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恋人未满(于生锁爱)

Work Text:

1.
“得想办法把她送回去吧?”
刘恋对朱洁静指了指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于文文。
三公结束后的送别宴搞了好几轮,随着相处时间的延长,离别变得越发艰难和不舍。
“文文是不是还没放下?你淘汰。”朱洁静不太了解于文文,看她不太能喝酒今天却喝了不少,只当是还在自责。
“没有吧。我后来跟她说过不怪她,而且我们几个团综也谈差不多了,估计不是为这个。”刘恋低头转着酒杯,过了半分钟又说,“更何况我听糖糖说,天爱这两天一直去找她。”
“可能,舍不得吧。”朱洁静没再追究,起身和刘恋一起去叫醒于文文。

2.
尽管于文文一再坚持自己没有醉,刘恋和朱洁静还是准备打车送她回去,已经将近一点,放着这么个人自己回去她俩实在不放心。
“你再抱我一下。”等车时于文文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得余下的两人立刻看着对方确认她是在对谁说。
“啊?干嘛啊于文文你真喝多了?”刘恋伸手想搂住看起来马上要摔倒的于文文。
“没有,不是跟你说的。”于文文朝她笑笑,低头按亮手机又关上。
刘恋清楚地看到消息栏有一条来自张天爱的未接通话。

3.
于文文真的没有喝醉,她不喜欢喝,但也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酒量那么差。只是酒精放大了一部分感官和情绪,让她突然有些无法面对自己。
无法面对那个不熟悉的、明明满脑子都是张天爱却还在找理由不断否定的自己。
三公结束被刘恋的微信轰炸得冷静下来恢复理性之后,于文文发现占据她脑海的不是关于三公的复盘,而是张天爱拥抱她时的温度,足以融化一切的温度。长年独自辗转于世界各地,习惯了难过的时候咬住嘴唇自己擦干眼泪,她很少得到过这样的拥抱,这样温暖的、愿意承担和接纳她的全部的拥抱。
刚宣布结果的时候,自责、无助和难过压得于文文喘不过气,她无暇思考那个拥抱带给她的感觉。真要去想的时候她又犹豫了,那人抱她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于文文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快要泛白的天,想起了总是对她撒娇的、每次对她笑眼睛都会笑弯的张天爱。
她第一次如此希望她的心动只是一种广义的吊桥效应,否则她一定憋不住会说,而一旦说出口,她可能就会失去张天爱了。
不要。

4.
长沙五月份的夏夜还没有温暖到可以只穿短袖出门,忘记带外套的张天爱抱膝坐在路边摄像机的盲区,试图整理这两天的情绪。
平心而论她是喜欢于文文的,无论是作为一个帅气的歌手,还是作为一个体贴的朋友,张天爱都非常喜欢她。但她从来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至少曾经是这样的。
发现不对劲是在三公结束之后,得知刘恋淘汰的她固然伤心,可在看到从台阶上走下来哭得眼睛都肿了的于文文之后,先前的难过被另一种感觉取代,心脏仿佛毛巾一样被拧出水的感觉。她想都没想直接走过去抱住了于文文,听于文文断断续续地埋在她肩窝说“我没能、我没能保护好她”。那一刻张天爱第一次知道原来心疼不是一个抽象的形容词,而是具象的感官体验,原来心疼一个人的时候心是真的会疼。
那天晚上,张天爱听于文文絮絮叨叨地讲刘恋淘汰之后对她说谢谢,讲如果她当初没有选刘恋就好了,讲静姐让她等一等可她怕再等下去她在乎的人就都淘汰了。讲这些的时候于文文没有哭,可张天爱知道在对她说这些之前,于文文一定已经用同样的问题在心里责备过自己无数次。心底的酸涩被张天爱压在一边,她一遍又一遍地安慰于文文。
直到当晚走回自己宿舍的路上,张天爱才反应过来,她嫉妒了,只是因为于文文难过的对象不是她。可她又忍不住想去找于文文,看她是不是还在不开心,给她送点好吃的,甚至有些无理取闹地缠着她看她练吉他。张天爱以安慰为借口越发放纵自己的一些行为,于文文却也都默许了。
她知道于文文对她很好,但于文文对很多人都很好,她害怕那一点点多出来的亲密也只是因为她们是认识得更久的朋友。
是了,她怕于文文只把她当朋友。
经纪人前两天专程给她打电话,说第一期播出后关于她和于文文的cp很有话题性,“你俩可以适当炒作一下,文姐不会介意的”。
张天爱一向很乖很少反驳这些,一是觉得既然观众爱看那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二是觉得大家是心知肚明的工作上的朋友也没关系。但这次她不想搞了,她问心有愧,怕拿到一个太过完美的剧本让自己在扮演自己的途中入戏太深。
她本想打电话跟于文文说清楚一起拒绝炒作cp这件事,却在拨出去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昨天那人对她说过今晚有送别会。
无奈地挂掉电话,张天爱祈祷明天的自己还能有这样的决心。

5.
刘恋在下车前有一瞬间想要给张天爱打个电话让她接一下于文文,从唐诗逸的话和于文文看手机的表情里,刘恋大致猜到了这人低落的原因。但考虑到时间还是作罢,却没想到在转角处看到了远远走过来的张天爱。
“天爱?”朱洁静并不知道刚才三秒内发生在刘恋脑子里的百转千回,看到张天爱就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刘恋感觉到原本闭着眼睛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听到朱洁静的话后立刻离开了自己,看上去酒都醒了大半,还真给自己猜对了。
“天爱,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为了防止摄像机没有正常关闭出什么意外,刘恋抢先对张天爱开口。
“睡不着,出来走走。”张天爱嘴上回答着刘恋的问题,眼睛却一直在瞟脚步虚浮的于文文。
“穿这么少。”于文文嘀咕了一声,把搭在胳膊上的外套披到了张天爱身上后,顺势靠过去。
感受到对面人身上甜甜的酒气之后,张天爱身体僵了一下,揽住于文文。
“那个、没注意让她喝多了。”刘恋尴尬地笑笑。
“没事。”张天爱顾不及想这句话是从什么立场说的,只想着先把于文文弄回宿舍。
“那行,既然你在我俩就先走了,车还在外面等。”刘恋抓着想反驳她的朱洁静的手腕,朝两人挥挥手便转身离开。
有些事情喝醉了会比清醒的时候更好说吧,刘恋向朱洁静解释完之后暗自心想:上天都在帮你,于文文。

6.
“你抱抱我。”于文文坐在床上仰着脸对正在倒水的张天爱举着胳膊。
“先喝水,乖。”张天爱把水杯递到她面前,不敢看面前这个人毫无防备的稚嫩的笑容。
乖乖喝完水把水杯放到一边后,于文文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
“抱一下。”
张天爱拗不过于文文,就像刚才看到喝醉的她的时候那样,先前建设的所有防备全都在那一瞬间融化得干干净净。
她拒绝不了,只能任由对方把自己搂住,借由一个过于绵长的拥抱感受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张天爱听着于文文渐渐平缓的呼吸,估摸着怀里的人应该已经睡着,叹气一般地带着些许鼻音轻声对她说,“怎么办,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7.
次日,于文文清楚地记得昨晚张天爱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猜张天爱是笃定她睡着了才敢说出口。
如果说在不确定张天爱的感觉的时候于文文更倾向于维持朋友关系,那昨晚的话则让她陷入另一种选择。长久的带有遗憾的友谊和轰轰烈烈却注定短暂的爱情,恐怕没有人能说得上哪个更好。
可她不想错过。
她不想隔着那层窗户纸做彼此身边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好朋友。回想起两年前托朋友加微信的忐忑,她发现自己从始至终好像都不算清白。
她决定找张天爱说清楚,哪怕只是转瞬即逝的烟火,她也不想抱憾终生。
发微信约她去空训练室聊聊。没过多久张天爱回复说好的,刚好她也有事想说。

8.
“前两天我经纪人让我跟你炒作cp,我拒绝了。我不想让这种事影响我们的友谊。”两人刚坐下,张天爱就说出了准备很久的话。
她以为于文文会问怎么会影响友谊,没想到那人开口却是“只是友谊吗?”
见张天爱没有回答,于文文顿了一下说,“昨天晚上...”
所以于文文听到了,张天爱心里咯噔一下。
“对不起文姐,如果昨天晚上的话给你造成困扰了我道歉。”张天爱说着说着开始鼻酸,“我真的不想失去你。对不起。”
眼看着张天爱控制不住地开始流泪,于文文手足无措立刻去抱住她,“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哭。”
“没事,我就是有点、哎没事。”张天爱松开于文文,努力想让气氛不那么沉重,害怕给她再增加负担。
“我是想说,昨天晚上我确实听到了,我想告诉你我对你好像不只是对朋友,我不想错过你,但我不敢确定你是怎么想的,你知道我又憋不住这种事。”于文文边说边给张天爱擦眼泪,“你不会失去我的,不怕。”
过了许久张天爱才开口:“你怎么不早点说。我以为,你对大家都一样,然后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和你做朋友,只有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傻子。”于文文笑了,“那怎么能一样呢。”

9.
如果一定要在剩余28位姐姐里选一位最了解这两个人的人,不是刘恋,不是赵梦,而是和于文文同宿舍将近一个月的唐诗逸。
三公之后唐诗逸就感觉到于文文和张天爱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好哪里不对劲。偶尔拿东西撞见两人在房间里小声絮絮讲话的暧昧气氛,以及张天爱离开之后于文文低头发愣的样子,实在很难不让她多想。
于是在刘恋问她于文文最近怎么样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出去说,天爱最近经常来开解她,估计没什么事。
因为就算有什么事也不是她们能插手的。
唐诗逸以为蔓延在两人中间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有她知道,却没想到赶回来录运动会的时候被胡杏儿和张蔷拉着唬了一跳。
“糖糖,文文和天爱是不是在一起了?”
“啊?有吗?应该就是好朋友吧,她俩那么早就认识。”唐诗逸不知道她不在的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让队里三位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姐姐能产生这样的好奇。她不是装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但即使不知道也慌着下意识帮忙找补,仿佛回到不能早恋的学生时代,看到班里的女孩被同学起哄。她从来没有觉得被禁止的事情是错的,她只是觉得她们应该被保护。
直到她看到于文文洗过澡后坐在床上调一把她从没见过的吉他调了快一个小时,唐诗逸终于憋不住了,问一下应该没事吧?
“送紫璇的?”
“不是,紫璇儿那把昨天给她了。”于文文丝毫没有意识到唐诗逸在给她下套。
“那是给谁的?”
“天爱。”
“哦。”唐诗逸故意拉长尾音,逗得于文文立刻红了脸。
“什么啊!你干嘛!”于文文从脸红到脖子,像一只炸毛的小老虎。
这人太好猜了,唐诗逸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说,“没什么啊,恭喜啦!”
她以为于文文会反驳会掩饰,毕竟她没有把话说明,也是想给她可以解释的空间。
却没想到大约过了半分钟听到一句轻轻的“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