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两幅面孔》

Work Text:

《两副面孔》

·群内口嗨来梗+七夕混更

1

“我做了件好事!”

一进家门,洛竹自豪地向风息宣布。

风息毫不吝啬他的怀疑,低头看向洛竹的脚边,生怕有什么猫猫狗狗一起跟进来。他高一、洛竹初二的时候,捡回来一只小黑猫结果被大两届的纪检部部长无限据为己有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实在是太折腾人,风息现在已经是高三风口浪尖上的人,复习以外的精力只剩下做饭,也没兴趣再和学生会的家伙们打架。

“你在找什么?”洛竹天真地问,比起风息,他就像个没脑子的乐天家,记好不记仇,“我啊,回来路上看到一个同级的男生被外校的人围着找麻烦,就见义勇为,把他救下来了!”

“哈?没受伤吧?”风息上下打量洛竹一圈,校服脏了一点,但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何况人还是高高兴兴走回来的。他又问:“你把那个人带回来了?”

“这倒没有。我问了,但他好像怕生,不愿意跟我一起回来,我绕了点路把他送到家门口了。”

风息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叫洛竹洗手吃饭,洛竹的话又让他脚步一顿,差点平地摔在地板上。他不可置信地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洛竹叹口气,不嫌麻烦地重复:“怎么办啊风息,我觉得他好可爱啊,娇娇小小的又那么漂亮,我特别想保护他,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啊?”

2

洛竹有着小太阳一样的外向性格,对什么都感兴趣,也跟谁都能打成一片,高一生活开始不久,正是班级和社团里都忙成一团的时候,以至于他天天都比高三的风息回家还要晚。这天他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巷子里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担心有人意外受伤,赶忙跑过去,一边把书包抱在怀里翻找水和创可贴,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他拐进小巷,眼前的场景让他震惊过后很快地感到胸中怒火翻腾。脾气好不代表欠缺正义感,洛竹完全无法忍受恃强凌弱的行为。他甚至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站在五六个穿着其他学校校服的高个子男学生中间的那个矮个子同校生,身体就抢先动了起来。回过神来,他已经把对方从人堆里拽出来推走,毫不客气地给了试图阻拦的家伙一拳,正中面门,打得他手骨生疼。

同校生一定是吓坏了,站在一旁一动也不动,洛竹努力用眼神示意他振作一点,却发现对方超无助超可怜地望着他,配上精致的脸和莹白的皮肤,就像只掉进陷阱的小白兔。

不管是不是错觉,洛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心中苏醒了。他瞬间斗志满满,大喊一声又打退了一个人,接着立刻转身拉过小白兔的小手,无所谓有杂物垃圾砸在背上,疯了似的跑了一整条街。

天边的最后一点光也消失了,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街灯刚好亮了起来,洛竹太激动了,感觉心跳了平时的两倍快,因而他喘得比被他救下来的小男生还厉害。

他松开手,气喘吁吁地说:“我叫洛竹,是二班的,你呢?”

他们的校服按年级不同,有鲜明的标志用以区分,本校的看一眼就懂。

“虚淮。”漂亮的同级生说,“十班。”

“啊,正好在我楼上呢。”洛竹笑得更开心了,“能不能去找你玩呀?十班我还没有认识的人,听说你们是快班,没有时间玩社团。”

虚淮点点头。

洛竹摆出一副严厉的样子,教训他说:“爱学习也不要在学校留到这么晚啊!路上很危险的,你看,今天就……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追过来,你和我一起走一段吧?”

虚淮张了下嘴,似乎想解释什么,但还是没说话,又点了头。

“你以前被找过麻烦吗?”

虚淮低着头没声音,洛竹当他想起不好的事情,不敢多问,一边走着,又挑起新的话头。

“嗯,你很怕的话,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啊,我爸妈都不在,只有一个高三的哥哥,他做饭可好吃了,吃点好吃的心情会变好哦。”

虚淮还是没什么反应,洛竹担心他八成在想才出狼穴又入虎口,对内向的人来说,被过分热情地对待也是一种心理重压,这么可爱的人一天之中被吓到两次天理何在啊。

洛竹不再坚持邀约,只是简单地目送虚淮进了家门——他家相当正式豪华,简直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相比之下洛竹和风息的家就只是个窝而已,也怪不得他会遇到麻烦——就潇洒地转身而去,回家给风息报喜了。

3

当晚,风息发现总是往群里转发奇怪科普知识的虚淮像是终于本人上线了一样,说了正常人能理解的话。

虚淮问:谁有一中的业务表?

混社会的学生时常缺钱,原本大多也是因为缺钱去混社会,这些人的课余时间定期要花在从乖学生身上搞钱上,当然这也不会太频繁,于是称之为业务。风息他们的小团体和社会上各路人都有来往,各自有各自的门路,几乎什么都查得到,但虚淮一向只提供信息,没有开口求助过。

手机不离身的阿赫先搭的腔,发了段语音,道:“叶子认识他们,我叫他私发给你。”

虚淮:谢谢。

风息对着聊天记录沉思了一会儿,实在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一直想找个时间拜托成绩很好的虚淮照顾一下同校的洛竹,这也是他建议虚淮放弃市重点考到有竞赛班的龙游中学的一个私人原因。洛竹很天真烂漫,比起接触他的伙伴们,按部就班地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养活自己是更好的选择。

现在,洛竹有了喜欢的人这事更让他头疼。

以洛竹的性格,会为对方做什么蠢事,完全是无法预料的。

一时冲动之下,风息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却表情惨淡地想起来,把它重新梳顺需要花十倍不止的时间。

他其实很羡慕虚淮,天生直发真好。

4

虽然心情十分骚动,但洛竹更怕吓到人家,忍住了去楼上找虚淮的冲动,一周里面只有一次偶然在楼梯上遇到,打过招呼后他指了指虚淮手里的一大摞作业本,问需不需要帮忙。

他上虚淮下,虚淮站得高一点,洛竹看不够似的盯着他的脸仔细瞧,那天天黑了光线不好,虚淮也一直低着头,他这才好好看到虚淮的长相。

实在是太好看了。小脸小鼻子小嘴,精致又可爱,说是个瓷娃娃都不过分。洛竹脸上发烫,心脏狂跳,他知道心里是什么东西苏醒了。

恋爱的感觉!虽然才刚刚萌芽,但一点也不影响它长势凶猛,好像他攥起拳来,还能体会到握住对方那只冰凉的小手的触感一样。

不巧的是,虚淮回答道:“不用。”

洛竹只能再次目送虚淮的背影离开。

他好奇怪,那作业本都高得要挡住虚淮的眼睛了,真的不用帮忙吗?

该不会被讨厌了吧?

5

今天的虚淮还是在转发公众号的科普知识,但的确又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既不是情人节,也不是妇女节,什么公众号会突发奇想,写一些教你怎么“欲拒还迎”的小知识啊。

风息看到记录的时候又是阿赫不放过任何一个秒回机会,打出一个孤独而灵魂的问号。

然后其他兄弟们也跟了三四个问号,虚淮估计还在认真阅读,没有回复,并且在几分钟之后又转发了一篇。

你知道吗?活泼外向型人格最不可触碰的十个雷区!

风息:?

对于老大的发问,虚淮还是多少解释一下,他说:没什么。

阿赫:天呐,冰男人这是春心萌动了吗?不会是对一中的哪个小太妹一见钟情了吧?

虚淮又无视了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提问,也没什么别人说话,直到第二天早上,刚醒的叶子心直口快地发了一条:淮哥,实话实说你别生气,一中没有小太妹。

6

其实那天之后,每次经过同一条小巷,洛竹都会特意往里看一眼,虽然盼着人再被堵有点奇怪,但如果能再次让他英雄救美一次,他一定开心地拉着虚淮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不知道要用多大力气克制住想要把喜欢他这件事一吐为快的心情。

风息在饭桌上和他谈过两次,无非是希望他理智一点,不要光看脸,人品也很重要。当年的无限针对风息和他的团体坏事做尽,风息每次看到追着他跑的小女生们都由衷地替她们感到不值。

可洛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理智,在他的认知里,他更相信爱情就是突如其来不讲道理的,比起他人啊社会的评价和投影,自己的感觉才更可靠。风息和他谁都没说服谁,只好嘱咐一句别太耽误学习就撒手不管。

而且风息觉得,最近虚淮有点奇怪,还是晚点再找他说照顾洛竹的事比较好。

7

太过分了!洛竹又一次怒火中烧地冲进小巷。

当同一批人真的再一次找虚淮的麻烦,洛竹发觉自己根本不开心又能英雄救美,而是生气虚淮真的时不时就受到这种对待。

洛竹下决心了,以后说什么也要保护好他。

自己惹了事没关系,可以拜托风息重出江湖帮忙摆平,虚淮一看就家教严还懂事不让配保镖,总是忍气吞声拿钱消灾怎么行!

不过这次他跑到虚淮面前护着,却发现面前倒了两个男生,表情痛苦,叫唤着在地上扭来扭去。他眉头一皱,气势凛然地问其他的家伙:“怎么回事!”

然而一中的混混们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三步,满脸惊恐地伸手指向洛竹。

“干嘛?”洛竹不太明白,但有点暗爽,“是不是知道我的厉害,怕了啊?”

那些人又摇头,手左抖又抖地好像偏了一点。洛竹睁大眼睛,让出一点空间来,发现他们指的是他身后的虚淮。

而虚淮也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校服袖子。

洛竹一口气提在嗓子眼,被依靠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于是他什么都不管,又严严实实地挡住虚淮,腰板挺得更直了。鬼知道他们指虚淮干什么?无所谓,统统都无所谓!

这回他是充满骄傲、大大方方地带虚淮走出小巷的。其他人没有追出来,而他,凭着刚刚那盈盈一握带来的自信,勇敢地再次拉了虚淮的手。

看着夕阳西下,洛竹感到最后那一抹阳光直直照进了他的心里,套用网上冲浪学来的话就是说,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我了!

虚淮转头看他,冷冰冰的表情也终于柔和了许多。

8

之后,洛竹天天都和虚淮一起走了。

他拍着胸脯保证道:“你尽管学,学到几点都行,只要我在,就一定把你安全送到家!”

虚淮抬抬嘴角,洛竹就能开心一整天,放了学忙完社团活动累死累活还能飞似的跑到楼上十班去,和虚淮待在同一个小空间里,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认真地走神。有次不小心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背上多件衣服,虚淮的校服外套码小,但毕竟是校服,宽松得很,洛竹竟然有种被抱在怀里的错觉。

不过错觉一闪而过,他马上感动地紧紧抱了虚淮一下当做报答,还亲手帮他穿好外套,终于体会了一下女孩子小时候打扮洋娃娃的心情。

人到底能喜欢另一个人到什么地步呢?可能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正无穷吧。

9

转年来,风息高考完重出江湖,带着兄弟们新仇旧恨一起算,酣畅淋漓地打了好几场架。好兄弟之一的虚淮当然也在其列,不过他向来人狠话不多,收拾完了自己负责的部分就靠墙看手机,夜深了,手机屏幕的光由下而上打在他脸上,一半像鬼片里的娃娃,一半像没有温度的杀手。

完事之后他们走夜路各回各家,只有阿赫和他顺一段,就问:“刚刚叶子喊你帮忙你怎么光顾着看手机没反应啊?很重要的消息吗?”

虚淮点点头,居然没有无视:“在约时间。”

阿赫以为又是火并,来了兴趣:“什么时候?”

“约会,明天。”

“啊,那不是要起早,这都快两点了,你回去马上睡啊,不然状态不好容易挨骂。”

“好。”

和虚淮在十字路口分开之后,阿赫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虚淮什么时候有了对象?!

10

这是他们交往三百天的纪念日,洛竹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决定在约会之后,带虚淮回自己家留宿。

“不用担心我哥哥,他高考完假期玩疯了,基本不回家,回来也不会打扰我。”洛竹笑着说,“而且他早就知道你了,说是本来还想找朋友帮我补习,但发现我们在一起之后我成绩也好了,就放弃了,说你教得挺好的。”

虚淮点点头,站在熟悉的洛竹家也是风息家门口,本来平静的内心,突然起了一丝波澜。

说是留宿,会发生什么心里都清楚,该准备的他早就买好了,装在包里背了一天。知识储备够了,虚淮就不紧张。但他不太会应对尴尬的局面,尤其是他知道,昨晚忙到那么晚,风息今天肯定在家休息。

如果风息想不到的话,他只能发消息提醒一下了。可是要把原本的屋主人往外赶,措辞也是个难题。

虚淮最后敲定了一个方案,并且提前打在了聊天界面的草稿里。

天虎昨天托梦给我,今天如果你不去和他一起睡觉,他就再也不吃饭了。

11

“我们回来啦!”

一进家门,洛竹大声宣布。

他没有打算向风息炫耀,但当他们面面相觑,他还是自豪地举起和虚淮握在一起的手。

风息却像是惊掉了下巴,一时间,近一年以来洛竹对他一见钟情的对象各种各样的描述像在风息脑子里循环播放,同时配上了虚淮打架时单手拧脱别人关节的画面,达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洛竹,”风息麻木地说,“他比我还能打。”

洛竹睁着大大的眼睛,里面盛满了天真。

他问:“打什么,扑克还是麻将?他很聪明的,说不定真的比你厉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