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Roosmav] Dancing in a burning room

Work Text:

  Maverick有些醉,他隨著音樂打著節拍,若是年輕點他會跳進人群裡大聲歌唱,舞動著身體,對周遭的女孩們眨眼以獲得更多的酒。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年輕了,他們也不是在酒吧,只是跟學員們一起喝酒玩鬧罷了。他撐著頭看向正與Phoenix閒聊的身影,Hangman湊過去說了什麼,鬧哄哄的氣氛讓他想起他也有過這樣的時光。懷念又寂寞的笑容掛在臉上,最後他又喝了些酒,沈浸在酒精跟歌曲裡。回到停機棚時他還有些陷在樂曲之中,繞著桌椅滑步,轉頭對身後陪著他回來的人瞇起眼,嘴角上揚。

  「你還記得那首歌嗎?搭訕的那首歌?」

  「我可沒跟你一起搭訕過,長官。」

  對方冷靜的面孔像是一盆水灑在他身上,讓他清醒又讓他感到一陣涼意。他總是這樣又忘了、又搞混了。

  現在與他一起的是Rooster。

  高大的身影朝他走來,替他脫下飛行外套,順手將他按在椅子上,又去取了點水過來。沈默的Rooster看起來心情不太好,Maverick拉住那雙手,明知故問。

  「Bradley,你看起來不太開心。」

  「你看起來很開心,是我破壞你的心情。」

  「不,你沒有破壞。我只是太久沒有這樣了,有點⋯⋯」

  「分不清是在現實還是在夢裡了?」Rooster俯身用自身的陰影將Maverick籠罩在下。

  「我知道是現實。」

  「你不知道,長官。」

  侵襲來的吻猛烈、強勢,Maverick下意識捉緊襯衫下的手臂,被吻得仰起頭承受更深入的親吻。壓迫讓他向後倒去,連著椅子一起落地前被Rooster護著後腦及拉著手才沒有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對跪伏在他身前的人露出無奈的笑容,挺身摟住對方的脖子時還是因為狼狽的跌倒而忍不住笑出聲。他用力抱著Rooster,聞著彼此身上的酒氣,大笑讓他胸口震盪。

  「呵⋯⋯好久沒這樣了⋯⋯」

  「你太醉了,Mav。」

  「嗯,我是真的醉了。」Maverick嗅著Rooster的鬢角,乾燥的唇在臉頰上蹭了下,順勢用大腿圈住沒有回應他的男子,對方沈默著將他一把抱起往休憩用的小床走去。

  按著喝醉的人發生關係可能不太好,但Maverick卻樂得Rooster這樣對他。每次接吻他總會因為鬍鬚的觸感先是全身發癢,隱隱有些笑意很快又會被糾纏的唇舌給拉走思緒。有時他想的是這孩子很會接吻,有時則是自己怎麼就跟一個孩子做這種事呢?拉扯對方的領子將吻變得更深入,伏在他身上的人沿著衣襬撫摸上他的腰肢,親吻結束時他又忍不住笑起來,Rooster眼中有些許委屈的瞪著他像是無法理解他到底在笑什麼。半撐在床的姿勢讓他身上寬鬆的外套半掛在手臂上,那雙手持續地鑽進他的衣服中,拇指壓著側腹的肌肉,四指輕輕掃著他的後腰,有些癢也有些舒服。

  酒精讓他有些飄飄然,啪啪幾下解開牛仔褲的鈕扣,唰地拉下拉鍊,又主動去解Rooster的好將巨物釋放出來。於內心感嘆現在的小孩發育得真好,他將沈甸甸的性器放在手中掂了掂的同時對方的手也已經沿著後腰插進他內褲與肌膚之間。粗糙的指尖擦過肌膚引來顫慄,心臟隨著對方的探入猛烈跳動,快感與羞恥在他腦中爭吵。最後他乾脆地將褲子踢掉,同時也甩掉愧疚。他的嘴角噙起笑一邊將掌心包覆住脹大的陰莖上下搓揉幾下,決定此刻就先忘卻一切,只感受全心愛他的人。猙獰的性器緩緩地侵入他的臀瓣間的小孔,大掌包裹住臀腿,對方仗著強壯的手臂輕而易舉地讓他整個下半身都懸在空中,上半身僅靠他兩邊的小臂撐在床面。基本上他便是完全被Rooster控制住了,一個深插就讓他頭部向後仰,壓抑不住呻吟;猛烈的碰撞將身上的衣服掀起一角,露出此刻因被貫穿而下意識繃緊的腹肌。年輕的上尉彷彿察覺不出疲倦,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反覆撞進他體內又用禁錮著他腰部的雙手將他拉扯著與滾燙的性器緊緊嵌合在一塊。

  「嗯——」

  綿長的衝擊不知道有多久,Maverick感受到酸軟的手臂正在跟他抗議,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撐著上身與對方抗衡,或許是為了男人的面子。終究他還是軟下身子,後背陷進軟硬適中的床墊。

  「當時如果是你做200個俯臥撐,你應該做不到吧?Uncle Pete。」Rooster暫停了動作,抹了把臉又朝身下的人笑了下。

  「事實證明就是我不需要做那200個俯臥撐不是嗎?」

  Maverick也笑起來,彎著的眼睛透著股放鬆。只要他的Uncle Pete如此驕傲神氣地笑著,Rooster便覺得自己永遠贏不過對方。他低頭吻上帶著皺紋的眼角,對方闔上了眼讓他能吻過眼皮,最後落在唇上。

  細細密密的吻溫柔、舒適,Maverick忍不住想他真的滿喜歡Rooster這樣吻他時,Rooster似乎又要重新開始讓他的腰無法休息。那雙有力的大腿向前了一些擠壓他的臀部迫使腰部比方才都還要彎曲些,膝窩被用力抓住,他感覺自己的大腿被壓到胸前,Rooster又再次用自身的陰影將他籠罩在下。從上方打下來的燈光讓他一時看不清對方的表情,然而滴在他臉上的汗水證實了對方的激動。身體幾乎被折疊在一起讓他有些難受,他連著對方身上的衣服扣住他唯一能攀附的厚實的背,隨著本心喊了出來。

  「再用力一點沒關係,再讓我多感受一點,Bradley。」

  回應他的是Rooster肆無忌憚的撞擊。粗大的柱身在前列腺上來回摩擦,飽滿的冠狀頂部輾壓著深處,Maverick隨著動作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不時喊著對方的名字。射精時他壓抑不了地隔著衣服在對方肩上狠狠咬了一口,白濁弄髒他們的衣服,他們很快地脫下帶了髒污的衣物,不顧應該立刻清潔否則會乾涸的問題,啃咬著彼此又開始另一回合。

  結束時的親吻比之前都還要纏人,Rooster在吻之間呢喃出聲。

  「我愛你。」

  他沒有辦法不說出口。

  「我知道。」

  Maverick對上Rooster棕色的眼睛,清澈漂亮的眼珠透著真心,他抱住對方的腦袋讓高大的人壓在他身上。

  「Uncle Pete也愛你。」

  他知道這樣有些狡猾,但他知道他的小朋友會懂他,會等他直到他準備好。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