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风黑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Work Text:

无限甫一踏进门口,就觉得不对了。体内的灵气纷纷逃离出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压迫感,叫嚣着让他跪服在地。

是罗小黑的领域。

 

无限抓住最后一点能力将身上的金属幻化成一个棍子,勉力支撑住了身子,一步步挪进房间。果不其然,一大一小两只猫科动物坐在沙发上,翘首以待。
茶桌上......还摆着不可描述的道具。
“不行。”罗小黑正是少年,精力旺盛,而风息跟他周旋了近百年,体力同样不容小觑。再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无限一口回绝。
“我明天还有任务。你们自己选,要么两个人,要么桌子上......”
“师父......”
罗小黑的耳朵立在脑门上,垂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风息。后者也是一脸难色,两人,不,两猫咬耳朵了一会,才定下今天的目标。
“我们一起。”

 

无限还能怎么办?这里是罗小黑的领域,他哪怕是最强的执行者也不能逃脱这天地法则。他看着两只猫闪闪发亮的眼神,头皮发麻,却只能点了点头。
“耶!”

罗小黑手一挥,房子里的器物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坦,地上柔软的绿草覆盖着,阳光温柔而和煦,参天古树赫然在他们头顶上,投下一片绿荫。
无限很头疼,他不知道罗小黑的空间什么时候自作主张地被他弄成了各种样子,每一次都是原始的自然风光,兴许是野兽在野外交合的天性使然。
可他毕竟是人类,风息很喜欢下各种命令,偏偏不让他变成傀儡,只得带着强烈的羞耻感无可抗拒,被他们两个肆意妄为。
就比如现在。
全身的衣物随着空间主人的心意消失不见,留他一人赤裸着身子跪在草坪上,大腿绷的紧直,根部敞开,坐在地下的罗小黑便能看的一清二楚。
独属于下身的旖旎风光。

任谁,哪怕是总馆的资料上也不会显示,他们排行第一的执行者无限。

是个双性人。兴许是先天畸形,兴许是为了强大的能力而被迫做出的改变,总之无限身上不知为何多了个女子的东西。
“师父,手举起来。”
他不得不照做,于是属于木系精灵的藤蔓将他纤细手腕捆了起来,高举至头顶之上,又挽了个结,叫他双臂松松垮垮地半垂着,却动弹不得。
猫科动物的本性是不是喜欢控制猎物?赤裸已久的身子渐渐有了点别的感觉,清醒的意识开始飘忽,无限正胡思乱想着,眼前却被一片黑暗罩住。
是一块金属,冰凉的薄片贴着他的面颊,叫他皱起眉头,却什么也没做。
少年人要尚显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师父你看,你教我的,我学的好不好?”
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乱七八糟的词!一定是风息!
无限不能再想下去了,因为柔软的唇已经包裹上了他左侧红果。温润的触感摩擦着每一处凸起的部分,湿热从口腔顺着一路流进他身子深处。罗小黑将舌头伸出,猫的舌头软软的,带着点倒刺,在他乳头上舔舐,甚至妄图摁压着。
“师父,你稍稍配合一点嘛。挺起来,腰往前送。”
淫荡下流的话从少年人口中说出更带了些背德的意味,不知是情动还是羞恼,无限的脸颊通红,就连耳根处也染上了几抹红晕。腰无法控制地向后弯,将胸口挺起,倒像是自己主动一般。
左侧已有个罗小黑在逗弄,右侧又突然伸出了只手,指甲比一般人长些,轻轻刮蹭着饱满的红樱,带有厚茧的手指不住地揉捏,令他身子遏制不住地颤抖,叫出声来。
“无限,别光看着你徒弟啊。”
风息靠着他的肩膀处,舌头碰了碰小巧的耳垂,右手的力道微微加重,转而在无限紧绷的脖颈处噬咬起来,留下几个鲜艳的红痕。
“师父,你稍稍配合一点嘛。”
又是同样的话,却带了不同的命令意味。无限被他们哄得身子发软,腿分的更开,整个人倒在风息的怀中,下面两处穴无意识地渗出点水,打湿了腿根处,点点水光汇成几滴水,顺着腿部的纹理留了下来。
风息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从胸前收了回去,挤出了点润滑膏,抹在两处穴口,轻轻抹开,手指摁着柔软的穴肉,冰凉的液体一点点流进去,与肠液混在一起,冲刷着滚烫的内壁。
无限被他紧紧圈在怀里,身子向后倒,前头翘起的性器和湿淋淋的下体让罗小黑看了个明明白白,风息的手从股缝处伸出,在后穴处轻轻塞进一根手指,快速地抽插了起来。罗小黑见状明白了意图,将无限的腿掰到最大,一只手伸进了前面的穴中,处于少年人的坏心思还转起了圈圈,另一只手抚过早已挺立的前端。
无限人生得素雅,身子也素雅,连男性的代表处也干干净净,不大不小的一根挺在那,随着罗小黑手的上下移动而渐渐流出了些透明的液体。
“小黑……哈,把金属拿掉……”
三魂七魄被两个人玩得四分五裂,神智也被前后两处的异物弄的要撕裂了一般,由风息带着,罗小黑跟着,开始有组织的运动,手指越来越多,进入的越来越深。无限全身都泛着潮红,腿被罗小黑压成了一个m的形状,内壁随着外来物的搅合一紧一松,润滑液的白沫从体内流到腿跟处。
无限眼前的金属被拿掉,但随之而来的是温热的触感。罗小黑亲了亲他微闭的双眼,舌尖在眼眶处打转,留下一道道水痕。
“师父,你睁开眼看看我,好不好?”
无限勉强睁开眼,水雾后面的黑影靠得越来越近,最终和他贴面,罗小黑吻上了他的唇,少年人的进攻单纯而热烈,舌头一个劲的往里面攥,在湿漉漉的口腔中肆意搜刮。无限被弄得合不上双唇,涎水从唇边上流出,顺着下巴滴落。
“唔……”
罗小黑与他分开的时候,他的呼吸急促而混乱,微张着嘴,唇被吮吸的鲜红。他刚想着喘口气,下巴又被人扭了过去。成年的豹子进攻性极强,咬住他的唇不放开,将他两片薄唇舔了个遍,又深进到口腔里面。
松开的时候,无限晕晕沉沉,缺氧到头昏脑胀,无力地垂在一边,被风息整个人架起来。两根滚烫的粗大性器抵在口中。
“无限,放松一点。”风息试探地将身子往前送了一下,头稍稍进去了些,惹来了无限一阵轻颤,“小黑。”
“好。”

“呜啊!”
两根性器同时冲进身体中,碾过一寸寸敏感而脆弱的内壁,早已被开拓好了的地方像熟透的果子一样鲜嫩多汁,一碰到便流出水,更加方便了性器的进出。一寸寸的神经快感自下而上涌进脑中,叫他失了分寸哭喊出声,仰着头紧咬着牙关,黑色的长发被汗打湿,一缕缕贴着身子,突出的喉结被人一把叼住,犬齿细细地磨着。
他好像被风息举起来了,双腿悬空着落不到地上,大张着任两人肆意捉弄,双手还是高举着无法用力。两只猫科动物不知何时已经把尾巴变了出来,罗小黑在腰上上下游走,绒毛弄得无限又痒又麻,而后头的豹尾在腿跟处摩擦,沾上几滴水渍。
两个人像是在争夺什么一样,一个劲的往身子深处顶,隔着一层薄薄的膜,两根性器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似的,往脆弱的隔膜上撞。他的身子软成了一滩水,瘫在风息的怀里,口中流出藏不住的呻吟。前头已经被罗小黑弄得出过一次,现在又渐渐抬起来。前头胀痛越来越明显,已有滴滴的清液渗出。
“不可以哦,师父,不可以。”
罗小黑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一根丝带,在根部打了个结,胀痛感愈发严重,一股一股的刺激冲击着他的神智。
“小黑……风息……”
他们便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往花心处顶得又快又准。无限只感到自己像在惊涛面前般脆弱无助,眼角处的泪水不停掉落。
最终的罗小黑先出了精,粘稠的液体在内壁深处浇了个满,他故意压了压无限因存着两根而微鼓的肚子,话里是藏不住的开心。
“师父,你可以给我生小猫吗?”

怎么可能。无限刚想呵斥他一句“放肆”,后头的风息动作立马加快了,将无限摁在了地上,撞击着后穴深处的敏感点,手指放入前头的穴中抽插着。两处娇嫩的肉被玩得红肿,前头更因为激烈的摇晃而将先前的白浊漏了出来,如小儿失禁般。
“你告诉我,舒服吗?”
低沉的声音响起,无限的眼前一片模糊,眨眨眼便是清泪涌出,他勉强点点头,在承受了另一股炙热后终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风息,你说师父明天会不会骂我们啊?”
“我哪知道,不过保险起见,我建议我们要去买个保险什么的。”

 

End

写在后面的话。
我真的,很,很难。第一次接触3p,就,很尴尬,我掌握不好节奏啊力度啊等等,总之这应该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太对不起观众老爷们了,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让自己更加好看(?)
当然,这,这是,不太对的行为,小朋友们千万不要随便尝试。真的。
还是太感谢观众老爷的支持了,我真的,好累,心好累,快写不下去了才有这么个仓促的结尾,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