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交界地失乡骑士指南

Chapter Text

那间黑屋是褪色者心中永远过不去的坎。哪怕此时他正在屋中被骑士侵犯,他还是没有办法推开骑士,反而因为骑士一点点好意而深陷其中。
接肢葛瑞克已经被褪色者杀死,无王之城又一次出现在了这块风暴之地上。早已失去家乡的骑士将被遗弃的愤怒尽数发泄在小小的褪色者身上。
已经被操得神志不清的褪色者只能发出短促的气音,软成泥的瘦腰被一双大手抓着在肉棒上不断起伏,手脚被粗粝的麻绳反绑,皮肉已经磨破渗血,哭着求骑士饶过自己,破碎的词句凑不出完整的意思。
漫长的性事抽空了褪色者全部力气,终于熬到骑士将精液射进宫腔内。褪色者燥热的脑袋控制不了身体的颤抖,甚至没有发现骑士将自己推给了另一个人。
黑暗遮蔽了褪色者的双眼,新的硬物毫不留情的入侵身体,令褪色者眼冒金星。后穴被猛地填满,逼出褪色者一声尖叫。
一只手摸到了熟烂的阴户,挖出里面的精液伸到褪色者嘴边。褪色者乖顺地伸出舌头舔舐着骑士的手指,顺便吃下腥臭的液体。骑士作恶的手指不断地在褪色者体内搅弄,里面的精液混着淫水不断喂进褪色者嘴里。
“夹紧点,这么快就松了?”
褪色者屁股上挨了一巴掌,铁甲的边缘划破了皮肉,细微的刺痛从身下传来。嘴边的手豪不留情地将剩下液体抹到褪色者满是泪水的漂亮脸蛋上,之后掐住了纤弱的脖子。褪色者呜呜地挣扎着,收紧的后穴换来身后施暴者舒爽的赞叹。
已经麻木的身体接收到濒死大脑的信息,高潮又一次重重砸向褪色者,挣扎、抽搐,褪色者只觉得眼睛里浓郁的黑被一到白光破开,疼痛和快乐都离他而去,知觉突然全部丧失,陷入了昏迷。
-*-
泛黄的世界里,褪色者看着灰败的黄金树飘洒无力的赐福,眼前怒吼的接肢葛瑞克高举着龙头喷出灼热的烈焰,烧灼的剧痛也阻挡不了他必杀之的决心。
“我不能辜负库拉拉的信任。”褪色者告诉自己,哪怕手在发抖,仍是努力地挥舞法杖和刀刃。
直到最后,巨大的半神躯体倒下化作飞灰,褪色者看着眼前不真实赐福光线,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束光在逐渐远离自己。身体越来越沉重,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抬起都十分费力,等到力气耗尽,褪色者倒在了近在咫尺的赐福前。闭眼前,赐福渐渐变得金光夺目,向四周散发着独特的暖意。
感官慢慢回到四肢百骸,酸麻胀痛,没有一点轻松舒适地方,褪色者睁开眼看到的是熊熊燃烧的火炉,旁边则是散发金光的赐福。褪色者爬到赐福边,宽大的衣服从身体上滑落,露出满是伤痕的身体。触摸到赐福后,褪色者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恢复如初,不适的感觉逐渐退去,身体里的污浊却还在,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耳边传来金属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不紧不慢。
“果然这里有什么,还只有你们褪色者看得见。”
褪色者抬头看见拿着长戟的银甲骑士,赶紧拿起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抹掉了脸上的泪水。赐福因为骑士靠得太近而隐没,褪色者只能盯着骑士的动作,思考着如何应对。
两人沉默许久,褪色者察觉到对方在等自己开口,说道:“这里有赐福。”褪色者指了指骑士脚下。骑士低头看了看地上,摇摇头。
“只是一道光而已。金色的…唔…”褪色者捂住嘴,收紧身上的衣服,清澈的眼睛又透出点点水光。
骑士蹲下身,将人拉进怀里,强压下褪色者的反抗,剥开了褪色者那层用来蔽体的衣服,掰开修长的大腿,直奔那两处才被疼爱过的肉穴。
“东西还在身体里,原来你所谓的赐福并不能洗掉我们的东西。”
褪色者被迫趴在骑士肩头,跪在地上,羞耻地接受骑士的手指在自己两个穴内抽插扩张。很快地上积了一大滩液体。
“别、别戳那里。请不要折磨…唔啊~”
褪色者慌乱地摸骑士作恶的双手,想要将黏在穴里的手指赶出去。骑士反而不为所动,更加激烈的刺激着里面每一处敏感点,还不时帮褪色者撸动亟待释放阴茎。褪色者被折腾得面色潮红,娇喘连连,最后在骑士怀里交了货,弄湿了骑士胸前的盔甲。
骑士怀抱着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褪色者,抓着褪色者的手擦去自己身上的精液。褪色者回过神,从包里拿出一块碎布给骑士做清理。
“……嗯,谢谢。”褪色者俯身擦掉地上各种液体,嘴里轻轻念叨着。
头盔里传来一声轻笑:“你果然跟他说的一样,给点甜头就分不清敌我。”
褪色者咬了下嘴唇,说道:“我知道你刚刚在帮我清理,既然是帮忙自然要道谢。”褪色者被人抓着脑袋,仰头对视着眼前的人。他没有过多的惊慌,只是透过照进盔视孔里的光勉强看到一双凌厉的眼睛。骑士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褪色者,凶狠到仿佛在思考如何将小小的褪色者拆骨入腹。褪色者头皮发麻,眨巴着自己无辜的眼睛,求饶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吞了回去。
很快失去耐心的骑士把褪色者猛得推倒在地,说道:“刚刚还不够,我还要操你,但是你得先自己来。”
褪色者确定骑士是来真的之后,主动卸下骑士护裆的银甲,拿出里面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褪色者拢住贲张的肉棒,抬头问道:“你喜欢什么?”
骑士明显愣了一下,之后掐了下褪色者柔软的脸颊。褪色者明白了骑士的意思,开始为骑士口交。
褪色者口技非常烂,只知道用嘴去吞大肉棒,浓烈的腥味呛得他不停咳嗽却又硬挺着把异物往嘴里送。
骑士也不好受,褪色者的牙齿刮了自己小兄弟好几下,但看着比自己还痛苦的褪色者又有些心软。无奈,骑士揪住褪色者的脑袋,让他吐出自己的阴茎。垂落的阴茎粘结娇红的嘴唇,牵出一条淫靡的长线。
“你没做过这事吗?这么烂。”骑士抱怨着。
褪色者看着眼前已经软趴趴的肉茎,摇摇头,细声道歉。骑士知道自己已经白眼翻上了天,遂拍了拍褪色者的后脑,一点点教他怎么口交。
褪色者按照要求开始舔着眼前的巨物,待其重新苏醒后用嘴唇包裹着牙齿让肉棒在嘴里进出。舌头在塞满的口腔内努力的取悦上面每一条静脉。
骑士看着腿间卖力的小脑袋,揉搓着褪色者细软雪白的发丝,欲望越发高涨。
“他很好操控的,只要你给他一点甜头,就会任你玩弄,想把他变成什么样就会是什么样。”剑盾骑士一边在已经昏死过去的褪色者身上抚摸着,一边自豪地交流自己的心得。
长戟骑士想到同僚那得意的笑容,瞬间起了争强好胜的心理。他按住褪色者的脑袋往胯下撞,自己粗大的冠头塞进了褪色者狭长的喉管,挤压得快感让骑士爽得闷哼一声。但褪色者就没那么舒服了,不该被撑开的地方被强横地撑大,呼吸也被挤压,痛苦沿着喉咙刺向大脑。
“吞下去,不许吐出来。”
骑士在热乎的口中快速抽插,束住褪色者在胯间推挤的双手并高高提起,另一只手则在褪色者逃离时将人按回去。褪色者难受地呜咽着,双腿在地上无助地踢蹬,却也被骑士压制住,眼泪扑簌簌落下,抬眼祈求地望着骑士。喉咙像是起火了一般,越痛越收缩,火燎的感觉越加强烈,褪色者瞪大眼睛期盼着骑士能下一刻就结束这场酷刑。
最后骑士几下深顶,将精液冲进褪色者的食道中。褪色者努力吞咽着,但还有少许液体呛进肺里,直到骑士将微微疲软的大肉棒往外抽,才获得了喘息的空间。。褪色者捂着嘴剧烈咳嗽着,白浊顺着指缝喷出一点,又被他乖乖吃了回去。
“够了吧!”褪色者张开自己沾满精液的嘴,“我差点呛死……”还没说完,褪色者又开始咳嗽起来,捶着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骑士把人拉进怀里,让褪色者扶着自己的手臂,拍背给褪色者顺气。
褪色者顺过气后,仰头看着骑士。两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陷入沉默。骑士用捡来的布条擦去褪色者脸上多余的液体,另一只手却在褪色者腿间来回地摩挲。褪色者垂眼看着骑士动作,双臂环抱住骑士的脖子,头靠在骑士结实的胸口,轻轻地点了点头。
接收到同意讯号的骑士把褪色者微微抱起,落在自己逐渐苏醒的大肉棒上。粗大的肉冠在会阴上摩擦,偶尔浅浅地顶进泥泞的蜜穴,或者摩擦肿胀闭合的菊口。骑士怒嚎的凶器似乎在寻找更热情的肉穴。
褪色者叉开自己的双腿坐在骑士的腿上,红着脸明知故问:“还要继续吗?那骑士喜欢哪个?”
骑士没有回答,褪色者也没有说话,只是靠在骑士身上,等待着骑士的选择。突然,骑士用力进入了褪色者的蜜穴,由于俩人巨大的体型差,骑士听到了褪色者一声痛叫。
“顶到里面去了,有点疼。骑士喜欢哪个就用哪个吧。”褪色者控制着呼吸,努力平复体内被劈开的疼痛。
骑士也没有动作,只是在里面小幅度戳刺着,等待着褪色者缓过开始的痛劲。褪色者有些疑惑,仰头看着骑士,正好两人视线对上,一时间电光火石,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已经被充分开发过的褪色者很快适应了异物入侵的痛苦,富含神经的嫩肉不断被摩擦,阴道里升起了一阵的奇异快感。
一直被粗暴对待的褪色者扭动了下不满的身体,发现骑士还是那样温柔地对待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从来都不问我痛不痛。”褪色者看着骑士眼睛。
骑士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节奏,他也需要在这场性事中主导褪色者的快乐,并彻底征服褪色者。
“唔……那里是宫口,要用力才打得开。如果、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深一点,但是只可以一点点!”褪色者自言自语着,眼睛追寻着骑士的面容,故意说出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受到撩拨的骑士抱紧褪色者,把人放倒在地,脱下了自己的头盔。褪色者第一次看到骑士的真容——很普通但那双凌厉的眼睛的确让人印象深刻。褪色者亲了亲骑士带着胡茬的脸,接受着骑士接下来如狂风骤雨般的进出。好在骑士前期开拓足够耐心温柔,褪色者原本对性事恐惧痛苦被信任满足取代,尽情肆意地释放着自己淫浪的欲望。
褪色者很快就高潮了。对于性事,他的阈值一向很低,来的快去的也快。骑士还在他体内进出着,但一直没有释放,褪色者也不阻止,而是放任骑士在自己高潮中继续掠夺快感。
骑士发觉褪色者高潮后的阴道内湿得十分厉害,滑腻的腔道并不能满足高涨的欲望,便从里面把自己的阴茎抽了出来,抵在了微微张开的菊口,发现进入有些艰难。
褪色者被翻了个面,跪趴在地上,高翘屁股。骑士就着前面淅沥的透明潮液将带着手甲的指头插进菊洞,开始扩张。脱下甲胄的手指并不温柔,粗糙的指腹不断挤压娇弱的肠肉,拉扯因高潮而紧张的穴口,逼得褪色者不得不努力跟着动作放松,却收效甚微。
骑士已经插进去两指,并撑开穴口,清楚地看到里面艳红的软肉。他看着乖乖趴在地上的褪色者,动起玩弄的心思,用双手指同时插进菊穴,在里面拨弄拉扯,舌头则贴上前面的阴唇和肉茎吸吮舔弄。本就在高潮中褪色者被吸得潮水泛滥,眼神迷离,发出一声比一声高昂的浪叫。
大约是刺激得过了,褪色者喷出的水涂满了整个胯股沟,整个人显得十分狼狈。骑士见时机成熟,便将自己的菇头塞进褪色者的菊内。
“咳咳咳……好粗好大……”褪色者一边咳嗽着,一边摇摆着身体接受骑士的侵犯。骑士扶着褪色者的腰腹,将自己的肉棒往肠道深处探索。
“太深了,感觉要顶穿了。”褪色者拱起背,却立刻被骑士压了下来。菇头正缓慢擦过前列腺,逼得高潮余韵中的褪色者又流出一些不明液体。
骑士隔着褪色者腹部的皮肤摸到了自己深入的阴茎,这感觉比之前蒙头做的时候多了几分新奇。褪色者低头看到大肉棒进入身体里的画面,自己原本平坦的小腹已经顶出小小的弧度,而骑士的肉棒还有很长一截还在体外,明白“上刑”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骑士,我难受,抱抱我好不好?”褪色者在肉棒进入到自己从未清晰感受过的深度后,抽泣着向身后的骑士撒娇。回应他的却是骑士小幅度抽出后往那要命的结肠口用力一顶。褪色者眼看着自己腹部被顶出的不小的弧度,才知道骑士的“凶器”有多么可怕。
“我知道分寸,但你得让我爽吧。”骑士拍了拍褪色者颤抖的腹部,稍微退出一些。
褪色者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努力抬高自己的屁股,啜泣道:“那这次就算了,下次我再也不让你做了。”
“你会喜欢的,小家伙。”
起先是小幅度的进出,之后力气逐渐加大,抽插也变得暴躁失控起来。褪色者趴在地上,肩膀被骑士压着,屁股紧贴着骑士的阴囊,肚子顶出肉棒的形状,浅处的前列腺和深处的结肠口同时被“光顾”,持续的高潮就如同撕碎一切的风暴,撕碎了褪色者全部的理智。房间里只剩下骑士粗重的喘息,褪色者不断地嚎哭和肉体撞击挤压的声音。
这次交媾令褪色者经历多次彻底地打碎到重组的过程,喊到最后嗓子也哑了,两个洞穴里都流不出一滴液体,连体内的尿液都射得干干净净。而骑士才将全部的精液射进褪色者的体内。褪色者失神地看着远处,像一只被驯服的小宠物,任由主人拿捏。
精液倒灌,胃涨得难受,褪色者被痛感拉回现实,嘶哑地发出声音:“要吐了。难受。别…咳咳咳…射了…”
骑士将褪色者拉起,将软掉的阴茎从褪色者体内抽出,看着褪色者隆起的腹部随着精液的流出缓缓复原,那被撑大的菊口已经合不拢,颤颤地吐出一股股精液。骑士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褪色者浑身软得像条肉虫,还没坐起,就又开始咳嗽起来,呕出了一滩白浊。
骑士捞着褪色者绵软的身体,将人轻柔地拢在怀里,给褪色者清理身体,等待褪色者恢复神智。
“好过分…呕…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咳咳…”褪色者断断续续地抱怨着,“下次、下次…唔…”
褪色者睁大了眼睛,接纳了骑士第一个吻。恢复了些微力气的双手攀上骑士的肩膀,抓紧那上面突出的角。骑士也扶稳褪色者的后背,最后舌头相触加深了这个略带生涩的亲吻。
唇瓣分开时带出晶亮的长丝,骑士用手指擦去褪色者唇上多余的口水,将人靠在自己胸前。褪色者看着被骑士拢在手心里的小手,慢慢翻转掌心和那双大手十指交握。
“你这么单纯的么?这要放你走了,还不知道你要被多少人操烂。”
褪色者胃里疼得难受,又被骑士不知好歹地嘲讽气到,刚要张口反驳,就开始咳嗽,直到呕出一大团瘀血。褪色者早在自己还能勉强保持神智的时候偷吃了剧毒的生肉丸,只是没想到这具身体居然能拖到最后。
骑士愣了一下,才察觉事情的严重,手上、银甲上全是褪色者吐出的鲜血,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计谋得逞的褪色者在自己眼前化为金色的飞灰。
骑士看着自己身上恢复如初,没有任何血迹,而自己也被无形的力量拉回一直守卫的电梯井。等骑士回过神跑上去时,原本空荡荡的房间里在他们刚刚做爱的地方多出了一堆可以打磨武器的各种锻造石。
那大概是褪色者留给骑士的礼物。至于褪色者,他已经带着自己的衣服躲到了一个十分安全的赐福点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