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乱寂】错位旖旎

Work Text:

距离灵魂交换的突然发生已经过去了三天,寂雷的视线穿过乱数工作室的工作间,又一次落在角落里的浴室门上。现在所处的这副身体不属于他自己,这个现实硬生生地打断了他平常每日会在睡前沐浴的习惯。时间走到第三天时他终于无法忍受,就算饴村乱数知道后会生气吵闹也罢,至少如果换回来时乱数要面对一头脏污毛躁的头发是绝对不会心平气和的。他这样想着推开浴室的门,最后又思索了一下要不要发条消息告诉乱数“我用了你的身体去洗澡了”,想了想还是作罢,这种说是私隐又好像很寻常的事,还是保持心照不宣比较好。

洗手台一侧装了镜子,很普通常见的设计,却让寂雷在脱掉衣服后难以避免地瞥见上面的影像——粉发人的动作在视线偏转时突然停顿,眼神里略带怔忡。他并非将窥探到对方的身体当成什么尴尬的事情——毕竟在过去甜蜜的时光里这属于常事。只是目光一旦开始打量这副躯体就难以停下来,乱数的四肢躯干一如既往地纤细瘦弱,但是寂雷在他的膝盖附近察觉到了有已经变淡的缝合疤痕,这动过手术的痕迹在他们之前交往的时候还没有,在镜子的映像里扎眼得很,和他上半身的光洁无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现在显然并不是分析这些细节的时候,寂雷并不喜欢在做一件事的时候被其他事物分心。他打开花洒,水温随之被一点点调高,热气弥漫在狭窄的浴室内,却也使身体蔓延上一股莫名的燥热。 当手不由自主地向下伸去握住性器的那一刻起,寂雷便意识到这是这副身体给他这个寄生者的灵魂发出的生理指令。这副正值壮年的男性身体正处于精力旺盛的阶段,寂雷不是没有领教过,想起来刚刚在镜子里看到的淡淡的黑眼圈,或许乱数在不久之前确乎忙的厉害导致几乎没有时间发泄,才让性欲好巧不巧地,在此刻令人放松的温热水汽之中倏忽冒出来。适时的排精确乎有益于健康,他这样想着,于是手上开始的动作也变得心安理得,算是医师对于帮助饴村乱数清洁身体的附带服务。

不过与其说是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倒不如说是人对生理本能的无从抗拒——甚至越界出了身体的范围灵魂也走向兴奋。属于饴村乱数的身体斜靠在浴室光滑的墙面上,随着动作而起伏的呻吟声融化在水声里。花洒一直开着,被打湿的粉色碎发紧贴在脸侧,活水冲去一些分泌出的体液,因此手感比起平日的自渎发涩些许。

此时此刻顺着身体流窜的快感是自己的,但到底不是寂雷自己的身体,手上的触感明显是旁人的。寂雷在让人头脑发晕的热气中想起一些和此时场景无比契合的过往,他也曾经帮饴村自慰过。那还是他们属于空寂posse的时候,由于第二天要和其他的队伍进行对战,神宫寺寂雷在前一天晚上提前向饴村乱数声明,今天要早睡所以不能做爱。乱数扁着嘴点头,但是在半夜用轻哼声和略微用力的推攘动作把寂雷从迷蒙的睡梦中唤醒,直说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他在撒娇的同时牵着寂雷的手向自己身下引去,拉开自己的睡裤,还偏要找个理由:“之前每一次做完都会觉得困嘛,所以这也算是帮人家早点入睡啦。”

已经被弄醒的寂雷除了把这个麻烦任性的恋人安抚好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他宽大的手掌在乱数的带动下包裹住火热的阴茎撸动,感觉到拂过颈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一只手在动作的同时,另一只手绕过乱数的后背将他揽在怀中,那毛茸茸的粉色脑袋伏在他的肩头,当短短的指甲前缘划过性器前端时会突然地随之颤抖。

在回忆的催化下神经上的快感积叠的很迅速,寂雷在此时此刻突兀地想,既然是同样的手法作用于同样的身体,那么或许,饴村乱数当时的感受和此时此刻的自己也是一样的。

在早已分手后的今日,想着往昔充满情色意味的旖旎画面自慰着实是太过不着调的行为,但是只要不说出去没有人会察觉,这份隐秘在使得寂雷背负上几分心虚的同时又选择继续。不巧的是就在回忆仍在播放的中途,放在一侧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寂雷瞥了一眼亮起的屏幕,上面显示着他此时此刻最不想看到的名字——性器在几乎同时抖动了一下射精,他有些手忙脚乱地去擦手上的精液又去关花洒,在忙乱的途中对面不耐烦的人已经把电话挂掉。似乎事情确实紧急,挂掉后又重新打了过来。

电话一接通,饴村乱数的问话就劈头盖脸地传过来:“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医院值班?我收到的简讯是这样说的,你赶紧想想办法怎么解释过去。”

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寂雷的眼神中逐渐褪去了情欲恢复了些清明:“……我明白了,我的年假长度应该还有富余,你就说身体不舒服需要休养,让那边调整一下时间就好,应该不会太为难你。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我稍后发给你。”

饴村乱数似乎并不想和他有多余的交流,得到答案后就挂了电话,留下乱数的身体还带着满身的水珠,灵魂的寄生者握着手机直直发愣。由于指纹解锁和面部解锁带来的麻烦,他们暂时还没有交换手机,饴村乱数在此前低着嗓音警告他“要是打开那些加了应用锁的通讯软件你就完蛋了”。在电话挂掉后屏幕停留在通讯录界面上,寂雷扫了一眼,大部分的名字他都不认识,应该是乱数工作上的客户或者他自己的朋友。

他把那部套着可爱手机壳的手机锁屏并且屏幕朝下扣在桌子上,重新开始给头发打洗发水。不仅仅是身体本身,他此时以饴村乱数的社会角色存在着,但是他和他的同伴们却永远猜不到片刻前的这副身体带着其中并不匹配的灵魂,以一种奇异的状态颤抖着达到高潮——知情的仅仅有早就与他关系破裂的神宫寺寂雷一人。

他抬起手时闻到上面依旧沾有淡淡的精液微腥味,提醒自己一会儿要用肥皂好好洗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