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程浩x夏洁]相隔两地的电话

Work Text:

-
夏洁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邀请语音通话,手指在接听上方始终按不下去,她深吸一口气,可还是十分犹豫要不要点击接听,不过叮得一声,通话取消,手机界面返回到她和程浩的聊天界面,她再次看到令她觉得社死的那条由她分享的一个小程序的消息,以及时隔十分钟的来自程浩的通话已取消。

夏洁躺在床上叹气,现在她非常希望来个人把她打晕,让她失忆,好让她忘记她刚刚因为手机卡顿,误把那个写着「快来远程控制我吧」的小程序分享给程浩这件事。她明明是想分享给文件传输助手,看看远程控制怎么用的,但怎么就突然分享给了程浩,而且关键是小程序卡顿,等她能够再次打开微信,已经无法撤回。

夏洁看着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那个新奇的玩具,充电灯已经显示长亮,证明已经充满电。她拔下充电线,将小玩具放在手里,一侧是吮吸头,一侧是偏尖的圆柱,硅胶的手感很好,果然如公众号的推文所言,的确看起来性价比很高。

这是她看一个健康科普公众号的推送买的,那篇文章的标题是:如何增进异地情侣感情,她因为最近程浩被派去青岛学习,两人交流只能靠一部手机,所以看到这个标题就点了进去。但没想到是一则玩具广告,告诉她如果购买这个小玩具,通过远程控制,就能让异地情侣的感情如胶似漆。

但鬼使神差下单,收到货以后,她觉得十分尴尬,她怎么可能和程浩玩这个。夏洁想一想该怎样和程浩解释这件事都觉得头疼,她甚至想明天直接把这四百块的东西扔进垃圾桶,以免哪天被程浩找到她就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人就是太好奇,她很想看看远程控制到底怎么用,于是就形成了现在十分社死的局面。

“喂?吃饭了么?我今天有点困,想先睡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明天再聊吧。”

微信界面再次变成邀请通话,夏洁实在没办法点下那个拒绝,只好点击接听,但通话开始她就迫不及待先一口气说完,期待对面能说一句好或者晚安,她就立刻挂掉电话睡觉。

但程浩是开着免提的,听夏洁说这一连串颇有欲盖弥彰之意的话,看着手机界面,那个小程序。刚才他只简单浏览了一下简介和帮助,现在才看小程序的整体页面,有自定义区和官方设定区,花样倒是不少,而且官方设定区的名字,很适合纳入扫黄行动。

“嗯,你要是困了就睡吧。”程浩将最小化的语音界面点开,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可以明天再聊你分享的这个……”

程浩再次最小化语音,看着那个小程序的名字说:“远程控制。”

一如所料的安静,程浩不着急,趁这个时间,他打开方才下载完的淘宝,登录,搜索。搜索界面五花八门,但东西都在400到500元。他退出淘宝,返回微信,将手机充上电,摆高了枕头,靠在床头。

他也才刚回暂住的房间不久,随便冲了澡准备打个电话便休息。他住的是简易的招待所标间,两人一间,同住的警察家是青岛的,因为今天孩子生病便回了家,房间剩他一个,而恰在今晚,夏洁分享给他一个小程序。他们是有半个月没见了,因为和人同住,并且这次来学习,时间紧任务重,他们也很少打视频电话,语音通话也比较短暂,要说不想她是不可能的,而且他是哪里都想。

“不是……程浩……我……你让我想想……”

夏洁被程浩的话吓出一身冷汗,她就知道程浩不会轻易放过她,但怎么和领导解释她其实是五好青年,并没有热爱少儿不宜,只是因为好奇,她说不出口,因为她确实有点想试试,可这种话更说不出口。

“所以,小洁,充好电了么?”程浩重新拿起手机,点开保存的使用说明图。

“充满了……不是……什么充电?我手机电量不足了。”

下意识地回应让夏洁彻底投降,她看着90%的手机电量,企图撒谎。

“左边的床头柜第二格有酒精湿巾,浴室洗手台下中间的柜子里有润滑液。”

程浩想象夏洁找借口的样子,便愈发想她,好在学习即将结束,否则他怕他会一时冲动连夜赶回平陵。他听着听筒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有点想让她换成视频通话,但话到嘴边,还是有点犹豫。倒也无妨,他知道,她会照做。

“小洁,你要重新分享一下,或者,如果你不想,也可以。”

听筒里没了声音,程浩才开口,字斟句酌,将所有的选择权交给夏洁。

“程浩,你想看我么?”

夏洁解开了几颗睡衣的纽扣,乳尖已经挺立,她像程浩平时那样轻轻用指腹触碰,又涨又硬,还有点痛。痛感联通其余感觉,她开始迫切地想要看到程浩,或许一分钟前说不出口的话,现在便都能说出来。而不光是说,她开口还不等程浩反应,便挂断电话,重新拨通视频。等待接通中,她看到屏幕里的自己,镜头不在眼前,正对着锁骨,隐约可见一侧乳,而就在此时,视频接通。

“那个警察叔叔,是不是不在?”

夏洁没想到自己开口的声音已经比平时软了很多,她将手机举起,看屏幕里的程浩,好久不见,分外想念,想亲想抱的人怎么只能隔着屏幕看见,她忍不住想问5g时代连视频通话可以触摸对方都做不到么?

“他有事回家了。”

听到第一句却是问不相干的人,程浩看着屏幕里的夏洁有些无奈,他最引以为傲的徒弟,怎么连合理推测都做不到,如果他不是独自一人,怎么会和她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一些绝不可能被外人听到的词。

“程浩,我好想你。”

夏洁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喝醉了一样,脸红透,脑袋也不太清醒,但却多了一些莽撞地勇敢,让她能够一边说着想念,一边将镜头向下。比起上身还穿了一件睡衣,下面是一览无余,她手指跟随着镜头一路向下,触碰到湿润的阴蒂,浅浅深入手指一点,便又抽出,对着镜头张开手指,两指之间,是晶莹剔透的一道粘稠的水液。

但勇气也只能到此为止,夏洁拿着手机的手开始发抖,她不太敢再拿回眼前,她开始冷静,觉得这样的自己很不好,可思念决堤,她控制不了。从在一起后,他们从未分开过如此之久,这些天的白天,她只能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再出警,更多的时候,她只能自己找一些简单的工作做。这些她都没和他说,她怕他为了她打电话给高所或是陈警官,强行带上她出警。但她很羡慕,看着李大为杨树奔忙的身影,赵继伟才回所里喝口水又跟着自己师父出去跑社区,她终于体会到孤独是什么感受,也终于发现,她对程浩的依赖,对程浩的喜欢,对程浩的爱有多么强烈。

“小洁,还有五天,我就回去了。”

程浩看着手机屏幕,觉得额上已经开始冒汗。虽然现在视频已经全黑,但刚才他看得足够清楚,他喉结滚动,想要开口却只敢轻叹一声,然后说一些她本就知道的安慰的话。

“程浩,我分享给你了。”夏洁听着安慰,没有回应,只是重新拿起扣在床上的手机,看着镜头里看似很近,实际太远的程浩,下拉小程序,点开远程控制,重新分享。分享界面可以选择备注,她打了五个字,点击分享,页面跳到聊天框,小程序上写着「好想好想你,快来远程控制我吧」。

“程浩,我觉得我不需要润滑了。”

小玩具还在手里,便已经有一点震动,大概是程浩在测试,夏洁拿着吮吸头触碰阴蒂,酥麻的触感让她庆幸听了说明书的话,一定要用防水垫,她感觉从阴蒂到腰窝,再到大脑,都在震动,她忍不住在水液充盈,完全湿润吮吸头时感叹。

“程浩,可是它没有你舔得好。”

穴口不断涌出水液浇灌玩具,夏洁觉得自己大脑的CPU可能已经烧坏了,开始说一些胡话。手机早已扔在床的一边,她不得不不停地换手拿住不停震动的玩具,震得她手腕酸疼,而震动还在升级,她想要求饶,她不得不去摸不知道被她扔在哪里的手机。

“程浩,你可以想,是我的手在帮你。”

摸到手机,夏洁才睁眼,继续忍受着震动带给阴蒂的无限酸胀,看向手机屏幕,发现视频通话已经被转为语音通话,她突然忘了自己本要求饶,突然胆子变大,开始猜测程浩现在是不是正一手拿着手机折磨她,一手撸着阴茎想象她。

“小洁,你可以换成另一头,试试看。”

程浩喝完一整杯水,看着四角裤上的一圈轮廓愈发清晰,他决定还是起床到洗手间。手机的界面还在使用说明,告诉他这个玩具一侧是吮吸,另一侧是插入震动,而这一侧还有一个名字,叫炮机。名字起得直白,程浩不用深想,他返回小程序页面,想要关停吮吸头,再打开另一侧的炮机震动,但他将四角裤褪下,看着勃起的阴茎,改了主意。

“程浩,有点痛。”

如他所料,夏洁的反馈让他将震动频率调到最低。炮机头部略宽,尽管有润滑但既然需要缓慢地进入,没有手指的扩张,直接深入是有些困难,程浩知道,但没有说,而是将这个玩具的优点发挥到最大化。

“小洁,可以慢一点。”程浩将听筒贴近耳朵,另一只手握住阴茎,他的手自然是要比夏洁的手大,但听她的话,想象也不难,只是一想他就很难一心二用说话,他靠在淋浴间的墙上,冰凉与火热,同时灼烧他。

“小洁,拿枕头垫高一点腰,我没有关掉另一头,它可以继续给你润滑。”

手指轻抚过龟头前端,程浩吸一口气方才能平稳语调接着说。前液分泌得很快,他撸动阴茎逐渐不觉得手涩,而听着听筒里一声一声叫他,随着他调整的震动频率,从轻微到听得清晰动人,他手上的速度也跟着加快。

“程浩,可是我还是好想你。”

名字越念越多,想念也呈指数增长,夏洁逐渐承受住双重的震动,吮吸使她沉醉,而另一侧的深入震动又使她清醒,让她更加贪恋程浩的抚慰。她想到他临出差的前一晚,白天跑了一整天,他们都有点累,尽管她主动亲亲,他也只是把她抱紧一些,摸摸她的头说乖,今天你太累了。可她在那时理解了什么是取悦,她能感受他涨大的地方贴着她的腿,她想要满足他。

那晚她承受他的深入,相比于腿间的玩具,他好像是会顶到她的最深处。同样是胀和酸,程浩带给她的更多是心理的酸胀,溢出的占有欲得到满足,脑内闪过灵肉合一这样的词汇,她切实感受到什么是拥有。

所以,尽管是程浩在操控着这个玩具,夏洁依然在想念,而且是因为比较,变得更加想念。她突然很想给那篇公众号文章留言,这个玩具确实增进了情感,因为她更爱程浩了。

“小洁,我也想你。”

程浩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抑制不住的呻吟,呼唤他名字的呢喃,还有道不尽的想念,他听得出夏洁的难过。

“小洁,我也好想好想你。”

程浩对于远距离无能为力,只能说一些苍白的安慰。他想一句安慰不够,便多说一句,便再说一句,可听筒那边没了回应,只有哭泣和没再忍耐的喘息,正伴随着他手上不断加快地撸动,传到他耳朵里。

“程浩。”

没了力气再握着吮吸头,夏洁只夹着不断震动的另一侧,一些酸胀的感觉再次袭来,她忍不住叫程浩,想要他慢一点,但她突然感觉腰酸,一切都不受她的控制,她完全失去力气,夹不住玩具,只能任由玩具滑出,一汩汩水液喷溅在防水垫上。而在她高潮的同时,听筒也传递出程浩略显粗重的呼吸,相隔百里,共达顶峰。

“程浩,能不能不挂电话啊?”

平缓呼吸,夏洁终于从高潮中冷静下来,她没什么力气处理防水垫,只能翻身躺到另一侧,顺便拿起早就被她扔走的手机,手机发烫,依然显示通话。

“好。”

双方的喘息都通过声筒传递到另一端,程浩将小程序关掉,应了声,才将发烫的手机放到洗漱台上,然后打开淋浴喷头冲洗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