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甚惠]乖孩子

Work Text:

我觉得甚尔会很着迷审丑(这人开始代入自己的xp了)毫无美感的性爱 躯体 血与肉被扒开来像肉类批发市场的商品一样摆放着 黏糊糊的体液——精液 呕吐物 尿水混在一起发霉发臭 像那个新来的助教一样干净美好的事物被糟蹋 令人惋惜又惊叹于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年终project说动了惠给甚尔当模特 约好了某天晚上去取夜景 一起到了整座城市最不见光的地方 凌晨的街边只能偶尔碰见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磕药磕昏过去的流浪汉

一开始似乎还没什么 甚尔只是让他配合地摆摆表情 一边夸他说长得不错 脸是不是太苍白了 平常有好好吃饭吗?没有抱怨的意思 毕竟挺适合的....没什么 惠只是面无表情地配合着 好像让他做什么都没意见 甚尔又拍完一组点了根烟 站着相机里刚拍下的照片 惠问他还有什么吗 结束了的话我先回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注意到了甚尔眼神暗了暗 惠条件反射地咽了口口水 他听甚尔问自己能接受多大尺度的要求 惠耸了耸肩 说我连给那些美术生当人体模特都做过 你随意 艺术嘛 我理解的

甚尔摇了摇头 沉吟半天还是问出了口 说你现在吐的出来吗?惠像是没听清一样问你说什么 又在甚尔重读到一半时打断他

我知道 我听清了 你——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惠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请求的荒唐之处 思考片刻说我可没带能换的衣服 只要不弄的太脏的话 也不是不行 想了想又问甚尔有没有带盐水这类的东西

什么啊 正常人会随身带盐水吗

惠未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说那也没事 只是就用手指的话很难真的呕出来 语罢示意甚尔先把角度找好 窸窸窣窣半天才找到了就算吐出来也不会弄脏衣服的姿势 手指伸进嘴里还多此一举地先舔湿了 才缓缓伸到舌根按压 忍住干咳的冲动反反复复好几次才下了狠手往喉咙深处使劲一捅 虎口都撞到唇角了 这才条件反射地抽出手难受地干呕 甚尔看他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都没成功才问说要不要帮忙 惠喘过气来定定的看着他 眼底还是一片平静 好像在别人面前深喉自己差点吐出来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你确定 惠问到 甚尔没回答 他就自顾自地凑上前去 跪在甚尔腿间拉开拉链 舔了舔半硬的性器 安静地含着 喉咙一缩一缩的挤出腺液 和口水一起越积越多流到舌尖 清楚地尝到了有些泛凉的腥味后试着下咽却被龟头呛到 连忙松口侧过身吐到一旁的人行道上 

拍下来了?惠捂着嘴含糊道 甚尔点了点头 说衣服都弄脏了哦 惠没理他 自顾自喘过气来后才意味不明地瞪了他一眼 长吸一口气 直起身来说过来 我帮你解决吧 轻车熟路地含住不知何时硬的发烫的性器 喉腔里还全是噎人的酸味 甚尔手上还拿着相机看着画面里的惠堪称称迫不及待地吞吐着自己的性器 一边揉他的头 说乖孩子 吃男人鸡巴的时候也像艺术品一样漂亮哦 一边拍了照 特意开了闪光灯 少年骨节分明的手在过强的白光下像待解刨的尸体一样冰冷突兀 甚尔高潮时忍不住按住惠的头 毫无反抗的瘦弱肉体让他有种惠只是个用来灌入精液的容器的错觉 

惠试着咽下精液时无法自控的跪在地上呕吐起来

甚尔叹了口气 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