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全職高手/王喻]賽前報導 王杰希0706生賀

Work Text:

今年藍雨的夏天結束的稍嫌早了,離開爭搶季後賽冠軍的隊伍後,喻文州很快收拾好心情,就以一個閒人觀眾的身分和心態來到即將迎來聯盟最後一場賽事的城市。

"你就不怕影響我?"王杰希把喻文州的行李箱拉進客房,挑了挑眉。
"哦?你會被我影響嗎,怎麼不說誰讓我來的,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啊王隊長。"喻文州翹起唇角,盤腿坐在床上對門口那人笑得愉悅。
"不會。"
"你看,哄我說一聲會你都不願意,怎麼還會受我影響?"
"那要是我說了會,你還不立刻回酒店睡?"

聳聳肩沒否認他的話,畢竟賽前這麼一個敏感時機,喻文州本來沒打算到王杰希家打擾,後來拗不過視頻中這人悶不做聲卻把要求明白寫在臉上的樣子,還是拋棄了酒店的席夢思大床,坐在他實際上沒躺過幾次的王杰希家客房床上和他大眼瞪小眼。

"那可不,微草隊長自制力有目共睹。"對視半天旖旎氣氛半點不見,只有兩人胃袋同時響起的音效敲響今夜,喻文州才想起他下了飛機打車過來這段時間倒是滴水未進,聽這飢腸轆轆的聲音想來王杰希也沒吃,兩人目光在空氣中僵持了一會,喻文州很有自覺地從床上跳下來,往被他嫌棄裝修風格和人同樣性冷淡的王家廚房冰箱裡巡了一遍,想當初為了這句話,王杰希按著他在廚房讓他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雞蛋青菜掛麵吧,你教我的。"喻文州把材料備好,菜切到一半像是感應到對方視線,回頭就見王杰希抱臂倚在廚房口,眉頭微皺盯著他的樣子。

”放心,這屬於肌肉記憶,不會炸了你家廚房的。"
"切菜要專心,我擔心的是你的手。"
"是,我這手也不能再殘了對吧,王老師?"

"還不錯。" 王杰希安靜和他對坐,吃完了整碗麵才開口。
"嚴師出高徒嘛。" 喻文州眉眼一彎,臉上是恰到好處的自得。
"喻文州,別以爲你拐著彎說我嚴厲跟誇你自個兒高徒我沒聽出來。"

極簡的廚房邊緣和客廳分割的是被拿來做餐桌的白色中島,上頭的氣氛燈是設計師挑的,設計概念是月光,一開始被王杰希嫌太暗,喻文州卻蠻喜歡,在這樣像是被渲染開來的暈黃中,想起王杰希去年夏休不偏不倚踩著颱風前夕來的G市,正好趕上颱風夜停電,本地當季的標準配置,黑燈瞎火裡喻文州只翻出一隻救急用的手電筒和應急的泡麵火腿腸。

王杰希挑起半邊眉毛,臉上寫著喻文州在邀請他過來前繪聲繪色要讓他嚐嚐的G市美食就這?的表情,被回以一個那是您老來的不巧的微笑,藍雨食堂並沒有讓人精進廚藝的必要,喻文州一邊回嘴一面跟瓦斯爐乾瞪眼,王杰希輕嘆口氣,果斷讓人一邊休息,就著那盞手電筒哼著小曲把泡麵煮了,都是些年代感十足的旋律,有些還是喻文州小時候聽母親常放的,王杰希聲線沉沉,在背景音的風狂雨驟裡倒顯出一種合拍的老式浪漫。

兩人默默吃將起來,因為光暈範圍太小又或因為別得甚麼原因靠得很近,那時關係剛確定不久,窗外漸強的風雨聲正好蓋過耳膜上急促得過分的心跳,視線一相交就沒有分開的道理,就這樣在藍雨食堂的角落交換了一個泡麵味道的吻。

誰知道事情的發展急轉直下,喻文州還沒來的及在美食這條路上拉著王杰希狂奔,被G市颱風洗禮過後的王杰希就不由分說給喻文州訂好了B市歡迎你的機票,說是剛好新居落成,怎麼都想讓新晉的男朋友看看,美其名是剪個彩,實則是喻文州不願回想的一個星期。

"這我真沒打算慣著你。"

王杰希原話是這樣的,押著喻文州從市場走起,從挑菜、切菜、煮麵、打雞蛋,帶著喻文州一樣樣做,一連七天,麵是一樣的麵,雞蛋是一樣的雞蛋,幸好菜不重樣,曰微草王師傅廚藝速成班,喻文州就這麼在王隊長手下體驗了一把微草隊員的艱難。

中間摻雜著幾句喻同學的不平之鳴和王老師的涼涼回懟。

"你這樣是會失去我的王杰希。"
"喻隊長向來不都是迎難而上?"

呵,男人。

他倆之間一切漫無目的的拌嘴都應該叫做打情罵俏,這是來自平時偶而不小心看見他倆聊天介面時黃少天的嚴正批評。

"杰希廚藝是怎麼練的?"喻文州在難捱的一星期之後挑撂子不幹了,這會兒盯著良心發現或該說是大發慈悲的男朋友親自下廚,手腳俐落地做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摸摸有點飽足感的肚子發出了他一直以來的疑惑,平平是電競宅男,怎麼王杰希技能加點還能點在這塊?

"還是說B市美食荒漠逼你不得不?"喻文州最後推出這個結論,笑意盈盈扳回一城。
"有弟弟妹妹自然會了。"王杰希沒理會他的挑釁,只在喻文州對著他新安置的洗碗機思考人生時隨意聊起那些喻文州沒聽過的生活瑣事,原來偏冷肅的眉眼也因為提及家人柔和了輪廓,那一瞬間淺淺的笑意差點沒晃花喻文州的眼睛。

之後發生甚麼就是順理成章,上回情急,箭在弦上王杰希才說他這裡甚麼都沒有,喻文州在急促的喘息間從冰箱裡翻出一盒酸奶,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真拿不穩,手抖了打翻在自己身上,成功讓尚有三分理智的王杰希放棄下樓去便利店的念頭,把冰涼涼的酸奶盡量捂熱了才往喻文州身體裡送。

雖然背對的姿勢看不見王杰希在他股間搗鼓的動作,喻文州在被撐開的時候迷迷糊糊地想著,涼的、白色的、黏稠的。身體因為微妙的幻想熱的過份,導致那回來的特別快,為此還被王杰希用著乾燥低啞的聲音貼在他耳邊意味深長地問他,喻隊是不是特別喜歡這牌子的酸奶?

隔天早上喻文州起床在家裡不見王杰希人影,大約是去晨跑了,想著微草隊長在賽季中果然還是很自律的,跟放假時的懶洋洋大貓簡直判若兩人,本來準備給王杰希簡單弄個早餐,結果在晨光沐浴下的廚房裡拉開冰箱看到一字排開的酸奶時,反射性愣了會神。

"文州在想甚麼?你再不關上冰箱門北極熊又要少一隻了。"王杰希剛巧帶了早飯回來,一眼瞥見自家戀人在冰箱前那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哪還不知道他想到甚麼,面色如常揶揄了句,對他揚了揚手裡的塑料袋。

"想甚麼等比完賽你就知道了,以酸奶代酒,預祝王隊長凱旋。" 喻文州聳聳肩,在他最喜歡的那家小籠包香氣圍繞下朝王杰希眨眼,把一盒插上了吸管的酸奶遞到他面前。

“面對即將到來的榮耀職業聯賽總決賽,王隊長會緊張嗎?現在是本報記者喻錦鯉賽前為您作的連線報導。"
"比前兩次好。"王杰希好笑地看著自家戀人孩子氣的舉動,淡淡應答。
"三進決賽的人就是不一樣,拿過冠軍的人就是有底氣啊。"
"這倒不是。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但是再緊張,也不過是全力以赴罷了。"
"也是,沒有人會嫌自己的故事太輝煌,明年就換我了......唔。"末尾不忘笑吟吟放的話,又被酸奶味的吻堵回喻文州自己嘴裡。

在決賽現場,榮耀的標誌跳出前最後一幕是王不留行絲血降落在滿目瘡痍的賽場上,比賽圖的落日餘暉親吻魔術師寬大的帽沿,在他臉上切出光暗兩面,光的一面映著金色的絲帶雨和亮燦燦的冠軍獎盃,喻文州視線落在陰影中久久未曾挪開,彷彿見證王杰希這一路走來歛起的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