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俱乐部系列—谭家四口】通向加州的公路

Work Text:

“其实我很好奇,宗明竟然会做饭。”
这是来自李川奇的评价,虽然他已经尽力掩饰他的震惊和诧异。
“也不是生下来就会。”
在这种场合谭宗明还是会谦虚一二。
“不,我的意思是说······”
“回家啦老公。”曲和在门口叫他,谈话结束。
主宾尽欢的一次做客,谭宗明下厨露了一手,厨艺好得让蹭饭的川和二人赞不绝口。
少了点生意场上的吹捧,多了点真情实感。
夏远把碗碟一股脑扔进洗碗机,哼着小曲儿收拾了餐桌和厨房,想着今晚赵启平回家看见这么干净一定会表扬他,嘴角都恨不得咧到天花板。满意地看着厨房光洁一新,洗干净的手上还有洗手液的香味,手上的水珠被他甩得到处都是。水珠溅了几滴到谭总脖子上,谭宗明刚要开口训斥,身后的小小狐狸就笑嘻嘻地缠上来紧紧圈住他的背后。
“其实我也好奇,你的厨艺跟谁学的,怎么我就学不会呢。”夏远贴在谭宗明背后,他也曾想过洗手作羹汤伺候夫君。
只不过,谭宗明吃了一次,就禁止夏远再下厨。
当时赵启平和庄恕听了笑得前仰后合,并出主意,以后要是想惩罚谭宗明,你就下厨。
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夏远愤愤地想。但他很快就忘记了,因为家里三个——其实大多数时候只有庄赵——做的饭已经很好吃了,并不需要他下厨。
谭宗明拖着小小狐狸,两人黏糊地耳鬓厮磨,一起摔进了柔软的沙发,相拥依偎。谭宗明爱怜地捏着夏远的手掌和小臂,两人静静地躺着。
“说嘛,做饭谁教的。”夏远好奇心旺盛,还在追问。
“出国前我妈让家里阿姨教了点,怕我自己在美国饿死。但仅限于能把食物做熟了,吃不死人而已。至于后来······”
谭宗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加州的夏日总是来得早一点,可能纽约州的尼亚加拉河上的冰还没融化,那里已经是阳光普照。午后的宿舍,两个少年人气喘吁吁地贴在一起,薄薄一层的汗液黏在皮肤上,可他们并不嫌弃对方,反而觉得汗液中有着对方独特的诱人气味。
还有他们一手的白色浊液。
Owen笑着把那些东西都抹在谭宗明胸口,然后把他推开。
他们刚刚交换了一个湿润的热吻。
“输了的人去做饭,愿赌服输。”庄恕笑得有点调皮,在百叶窗隔着的斑驳光影中让谭宗明格外迷醉。
“我没意见,只要你能吃得下。”谭宗明也不恼,反而嬉皮笑脸地压着庄恕索吻,两人又抱着在床上滚了几圈。
在刚才相互给对方手淫的比拼中,技巧更为娴熟老道的庄恕让谭宗明先认输。激情始于做饭前,庄恕像往常一样,围着围裙在灶台边准备两个人的午饭。谭宗明不经意从作业中抬头,看见灶台边的庄恕。
安静而美好。
这个人,认定了就要过一辈子了。十八岁的谭宗明想。
突然胸口涌起一阵酸涩,不知道是爱意还是什么别的,谭宗明不自觉地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庄恕。
他们的吻一开始只是温柔地,互诉爱意的。
毕竟是少年人,一个吻怎么能足以倾诉自己的感情。他们互相推着挪到床边,一个假装的不经意,就滚到了床上。野兽一样撕扯开对方的衣服,只有最原始的、本能的行为才是真切。他们早就互相袒露了自己的取向,并没有在这段关系中做top或bottom。他们只是单纯地撸动对方的性器取悦,或更像是征服对方。
“大白天的就发情,耽误我做饭,我饿了。”
“那让你吃我?”
“谁稀罕。”
“那谁输谁做饭。”
“好。”
两人都更卖力地较劲,可惜谭宗明没有充分地评估自己与庄恕之间技术水平的差距,亦或是,他根本就不想赢。他忍不住,射了庄恕一手。

那天,毫无厨艺可言的谭宗明煮了两包泡面,还很有诚意地往里面切了个番茄打了两个鸡蛋。两人围坐在那张小木头桌边,仿佛在品尝什么珍馐。
“不好吃可别怪我。”谭宗明吃了两口,觉得味道也就凑合,他又补充,“以后你也多教教我做菜,你在医学院课多,我可不能天天饿死在家等着你回来做饭。”
“这可是你说的,别我一做饭就发情扑上来跟今天似的就行。”
“今天不一样······”
谭宗明当然也没告诉庄恕哪儿不一样。
庄恕笑笑没多问,继续吃饭。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他并没有当一回事。那时候他还太年轻,只想享受当下,珍惜眼前人和当下时光,他也从未想过以后的日子。至于到了分开的那一天,即使不想分开,他们也会被境遇推着走。
谭宗明则是怀了不同的心思,他想的更多更远。
他想的是一辈子。
“我踏上了通往加州的公路,终点是你。”那天,谭宗明在日记本上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