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交界地失乡骑士指南

Chapter Text

“说了这么多废话,就是来让我把你再操一遍?”
“话不是这个意思!是你同伴说你的印记落在墓地了,我帮你带回来了,只是麻烦你取出来。”
褪色者被龙飨骑士压在角落,努力地撑着身体,免得自己可怜的腰被石头硌坏。
骑士掐着褪色者的脖子,将自己的印记伸到褪色者面前,并且在人刚要挣扎的时候,用力钳制褪色者一切反抗动作。
“撒谎也得有点脑子,想要什么就直接跟我说,没必要扯那么些理由。”
褪色者用力地呼吸着,卡住气管的力量刚刚好到不会窒息又极其难受,眼泪就这么不听使唤地落了下来。哪怕褪色者现在哭得再可怜,骑士也只是冷冷地看着痛苦万分的褪色者。
“对不起,我错了。你把龙飨印记从我身体里取出来,可以吗?咳咳—”
骑士松了劲,褪色者像是溺水得了浮木,整个人在骑士手下瑟瑟发抖。
褪色者掀起上衣指着自己腹部一块平坦的地方说道:“在子宫里面,你们都用过的。帮帮我。”
骑士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只是岔开话题问道:“还会吃龙心吗?”
褪色者摇了摇头,放下了自己的衣服。
“那就还是颗普通的心脏。我帮不了你,你滚吧。还有——再敢像刚刚那样偷袭我,你就等着生不如死。滚!”
褪色者被骑士提着甩飞好几米,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晕乎乎地靠在石头上看着继续观赏风景的龙飨骑士。
不远处还在巡逻的失乡骑士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异常,褪色者想起之前的事情,思索了一下还是磨蹭到这位骑士身边。
骑士回头看了一眼毫不设防的褪色者,不予理会。
褪色者从包里翻出一些伤龙油脂,说道:“我最近没有遇到龙,只有这些多余的伤龙油脂,你需要吗?”
骑士看风景。
“那我拿了龙心脏,再来找你可以吗?”
骑士继续看风景。
“…………”
一时没有办法的褪色者在骑士身边坐了下来,利用骑士高大的身体和盾牌遮住自己的身形,偶尔还会偷偷看向那个巡逻的骑士。
盖利德的天永远都是红色的,连远处绿草蓝天的宁姆格福也笼罩在一层红雾之中。褪色者看着远方的大海,想起自己并没有造船的手艺,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如何来到这片混乱的交界地。
“我想回去,但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褪色者低着头嘟囔着,“听说初王也是褪色者,可我也不像画像里的初王,或许我只是在交界地哪块小地方出生的吧。那我能去哪儿……”
褪色者听到旁边的盔甲摩擦的声音,吓得往旁边挪了挪,才发现骑士只是换了个动作,活动了下身体。
褪色者收回胡思乱想的念头,站起来轻轻拉住了骑士的防风的头巾。骑士猛然回头恶狠狠盯着褪色者。
褪色者眨巴着自己无辜的眼睛,乞求道:“求你,帮我把身体里的东西取出来,我随你怎么处置。用我的身体也好,让我帮你猎龙也罢,只要把你们的东西取出来就行。”褪色者尽量把自己变成彻底无害的小松鼠,企图激起骑士的同情心。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直到骑士将褪色者提溜着到旁边的角落里。
褪色者咽了咽口水,等待着骑士发话。
“我直接用这个?”
骑士握着自己的剑柄,发现褪色者原本红润的脸瞬间煞白,冷笑出声。
“不……”褪色者明白了骑士的意思,原本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了回去,“随、随便,都行……”
骑士按住褪色者的胸口,用剑割开了褪色者的裤裆,露出花丛里面隐藏的秘辛。
“我想你应该没忘记我喜欢什么。”
褪色者想起之前被开膛破肚的经历,加上现在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点了点头。褪色者仰躺着舒展身体,褪下碍事的上衣,眼睁睁看着骑士用一把大剑轻巧的刺入自己的身体。
“我会死吗?”
“不会。”
利刃扎进肉里,起初并没什么感觉,直到汹涌的鲜血流出,腹部传来阵阵剧痛,缩紧的肌肉企图对抗生命的流逝。褪色者疼得满头大汗,却被骑士喂进了一口红滴露。
褪色者看着伤口愈合却又一次被剑刃挑开,止住的血又一次汹涌流出,疼到牙齿发酸。他不敢尖叫,生怕引来另一个骑士,面对一个总比面对两个要好。褪色者这么想着,发现骑士居然挑出了自己的一截肠子,牵扯的痛苦让人眼前发黑,头脑眩晕。
“不在这里面?”骑士用浸满鲜血的手指顺着肠子一截截往下滑,最后摇了摇头,盯上了褪色者跳动的胸膛。
巨大的痛苦让褪色者涕泗横流,张着嘴半天说出话来,模糊的双眼看着剑一路逆行,划开了自己的胸口。
红滴露再一次喂进嘴里,将褪色者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褪色者看着皮肤像一张沾满鲜血的白纸被骑士掀开,一团血乎乎的肉被拉出,连带着肠子抽搐着疼痛,那是他的胃。
褪色者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抽着气说道:“在子宫里……在子……”
“男人会有这种东西?”
褪色者如遭雷劈,呆愣在原地,内脏被骑士肆意玩弄的疼痛都比不上这句话对他的打击。果然他就是个怪物。
剩下的时候,褪色者在陷入剧痛和伤口恢复的来回折磨中,神智开始涣散,对外界的事物基本丧失的反应。而骑士还在他的包裹里发现了更好的东西——恩惠滴露护符。在黄金树赐福的作用下,割裂的伤逐渐恢复,骑士既可以玩得高兴又能保证褪色者口中的不死。
直到满手污血的骑士掐住了褪色者的脸,将自己的阴茎塞进褪色者口中。褪色者被硕大的巨物堵住了气管,窒息的痛苦勉强激起了求生的本能,一直垂软无力的手勉强推拒着骑士贴近的大腿。
骑士欣赏着褪色者无力的求生本能,喉管深处收缩推挤着入侵者,给入侵的主人带来凌虐的快感。当然为了避免褪色者真的窒息而死,骑士贴着褪色者气管的下方将那里轻巧地割开一个口子,勉强给人一点喘息的空间。
褪色者被迫仰头看着骑士落下的阴影,感觉到下巴的另一条巨物渐渐苏醒,不一会两根便交替进入,褪色者浆糊般的小脑袋渐渐意识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褪色者大张着嘴,酸涩的下巴过了很久才恢复原位,口水混着血液顺着嘴角溢出,破损的喉管也渐渐恢复,嘶哑的声带发出零碎不成句子的呻吟。
最后一瓶红滴露灌进褪色者口中,身上原本恢复缓慢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状。褪色者在这异样的恢复速度下,不停抓挠着石壁,企图缓解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骑士看着已经恢复大半的褪色者,将褪色者翻过身跪趴在地上,揪着染成污黑的白发,摸了把褪色者血淋淋的前胸,就着尚未凝固的血液插进了褪色者两口微张的肉穴。
许久未被贯穿的肉穴悲鸣着向褪色者提出抗议,但刚刚更惨痛的经历让褪色者不仅没有反抗,反而格外享受。刚刚恢复的身体极其敏感,拥挤的肉道十分热情地吸吮着肉棒。
褪色者看着远处的风景,突然明白骑士为什么那么喜欢看风景。比起这里的猩红之色,生机勃勃的宁姆格福的确更加吸引人。
骑士也注意到褪色者走神,便将小小的脑袋突然按在地上整个人压覆着瘦小的身体,狠狠地贯穿狭窄的甬道。
褪色者被干到痴态毕露,几乎没什么力气高声叫喊,只能咿呀着哼出声,被操狠了就小小的挣扎一下,很快又深陷情欲的泥淖。
骑士的气息就靠近耳边,发出非人的低吼声,有点像愤怒的龙吟。褪色者撑起手摸索着抱着骑士靠在肩膀的脑袋,摩挲安抚着。骑士也有些受用的给了些温柔的回应。
粗长的肉棒用力顶开了两处紧闭的穴口,褪色者突然发出不小的惊叫,身体里被骑士故意遗忘的印记狠狠扎在高热的腔内,连骑士都被硌得一声痛哼,从褪色者身体里完全抽了出来。
褪色者捂着肚子,瘫软在地,咳嗽出喉咙里堵塞的一口血块。
骑士摸着褪色者涌出鲜血的女穴,不满地甩了褪色者屁股一巴掌,开始开拓小小的后穴。
褪色者明白了骑士的想法,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骑士一把抓了回来。
“不……进不去的……求求你……不要……”
褪色者夹紧大腿乞求着,却换来骑士暴力镇压。绷紧的菊穴被骑士撕裂,两根巨物互相推挤着彼此插了进去。褪色者发出喑哑的哀嚎,看着遥远的天空发出求救的讯息,却得不到回应。
骑士抽出自己发黑的长剑,猛得划开褪色者撑得凸起的皮肤。
褪色者看着肠子混着血液撒了出来,看到了被撑得透明的高耸的肠肉,还有一团皱巴巴的小肉上露着一点刺穿的异物。发现玩具的骑士将那团装着硬物的小肉握在手里把玩。
剧痛又一次霸占了大脑的全部,身外的信息根本无法接受,疼痛受惊的身体不断痉挛着给骑士带来过量的快感。
褪色者垂着头看着鲜血淋漓的肠道被液体灌满,在骑士揪住的一端鼓成圆球。
“你每次都非要搞得这么血淋淋的吗?”
耳边似乎传来了戏谑的怒音,而褪色者瞳孔已经涣散。直到施暴的骑士一把扯断那节肠子,红的白的液体流了一地,褪色者最后抽搐了一下身体,随即死去。
两位骑士看着眼前化作飞灰的褪色者,对视了一眼,差点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