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奥雷格不会知道的

Chapter Text

双剑骑士将脸埋在褪色者的颈窝,带着难以忽略的委屈与被迫压制住的烦躁,在他颈处细细的磨蹭,牙齿叼起那处一点细嫩的皮肉,在印出一串并不明显的痕迹后又轻舔着松开。

褪色者将手臂搭在奥雷格肩上,微微扬起脑袋喘息,任由对方的唇舌细致舔过他的脖颈与滑动的喉结。湿漉痕迹在肌肤之上泛着水光,片刻之后又在升腾的温度中带来点点凉意——他喜欢这个,他喜欢感受奥雷格拿他无可奈何的纵容,对他难以拒绝的迷恋。

可掐着他腰的手可丝毫不见得温柔。

最开始他才堪堪吃下奥雷格的尺寸,他还没来得及找到最让他自己舒服的角度,以便让英格威尔开拓出进入的空隙,骑士便直动的凶狠,直捣的他软烂肠肉可怜的痉挛。溢出的淫水又放浪的顺着他大腿内侧往下淌,滴在奥雷格抽插的肉柱上,那点点温热触感又逼得骑士抽动的更加发狠。

甬道内被专注照料的敏感处,快感磨得褪色者甚至顾不上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无从下手的英格威尔,难耐的紧闭着眼睛扭动身体叫唤。

不足片刻,却又发觉不满快要凝聚为实质的英格威尔抚摸上了他柔韧而光滑的肌肤。这之上覆着一层被情欲的热浪蒸出的一层薄汗,倒是莫名让围观的人口干舌燥。

褪色者这才眨眨眼,想起他所言的“一起”的承诺。

他拍拍奥雷格的脸颊,示意对方慢些。他看着骑士那显然有些神志不清醒的迷蒙双眼,听着对方委屈似的拧着眉毛喃着不乐意的字眼,却又在魅惑树枝的影响下听话的乖乖放缓了动作,褪色者觉得几乎心都快化了。

他为什么不早点让奥雷格试试这个东西?他怜惜的想,这也太可爱了。

以至于,此刻他柔韧的肌理被奥雷格像是发泄不满似的反复的摩挲,胸腹与背脊那些几乎完美的每一处隆起与凹陷更如同深深纂刻进骑士愈发不清醒的头脑。骑士像是一切都交给了最本真的自己,喜爱之处便更多停留,难耐之时便朝他的主人寻求更多安慰。

褪色者弯着嘴角捧着奥雷格的脸亲了亲,换来奥雷格又是一阵压抑的挺动。

一只手掐上了褪色者的臀肉,那处饱满的软肉被用力揉着,他尚贴着奥雷格的脸颊被英格威尔强硬的掰着往后,另一处微凉的柔软磨蹭着触上了他的唇。两根软滑的舌头纠缠着搅出水渍,褪色者抬手揽着英格威尔的肩颈,丝毫不掩饰从喉间溢出的低柔呻吟。

而属于奥雷格的性器像是刻意一般,抵着他肠道内的敏感处,以轻浅力度戳弄着。仅仅与英格威尔片刻的唇舌之间的亲昵交缠,褪色者便被下身难以忽略的快感与痒意磨得坐不住,肠肉收缩绞着体内的巨物。

他合上牙关咬住英格威尔的下唇低低喘息,轻浅的挣动着掐着他腰的桎梏,忍耐着自甬道而扩散至覆盖整个身体的酥痒。而英格威尔像是不满足于被忽略,烦闷的朝着他的唇瓣不轻不重的咬回来。

他揽着英格威尔的手被对方牵着往下探去,他仍仰起的头蹭着英格威尔面甲下露出的些许皮肤,探出的舌尖断断续续的舔着骑士的嘴唇。他感受着指尖一路摩挲着游移过坚硬而冰冷的盔甲,那些蜿蜒展开的花纹起伏,最后停在英格威尔那稍显温热的裆部。

那处的金属护裆不知何时卸下了,而下边那一层皮革却仍存在着禁锢膨胀的阴茎,撑起一处壮观的突起。

“我还硬着呢,主君。”英格威尔轻轻贴着他,在他耳边叹出带着凉意的气息,一边却是握着褪色者的手在那高昂着抬头处用力揉捏。明明就早已忍耐的难受,这堪称下流的一句话却依旧被骑士说的十足正义凛然,仿佛一切全然成了褪色者的错。

“嗯……”褪色者沿着那跟硬的隔着皮革都能感受到的阴茎的轮廓揉着,像是在思索如何是好。

但很快,英格威尔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又探入两瓣红润柔软之间的缝隙,捏住了内部温热而湿软的舌细细揉捏。

“用你的嘴。”英格威尔看着他,声线依旧平稳。

褪色者挑起眉,手中隔着皮革用力捏了一把对方的突出的裆部——硬的吓人。骑士闷哼一声,抓住他作乱的手。褪色者笑得灿烂,又安抚似的顺着阴茎的轮廓揉动了几回,舌尖舔过唇角,“当然。”他看着英格威尔,视线粘着蜜的缠绵。

他重新朝向奥雷格,试着抬起身。然而还没等那肉穴里的性器滑出半点,立刻就被奥雷格死死掐住了腰,再不让动。

褪色者没忍住一声笑意,抬眼无辜的望向英格威尔,半真半假的调侃,“你看,你的要求可能不太容易实现。”

英格威尔视线移向奥雷格,丝毫不掩饰的轻哼。

褪色者捏了把奥雷格脸颊的一点软肉,可惜线条太过冷硬,激不起什么水花。“……不准走。”奥雷格烦闷的说,偏了偏头挣开褪色者掐着他脸的动作,盯着他,实诚的表达不满。

他注视着骑士那不甚清醒的模样,只发觉些好笑。“可你答应我要一起的,不是吗。”他拽着奥雷格背后的白发,让对方抬起下颌,唇瓣贴上去轻吻。

奥雷格抬眼看了看在他身后的英格威尔,思维与意志明明在魅惑树枝的功效下昏昏沉沉,却依旧露出半点不遮掩的嫌恶,“我不想看见他。”

——完全是发自本能的厌恶啊。他眨了眨眼,转过头看了眼英格威尔,发现对方也同样嘲讽般嗤笑一声作为回敬。

褪色者勾着嘴角伸手固定住奥雷格的视线,让那如同覆上一层迷雾的虹膜中映出他的身影,“那就看着我,骑士。”

他躺下身子,头搁在身后英格威尔盘坐的腿间,喉间压抑着低声的喘息,屁股用力含着被甬道内层叠湿热软肉夹的裹了一层淫水的肉柱。奥雷格又挺动了几回,激的褪色者嘴里喘息不止,但倒也配合的稍稍松了些掐着他腰的力道。

侧过脸,指尖托起英格威尔那禁锢于皮革中的性器,褪色者温软的舌面细致的覆上舔着那一层阻隔,透过不算薄的皮革,濡湿那一团传递着湿润而温热的细微触感。褪色者解开骑士皮革卡扣的速度刻意的缓慢,偏偏又唇舌与牙并用的隔着一层,耐心十足的照料那之下苏醒的巨物。

就着余光,褪色者瞥向英格威尔,饶有兴致的观察对方那几乎勃发着喷泻的欲望,却偏偏又压抑着不见得发作。

骑士细微的闷哼被压抑在喉间,在褪色者被快感浸的满是情欲的潮红的脸上揉了许久,又捻起他胸前娇小的乳粒在指尖揉搓,像是在不满于褪色者那点作怪的兴致。

他用牙浅浅的磨蹭,没片刻便听见骑士无奈般的叹息。英格威尔拽着他的手,解开了被摸索了许久的卡扣。

那根粗长的惊人的性器几乎立刻弹现在面前,褪色者下意识的舔过唇角。他擅长这个,但实际上,他并不常为骑士们口交。毕竟以他们的尺寸来讲,骑士们不出片刻便热衷于摁着他的头自顾挺腰进更深处的喉腔,这件事能留给他自己发挥的程度少得可怜。

持戟的骑士揉着他的唇瓣,指尖又撬开牙关抵入口腔内部,按压柔软的舌面,他倒也顺从的微启着唇任对方蹂躏。英格威尔垂眼看着他,扶着他硬的惊人的阴茎在他唇边磨蹭,冠头又不时浅浅戳进他的口腔,任顶端溢出的几滴精液蹭着停在他的唇上。

褪色者侧头懒散的舔着柱身,两瓣软唇贴着吸吮过之上突起的青筋,舌尖勾住卷尽溢出的体液,不见得含进嘴里的意图,只吝啬的给予些蚀骨的酥麻痒意。英格威尔捏了捏他脸颊的软肉,眼里尽是隐忍的欲望,那些于他近乎宠溺的纵容。

“不直接捅进来?”褪色者抬眼笑着看向骑士,握着贴着脸颊的性器在咽喉处游移,指腹揉着那顶端敏感的小口。

“……一切在于您,”英格威尔深沉的盯着他,捏着他探出的舌尖,“我的主君。”

褪色者笑得愉快,揉着那根未见半点消沉的阴茎,脸颊轻贴着磨蹭——他的英格威尔,他的好骑士。

他的腿随意高抬着搭在奥雷格的肩颈处,脚踝抵着骑士的下颌不自觉的轻轻磨蹭。

直到小腿被拽住,褪色者才回过神,将目光重新放在双剑骑士身上。奥雷格侧过脸,牙尖抵上脚踝那处轻薄皮肉又一副张嘴要咬的模样。

他顺着势用脚背抵着骑士的脸颊,半阖着眼调笑,你是狗吗?这么喜欢咬人。

奥雷格没有说话,盯着他看了会儿。

随即,奥雷格戴着手甲的手抓住他那根早硬的贴着腹部流水的阴茎,带着不必要的手劲揉着冠状沟撸动,拇指的尖端抠弄冒水的顶端。

前端更为明晰的又痛又爽的感官猛地席卷着涌来,褪色者闷哼了几声便不再压抑得住呻吟,他黏糊叫唤着,下意识抬高臀部朝骑士挺腰,迎合骑士的撸动。碍于体型差距,他那根东西奥雷格一只手都能圈住,反倒省了不少事。

骑士的另一只手没见得闲下来,拽下褪色者伸到他脸上的腿放在身侧,又托着他的臀部抬得更高,稍稍施力坐起身,那根被穴肉含的烫热的性器由上至下的重重撞击。肉柱碾过紧窄的深处,硕大的冠头简直如同快要顶进他的胃里。

褪色者惊喘一声双腿下意识夹住奥雷格的腰,但很快胡乱摆动着的双手也被身后的英格威尔用力抓住,挣动不得,铁一样牢固。

“……这个时候,你,你俩又这么有默契了?”褪色者在呻吟中含糊的吐词,却仍不忘调侃。

英格威尔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毕竟我们同为风暴王的双翼,不是吗。”注视着他,说的面不改色。沉溺于紧窄却富有韧性的湿软肉穴绞弄,奥雷格难得没心情去搭理这在如今显得可笑至极的一句话。

两只手腕被英格威尔转移到一只手上圈着收紧了,褪色者依旧挣脱不开。另一只手又卡住了他的下巴,强硬的让他抬起脸,让他看着自己腹部斑驳的精水,以及被阴茎冲撞出的些许突起。

褪色者挑起眉配合的看向他与奥雷格的交合处。看清他那隐秘下流的小口怎么吞吃的巨物,四溅的淫水不知道是肠道分泌的爱液,还是奥雷格凶狠抽插带出的精液与油脂。

升腾的旖旎温度让褪色者更加难以掩饰高昂而溢满欲望的呻吟,大口喘气起伏的胸腔,被冷落的乳粒坚挺的立着,颤栗着渴求触碰。弥漫至整个下身的酥麻痒意愈发强烈,奥雷格坚硬的盔甲撞得他屁股生疼,却又足以赋予他别样的满足感。

眼前闪过的白芒,牵引起大腿与阴阜呈辐射炸裂着散开的快感近乎麻木,如漂浮于云雾的无力,褪色者阖着眼细软的叫唤,腔调沾染上濒临高潮般的甜腻与媚意。

快到了,快到了。他放肆的呻吟喘息,口中喃着模糊不清字眼,双腿紧紧夹着奥雷格的腰不肯分开丝毫。他大敞开的双腿之间被骑士捏着撸动的性器在对方手中突突直跳,被榨出的精水又沿着竖直的肉茎下滑,对方冰凉的指腹揉着冠头,戳弄那敏感至极的马眼。

骑士抽插的动作如骤雨般狂暴又激烈,胯部撞上圆润肉欲的臀部带出的欲望的呼唤,褪色者浅浅摇晃着屁股,收缩的甬道死死绞着入侵的巨物,坦诚接纳侍候属于骑士阴茎的一切冲撞与顶弄。褪色者能听到骑士微启的唇中叹出的诱人喘息,他舔过滑落至唇边的咸涩汗液,紧紧注视着他的骑士,他的奥雷格。

他喜欢看着骑士沉溺于由他所带来的快乐与渴求,他喜欢看着骑士高潮时那黄金般的虹膜中溢出的迷醉与餍足。

他想起过去奥雷格给他口过的那一次,那双迷人的眼睛专注的注视着他,含着他的阴茎,吞咽下那些白稠的欲望,又掐着他的下巴俯身接吻,将些许口中残留的属于他本身的精液又纠缠着渡入他口腔中。褪色者几乎恨不得立刻拽着骑士的白发再一次醉入那沉沦的难平欲壑。

究竟是谁离不开谁。褪色者看着奥雷格,压抑不住笑意。

愈发接近的那道临界,堆积的快感快要攀上巅峰。

发疯般的,阴茎与肉穴腺体彻底的高潮如海浪一波一波袭来,卷走的不仅是浑身的力气更有转动的思维。肠道分泌的淫液快要溢出,却又在捣弄下搅出几串细密的白沫。眼前炸开爆裂的白芒,射精的阴茎仍被骑士握着揉动,呻吟高昂而淫靡,过火的快感逼得褪色者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又动弹不得,泄出的精液在旖旎空气划出弧线,又接着一股股溅射着落下,覆上他的胸腹。

高潮牵动着他如今敏感至极的身体难耐的颤栗,干涩的喉咙几乎快要让褪色者的呻吟破碎低哑,手甲又猛地掐上他的膝窝向两侧扳的更开,让被肉穴吞吃着的阴茎插入更深的捣弄。抽动仍未停止,甚至愈发激烈,奥雷格勃发的巨物在疯狂痉挛的肉穴浅浅抽出后又撞得更深,掐着他腿上软肉的力气几乎发狠的用力。

朦胧的双眼覆上水雾,褪色者感受着在肉穴深处跳动的性器,他知道,他的骑士也快要触上那快感的极端。

仅仅在又几回狠戾的挺动,褪色者便发觉到那冰凉液体直直射入肠道深处,褪色者仰着头绵长而甜腻的喘息,肠道被阴茎严丝合缝的堵住,汩汩精液又只得灌入那甬道更深。

好多,好胀。褪色者迷蒙的半睁着眼,无意识的呢喃,模糊的视线中又蓦的拼凑出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英格……”褪色者仰着头,脸上溅着淫靡的白浊,尽是高潮的餍足与媚态。他眯着眼看着同样注视着他的骑士,细软的唤着,“英格,英格,我还想要你……”英格威尔的视线沉了下去,褪色者如同无知无觉,那缱绻的声线细细抓挠着骑士的心脏。

肩膀被抓住,平躺的身躯又被英格威尔抬起推向身前奥雷格的怀中。

褪色者嘤咛一声,奥雷格几乎瞬间便紧紧拥住他,肉穴的阴茎仍未退出,碾过极端敏感到近乎麻木的腺体,又激起他喉间滑动的呻吟。身前的骑士依恋似的把下颌抵在他的肩颈磨蹭,抚摸他附着柔韧肌理的背脊,褪色者同样抬起软绵的臂膀环着奥雷格,几乎同时高潮过后的两人喘息着依偎在一起。

身后又有一股凉意覆上,英格威尔的一根手指贴上穴口处的那圈软肉,抵着奥雷格那根射精后稍稍疲软些的性器摸索适于进入更多的柔软处。褪色者叹出一口温热的喘息,微微翘起臀部配合着骑士,让那肠道更多的放松些。

几乎是瞬间,奥雷格如同炸毛的被侵犯领地的野兽,掐着他的腰又抬起眼死死盯着着眼前的英格威尔,喉间又是低哑的咆哮。褪色者立刻俯身唇舌贴上奥雷格的,安慰性质的轻吻点过骑士的嘴唇。

“看着我,奥雷格。”他细软的呢喃,又轻咬着骑士的嘴唇,舌尖撬开坚硬的牙关,勾着对方交换着像是带着蜜般甘甜的唾液,如同游刃有余的猎人安抚桀骜的野兽,抚平对方燃烧的怒火。

奥雷格垂下眼盯着他,虹膜浮现出属于魅惑之力的薄雾,片刻,又乖巧捏着他的后颈舔着探入口腔的软舌。

真乖。褪色者拍拍骑士的脸颊,低声笑着又奖励一个亲吻。

臀肉被手指掐住,穴口被撑得更开但尚能承受,褪色者低低呻吟一声,一根手指探进甬道,贴着高热的内壁浅浅抽插着摩挲。他喘着气稍侧过头,余光注意到英格威尔正看着他,插入他入口的手指细微的活动着,并未下一步动作。

褪色者愣了愣,片刻嘴角又勾起一点笑意。

给我更多,骑士。眼神勾起蜜丝,他翕张的嘴唇无声的朝压抑着欲火的骑士传达着暧昧的邀请。

贴着肠壁的手指整根探入,弯曲着勾起,牵扯出更多用于容纳更多的空间缝隙。英格威尔托着朝他翘起不知羞耻晃着的屁股,泥泞又滑腻的穴肉软滑的要命,第二根手指仅仅抵着入口撑起的那圈软肉,就被褪色者呻吟着裹着溢出的淫水吞吃进去。

揉着拓开的缝隙,骑士抬眼便是褪色者光裸的后背,透着水光的匀称肌肉弥漫着肉欲的薄红,视线再往上,便是对方与奥雷格缠绵而黏腻的亲吻。

英格威尔看着,也说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缓缓抽出扩张的手指,像是蓦的失了扩张的耐心,转而解开皮革卡扣拿出早硬的发疼的阴茎,膨胀的冠头抵着被开拓出的一道缝隙。

性器的一点头部浅浅没入收缩的肉穴,全然不是两根手指可以比拟的尺寸,吃下第二根的开拓显而易见的仍旧不足够。穴口被撑开更大,褪色者低哑的痛呼一声。

先前片刻的歇息,就连奥雷格射精后略微疲软的性器也重新硬挺,又像是发觉到另一人的入侵,开始压抑怒气般的细微挺动。喘息中夹着难耐的痛呼,褪色者挂在奥雷格的身上下意识的浅浅挣动,又强逼着自己放松。

属于第二位骑士的阴茎强硬的挤入狭窄的甬道,撕裂的疼痛不可避免的侵袭扩散,褪色者手指抓着奥雷格的肩甲嘶哑的喘息,却半点阻碍不了痛楚压过快感。

疼,真的该死的疼。穴口的肌肉紧绷到从未有过的极限,柔韧的甬道被巨物撑开的近乎失去弹性,可怜的痉挛抽痛。疼痛过于清晰,就连呼吸都被逼得失了节奏,紊乱的喘息几近窒息,褪色者死死拽着奥雷格肩甲上的龙角,思维昏沉着起伏,就连喉间溢出的那些喘息都转变为夹着痛苦的低哑呻吟。

“……慢点,慢一点……”疼痛逼得身体快要褪去力气,褪色者趴在奥雷格身上无力的呢喃,脸颊尽是被榨出的生理泪水,“好疼……”屁股被英格威尔托着翘起,性器仍在不容拒绝的深入研磨着紧窄甬道,丝毫不见给他喘息的意图。

手甲覆上胸口,褪色者被摁着向后倒去,直至后背触上英格威尔那冷硬的盔甲。

“你当然可以承受的,不是吗。”英格威尔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又咬住他的耳尖厮磨,手指嵌入胸肉揉捏,又腾出两指夹起拉扯乳尖揉捏。

迷蒙的思维回转,褪色者缓缓挑起眉,细细盯着英格威尔观察。入眼的又全然只有骑士那冷酷却又不满的眼眸,而对上他的视线,对方又烦闷的微微移开。“啊……你在生气,是吗?”明明狼狈至极,却掩不住褪色者声线中的戏谑,“你在怪我忽略了你吗,我的英格?”

骑士没有说话,掐着他的胸肉,身下缓慢而强硬的深入,紧紧贴着另一根勃起跳动着的阴茎,在严丝合缝吮吸的甬道内开辟着更为紧致的空间。

褪色者仰起头痛喘一声,随即便是细软的呜咽。肠道被毫不留情撕开深入的近乎尖锐的痛楚,入侵仍在继续,不见停止。身体本能的颤栗,指尖扣着骑士的臂膀无意识的抓挠,连脚趾都无助的蜷缩起。

几乎是意识恍惚到模糊不清,褪色者才从混沌中发觉英格威尔停止了动作。连睫毛都被冷汗糊湿,他艰难睁开眼,意识到两位骑士正灼灼的盯着他,没有说话。

他从喉间榨出一个困惑的音节,垂下的眼又注视到自己本肌理分明的腹部隆起的弧度,那清晰又淫靡的阴茎形状。……都进来了。朦胧间,他半阖着眼,不甚清醒的呢喃。

身体软成一滩泥,全身的重量都由前后两位骑士支撑,甚至连肠道吞吃的两根阴茎都成了某种淫秽的支柱。

埋在体内的巨物真如其主人那般默契,无言之下几乎同时抽动起来,被撑开到极限的甬道死死绞着入侵物,柔韧内壁传递着如同撕裂的痛楚,而强健的身躯却又在迅速适应下这极端的拉扯。褪色者喑哑嗓音溢出的又不再仅仅是被两根阴茎贯穿的痛苦,又缠绕上些旖旎婉转的音调。

骑士们自然察觉到被夹在中间的身体的变化,那高热肉穴可怜分泌出的爱液,悉数裹着性器让抽动更为舒适。

胸前的乳尖被身后的英格威尔捻在指尖揉捏,后背抵着骑士的盔甲,褪色者低吟着伸手覆上胸前的手甲,他本能追寻着骑士的方向,泛着情欲嫣红的脸颊贴着英格威尔的,意图寻求些安慰来抚平身下难以忽视的撕裂之感。英格,英格……褪色者迷蒙的喘息,嘴里下意识呢喃着骑士的名字。

英格威尔只是微微侧脸,柔软的唇磨蹭着亲吻他脸颊柔软的皮肉,最后停留在他耳边,性器被内壁紧绞着一阵跳动,微张的唇之间又叹出一口叹息。

“……真是淫荡的身体。”英格威尔抚摸着手中的几乎从指缝溢出的胸肉,贴着他的耳尖叹入低沉又仿佛嘲讽的词句。

“你难道不喜欢吗?”褪色者仰起头注视着骑士,脖颈拉扯成一道精致的线条,语气又带着虚弱的笑意,半点不见恼。英格威尔注视着他,又看向面前的奥雷格,两位骑士沉默的对视片刻。

随即腰与双腿被骑士分别用力掐住,不再施予他任何挣扎的空间,两根阴茎瞬间便如疾风骤雨般抽插。喉咙干涩的要命却又被榨出高亢的叫喊,冲撞带着前所未有的激烈,层叠肠肉被撑开的近乎失去收缩的弹性,紧绷的内壁却细致包裹舔舐两根阴茎抽出再整根没入的欲望。

肌肤紧紧贴着身后的盔甲,细嫩皮肉快要印出那繁密精致的花纹,肉体紧绷起却又分不出丝毫力气。褪色者的呻吟被冲撞顶的几近破碎,背脊甬道前所未有的紧致与高热,四溅的淫水几乎融于这腾升的旖旎空气。

愈发适应下身入侵的穴道软的不行,除却褪色者那断续又夹着甜意的呻吟,便是骑士沉默操干之下被肉穴极致包裹吸吮下的低沉的舒爽喘息。被夹在中间的褪色者甚至说不出话,每每试图凝聚一句完整的话语便被颠簸的冲撞击得破碎,又只剩断续的叫唤。

疼痛,快感,交缠着如海浪般铺天盖地,拍打的他思绪昏昏沉沉的起伏,说不清是陷入被贯穿的痛楚,还是被彻底填满,沉溺于肠道内敏感处被极致照料的极端快感。

碾过腺体牵引的快感激烈到快要麻木,褪色者射过一回的阴茎早又精神的挺立,他甚至腾不出力气去抚慰自己在空气中颤巍着吐出一点稀薄液体的前端。

骑士的抽插猛烈到如同争夺领地般的极具侵略性的角逐,奥雷格掐着他大腿的手近乎死死嵌入皮肉,这紧窄的甬道成了他们冲撞与狠戾的唯一宣泄之处。

被架在两人之间的褪色者随着骑士动作摇晃,思维混沌不堪,张开的嘴唇无意识探出的一点殷红舌尖,吐出的不再有过去那些甜言蜜语,只剩最真实的嘶哑呻吟与喘息。狡黠的眼珠早弥漫着轻薄的水雾,又凝聚成水珠顺着脸颊滑落出一道水痕。

被送上极端贯穿与快感的的脑子里一根根弦绷断,眼前只有愈发黑暗中炸裂开般的光点,眼泪与唾液,白精和爱液统统混杂与一起,像是被摁入由情潮与欲望所构建的织物逃脱不得,只有入网猎物的喑哑叫唤。

英格,英格,奥雷,我的奥雷……

将一切悉数交给本能的驱动,如发情的野兽,浑身沾满交媾的气息与粘液。即便喉咙干涩的发疼,褪色者依旧发疯般唤着骑士的名字,那被他死死攥在手心的,属于他的两位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