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程浩x夏洁]辟谣(下)

Work Text:

05.
谣言四:老男人不行。
夏洁和程浩确定关系后,出于职业特殊性的考量,也实在害怕自己母亲接受不了,便央求先程浩保持地下情。但程浩还是隔天就跟所长报备,并顺利把所长气得腰病又犯了。不过在程浩再三保证下,在所长秉承着退休之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孩子大了管不住的原则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和师父们、高所和教导员知会了一声,算是让大家看到了装没看到,守口如瓶最重要。
不过所里其他人不知道,作为夏洁感情见证人的李大为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因此顺利归队的杨树也在第二天就被李大为透露了全程,当然少不了添油加醋说这段感情多亏了有他才能成。至于赵继伟,鉴于害怕他某天语出惊人,李大为和夏洁一合计,早在夏洁确定关系第二天就告诉了。可是虽然合租的人都知道了,好像也没影响什么,毕竟夏洁不可能把程浩带回出租屋,而夏洁也从未有哪天不在出租屋睡觉。
“你怎么又回来了?”时针指向晚上十一点半,李大为和赵继伟打完了第六把游戏,心里盘算着今天夏洁应该不会回来了,但没想到还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什么叫又?我住这儿我不能回来?”夏洁一脸莫名其妙。
“不是,程所夫人,您都是程所夫人了,您……是吧。”李大为又是一脸你懂的表情,让夏洁气得直接丢抱枕扔向李大为。
“李大为!你有没有查过脑ct,看看你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什么意思啊,大为,夏洁,为什么你们说的话有时候我老听不懂。”赵继伟有点崩溃,他怎么总是听不懂李大为的一些中文表达,明明都是中国人。
“哎!杨树!我们博士!你来从这个学术的角度评评理,夏洁,此时,是不是应该……不对,是不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间屋子?”
李大为很想喊冤,但赵继伟是不能当盟友了,他只能寻求刚洗完澡出来的杨树跟他统一战线。
“首先,我是硕士。其次,夏洁回家没什么不对,有数据表明,男性随着年龄增长,身体机能都会呈衰退状态,因此性功能也会减弱。”
杨树一脸正派地坐到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说完这句话,一击即中地挨了夏洁一抱枕。
“不会吧,不是吧,他不行么?”
李大为抱紧了家里唯二两个抱枕,听着杨树一本正经地科普,开始肆无忌惮地激怒夏洁。
“还是不要有婚前性行为,这样不好。”此时终于明白了李大为到底在说什么的赵继伟看着李大为义正严辞地说。
“去你的,赵继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完全不同意赵继伟的李大为立刻对夏洁继续好言相劝,“夏洁,你别听赵继伟的,这很重要的,结了婚以后才发现牛不能犁地,那也太痛苦了吧。”
“都什么跟什么,我累了,我去睡觉了。”
夏洁完全不想理李大为,觉得他嘴上一点没有把门的。但回到卧室关上门,夏洁躺到床上,还是叹了口气。她承认李大为说的不无道理,毕竟她又不是性冷淡,但好像他们就是有点太纯洁了,就像高中生谈恋爱,牵个手散步就顶天了。尤其是今天,她在程浩家吃过晚饭,提议看个电影,她还特地选了一部236分钟的指环王3,结果晚上十一点,她还是被程浩送了回来。
而且本来为了今晚,她还特地咨询了跟她同岁就二胎的同学,按同学要求下班先换了短裙,还把短袖下摆系了结好露腰,甚至喷了香水,散开头发。但坐上程浩的车,下一秒就被程浩拿警服外套裹住了,还一路苦口婆心教育她就算是夏天也不能贪凉,让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还得在吃饭的时候好好哄一哄好像生气了的程浩。不过幸好同学也不止出了换衣服风格的计策,还包括在看电影的时候搞点小动作。但她实在没想到程浩真是柳下惠,无论她是挽着程浩胳膊,靠着程浩肩膀,还是假装聊电影剧情的时候凑到程浩耳边说话,都没让程浩有任何多余的反应。甚至是她多动,短裙卷了边,而她又说冷,拉着程浩的手放到她腿上说让他暖暖,程浩都不为所动,还直接说去给她找个毯子裹一裹。
怎么会这样?夏洁无言以对。这就是警察的洁身自好么?未免也太贯彻落实了。可她总不能主动提吧?夏洁越想脸越红,想到凌晨还精神十足得去浴室冲了个澡,并且只睡了几个小时就起床晨跑还顺带带回来早餐给大家。
但一夜难眠的报应还是来了,尽管凌晨兴奋得不行,可上了班就开始眼睛打架,好不容易撑到下班,也不顾忌往常要隔个路口再上程浩的车,直接在停车场看到程浩上车就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小洁,怎么脸色这么差?”
程浩看夏洁一脸疲惫,虽然欣慰于今天终于按他的要求穿了长裤,但看着明显的黑眼圈,程浩还是有点心疼了。
“啊?没事,就是今天事有点多,可能有点累。”夏洁随便搪塞了个理由,毕竟她总不能说是因为想被你睡想得睡不着吧。
“那我送你回去,好好睡一觉。”
“不行,你不是说牛排已经拿到冷藏解冻了么,我想吃。”
夏洁一听程浩要送她回去,就立刻清醒了点,坐正了身子满脸拒绝,并且趁机搂住程浩的胳膊撒娇。
“行,那你在车上睡会,到了叫你。”
程浩看着夏洁坚定的表情,感受着年轻女孩传达的炽热,终究败下阵来。可看着夏洁很快就睡着,程浩捏着方向盘的手也越发紧了紧。理智总告诉程浩,不要乱了方寸,影响夏洁的未来,可他终究是个男人,他真不知道还能忍耐几次。
“我送你回去,你这样能早点回去休息。”
晚餐尽兴,虽然由于程浩的坚持,牛排最终没有配成佐餐酒,但夏洁仍旧是高兴的。只是没想到餐后程浩便要送她回去,完全不给她任何拖延的借口。
“我们看个电影吧,我不困了。好不好,程浩,好不好,师父。”夏洁自然是不能答应,忙献殷勤得把餐盘送到厨房水池边,看着洗碗的程浩,满眼祈求。
“好吧,好吧,那选个短点的片子,”程浩知道拗不过夏洁,便小退一步勉强答应,可没想到这点妥协都让夏洁高兴得主动亲了亲他的脸,让他一时连碗都不知道该怎么拿,只好轻咳了一声说,“我先切点水果,你先去客厅找片子。”
但没想到,等程浩收拾完碗筷,切了一碟水果到客厅时,夏洁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上演着他早前就看过的电影《情人》,正演到梁家辉带着法国女孩到他的住所,他一边奇怪剧情怎么进展得这么快,一边因为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而不知要不要现在叫醒夏洁,送她回家。
“小洁,醒醒,我送你回家,回家睡。”程浩最终还是决定叫醒夏洁,他坐在夏洁身旁,轻拍了拍夏洁的肩膀,轻声呼唤。
“我不要。”夏洁抓住程浩放在她肩上的手,顺势圈住他的胳膊,眼睛睁开瞟了一眼电视投屏中的剧情。昏暗老旧的房间里,大概是男主在和女主介绍他的住所,她觉得无聊,心道这届网友真不行,这电影哪里适合情侣看。
“听话,小洁。”胳膊被夏洁禁锢,程浩与夏洁的距离也更近了一步,尤其夏洁是躺在沙发上,这样的姿势让程浩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撑着沙发才勉强稳住坐好。只是夏洁动了动脑袋,强撑着的手便碰到了她的脸,细腻温热。
“程浩,你是不是不行?”
夏洁说完有些后悔,好像不该这么直白地伤害程浩。她松开了程浩的手,尴尬地偏头想看电视,可是电影的剧情和刚才一点都不一样,不知何时女主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正和男主做欢爱之事,他们的声音还不小,仿佛回荡在客厅,让她尴尬得现在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程浩,那个什么,嗯……你那个,那个行不行……嗯……行不行都可以,我都可以。”夏洁不敢看程浩的表情,双手捂脸,结结巴巴地想要把这个问题翻篇,但脸实在太烫了,她太后悔今天来程浩家,睡眠不足果然影响智商。
“我送你回家。”
嗯?夏洁不再捂脸,扭头看已经站起来走到向门口走的程浩十分不解。她想过一万种可能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莽撞问完问题,程浩居然还能这么假装无事发生。她现在开始觉得大事不好,不会真如博士所言,程浩有难言之隐吧。
“不看电影了?”
就像惹过主人的小狗,此时夏洁也不敢继续躺在沙发上强硬拒绝程浩的要求,但挪到门口的时候还是想要再争取一下。不过回头看一眼电视投屏,电影里的这对男女在床上可是真够激烈。夏洁觉得,算了,还是听话回家吧,就是不知道明天在所里看到程浩,会不会很尴尬。
“小洁。”程浩有些无奈地叫夏洁,他的手指摩挲了几圈车钥匙终于还是放下,但手臂依然搭在门口鞋柜上。他看着夏洁殷切却又躲闪的眼神,第无数次发现年龄代沟真是个让他无力招架的东西。其实他怎么会感受不到夏洁的企图,从散步的时候用手背轻轻碰他的手背,从分别拥抱时抬头笑着望他,他就知道要常常与爱侣十指相扣,要在爱侣抬头时低头给她一个吻。
可最近夏洁的企图,让他确实没了主意,因为夏洁才二十出头,和他相差十余岁。或许警校是封闭的、压抑的,所以年轻女孩初入社会对什么都是新鲜的,她会坠入一次爱河,也会又一次坠入爱河。他可以给她牵手,给她拥抱,给她亲吻,这些都不需要承担后悔的代价。但夏洁现在所想,是他不敢答应的,他怕她会后悔。
“程浩。”
夏洁鼓起勇气,打断了程浩的欲言又止。她向前迈一步,让她能站在程浩眼前,抬头就能看他眼睛,踮脚就能亲吻他。并且她叫他名字,让他的注意力必须百分百在她身上,然后她说:
“人这一生会有无数个第一次,所以我没有多么看重这件事的第一次,它不是我的枷锁,我也认为它不应该是社会束缚女性的枷锁。但它可以是我想要表达爱的、送给你的一个礼物。”
夏洁把手背在身后,两手交叠,手心手指都是汗,毕竟要把这段话看着程浩的眼睛说出来,紧张是绝对紧张的。但她还是想说,因为她其实早就猜到程浩这段时间犹豫的原因,不过她越想越觉得很幸福,毕竟这表明程浩真的很爱她,不希望她受伤害。所以她想要跟程浩早点说明,这个枷锁不在她身上,也不该在程浩身上。
可是,夏洁鼓起勇气,紧张半天,也没等来程浩的回应。她看着程浩依然用手指拨动着车钥匙,好像比她还紧张。她有些无奈,决定既然都已经主动了一次,不如接着主动第二次。
“所以……我的男朋友……现在我们可以接吻了么?”
佳人近在咫尺,盛情邀约,程浩没再顾忌,将人一搂揽入怀,低头便吻。
“嗯……小洁,卧室衣柜左边第二格有一套新睡衣和一套新的毛巾浴巾,都是买给你的,都洗好了,你先洗澡,就用卧室里的浴室,我出去一会,马上回来。”
但如鹅绒轻柔的亲吻方才开始,程浩便突然停了下来,对夏洁嘱咐得迅速,抓着车钥匙走得也风风火火。夏洁满心欢喜地与爱人亲吻,倏尔停下,有点发懵,但旋即她便想到了可能的缘由,再想想刚才程浩的表情,她忍不住对着关紧的门笑了出来。
电视里还在演电影,男主一脸悲情似乎是要和女主分别,夏洁没有再看,直接摁了遥控器关掉,然后走进程浩的卧室。卧室不大,这是她和程浩在一起后第一次进他的卧室,一眼可见只有一张双人床配床头柜,再加一个衣柜。她打开衣柜,看到叠得方正的睡衣和浴巾旁还有一袋一次性内裤。过目不忘的警察怎么会忘记提这件事呢?怎么程浩居然比她还害羞。夏洁越想刚才程浩的表情越觉得好笑,不过走进浴室放水洗澡的时候,她突然想到,程浩能准备这么多,那不就意味着他早就准备好要和她同居了,看来男人,无论多么冠冕堂皇,都是坏蛋。
“你去哪里洗的澡?”
夏洁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想着还得抹身体乳便只裹了浴巾,可她拿着之前给程浩买的、程浩连拆封都没拆的身体乳出浴室的时候,却发现程浩已经穿着睡衣坐在床边等她了,而她走近他还闻到了她给他买的沐浴露的味道。
“另一个卫生间也能洗澡。”
程浩在夏洁走近他的时候便直接把人拉入怀中,细碎的吻先落到耳朵上,好回答夏洁的问题。但紧接着,程浩就开始吸吮夏洁的耳珠,并一路向下吻她的颈窝。热气喷在颈上,夏洁觉得浑身一阵酥麻,本能反应便想逃跑,可程浩用胳膊将她圈在怀里,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承受他亲吻她的后颈、双肩与蝴蝶骨。
夏洁觉得没有安全感。她与程浩同向而坐,坐在他的腿上,她看不到程浩的脸,却也动弹不得,而亲吻带来的一次次颤栗和难抑的呻吟让她的感官分外敏感,也让她觉得腿间似有什么涌出。
“放松,小洁。”
程浩感受到夏洁的身体紧绷,终是不再流连于身后,用手抬了她的腿放到膝上,将她手中还紧握着的身体乳拿走。他横抱着她,抬手拨了拨她的碎发,轻声安抚她。夏洁终于能够看着程浩的眼睛,看他真诚又温柔。
但紧绷的肩膀只有一时放松。程浩的话音才落便立刻低头吻上她的唇,与她柔软的唇相碰。但不同于夏洁之前的索吻,那是克制的吻,只是碰一碰嘴唇浅尝辄止。而这一次,程浩的亲吻显得非常具有侵略性,他直接用舌顶开了夏洁下意识封闭的牙关,勾着她的舌头吮吸,还去舔她敏感的上颚,让她只能紧紧勾着他的脖子,指甲隔着睡衣猛抓他的后背。
但程浩并没有因此放过她,他仍旧亲吻她,吸吮她的唇瓣,吻她的锁骨,隔着浴巾抓揉她的双乳,甚至手还沿着她腿的内侧探到浴巾之中,让那方滑腻湿润的禁忌之地就这样被程浩的手指找寻到,并试图深入其中。
“我能不能躺下,这样有点难受。”
夏洁搂着程浩的脖子,对着程浩的耳朵吹气,小声祈求,希望能够叫停程浩已经在她腿间来回游走的手指。并且,她确实觉得这个姿势有些难受,她坐在程浩的腿上,很难忽视他腿间逐渐勃起的那个东西。
“好,小洁,你如果还感觉不舒服就告诉我。”程浩停下动作,安抚性地亲了亲夏洁的眼睛,然后直接将人抱起,转身放到床上,再侧躺到她身侧。
“要盖被子么?”
虽然夏天还没过完,但夜间温度已经逐渐走低,程浩看着身下缩成一团的夏洁,在低头亲吻之前还是主动询问。而且他知道终归是要将浴巾除去,或许在被子里她能少一点紧张和羞涩。
“没事,我不冷。”
夏洁此时热得感觉浑身发烫,甚至觉得额上也隐隐有汗。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她之前再大言不惭,对这种只在小说和电视里见过的事情还是有未知的恐惧。可她不想在程浩面前表现出来,她犹豫了一下,便要掀开她的浴巾。
“不急,小洁,先帮我解开扣子好么?”
但程浩的手握住了夏洁想要打开浴巾的手,将她的手拉向他。他的手很大,足够包裹住她的手,还能在手里把玩她的小手,再放到唇上,在对望中缓慢地亲吻她的每个指尖。
床头灯昏黄,夏洁脸上的表情隐匿在阴影中,但羞涩是显而易见的,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可程浩却仍然慢条斯理地吻她的手,让她莫名有点着急想抽出手直接解他的扣子。但程浩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在她感到不耐时握着她的手覆上他的睡衣纽扣。
夏洁在触碰到纽扣时就紧张地先从程浩的手中抽回手,然后再并着另一只手侧身开始给程浩解扣子。自己解扣子从来都是简单的,但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换了个视角就很难解开扣子,她感受着程浩喷薄在她发顶的粗重呼吸,越解纽扣越着急,几颗扣子像是火山石一般烫手,让她慌张得哪怕躺在床上都觉得重心不稳,而程浩还一直吻她的头发,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她的脸,遮挡她的视线让她解得艰难。
不过幸好,睡衣的纽扣还是如数解开,程浩像是鼓励一样亲了亲夏洁的唇角,然后坐起身脱掉上衣。位置坐到副所长,分管的也不是什么要案,自然没有再勤于锻炼。但这并不代表程浩的身材不再,他仍然有坚实的肩膀与胳膊,摸起来还算有的腹肌,以及肉眼可见不止一处的伤痕,这些都代表着作为一名警察的功勋。
“把浴巾拿掉好么?”
夏洁忍不住用手指抚过程浩腹上的伤痕,并且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程浩却再次俯下身,手撑在她的身两侧,看着她说让她瞬间脸红的话。赤诚相见总是害羞的,夏洁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想要逃掉程浩随之落下的细密的亲吻,别开了脸。不过,就算她没有回答,她还是被程浩托起,伴随着上身一凉,像是拆开礼物一样,浴巾被抽走拿开。现在,她彻底是赤裸的,被程浩看得完全。
“别怕。”
但紧接着,程浩抬手抚摸她的脸,让她不得不看他温柔的眼神,承受他给予她的一个绵长又轻柔的吻。而夏洁也终于在吻中逐渐放松下来,从承受到享受,用胳膊勾他的脖子,主动勾缠他的舌头,细啄他的嘴角,还用舌尖描摹他的唇形。
“程浩。”
夏洁终于开始享受接吻的快乐,她也逐渐明白为什么亲吻能成为情侣之间必不可少的环节。可没想到接吻之后,在她眼神迷离,忍不住喘息时,程浩开始从她的颈间一路亲吻向下。她开始难耐于程浩含吮她的乳珠,让她忍不住轻呼他的名字。可听起来像是拒绝的呼唤却被身体本能的反应打断,她难以置信于她会撑起腰像是要将她一对雪乳都送入他口中。但程浩好像早已知道她的反应,在她忍不住撑起腰的时候迅速拿了她旁边的枕头垫在她的腰下。
夏洁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她知道他能如此做必然来自于他的经验,他长得这么好看,大概除了前妻还有好多个前任。可委屈也只是一时的,她的所有注意力突然集中,身体颤栗于程浩亲吻她的腰窝。程浩太会拿捏她的敏感,她的所有感官都被他把控,让她难以从这场性事之中走神。
“程浩……程浩……求你。”
夏洁又一次叫程浩的名字,但此时却是难以启齿的。因为程浩的亲吻落在了她的大腿内侧,手指也一遍又一遍由内向外抚摸她的腿根,让她不得不张开她的腿,迎接他愈向中心的亲吻。她紧张得紧抓床单,清楚地并且明显感官被放大地感受到程浩的舌尖舔拨了一下她的阴唇缝隙,她瞬间尴尬得下意识想要朝内夹腿,并再一次忍不住出声叫他,甚至向他求饶。可她的声音细如蚊声,哪里比得上他吸吮她小穴的声音。她听得到贯入耳中的啧啧水声,都来自于程浩灵巧的舌头自下而上深入舔弄她的阴蒂,舌尖勾绕她的阴核,而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穴口吐蜜,且被他尽吸入口。
夏洁承受着难以接受的刺激,甚至逐渐开始觉得腰酸,可她想要开口叫停,张口却变成了一声声娇喘。她觉得自己热得发烫,羞得脸红,只能咬着嘴伸手抓程浩的头发。但她早就没什么力气,她浑身软得像水,而且好似有奇妙的电流正贯通她的全身,让她越发难受,甚至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终于在程浩不再埋头于她的穴口,而是专心亲吻她的乳峰时被无限放大,因为程浩在此时将一根手指深入她的小穴。程浩的手指自有茧痕,相比于柔软的舌也有些生硬,因此探入穴内并不容易,仅仅是伸入一个指节便感受到穴肉的裹挟。但他并未放弃,而是用拇指缓慢地揉捻阴蒂,黏腻的爱液涌出,手指终于逆流而入且顺畅而出。
“放松,小洁。”
程浩的牙齿划过夏洁的乳尖,引得夏洁一瞬颤抖,穴肉也跟着绞紧了程浩的手指。他不得不松开握拢抓捏另一侧乳峰的手,去抚摸夏洁的脸,给她安慰。幸好收效显著,程浩的手指再次能够缓速抽送,还能尝试着,抚慰着,试探性地送入第二根手指。
“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
程浩知道夏洁对一根手指的适应还没有形成习惯,第二根手指必然会带来更强烈的异物感,但夏洁只紧闭着眼睛且咬着嘴唇,他也有些不敢多动,生怕弄疼她却还被她强忍着。
“没有,师父。”
夏洁其实很想说长痛不如短痛,但开口却像是强忍着的哭腔,让她委屈得脱口而出叫了师父。其实自从恋爱以来,她越来越少叫师父,她总觉得这样显得地位不平等,好似她低程浩一头。但她还是愿意叫师父的,在每一次撒娇的时候叫师父,都十分有用。可这回这一声师父,婉转悠长,道尽委屈,直接叫停了程浩的一切动作。
可当程浩的手指离开穴道,夏洁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空虚,也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沉迷于性爱。因此她突然渴求程浩的手指,带着粗糙的茧的手指磨砺她的穴道,那种让她抓紧床单的酥麻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让她上瘾。但程浩哪里知道夏洁的心路历程,听一声师父便已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无法饶恕,得下地狱。
“小洁,对不起。”
程浩深吸一口气,拉了被角先给夏洁裹上被子方才搂住她道歉。其实他有预想过第一次的失败,也在出门买安全套的时候顺便买了润滑液。不过前期顺畅得有些让他忘乎所以,还是忽视了在尽管足够润滑的情况下,夏洁也还是可能无法抵抗对异物感的生理抗拒。他不想夏洁每每回忆起这一晚都是痛苦的,所以他决定还是暂缓,毕竟来日方长。
“程浩,我没事。”
夏洁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哪有进行一半直接暂停的道理,她的师父未免也太宝贝她了。但她反反复复想要开口却都因为尴尬和害羞而作罢,只能在程浩莫名其妙的道歉之后赶紧用最委婉的方式说继续。并且,害怕这样的说辞不足以动摇程浩,她学着程浩亲吻她的样子,主动亲吻程浩,用抚摸他的脸、吮吸他的唇,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抚摸他的后背甚至摸向他的睡裤来表明她的渴求。
但接下来夏洁就后悔了。当程浩手指再次深入,爱液的滑腻勾着手指深向更深,夏洁觉得难以启齿地舒服,可程浩却在此时突然屈起一个手指。而紧接着,迅速从穴道冲向头顶的酥麻感让她颤抖也让她抑制不住地呻吟。她觉得她不受控制,觉得身体不可理喻,她不敢看程浩,赶紧闭起了眼睛。因为她潮吹了。
水流不受控制喷涌而出,迅速濡湿了床单,夏洁有些崩溃,甚至大脑一片空白。她并非不知道这是什么缘由,毕竟生理健康知识早通过小说有所涉猎,但当主角变成了自己,她还是对一时失禁有些难以接受。但她必须承认,程浩真的很行,就算某些地方不行,但是现在已经够行了,她没什么可委屈的,经验多的男人就是好。
“小洁,真棒。”
潮吹后的身体是敏感的,也是颤抖的,此时最需要爱人的安慰。程浩亲吻夏洁的脸,被汁液浇灌的手也再次在穴口缓慢地打圈。
“程浩,你故意的。”
没想到开口声音都在颤抖,夏洁有些生气地想躲程浩的亲吻,她没想到说一句没事就让程浩如此放肆,而且还要夸她,这有什么可夸的,她羞得想打他。但吻是躲不掉的,她偏头程浩就侧着吻她,她咬他倒是刚好被他抓住机会让舌深入她的口,来不及呼吸的她只能抓着他的肩膀,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要勾他的腰来祈求他赐予她一点氧气。
“小洁,如果现在你不愿意,我们就停下。”
终于漫长的亲吻结束,程浩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安全套。夏洁先开始还盯着他慢条斯理地拆包装盒,但程浩准备要脱掉裤子的时候她就不敢看了,并且闭紧了眼睛。可没想到夏洁还能一边听着包装袋撕开的声音,一边听到程浩向她做最后的知情同意询问。
“愿意,愿意,愿意,我太愿意了。”
夏洁在此时无比地恨程浩是个警察,他可真是牢记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这种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上了问什么问啊!夏洁用手捂脸,做了四五遍心理建设才开口。但她实际上是真想说不愿意来折磨一下程浩,惩罚他在这种事上也对她过度保护。但考虑到不能让本就衰退的性功能雪上加霜,影响她未来的幸福生活,她还是忍了。
闭着眼睛等待,恐惧会加倍,但夏洁还是不敢睁眼,只是感觉着程浩先是用手指继续揉着她的阴蒂,然后才感觉到他的性器在她穴口反复地研磨,缓慢地送入。她能感觉到程浩是紧张的,是不敢冲动的,但她实在承受不住程浩性器的饱胀。她发誓,她已经尽力地放松,没有咬牙忍住喘息导致身体紧绷,但她却还是很难接纳他的性器,因为她狭窄的、未经人事的小穴确实难以适应他的宽度。她突然想到在微博看到的亚洲男性的平均长度,她现在作为体验者觉得,其实长度并不是绝对重要,宽度也很重要。
但紧接着,她还是觉得长度的确很重要。因为她发现她以为程浩已经完全进入她的身体时,程浩居然还能继续深入,让她的被征服和被侵略的感受无限放大,来自于精神的快感让她忍不住抓紧他的腰侧。不过她也突然意识到,好像第一次也没有古早小说里说得那么疼。
“疼……程浩……不要了……求你。”
程浩从亲吻开始就忍得辛苦,为了给夏洁更好的体验感,他在插入前做了完全的准备。寻找敏感点,保证湿润,做足够的扩张,用漫长的前戏铺垫最后的纳入与结合。可才没入前端龟头,他就感受到夏洁的穴道依然是紧张的,他不得不继续用手指揉捻阴蒂,让更多地蜜液产生足够的润滑,让被绞裹得紧实的阴茎能缓慢地向内送入。但即使已经感觉到汗水从额上流下,程浩还是很难稍微自在的抽送,他完全无力招架夏洁的求饶,虽然在她求饶的时候,他根本就一点都没动,明明是她在不自觉地扭动,差点把他夹得忍不住要射。
“好,好,不要了。”
程浩也不敢迅速地抽出性器,只能一点一点看着夏洁的神情缓慢地退出,然后亲吻她眼角的泪,慢慢安抚她。
“程浩……我又没说……真的不要。”
程浩此时有点心累,他强忍着生怕夏洁有一丝一毫的不适,面对夏洁的祈求立刻照办,但安抚完怀里的小女朋友,却看到她无辜的眼神,语气也似乎还在怪罪他听不懂她的言外之意。但他能怎么办呢?爱就是无限包容,包括这种事。
于是程浩长舒一口气,重新撑起身子,但这回他决定抬她的腿,让她的腿挂在他的肩上,这样足够张开,却也很难向内夹紧。果然,这样的姿势,他终于进入得略微顺利,虽然还是紧得他行动缓慢。
不过还好,已经是第二次进入,夏洁也略微放松和习惯,而性器在穴内缓慢地研磨也终于看似有了效果,程浩能开始缓慢地进出,并且终于能一心二用地用掌心来回画圈式地摩挲她的乳尖。
双重的刺激自然是双重的快感,夏洁再一次承受不住。但眼神委屈地望着程浩时,却只得到了程浩俯下身的一个安慰的吻,而这个吻也很快像是攻城略地一般吞没她还没说出口的求饶。夏洁突然又委屈了,经验多的男人,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他。
“程浩……能不能快点……”
一次一次的深入,一次一次的亲吻,夏洁虽不再觉得疼痛,但腰酸腿酸背酸让她实在承受不住,她不得不再次开口求饶。曾经天真的她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负重五公里还要辛苦的事,但现在她发现,这社会太复杂,是她错怪程浩的拒绝,程浩是真的在保护她,而她还不领情说他不行。并且,她真的想驳斥一下博士,很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数据支持随着男性年龄增长性功能会减退这个规律的,明明程浩就不在这个规律里,无论长度宽度硬度持久度都不在。
“这样……快么?”
程浩在缓速的基础上稍微加快抽送的速度,他还是害怕进出太快,摩擦会无法避免受伤,让她第二天起床会觉得疼痛。只是他也确实很难再忍,只好试探性地问她感受。
“不是这个快……程浩……我看到你笑了……你……你混蛋!”
程浩恍如未闻夏洁的控诉,甚至一边加快速度一边揉捏她的乳肉,在她娇嫩的皮肤上留下红痕。然后在最后关头,他把夏洁从床上捞起,他跪坐着抱她,亲吻她的乳珠,她的锁骨,她的下巴,最后吻她的唇,让她在与他结合最深的时候分点心不会太难受。
跪抱的姿势足够深入,靠地心引力借力,夏洁每当被程浩用手托起臀部,放下时都能一入到底。但她早就被程浩折腾得没了力气,此时这个姿势就算再难受,她也只是猛咬他的肩膀,不再多言。不过幸好没有忍耐多久,夏洁感到程浩的身体多了一些抖动,搂她也更紧。
床边没有垃圾桶,程浩与夏洁交换一个短暂的吻便让她重新躺回床上,而他则先下床取了安全套打结,然后走进浴室扔掉。可回到床边时夏洁已经拉了被子把自己裹住,侧身躺着。他吻了吻她闭着的眼,将裹着被子的她打横抱起来。
“去哪儿?”
夏洁本来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但腾空时还是惊醒,可问完问题,程浩就已经把她放到了沙发上。
“我先换个床单,一会抱你去洗澡。”
程浩在离开前再次吻了吻夏洁,这让夏洁开始习惯爱人的亲吻,心满意足地闭眼等待。只是她实在疲惫,等再一睁眼便已经是天亮,而她躺在程浩怀里,身上穿着睡衣,身下的床单和盖着的被子也是新的。
“醒了?”
警察的职业习惯让程浩总是浅眠,所以夏洁一动他就睁了眼。
“再睡会,我先起来,等做完早餐叫你,嗯?”
“不要,去食堂吃,再抱一会。”
夏洁在程浩准备抽离拥抱时牢牢抱紧了他的腰,但说话还是有些害羞,只好埋在他的颈下胸前朝他撒娇。不过最终夏洁也还是没有去成食堂吃早餐,因为在搂搂抱抱企图再次撩拨未果后,当她磨磨蹭蹭去洗漱时,发现自己连路都走不稳了,甚至唤起了她记忆深处的那次在警校的十公里拉练。于是作为副所长家属,她当然要物尽其用,通过控诉副所长不知节制来换取一天不影响考勤的假期。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夏洁忘记隔天就是他们能够共同休假的周末,于是在她请假的这个晚上,程浩彻底让她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不知节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