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喻王】別人的愛情

Work Text:

黃少天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各種糾纏是一場意外。

而他為此不自在了很長一段時間。

他以為自己對這個無奇不有的世界接受力非常良好,但第一次碰見身上帶著喻文州信息素氣息的王杰希,他感覺自己還是高估了命運之神的下限。

首先,兩個看起來充滿後現代性冷淡禁慾風的死敵隊長,居然因為一夜情綁定成為共度發情期副本的互助夥伴,這件事情本身就很魔幻。

至於聽完前情提要之後,居然深深對總決賽搶出那六秒的時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更是別提了。

就黃少天很有點劍客浪漫情懷的心理來看,什麼信息素的連結真是太不上道了,為什麼A-O的世界不講究下心靈的依靠呢?為什麼王杰希這麼有原則的一個人會這樣和隊長攪和在這團信息素的關係裡呢?

彷彿現在正用盡洪荒之力吐槽喻王兩人的自己不是個Alpha似的。

說起來,黃少天是挺喜歡王杰希這個朋友的。大概僅次於自家隊長的熟稔和喜歡。

王杰希是個很誠實的人,不會為了讓場面好看隨便講幾句客套話敷衍過去,黃少天很煩表面功夫的人,最喜歡王杰希這簡單粗暴的一面。

機會主義者特有的嗅覺,在分辨敵友的時候依然好用。

王杰希,有點奇怪的朋友,確認無誤。

往來得密切之後,黃少天發現王杰希身上有種可以稱之為「可愛」的認真。

王杰希在場上對垃圾話開了防火牆,但日常生活中意外認真地聽大家說話,然後默默記在心裡。

微草對藍雨的某場比賽後,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去吃消夜。黃少天不知道王杰希怎麼點菜,沒有他討厭的山葵,沒有鄭軒不喜歡的茄子,沒有徐景熙過敏的蝦子......總之一桌菜雖然做不到大家都愛的程度,卻避開了所有的人的地雷。

而王杰希神色如常的吃完那頓消夜,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那一刻黃少天心中的王杰希上升到了神的高度。

不動聲色的溫柔。

喻文州是這樣評價的。

黃少天百分之兩百同意。

但這種認真也有意外可怕的時候。

某次全明星的夜晚,大家聚在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心地善良的國王楊聰選擇真心話,結果差點止不住王杰希口中洶湧而出的各種八卦。

王杰希非常淡定地表這些在選手群的對話歷史中都可以找到。

但重點是有誰會真的把歷史都拖出來看還記下來啊!他忘了是鄒遠還是唐昊一臉深受打擊的模樣問:「當隊長都要這樣幹嗎?」

「那是王杰希的個人風格。」喻文州又是一句話神總結。

鄒遠傻傻地問:「什麼個人風格?」

「有病。」喻文州依然笑容和煦。

黃少天卻感覺到其中的咬牙切齒。

但說實話,他也覺得挺有病的。

王杰希這個人,有時候就是太認真了。即便後來王杰希再三澄清,他只是點進去消未讀順便掃兩眼,並沒有逐字逐句看過整串水比內容多的聊天群,也無法扭轉眾人心中的震驚。

消未讀,不就是按下「全部顯示已讀」就結束的事嗎?

黃少天覺得作為朋友這樣不痛不癢吐槽個幾句沒什麼,也不影響他們的交情。

真正被影響的是喻文州。

即使看破王杰希用心良苦,喻文州也從來沒做什麼多餘的事情。相較於表面不動聲色,後續卻明裡暗裡教高英杰學做人的葉修,喻文州只是多看了高英杰的比賽幾次,然後安排盧瀚文上場。

外表和煦如春風,內心埋著一座終年不化冰川的喻文州,每次都很想叫王杰希住手。想要停下他手上每一個為了所謂大局過分消耗自己的戰術安排或打法。

但手握兩座冠軍的王杰希,覺得這方法一點問題都沒有,只想對喻文州說謝謝關心,但不必了。

黃少天雖然只是喻文州和王杰希亂七八糟的糾纏裡旁觀的路人,但是同時作為兩位當事人交往最密切的朋友,他站的可是海景第一排一排的觀眾席。

其實喻文州候王杰希都不是被私人情緒影響戰隊的人,但作為喻文州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隊友,黃少天又是感覺特別敏銳的人,很快就被迫刷入「喻文州王杰希分分合合」的副本。

但黃少天刷進來又能幹嘛呢?繼續當第一排的觀眾而已。

感情這種事,外人講再多也沒有用。

就像他真心不能明白,喻文州為什麼要一臉沉重地看著王杰希打通各方關節找到的某個絕版品。

據說喻文州曾經在聊天的時候提過非常喜歡,只可惜已經絕版。

所以王杰希想盡辦法弄來當喻文州的生日禮物,他覺得很好,沒毛病。

喻文州一臉苦海深仇的表情說:「杰希還是多關愛自己一點吧」,黃少天覺得,

如果這不是矯情,什麼才是。

海景第一排觀眾,就是這麼心累。

黃少天還記得某個週二王杰希突如其來的邀約。

毫無預告地突然到了廣州問他有沒有空吃頓飯。

他下意識地就想轉頭問喻文州,卻被電話那端的王杰希先一步阻止。

「不要問喻文州了。」

黃少天最後帶著莫名其妙的心情赴約,打著一定要挖到內幕讓他在觀眾席做得更舒服一點的盤算。

雖然一到約定地點,他就下意識地幫自家隊長刷起存在感。

「欸欸欸欸你幹嗎呢,吃飯不帶我們家隊長,你不是那種分手後不能做朋友的人吧。」

王杰希沒有說話。

黃少天覺得挺沒趣,「那你來幹嗎?」

「......隨便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B市和G市超遠的好嗎。

「離喻文州近一點?」王杰希淡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黃少天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被一個分手的人秀了一臉恩愛。

但王杰希沒有臉紅,也不侷促。口吻稀鬆平常像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黃少天整個有點受不了了,「想離他近一點就打電話讓他過來啊,反正練習已經結束了。」

王杰希苦笑著搖頭。

「他大概,不想看到我。我也不是來他面前刷存在感的。」

黃少天正式宣布戀愛中的人他不懂,分手了他還是不懂「那你到底來這裡幹嗎?」微草這麼閒嗎?

王杰希臉上一瞬間閃過很多表情,最後黃少聽到他說:

「......等我回過神就發現自己在白雲機場了。」

如果心碎是一種表情,大概就是王杰希現在臉上這個吧,黃少天想。

他決定不要再追問了。

就算是別人的愛情,也好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