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雪

Work Text:

今年的上海入冬早,雪却没下几场。明楼端着一碗热汤上楼,站在明诚的房间门口,犹豫再三,反复思忖,最终还是敲开了房门。

这是明诚独自在明家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往年明家人只能在过年过节的时候看见他。如今,深压了十年的谎言被拆穿,明诚终于得以从地狱中逃生,却在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时节染了伤寒。
晚饭过后明楼督促他吃了药,现在时间也不早,明楼本不应该再打扰病号,只是明诚吃药时看他的眼神让他始终如鲠在喉,他放心不下,这才又叫人煲了一份滋补气血的药材。

明诚是好孩子,他太善良,哪怕气虚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吃药时眼神里流露出的神情也全是自责。

这让明楼如何不难受,如何放心得下?

 

推开房门,明楼发现床头的灯没关,明诚的脸颊露在棉被外,红得有些不自然。明楼把汤碗放下,轻微的响动立即就把明诚震醒了,他迅速从软被子里坐起来,满眼恐惧地看向明楼。
十五岁的男孩,眼睛里闪着惶恐,闪着泪花,就好像这份突如其来的关心反而给他带来了负担。
明楼看着他这幅样子,心里万般不是滋味。一个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男孩,一个他以为饱受母爱,处境幸福的男孩,竟然在明家人的眼皮子底下遭受了整整十年恶毒的怨愤。
曾被他敬为母亲的女人,打他,骂他,几乎就要杀之而后快,却能转头就立即换上一副笑脸来面对自己。窗外十二月的风雪抵不过此刻明楼心里的温度,他心寒,更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羞愧。

 

或许是急于开口说话,明诚忽然咳了起来,身子蜷成一团,缩在棉被里直发颤。明楼这才赶紧去探他的额头,很烫,分明比下午更严重了。晚饭后吃的药不见效果,明楼心里也明白,明诚底子太差,该长身体的年纪,吃不饱穿不暖,积年累月攒下的不只是顽疾,更是心病。
但无论如何,明诚身体上正遭受着的病痛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既然简单的服药已经遏制不住伤寒,就只有赶紧送医才不至于让病情加重,明楼深谙及时止损的道理。

此时已是深夜,第二天还要上学,但他哪里顾得上这些,搀起明诚就要扶他起床。结果这下意识的一动他,却让明诚更不安了,他不敢抗拒,被明楼扶了起来也一声不吭,但他身体的本能始终在惧怕,惧怕随之而来的毒打。

明诚闭上眼睛,绷紧着全身等待着预想中的巴掌。

 

空气寂静了好一会,明楼觉得连呼吸都被一双无形手扼住了。明诚的身体在不受控地颤抖,他缩在棉衣里,身体还发着烫,本能却让他已经开始保护起自己。明楼无法想象,也根本不敢想象,眼前的这个孩子究竟在他的养母亲那遭受过什么。也只有长久以来于身于心的双重打压虐待,才能让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展露出这样惊恐的一面。

“我带你去看医生,好吗?”
明楼斟酌着,话里端着几分小心,他生怕自己会无意中往明诚的心病上再添一笔。明楼无端想起真相被摔碎在他面前的那一天,明诚扑倒在地上,捡那些饼干碎渣吃的情景。眼前的这个男孩已经支离破碎了,他必须考虑得万分周全,才能一笔一笔弥补这整整十年来他的疏忽和大意。
他耐心地等待着明诚的回应,病重的男孩却一言不发。他的双眼发粘,脑子里已经塞不下任何事情,闭上两只眼睛偏头就往下沉,明楼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才不至于让他倒在床上。

 

明楼心里气极,病成这样却连一句话都不说,如果不是他临时起意要来看明诚,说不定到了明天,明家就要少一副吃饭的碗筷。
但无论明楼在心底怎么着急,偏偏他就是无法去责怪明诚,甚至是任何责备的表情都不能体现在脸上。他知道,在这个关口,能否让明诚迈过心里的那道坎,明楼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一切,哪怕一个细节,都直接关乎着这个孩子的未来。

情况至此,明楼也不准备再和明诚打什么商量了。他面上沉着,手上却一把抓起棉被上盖的外套,搀扶着明诚就把他往外套里塞。从前明楼鲜少碰明诚,直到今天他才发现,明诚的胳膊几乎是骨瘦嶙峋,手腕上的伤疤隐约没进袖口里,都是这么多年来他的养母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明楼看见这些心里更气,他后知后觉地明白,今夜对于自己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

成,则拯救明家一个从记事起就饱受身心双重虐待的孩子;败……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他会在日夜忧思之时反复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再早一点发现明诚身上的秘密。而当时又为什么不能小心、再小心一些,去处理他们之间那层微妙的关系平衡。
他们的关系早已远超主仆,明楼从没有将明诚视作自己家里的仆人,明家上下也不曾有人动过这样的念头。但明楼又必须小心谨慎地去维护明诚心里残存不多的那份自尊,如果他给的关护太过,明诚必定会将这份关照视作同情。要是到了这一步,从今往后他们的关系就只会疏远,绝无再有亲近的可能。

 

明楼捏了捏明诚滚烫的手掌,系好他身前的纽扣,侧过身将这个小不了他几岁的男孩背在背上,稳稳地站起来,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明诚似乎已经陷入了半醒半睡的状态中,他似乎是在低声呓语,偶尔叫母亲,偶尔又会喊饿。明楼腾不出手,只好侧过头去,用自己的脸颊宽慰似的贴了贴明诚搭在自己肩头的额角。他用两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阿诚,哥哥带你去看病。
明诚靠在他背上,点了点头。

 

哪怕夜深风急,可这场大雪终会迎来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