来的疼痛已经被过度的快感盖过去了,罗杰尔紧紧攥着D的披风,有一瞬间分不清现在究竟是何时。

他想喊D的名字,组成达利安这个名字的音节在他舌尖打转,可他又害怕被D发现他已经清醒,他不知道如何面对D。他们最后一次接触称得上不欢而散,尽管他有自己的理由,可在D眼中那又未尝不是一种背叛。

欲望的浪潮在不久后淹没了他,罗杰尔不确定自己最后有没有叫出声,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失去的意识。褪色者和D仍旧埋在他身体里,但罗杰尔已经没办法对他们的行动做出反应了。

D换了一下姿势,腾出一只手来覆上罗杰尔柔软的发顶。他掀开了头盔的黄金面甲,这是褪色者第一次见到D的真容。

那是一张称得上英俊的年轻脸孔,但却有着不太健康的苍白肤色,近乎白金的发丝垂落在他脸侧。褪色者忍不住腹诽,他白得看起来像是从出生开始就没见过光。

D侧过头吻上了旧友发烫的耳尖和汗湿的黑发,态度虔诚到仿佛是在进行对黄金树的祷告。

他直视着褪色者,开口说着:“我会找到解决咒死荆棘的办法的。”

褪色者盯着对方那双坚定的眼睛,对此不置可否,只维持着抱稳罗杰尔的姿势。

在罗杰尔从魅惑状态恢复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了,同样的,他相信D也一样。

“也许你应该当面告诉他,我认为你们需要谈谈。”

褪色者如此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