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是公司摄影师,专门拍model的”

Work Text:

01

于文文坐在宁静的办公桌上晃荡着一只腿,手里专心致志地捣鼓着她刚买的胶片机。办公室的门啪地一声被推开,随后是宁静高跟鞋踩在瓷砖上清脆的声响步步靠近。但于文文丝毫没有要尊重一下自己老板和妈的意思。反而用手撑着身子在办公桌上坐得更稳了。
“于文文!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举止啊!”
于文文刚想顶嘴,就被宁静拽着胳膊从桌上薅下来,手里昂贵的相机没拿稳差点掉在地上。“哎!你看着点啊,我刚买的相机哎!”
宁静对于文文那台宝贝相机丝毫没有怜惜,再贵,再贵也还不是拿她赚来的钱买的。宁静瞪了自家女儿一眼,转身踩着高跟鞋坐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把手里的文件往桌上一扔。她又打量起于文文的装扮来。是比平时见她那副二流子的模样好多了,但还是不顺眼……
“你来公司上班,就给我穿得正经一点,不是给你买了正装。衣服都放你跟前了,也不知道换!”
于文文撅着嘴,晃着手臂吊儿郎当地一屁股瘫倒在宁静正对面的会客沙发上。“我这就是西装啊!”于文文穿了件深棕色皮质oversize的西装,里面套的白衬衫五颗扣子只系了三颗,下面配的牛仔裤和皮靴。对她来说,确实已经很低调了。“我是摄影师,又不是会计师,总要穿得时髦一点才能显示出你公司的实力吧?”

宁静对自己女儿的贫嘴能力很头疼,她实在没精力从家吵完又和她在公司闹,也许把她拉来公司上班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不跟你在这废话,今天晚上夏季新款那个走秀,你去跟一下。这是资料。”宁静把刚甩在桌上的文件拿起来扔给远处的于文文,于文文笨手笨脚地接不住,反而把文件的夹子弄散,纸张撒了一地。宁静扶额长叹了一口气,抬高声调:“您连文件都接不准吗?”
“谁接文件隔了这么远接啊,又不是打橄榄球。”于文文乖巧地蹲在地上一张张地捡纸“晚上我没空,乐队要演出。”

于文文在来她妈妈公司当摄影师之前一直都在全职玩乐队,自己组,也帮朋友顶替各种位置。她从小就被宁静逼着学各种乐器直到大学学音乐毕业,现在也算是样样精通。但奈何她也没像他妈想得那样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穿着优雅的黑色长裙跟交响乐团一起演奏,而是早早迷上了摇滚乐,和livehouse里那群不务正业的摇滚乐手成天混在一起。从那时候起宁静就知道,自己这个倒霉孩子不管安排她干什么,她都不可能跟着自己的规划一步步走好。就和她自己年轻时候一个样儿。

“你是来上班还是来玩儿的,给你安排工作你还不做?不做给我收拾东西走人啊。”宁静确实有些生气了,于文文对自己妈的脾气了如指掌,第一时间就扔下手里的活儿跑到宁静身边去,从身后搂着她的脖子,整个人贴上去。“我没有不做嘛,你给我安排的工作我不都认真完成的嘛?今晚是梦梦和恋恋她俩的乐队缺鼓手,我不去她们又要被老板还有粉丝骂了。等下打架打伤了我可要去医院陪护的啊。”宁静拽了拽快把自己搂窒息的那双手,听见赵梦和刘恋的名字又心软起来,那是她认识的于文文的狐朋狗友里唯二靠谱的两人。于文文此刻正窝在她的颈间小猫一样地蹭着。“恋恋她们鼓手又跑了?”宁静微微侧头看着撒娇的女儿,也不知道她那帮小迷妹平时见惯了她帅气的样子,看见她现在这副模样会作何感想。
“是呀,男的就是不靠谱。我去给她们当固定成员得了。男鼓手打鼓就更有劲?现场就能爆炸了吗?要我看全女子乐队才是真的帅气!”
宁静对自己女儿什么鬼话都说感到很无语,但她也很赞同于文文这句话。于是宁静决定在公司随机抽取一位倒霉的打工人顶替自己的女儿今晚的工作。

“下午有几个新人来公司,要给她们拍定妆照,放公司首页的。文文你去盯一下吧,看看妆造什么的,还有照片的整体构图,都要盯。你去我就不去了,给你气得累半死,正好休息一下。”宁静拖着挂在自己背上不放的于文文一起去了沙发边,她脱下高跟鞋和外套躺下,打算午休片刻。
“她们下午两点到。”宁静躺下,拿手臂遮住自己的脸。于文文哦了一声表示收到,轻手轻脚地走出办公室,出门前还不忘拉上窗帘,打开加湿器。于文文一声不吭地做这些的时候,宁静不自觉地笑起来“晚上跟梦梦她们演出把衣服换了,穿得帅一点儿啊。”叛逆是叛逆了点,但还是她的宝贝乖女儿。尽管这听起来很矛盾。

-

工作人员都还没有来,于文文一个人坐在studio的道具箱上摆弄相机。这时候大门被推开,小女生蹑手蹑脚地往里探头,于文文抬头就看见对方,浓眉大眼,长发飘飘,典型的美女。
“现场还没setting好,你是下午拍定妆照的演员吗?”
张天爱有些拘谨地往后推了一步,她看着远处的于文文,不知道该不该走进去。“啊…对,我提前到了,不好意思。”
于文文看着对方一副娇羞的模样,刚说半句话脸就已经红透了,现在正笔直地站在门前玩自己的手指。

一副很好骗的样子…

于文文视线越过张天爱向外看了看,此刻方圆五十米以内都没有工作人员,而重点是她妈此刻在办公室里睡得正香,天高皇帝远,她这只小老虎可以称霸王了。于文文毫不掩饰地坏笑一下,起身朝张天爱走去。
“我是今天的摄影师,专门帮你拍定妆照的。”说着于文文就举起相机,连着给张天爱拍了好几张。“我……我还没化妆呢……”张天爱捂着脸,脸颊上刚消退下去的红晕又浮上来。于文文捉住那双手,盯着张天爱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她。“好看,我还以为你都化好了呢。”她太清楚要怎么撩拨小姑娘的心,天爱果然一边害羞着,一边不受控制地攥紧了她的手指。

“摄影棚里空气不好,我带你去休息室等吧。”张天爱点点头,也不管于文文是不是真的摄影师,就死心塌地地跟着对方走了。她走在于文文后面,看她双手插着口袋,一边肩上挎着相机。明明和自己差不多高,头发也和自己一样长,却莫名散发着一种和她完全不同的令女人难以抗拒的气质。这时候于文文突然回头,正好对上张天爱看着自己的视线。张天爱吓得愣在原地“我…我叫张天爱,前段时间演过一部电视剧,宁总看了说我有潜力,就签我了。”于文文听她说完,径直走到了她身边,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把她带进了VIP休息室。今天并没有需要用VIP室的大明星。

“我叫于文文,你叫我文文、文姐、文哥,随便你。你穿这么少冷不冷?给你拿件衣服,公司里空调打得很低。”张天爱只穿了一件吊带衫,虽然看起来很养眼,但于文文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道理,很快就找出一件外套递给了张天爱。
张天爱道谢穿上外套,就听见身后的于文文关上了房门。
门外本来就不多的噪音被全部隔离在外,她转身看着于文文慢慢朝自己走过来,一时间竟然紧张得不敢呼吸,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焦灼起来。于文文走到她身边,越靠越近,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张天爱自然又害羞了,局促地躲开于文文紧盯着自己的视线,又不舍得拉开两人的距离。于是于文文立刻学会了得寸进尺,她伸手把张天爱散在肩上的头发撩到耳后,又抬起手整理她额前的发丝,手指隐隐约约的触碰着她的额头。
“你挺适合做卷发的,大波浪。”于文文又把刚才撩到天爱身后的头发拨弄到前面来,一下一下用手指温柔地梳着,洗发水的清香在两人之间绽开。于文文手上的动作没停,目光又聚焦到天爱脸上“你的五官全都很好看,面部轮廓又很明显,天生的镜头脸。可以演古装美人……再合适不过了。”

“你怎么知道我演了古装戏?”天爱瞪大了眼睛盯着于文文,对这个‘专业摄影师’又多了几分崇拜。

于文文当然不知道她演过什么,她平时连家里电视遥控器在哪都不知道,但她和她妈的眼光几乎可以用一模一样来形容,看到张天爱这张脸,她就知道宁静签她是在打什么主意。而她小于,现在也有她自己的主意。

“我会提前做好拍摄对象的功课~”于文文非常臭屁地装了一把,揽着天爱的腰把她往化妆镜前带。刚才还略显生分的天爱此刻已经好闺蜜一般的靠在于文文肩头,任由她把自己安排在座位上。

“文姐,一会儿拍摄我要准备什么吗?”
张天爱牵着于文文一双手,坐在座位上抬头看她。于文文低头冲着她摇摇头,眼睛里全是笑意。
“那…我穿什么衣服要提前和妆造师商量吗?”
于文文装模作样地理了理天爱的外套,不动声色的欣赏了一番外套下美人的春光“你放心吧,都安排好了。”
“那……现在可以让化妆师姐姐帮我化妆吗?我怕来不及。”
“好,你等我去叫,马上回来。”

说完于文文出了休息室,十分钟后化妆师带着一整箱化妆品和高级茶点走进来,张天爱看着这架势吓了一跳,心里嘀咕宁总的公司可真有钱,连新人都有这待遇。化妆师看着张天爱其实也吓了一跳,她十分钟前听于文文说有艺人来拍写真,还让她记得去宁总办公室的冰箱拿刚送到的甜品,她默认公司又来了一线女明星,结果一进来看见的是面生的新演员。但她看见张天爱冲自己笑的模样,好像又理解了。公司新来了美女艺人先被于文文接待,宁总肯定又要被她女儿整崩溃了。

-

化妆期间张天爱一直悄悄往门外看,她惦记着于文文那句“马上回来”,但等她连头发都烫好了也不见对方的踪迹。奈何张天爱在公司初来乍到,心里着急死了面上也不敢表现出一星半点。
直到张天爱到了摄影棚,待机的时候也没看见于文文的人影。跟在她一旁的实习生小妹妹实在忍不住了,拽拽她的手问她:“姐姐,是我刚才忘记什么事情没有做吗?你告诉我我现在去做!你在找什么呀?”张天爱听完又红了脸,她连忙摆手说没有,好在下一秒就被摄影导演cue到上场。

等天爱在镜头前摆好姿势,灯光亮起,当她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于文文,此刻正站在导演的大监视器面前注视着自己。眼神比刚刚在化妆室里的时候多了几分严肃和专注。

好帅,比自己见过的好多男演员都要帅。张天爱这样想。

“好!我们下一套set!”导演在大监前喊到,张天爱刚准备离开去换衣服,就被于文文的声音给震住——
“这组不行!”于文文快步走到电脑前夺走鼠标,确认着刚才拍的几十张照片“你这都没get到演员的精髓,这个姿势,叉腰?她是公司白领吗?还让她往天上看,这照片看了以为她瞧不起谁呢!都不行!”
其他现场老师还没找到插话的机会,于文文已经亲力亲为地走到天爱面前,她挡在镜头和所有人面前,帮她把不合身的西装脱下来,快速换上了更休闲的丝质衬衫。衣服下天爱紧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在灯下闪着光。于文文有一秒钟在后悔自己把这样的天爱展示在这么多人面前。

天爱不知所措地盯着于文文,任由她调整着自己的服装甚至姿势,她趁着于文文把自己挡得最严实的时候轻轻在她耳边叫了声文姐“是不是我没拍好?耽误大家了。”于文文也咬着她的耳朵说“放心,你没问题,是他们大直男不懂你,把你这么好看的脸蛋拍得奇怪死了。等下我给你拍,没事儿~”

于文文赶走了现场所有不必要的人,甚至连导演都被请到了门外,只剩下化妆师和道具组的老师在一旁待机。于文文捣鼓完镜头,举着相机走到天爱跟前,张天爱就全神贯注地盯着她,像在等待一个人生中的重大时刻。
于文文单膝跪在了天爱跟前,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小爱,你就想象,我现在是你男朋友,你想办法让我为你心动吧,快点,让我眼里只有你一个人。”
天爱的演员素养让她很快就能入戏,开始把自己带入和文姐谈恋爱的情景。于是她深情地盯住镜头,仿佛要把于文文看穿。躲在摄影机背后的那双眼睛甚至被盯得有些害羞,于文文抓住机会不停地按下快门,她感到自己的脸又烧起来,明显到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张天爱内心小小得意了一下,既为自己天生丽质的容貌,也为自己做演员入戏的能力。她好像掌握了一些……能勾引于文文的方法。天爱更加大胆起来,她冲着于文文的镜头微微弯腰,用一只手轻抚着自己的身体,衬衫被撩到了两边,天爱凹出种种诱人的姿势,她开始冲着镜头笑。于文文听见张天爱一直在轻声喊自己的名字,一声声文姐就像在邀请她做更过分的事情。

于文文觉得再拍下去自己要出事,急忙叫停了拍摄安排人准备下一组的setting,而她躲去了公司的天台开始抽烟。

拍摄结束,于文文从天台下去的时候又看到张天爱和刚来的时候一样站在摄影棚外,不同的是她穿着公司给的华丽服装,脸上带着娇好的妆容,愈发美丽动人。天爱听见脚步声,回头冲着于文文笑,没有丝毫顾及地朝她走近。
原来她在等自己,可她从来没有说过结束后要找她这种话。怎么会这么傻?
张天爱抱住于文文胳膊的时候,对方还是一脸懵的表情,看不出来是什么心情。她又想到拍摄时于文文说假如她是她男朋友,那如果现在于文文是她女朋友,她应该怎样做?
天爱小心翼翼地拿手背贴了贴于文文的脸颊“笑一下啦!”于文文被张天爱冰凉的温度吓了一跳,她下意识捉住那只手,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带你去换衣服。”

于文文一路都没有放开那只手。

进到更衣室的时候情况已经不可收拾,于文文刚锁上门就和张天爱在沙发上纠缠到了一块,她甚至分不清究竟是谁主动迈出的第一步。现在她已经亲手脱了那件不久前给天爱穿上的衣服,自己的衣服也被扯得跟得体二字没有任何关系。
于文文自己看不到,现在她的脸上、颈部甚至胸前,全都印上了张天爱鲜红的唇印,看起来滑稽又色情。两个人喘着气对交换了几秒眼神,又不约而同地腻到一起接起吻来。于文文甚至觉得自己不是第一天认识张天爱,反倒像是和旧情人重逢。

于文文在把手伸向天爱腿间的时候突然清醒过来,她停下动作帮对方整理衣服和发型,然后拉着她坐立的沙发上。天爱刚想问怎么突然不做了,于文文又吻上了她的脖子,小猫一样的用牙齿轻轻磕着她的皮肉,痒和痛的触感最后化成麻酥的滋味传入她的中枢神经。

“晚上来看我演出吧,结束我请你吃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