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猫咪

Work Text:

1.
“怎么样,结束了吗?”洗完澡出来,于文文给张天爱发了一条语音。
快十二点收工的时候,她路过孤独颂歌的训练室,听声音里面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刚定了明天的妆造,试着做了一下头发,休息完了还要再练一会儿。”点开语音,于文文感觉张天爱的声音里都透着疲惫。
“想看看你。”语音发出去没多久,张天爱的视频就打了过来。
视频里的人顶着一对猫耳,坐在训练室角落,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比起张天爱形容自己的白狐,于文文一直觉得她更像一只猫,温温软软的家猫。和猫两情相悦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一旦她爱你,就会全世界独一份地爱你。
“哇小猫咪,好可爱。”于文文想逗她开心,“不能哭,哭了就是小花猫了。”
“你才是小花猫。”张天爱吸了一下鼻子,弱弱地反驳,“下午排的时候,说表情不自然,上杆的动作也是,一不注意就失误。”
“没事儿,你看我跳成那样都敢上,真的你一站上去稳赢!”听到对面人的声音越来越小,于文文急忙安慰她,“肯定是因为你太好了,他们才对你有更高的要求,别往心里去。肯定没问题,咱轻轻松松就能赢。”
“嗯。”
“注意别受伤就行,你们那个鞋我怕你崴脚。”
“嗯。”
“排到几点?”
“等会儿再合两遍就让她们先走,不然一直耗着她们我压力太大了。”
“那我去找你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那。”
“别,你别来,你来了我一哭更练不了了。”随后张天爱像是听到了什么,站起身说,“叫我了,我去了。”
“行,去吧,悠着点儿啊。”
“嗯,你早点休息。”

2.
挂断视频后,于文文抬头看到唐诗逸坐在椅子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挤眉弄眼地重复:“小猫咪!好可爱!”
“哪有这么夸张!”于文文朝她丢去一个抱枕。
“你不夸张。也不知道是谁都要冒粉红泡泡了。”唐诗逸站起身将抱枕还给她,顺便揉了一下她刚吹过的毛茸茸的头发。
没过多久,于文文起身抓起一件外套对唐诗逸说:“我、那个再出去练会儿舞,你先睡,别等我了。”
“好的小猫咪!”唐诗逸拉起被子半遮住脸笑着逗她。
“滚啦!”

3.
但于文文确实没说谎,她确实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记动作,顺便等张天爱。
手机放着音乐拿在手上简单比划着,一直跳到微微出汗,等的人还不见回来,于文文开始蹲在路边百无聊赖地刷手机。余光瞥到路边一丛一丛的狗尾草,她突发奇想摘了几根,凭儿时模糊的记忆编成了一只有些抽象的小兔子,过了几秒又把兔子耳朵的部分掐掉了一些。
这样就像猫了,于文文心想。
三点过的夏夜只有些许蝉鸣混杂着低低的空调外机声,车辆行驶的动静格外明显。于文文站起身,将手里的小东西藏在身后,装作不经意地走向停车的地方。
“宝儿,怎么还没睡。”张天爱一下车就看到不远处朝她走过来的于文文。
“等你呢。好点没?”待走近张天爱,于文文轻轻牵住了她的手。
“嗯,上杆的部分基本不会错了,明天合一次应该就没问题了。”
“不哭鼻子了?”
“我没有。”张天爱闷闷地反驳,轻轻拍了一下于文文。
“逗你的。”于文文笑着,将手里的绿色小猫拿到张天爱面前,“送给你。”
张天爱看清那人拿的是什么之后,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什么,于文文你几岁!”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又说,“你的小兔子怎么耳朵这么短。”
“明明是小猫咪好吧!”于文文辩解着,末了又加了一句,“是我的小猫咪。”
张天爱没说话,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小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看着于文文说:“它的爪爪好可爱,软软的。”随即把手轻轻拳住放在脸旁,微微偏头,学起那只抽象小猫。
于文文很喜欢看张天爱撒娇的样子,但又很看不得,她没办法拒绝女孩子撒娇,张天爱撒娇就更不可能了,于是没忍住直接亲了上去。
意想之外的展开让张天爱有些发懵,直到于文文松开她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路边还有那么多台摄像机存在。
“都关掉了,我确认过的。”于文文猜到了她的担心,在她耳边轻声说。
既然关掉了,张天爱环住于文文的腰,继续刚才的亲吻。四周万籁俱寂,仿佛全世界的梦里只剩下她们二人。
“下次别等我了,感冒刚好就大半夜出来吹风。”快要到宿舍时,张天爱捏捏于文文的手说到。
“好。”于文文嘴上答应着,心想如果真有下次自己肯定还是一样见不到她就睡不着。

4.
于是便有了第二天早上困得睁不开眼的两人。
张天爱因为多睡了半小时又不想耽误队友的时间,原本准备自己坐车过去,却在出发前收到于文文的两条语音问她要不要一起。
“sa说你一个人在宿舍没跟她们一起走,我就问问看你是不是还没走。”
“没事不着急,我们也还要一会儿,你好了告诉我就行。”
张天爱笑着发了一个ok的表情回去。

5.
刚上车没多久,同样走晚了的张歆艺看着困得快要倒在于文文身上的张天爱问:“天爱你们昨天练到几点?”
“三点。”张天爱迷迷糊糊地回答。
车里的人一阵惊诧,包括有些夸张的于文文,当然是装的。
车一路走一路颠,于文文把外套叠成了一个枕头给身边的人靠着,想让她睡得舒服一点,自己也把头歪在一边试图补觉。
在后座目睹了全过程的唐诗逸一边在心里吐槽于文文佯装不知情的拙劣演技,一边忍不住嘴角上扬,好想逗逗这两个人。
“小猫咪!好可爱!”唐诗逸边说边向前趴在于文文身上,果不其然,于文文立刻羞得边笑边低头。
整车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们。
“你疯了你。”于文文笑着试图找理由糊弄过去,“昨天晚上做梦吓坏了这孩子。”
“做什么梦了?”赵梦拉了一下衣袖问。
“做什么噩梦你好好说。”于文文瞟了一眼唐诗逸,祈祷这小孩别再说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梦见我们在舞台上唱不停啊跳不停。”
“妈呀,你做点好的,别连累我们。”
“不然能叫噩梦吗。”唐诗逸盯着她,省略了后半句:还不是因为你大半夜说去练舞,不带上你能行吗。
于文文笑着打哈哈结束了这个话题,想着会不会刚刚声音太大吵到了旁边的人,转头却看到张天爱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猫儿一样,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