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荆棘与蔷薇

Chapter Text

   十六夜咲夜,显而易见的,发生了变化。

 

    无论多么微小的细节都不能逃过吸血鬼那双赤色的眼眸。蕾米莉亚手握克洛托*纺就的丝线,亲手打上变故的绳结,然而那线上传来的波动却令她心烦意乱,她应是看到了,然而不能引导着丝线回归她所想的道路。    她无来由烦躁,闭起眼,手中半满高脚杯倾斜,粘稠的红褐色液体顺着一侧退下去,留下斑驳的痕迹。

 

    “咲夜——”她懒懒拖着长音唤道,指尖敲打着高背椅镀金的扶手。下一秒,银发的女仆长凭空出现在她身侧,右手平放胸前,微微弯下腰,沉静的灰蓝色眼瞳隐于睫毛之下,带着微笑说出自己听过无数遍的话语:“我在,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面前人这般从容的表情也不能打消红魔馆主人的疑惑。往日,无论在何时何地被召唤,十六夜咲夜总是会在蕾米莉亚身后三步处现身,站定,皮鞋踏在木制地板上发出的清脆响声伴随怀表齿轮的机械轻音温和,由远及近,于是她对于女仆长的到来一事明了于心。而现在,这样的咲夜虽然迅速,却有些虚幻,没有预兆地出现,就像是……将会没有预兆地消失一般,不!蕾米莉亚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内心就此变得不安。

 

    在走廊遇到咲夜的时候,她的不安感加深了。咲夜那时正在窗格透过的阳光之中擦拭窗台,那金色的美丽又致命的光晕模糊了她的脸,为她罩上一层面纱。蕾米莉亚隐于廊柱阴影之中,凝视女仆长蓝裙的背影与日光一同缓缓移动离她远去,猛然间想起咲夜平日看上去只是走过窗边,一切都会奇迹一样光洁如新。蕾米莉亚知道,这并不是咲夜具有洁净周边的天性,而是她独有的能力——停止时间。当她拨动手中的怀表,就可以自由穿梭在凝胶般下沉的时空间隙之中,轻巧穿过停滞的一切。她能够排布数层直指对手心口的飞刀,等待时间开始流动后的一击必杀;当然也能够轻柔拭去栏上浮尘,短暂几分钟后完成几乎整个红魔馆的清扫任务。虽然自己已经让五百年流逝,但是总感觉咲夜度过的时间将会比自己长的多——蕾米莉亚如此想着。然而,当她再度抬起头时,
    眼前的人已经不知所踪。

    脚步声尚且环绕在空旷走廊之中,逐渐减弱。当最后一丝残响完全消逝,蕾米莉亚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向回走,无意识皱紧了眉头。

    咲夜?

    于是,就像她骤然消失一样,咲夜又出现了,就在短暂的两天之后。怀抱文书的蕾米莉亚从大厅出来只不过几步,面前一暗,竟是差一点撞上突然“降落”的女仆长。
    “咲夜,你这几天是存心吓唬我吗?用那些和芙兰玩游戏的小伎俩?如你所见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搞这些,”她有些不耐烦地抱怨着,“还是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多关照一下我那可爱的妹妹?你也知道现在我每天睡觉前都会给她读书,这确实不够,但是相比之前已经好很多了。我不明白……”蕾米莉亚絮絮的话在她看到咲夜脸上本不该出现的疑惑和惊讶表情时戛然而止。
    女仆长睁大眼睛,蹙起眉头,紧咬住嘴唇好像抑制一声不受控制的尖叫。

    “这……实在是失礼了,我并不是故意的,还请大小姐谅解。”咲夜的表情迅速恢复了往常的平和,眼神中满溢愧疚,却没有消除其中的不安。她深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时,不自知地将内心翻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吸血鬼凝视她的人类仆从,她无时无刻不笔直的腰背与稳健的步伐里,自己察觉不出任何疲倦的迹象;没有异变的每一天也只是平凡的日子。到底是为什么?是什么让这完美潇洒的外表出现了裂缝?  

 

     然而,自那一天之后,咲夜如同结束花期而萎顿的蔷薇,就连外表的精神也很难再找到了。

 

     黄昏已至,瑰丽霞光如梦似幻,铺展到遥不可及的天际。妖精女仆们拉开厚重的帘幕,暮色透过玻璃窗,水一样流进室内。太阳无声地沉下去,让属于夜晚的造物们得以欣赏绮美的自然风光。图书馆中时钟的指针划过Ⅻ刻,蕾米莉亚终于放下手中书本,露出与平常一般饱足的微笑,向友人点头致意。而魔女依旧专注于研究,目光从未离开身前古籍,红魔馆主深知自己好友的性子,也不在意什么,便起身离去。当偌大的地下图书馆只余下帕秋莉一人时,她突然叹息般出声:“你又……知道些什么呢?”   
 她似乎还想再说些话,薄唇微张,却引出一串剧烈的咳嗽,只好用衣袖掩住嘴,轻抚着胸口,回到魔法书织就的世界中。

 

    蕾米莉亚沿着盘旋的楼梯上行,一直到了顶楼的露台。玫瑰色的晚云像是要迎接她,盛开得分外绮艳。风中鲜花的香气拂过鼻尖,不用看也能够想象出花园中生机盎然的景象。只是缺少些红茶的芬芳,她这么想着,就自然而然地呼唤咲夜,要她送一杯茶来。
    很快,女仆长端着托盘出现在她背后。“请稍等一下,”她的手指贴上银制餐刀的锋刃,“红茶马上就准备好了。”    听见熟悉安心的声音,蕾米莉亚回过头,却意外发现了咲夜略显苍白的面色与眼睑下隐约的青色痕迹。一种细小的,无由的怜惜骤然涌上心间,伴随着微不可察的焦燥。蕾米莉亚不经思索地脱口而出:“这样给我就可以了。” 
    “诶?”  
  尽管有些疑惑,咲夜还是将托盘捧过去,那只餐刀的银光匆匆在袖间一闪,就消失不见了。蕾米莉亚接过茶杯,轻抿一口杯中琥珀色的液体,果不其然,除去恰到好处的温热与只存在于嗅觉的残香,再没有什么味道。于是她的脸上,也流露出些许与外貌相符的,带着孩子气的不满来,不过并没有朝向明确的对象,不管是自己,还是面前的人。

    “咲夜,你最近有点累啊。”
    蕾米莉亚的眼前浮现出夜以继日燃烧着的油灯,咲夜的房门关得再紧,暗黄的光总要从门缝露出来。这些天的事务有那么多吗?
    随手将空茶杯放在一旁,她又问,要不要给你放几天假,红魔馆背上肆意压榨从者的名声可不行。而面前的人垂下头,半张脸隐入柔和的阴影中,思索了一会才开口:“不行啊,我要是休假了,可就没人来搭理大大小小的事情,那些妖精女仆也根本不怎么干活啊。”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笑了出来。蕾米莉亚也跟着笑,耳边却掠过咲夜继续的低语——仅仅半句话出口就骤然停住,终而消逝在傍晚的风中。

    “而且……会来不及……”   

    什么来不及?
    吸血鬼在各个方面都总是比常人敏锐的,蕾米莉亚没有放过这句话里不清不明的意味,她快速回想着。不幸的是,她承认自己对于咲夜话语所蕴含的可能性一无所知。晚风还没有停息,愈加寒凉,又吹拂出一颗烦闷的心。
    咲夜早已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她的嘴角牵起自认为自然的弧度,讲述无关紧要的小事,同时有些忐忑地抬头,正好撞上蕾米莉亚一双血红的眸子。咲夜看到了自己的脸,表情勉强到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有什么困难不能和我讲吗?”蕾米莉亚向前踏出一步,“来,咲夜,我们很快就能解决掉。” 
    只不过出了一点小问题,我忠心的从者将毫无保留地向我倾诉,从十多年前的小女孩到现在的十六夜咲夜一向如此。说出来就好,咲夜,说出来就好—— 

    从者扭过头,文辞温和地解释自己没有什么问题,请大小姐不要再担心。

    两人站在这里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连天穹之中最后一抹晚霞也熄灭了。皎洁的、无瑕的满月悄然升起,光辉宛如轻纱,笼住因夜失眠的妖异们,亢奋在无声蔓延。 

    够了,听到的已经够多了。蕾米莉亚背后双翼伸展开,拍打几下便飞上半空,这样不用扬起脸就能将女仆长整个人置于视线之下。向上是月亮,向下是咲夜沐浴在月光里的银发,现在无论哪一个都会令她陷入失控的狂乱。
    咲夜眼看着她的主人自空中俯身下来,精致的面容不断放大,她想要后退,突然,蕾米莉亚朝着她张开了手臂。没等她反应过来,肩颈已经被环绕住,不属于自己的卷曲发丝蹭过脸颊,吸血鬼的头埋进了人类的颈窝。 

    远处望去,像是一对恋人在月下相拥,极尽温存;事实上根本没有如此奢侈的浪漫,两人身体相贴和的部分只让咲夜感到凉,更没有洒在皮肤上的吐息——非人的生物不屑于模仿人类而呼吸。
“大小姐?您在做什……呜!”
“一点,一点就够了。” 

   光洁如玉的脖颈,隐约可见其下青色血管,渗出丝缕迷醉的芳香。先前没有被满足的食欲跳动着,诱使她将牙齿贴上那一块皮肤,温热的、鲜活的生命力就在里面流淌……   

  感受到颈部传来刺痛,咲夜在颤抖,血液涌出她的身体。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前的一切开始褪色,又被无法命名的颜色旋转着覆盖,在脑海深处炸开,将她推向苦楚与快乐的极点。捕食者先是让自己的猎物沉入混乱的深渊,再享用失去抵抗的美餐。
    怀里的人过于柔软了,简直要化成一弯水。腥甜的血液沾到舌尖的一瞬间,蕾米莉亚目光变得悲哀而清明。真是可笑,明明先前拒绝了掺血的红茶,这时居然强硬地侵占自己的从者,全然忘记了她疲累的躯体与精神。于是蕾米莉亚抿起嘴,不再让那些琼浆流入口中,随即僵硬地抬头,唇角还染上一抹暗红。她不忍再去看咲夜,不管是脸还是稍微止住血的颈侧,而多重复杂的心绪像海啸将她吞没,又似阳光把她烧灼。
     “不对,这……很抱歉,我不应该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蕾米莉亚的声音也在颤抖。

    四周寂静,只有月亮注视着二人。

 

*(希腊神话命运三女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