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喻】愉快纪念(R部分)

Work Text:

After Party的必要之处就在于能为每一个人提供他需要的场合和机会,目前来看,至少刘小别和黄少天是很乐在其中的。这样想着,喻文州的手机就收到来自王杰希的消息,对方只打了“救我”两个字,后面跟一个瘫掉的小熊表情,四十分钟过去,他显然是招架不住各位媒体人的热情发问了。
喻文州回他OK,很快就在方士谦所在的吧台前发现他的身影,不出所料,王杰希面前甚至排着队呢,一位白人女记者的身后还有两名看不出职业的男性,其中一位……如果喻文州的直觉准确,应该是对王杰希另有所图的gay。
他心思活络,假装打着电话走过去,用略显夸张的英文表示老板有急事必须失陪一下,然后把王杰希推到会场的休息室,一言不发地吻住他。
倒很主动,王杰希挑眉,含笑的眼睛低垂着看他,问:“吃醋了?”
“不敢吃老板的醋。”喻文州的语气毫无波澜。
王杰希没忍住在他面前笑出来,过一阵才收住:“哦,那确实是吃醋了。”
“你在G牌工作的时候——”喻文州却在思考一个严肃的现实问题。
“怎么?”
喻文州觉得有点别扭,不问又不行:“……想和你上床的人多吗?”
“这个问题,嗯……好问题。”王杰希竟然犹豫了,“很有难度。”
喻文州深呼吸,回了他一个友善的微笑,然后转身就走。
“喂,等等,我说的有难度是指我不知道,文州。”王杰希跟在旁边解释,喻文州却直接坐回方士谦面前,把他刚做好的调酒一饮而尽。
方士谦愣愣地看着:“这杯挺烈的你慢点喝。”
王杰希看他一眼:“没你事,赶紧走。”
方士谦对此相当无语。
“我话还没说完,生什么气?”王杰希在喻文州旁边坐下,帮他的杯子加满气泡水,“多喝点水先降降火。”
“怎么回事啊王杰希,连周围的人对你有什么企图都不知道吗?”喻文州问得有理有据有立场。
“我应该知道么?”王杰希显得有点迷茫,“我上哪儿知道?”
“算了。”喻文州愤愤,“Lia说得对,你的恋爱技能的确需要提升。”
“我姐就这么损我。”王杰希反而笑了,“第一次见你有情绪,挺有意思。”
“我——”
“你是不是很在意?”
“我气死了。”喻文州平静道。
“你自己呢?不也没有察觉。”王杰希轻松反击,“别人喜不喜欢你,你完全感觉不到。”
喻文州知道他要说他们之间的事,下意识就接了句“人在遇到真爱的时候总是比较迟钝了”,损敌一千自伤一千,王杰希又笑了,甚至摇了摇头。
喻文州眯起眼睛威胁:“你什么意思?”
王杰希面不改色,凑近道:“喻老师的调情手段我甘拜下风。”
说完他们就都笑了,不得不承认,他们在这段感情上确实有着相似的钝感,也有同样的坚定,认定眼前的人,这辈子大概很难放手了。喻文州倒不计较言语上的输赢了,主动和他碰杯,算是承认了“真爱”这个说法。
派对音乐播到王杰希喜欢的那首,似乎是首保留曲目,每次都会在这样的场合响起。
“上次参加你的After Party……”喻文州回忆起黑历史,眉头都皱起来,“真的喝太多了。”
“你还知道?”王杰希抬起眼,语带不满,“我还以为是你们经纪人工作总需要应酬,让你喝酒跟喝汽水一样。”
“担心我?”喻文州了然,“那么早就喜欢我了?”
“你那天晚上都醉成那样了,我能有什么想法。”王杰希说得迂回,不承认不否认。
“好啊,那今天晚上……”暧昧光线下,喻文州脸色微红,下意识咬一下嘴唇,“王老师想怎样都可以。”
之后的时间,王杰希对着“怎样都可以”这句话浮想联翩,看喻文州的眼神都变了,喻文州被他看得心神动摇,自觉坐到远离他的位置和黄少天的新经纪人聊天,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了震,他随手划开一看,王杰希的消息,问:射在里面也可以吗?
这个人,今晚方方面面都在和他较劲。喻文州瞬间觉得热起来,把手机屏幕倒扣在桌面上,王杰希就在五米外的位置和他们学校受邀看秀的老师聊天,神情认真,姿态得体——不知道是怎么打出这句话发给他的。
除了脸上的反应,身体的感觉也被唤醒,喻文州心思不在聊天上,打字回王杰希:湿得好难受…等会去我家…直接插进来好不好?
他关注着王杰希查看信息的表情,如愿等到对方呼吸一窒,难以置信地看过来。喻文州对他笑一笑,把手机收回外套的口袋。
最近几天都在一起工作,夜晚回到酒店也没多少时间休息,往往是洗漱后就昏睡过去,忍到派对结束对两人来说都不容易,喻文州一直记着王杰希说的,他母亲和他们住同一间酒店,因此今晚不愿再回酒店住,司机把他们送回了喻文州和同学合租的公寓,王杰希才想起室友的问题。
“我室友和他的女朋友都在时装周做实习生,那个品牌后天出场,”在电梯里,喻文州解释道,“所以他还在加班,说今天不回来住。”
王杰希点点头,就听喻文州继续说:“我卧室的床很软很大,床单也是你喜欢的颜色。”
“文州,”王杰希叫他,“你这样说挺像诚心骗我回家上床的。”
“本来也是诚心的,”喻文州已经拿钥匙开了门,“你不想我吗?”
这间合租公寓的玄关和客厅都很整洁,他室友是个中意混血的时装系本科生,轻微洁癖,喻文州和他相处得很愉快。
王杰希不用回答,他手一撑就把喻文州困在了沙发里,喻文州没有防备,被他深吻到毫无还手之力。他的外套被丢到沙发另一边,衬衫下摆被拉开,大概是时装设计师的职业病,王杰希喜欢从下面的扣子解开他的衣服——他今天穿一件深茶色的西装外套,是喻文州喜欢的风格,所以格外招架不住,他乖乖摊开手任他动作,被吻到颈侧才提要先洗澡,说受不了王杰希身上其他人的香水味。
“我家有两个浴室,”喻文州撑着上半身坐起来,指指他身后,“你用我卧室那个,我准备了睡衣。”
“不能不穿?”
喻文州推开他:“不能。”
喻文州卧室的浴室平常只有他一个人在用,镜子上还贴了海底生物的卡通贴纸,王杰希洗完澡才发现自己和喻文州穿着印了学院标志的同款T恤,对方躺在床尾,平板电脑上画面闪动,王杰希听着耳熟,喻文州却已经笑得缩成一团——他的床的确很大很舒适,喻文州在那里,被子只拱起一小块。
他在看王杰希本科时候的课堂pre,不知道是从哪找来的录像,这个视频居然是三十分钟完整版,王杰希被尴尬得头皮发麻:“别看了。”
“王老师以前真的很可爱。”喻文州的笑声闷在被子里,听起来还是很清晰。
“哪来的视频?”
“After Party遇到了你的同级师姐,所以——”
他的同学们没一个靠谱,王杰希丢开他的平板,有些急躁地和他接吻,拜方士谦那杯调酒所赐,本打算不喝酒的喻文州现在也有些微醺,身体和精神都是兴奋着的,还用舌尖去舔王杰希的唇角。
“在床上不要提别人。”王杰希没了意见,任喻文州用自己的方法回应他,他的手在被子底下来回抚摸喻文州的大腿,从膝窝一直往上掀起T恤下摆。手上的触感让他有些诧异,他在对方的腰臀处揉了揉,低低地笑了一声:“内裤……没穿。”
“太想要王老师了,”喻文州眨眨眼,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下流话,“开学之后就想,想和你谈校园恋爱,每天做完作业就关在房间里做爱,如果太累了你就帮我请假,睡醒之后……”喻文州顿了顿,眼神给得恰到好处,“就继续和你上床。”
王杰希一怔,呼吸变得急促,他胡乱掀开被子,喻文州屈起腿躺在他身下,衣服下摆被撩开,露出好看的腰腹线条和光裸匀称的腿,他下面什么都没穿,从脚踝到腿根都漂亮。王杰希的手顺膝窝往大腿内侧摸,喻文州就紧张地合起腿夹住他的手,一副不适应的表情,生涩得不行。
不是没见过喻文州全身布满暧昧痕迹的样子,王杰希熟知喻文州在性爱里的偏好,觉得舒服了是一种表现,被彻底玩开了又是另一种样子,他换了方法,掌心隔着衣料轻轻揉弄他胸口,过了会儿手伸进去,衣摆全撩到上面,手指换着力道在乳晕处画圈,压着音量问他这里的颜色这么浅是不是很少自己碰。
喻文州压抑着喘息,胸口被揉按得舒服,他点点头又摇头,手指紧紧攥住衣摆,王杰希就笑着垂下目光吻他右边的乳头,照顾他敏感的地方。浅色的乳晕被王杰希反复舔吻,时轻时重的力道几乎让他崩溃,喻文州难耐地弓起身体,抬着小腿去蹭王杰希的腰,右手圈住他肩膀的同时,左手也渴求地顺着他的腹肌摸到胸口,王杰希低叹,顺着他的意思抬手甩开T恤,也帮喻文州脱掉身上最后的布料。
他俯身亲吻喻文州颈侧的动作带着强烈的侵占欲,但喻文州很喜欢,他的性器被王杰希不住爱抚的动作刺激得翘起,前端冒着清液,全被王杰希看在眼里。他用掌心把那些液体抹得到处都是,喻文州就抬起漂亮的眼睛埋怨地看他,眼神都是湿润的,倒影里只有他一个。
“喜欢被我这样弄是不是?”手上带了力气,王杰希快速帮他打了两下,如愿见到喻文州露出皱眉忍耐的神情,就凑近去吻他的额头。
喻文州舒服得发出长叹,胡乱地用膝盖去碰王杰希的那里,王杰希被他蹭得头皮发麻,空出手来制止他:“等会儿给你。”
“等……等等,”喻文州匀出说话的空隙,表情茫然地看他,“没有准备润滑和保险套。”
现在换王杰希陷入沉默了,他不怎么犹豫,把被子盖回喻文州身上:“我下楼买。”
喻文州小声说:“其实不用也可以。”
“不可以。”王杰希咬咬牙才把视线从喻文州脸上移开,喻文州脸色潮红,眼神浸满湿润的情欲,一副离不开他的样子。王杰希正要把甩到床下的T恤捡起来,就听喻文州“诶”了一声:“之前过生日,室友送了生日礼物,是……”
“安全套?”王杰希失笑。
“对,在电视下面的抽屉里,你找找。”喻文州把脸埋进枕头里。
过了会儿,王杰希在一堆辅料样品里找到个纸盒,拿着里面的润滑和套回了卧室,顺手反锁了门。
“室友为什么送你这个?”
“他是直男,说有朋友很喜欢……这个牌子,所以想到买来做生日礼物。”
王杰希匆匆扫了眼瓶身的说明,不置可否地拆掉塑封,挤满自己的手指。
喻文州看得眼热,翻身换成跪趴的姿势,用抱枕在身下垫起。他交叠起线条匀长的腿,膝盖撑起来,让腰腹后翘着被王杰希抚弄,王杰希手上多余的润滑滴在喻文州腿缝处,顺着那道笔直的缝隙流下来。
“等会儿,我会用力干你这里。”
摸够了他大腿内侧白皙细腻的皮肤,王杰希轻轻抬手,食指按在那个柔软的穴口慢慢划圈,他的胸膛紧贴着喻文州光滑的脊背,完全是亲密无间的姿势,喻文州觉得很热,偏偏王杰希一点也不没有放开他的意思,还换着花样在他耳边说下流话。
“唔——杰希,”喻文州发出轻微的吸气声,“太久没做了,轻一点。”
王杰希笑,贴近用鼻尖蹭蹭他的脸颊,稍微侧开一些就继续和他接吻。喻文州被王杰希含着下唇吮吻,下面也被他的手指轻触抚弄,王杰希如他所愿放轻了力度,小穴还很紧,涂了润滑的手指在那里慢慢地揉,粘稠的液体就被一点点涂到体内,接吻的味道和对方有意放轻的动作让喻文州觉得他后面像在被更柔软的东西舔弄,他们都听得到那里被弄出来轻微的水声,喻文州觉得难耐又羞耻,身体的反应更加明显。
“在吸我的手指。”王杰希逗他,手上却骤然用力,他往更深的地方按揉几下,就听喻文州抑制不住地喘叫,这是他觉得舒服的反应,于是王杰希又慢又重地用两根手指刺激那里,故意说给喻文州听:“里面好敏感,太湿了,文州又流了好多水。”
“重一点…弄那里……”喻文州压着声音求他,腰臀跟着抬起,几乎送到王杰希手底下,“好热,杰希……里面,好难受……想要你,要你直接插我……”
含着手指的穴口缩了缩,润滑从指缝滴落,王杰希下意识弯曲着手指,喻文州却被这个动作刺激得发出惊呼,小腿缩起来,满脸无措地看着王杰希。王杰希抬头去看喻文州的表情:“弄疼你了?”
“不,是那个——”喻文州闭了闭眼,不太想告诉他的样子,“润滑好像有点不对。”
“怎么……?”王杰希没能立刻明白,但看喻文州看他的眼神充满急迫的情欲,脸颊也比平常亲密时更烫,忽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带催情成分的那种?”
喻文州点头,难为情地承认:“现在太想要你了,想你重一点插进来……唔——”
他话音未落,硬烫的性器已经碰到了后面,并且如他所愿很重地顶了进来,那里已经被弄得很湿,但王杰希太大了,性器插入的时候喻文州还是本能地缩了缩,王杰希只感觉他绷紧了身体,比刚刚更紧张也更兴奋地夹紧了那里。
他轻柔地吻他的额头和脸颊,耐着性子哄他放松,指腹在两人身下的连接处不断抚摸,弄出更多湿滑的液体,再顺着他的手指滴到床单上。喻文州被他撩拨得四肢发软,王杰希一点一点吻过他胸口,生涩的后穴就一点点变得更软,王杰希往里进一些他就哼一声,眉眼浸在情欲里,看得王杰希心口发烫。
喻文州感觉被插满了,迷迷糊糊伸手去摸,却被王杰希抓着手腕感受交合处的热意和湿意,他羞耻地把手收回来,王杰希就笑着吻他一下,然后撑着他的膝盖用力往里面深顶。
王杰希知道他受不住这样,却更爱在这时候垂下头看他的反应,问:“难受?”
“喜欢。”喻文州摇头,小声说。
而王杰希用手扣紧他的腰,阴茎直捅到底,鼻息很重地在他耳边夸:“我也喜欢,你好紧……”
“嗯——你多插一会…就好了。”喻文州愉悦地喘息,腰股在王杰希手下一阵阵颤抖,被王杰希抽插的频率弄得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觉得这样的性爱太合他心意,仿佛连尾椎都浸透着湿润的快感,让他不由地扭腰抬臀,想更好地迎合王杰希的欲望。
“哦,多插一会儿就能变松吗?”王杰希装作不懂,又深顶了几下,含着阴茎的小穴又一阵紧缩,夹得他脊背发麻,舒爽地发出低叹。喻文州在性事里的一切反应都让他觉得可爱,王杰希哑着声音叫他的名字,喘息声全留在他的耳边,弄得他也露出彻底沉迷的神情。
“好深…喜欢……”
喻文州一旦觉得舒服就会夹紧那里,这次也是一样。王杰希看他舒服到缩起肩膀的样子便忍不住了,俯身把他紧紧抱进怀里。他被紧致湿软的后穴含得快要失控,不讲章法地去磨让喻文州更舒服的地方,喻文州眼眶红了一圈,带着哭腔用恳求的语气要他轻点。
爱人抬高腰臀一次次接纳自己的欲望时的反应实在太过诱人,他知道喻文州舒服得说不出话,此时却偏要问他:“喜欢我吗?”
喻文州红着眼睛点头,凑近去吻他的颈侧。
“喜欢我什么?”
“和你……做爱,”喻文州深深吸气,然后是满足的轻叹,“好舒服,太舒服了……杰希——”
他要王杰希吻他,王杰希就笑着奉上温柔的亲吻,下面却操得又凶又狠,让喻文州失控地叫出声音,怎样都宣泄不了快感似的。
催情成分的润滑剂让他今晚格外热情,王杰希乐得享受,捏着他下巴逼他和自己对视,故意用轻佻的语调刺激他:“以后都只给你一个人好吗?”
喻文州乖乖点头,舌头伸出来去舔他的手指。王杰希则是重重顶弄他最喜欢的地方作为奖励,然后低着声音说了很多遍爱他,说你床头柜上的手稿我看到了,做作业还要写那么多我的名字,画的也是我吗?速写的表情倒是抓得很准。一边说一边用力干他。
感谢OW全体员工的健康计划,规律健身的王杰希体力很好,顾着喻文州的要求,他开始时的每一次都插到他最里面,发烫的性器直接撞着柔软的内里,退出来后再耐心磨他的敏感点,喻文州觉得他的尺寸太要命,干他后面的时候总会带来太多的快感,最后叫得声音都变了。他像个又贪婪又容易满足的人,含着王杰希那根自己扭腰也能得到快乐,身下的抱枕沾满他射出来和后穴流出的体液,原本舒适的布料正湿腻腻地黏着他腹部的皮肤。腿根也一样被濡湿,过多的润滑从穴口被挤出来,喻文州几乎要跪不住的时候,王杰希终于帮他换了个姿势,丝毫不见疲软的性器重新插到里面,食指和中指还圈在穴口的位置按揉试探,刺激得喻文州又射了一次。
“文州好厉害,”王杰希低声夸奖,手指抹去腹部沾着的精液,凑到喻文州耳边笑着,“什么都吃得下……用后面也能射出来。”
射精之后的身体本就敏感,被王杰希极富技巧地用手段一撩再撩,喻文州舒服得在发抖,性爱的愉悦感几乎不曾离开他的身体,他放荡地用臀部去蹭王杰希,把腿根弄得湿滑一片,呻吟和急喘没有断过,微张的唇却总能得到抚慰的亲吻。
“呜——不要了杰希,里面……”
“里面怎么了?”王杰希握着他的性器抚慰,用另一个角度顶进后面,敏感的身体就又在他身下挣动了一下。
王杰希在床上的恶劣程度和平时的正经程度成正比,这一点,喻文州已经见证过太多次了。
“受不了了……太多了……”
“累吗?”
“嗯——呜…杰希……”
喻文州感觉到王杰希换了节奏,开始凶狠地顶到他最里面,他的眼神沉下来,表情也变得危险,是喻文州最喜欢的充满占有欲的狠肃表情。他知道王杰希也快到了,之前没顾上戴套,王杰希似乎不打算射在里面,高潮前就要抽出来,喻文州抬腿圈住他的腰,脚踝在这时微微下压,不让王杰希离开他的身体,依旧让他的前端抵在他体内敏感处射了精。
他在王杰希错愕的表情里抬头吻他,两人都松懈下来,高潮后的懒惫让人不想动。
喻文州喘匀了气,一把按住王杰希在他大腿和腰臀处继续作乱的手,问了个成人级问题:“上次的这时候,王老师真的不想睡我吗?”
他说的是黄少天和OW签约后来纽约办秀那会儿,王杰希想了想,摇头表示否定,说的却是“想”。他从那时候就想和喻文州上床,欲望来得唐突又汹涌,却最终止在底线之上。
喻文州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眼神。
“你都不知道你喝醉了多可爱,看着你,就想——”王杰希像是无奈,语气却在正经地描述,“要你在我怀里高潮。”
“下次让你试试。”喻文州含着笑,一转不转地和他对视,“试试和完全喝醉的我做爱……看你更喜欢哪一个。”
“不都一样是你,”王杰希摸到了他的手,顺势就和他十指相扣,“再说了,醉酒对身体不好,以后也要少喝。”
“你真的不好奇吗?”喻文州却没有放弃,“想怎样都可以哦,或许……下次试试用嘴帮你含出来?”
王杰希被他的话勾出幻想,又压到喻文州那边:“喝醉了能口交吗?不如就这次吧。”
“诶,不行,”喻文州伸手捂住王杰希下半张脸,“我刚刚才想起来明天有早课,今天只能做一次。”
王杰希皱眉:“什么课?”
“好像是时装设计前沿问题研究?”喻文州记不清课程全称。
但他记得这门课的老师在两周前的课堂上花了整整七十分钟时间介绍、分析和评述王杰希去年某一个collection的设计,非常有意思,且预告了接下来的课程依然会讲OFF WANG,希望大家提前了解这位设计师,做好学习准备。
了解设计师,喻文州笑了笑,他现在已经从内到外了解过了。
“笑什么?”王杰希又问。躺在喻文州身边,他只觉得周身都是漂浮着的绮念,而喻文州的脑内世界又是天马行空那一类的,他总想多了解一点。
“我在想……”喻文州摸摸王杰希的侧脸,“我现在是在和被写入时装史教科书上的人谈恋爱啊……王老师。”
床头柜上的手机在震,喻文州解锁看了新邮件,“咦”了一声:“Elphosy老师明天要处理私人事务——哦,说是参加你导师的婚礼,教务系统和老师都发了邮件,明天停课……”
“那我们继续?”
“等等,你不是应该先关心你导师的婚礼吗?”
“提前关心过了,他和师母复婚,一个学生也没请。”王杰希手还放在喻文州腰侧慢慢抚弄,“我现在更关心你之前说的——”
“什么?”
“今晚我想怎样都可以。”
喻文州把脸埋进枕头里拒绝回答:“你都不累的吗,二十四小时没睡了吧?”
王杰希摇头,表示自己可以做一整晚,只要喻文州没问题。
喻文州当即表示自己不可以。他从床脚把被子捡回来,把两人从头到脚盖住。
“你知道的吧,时装周结束之后我们有两周的休息时间,”王杰希说,“不是想试试校园恋爱?我以后可以天天陪你上课。”
“不不不,”喻文州说,“你出现在学校里是很危险的……但你可以教教我专业课。”
“教你可以,教做饭吧,就这么决定,”王杰希说,“你看看你家冰箱里有能吃的东西么?”
“吃外卖也够了……”喻文州无力地反驳。
“不行。”王杰希又道,“我父母这周都在曼哈顿,要见见吗?他们挺想约你吃晚餐的,当然,以你的意愿为主。”
“什么时候?”喻文州突然不困了。
“明天?后天?你有空的话,”王杰希有些惊讶,“你同意了?”
“嗯。”喻文州没什么犹豫,“早一点见见叔叔阿姨,不然他们对我的印象还是今天在秀场……”
王杰希纠正他的印象:“他们都发信息给我说你很好。”
且据王知因的说法,王杰希的父母对他的印象很好,也不强求王杰希的伴侣是什么性别,但喻文州就是紧张:“我明天穿什么比较合适呢?要不要现在挑一挑?怎么办啊我好像睡不着了。”
“好,不想睡的话就继续做。”王杰希用手托起他的臀部,又压迫感极强地吻住他。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早就随着喻文州的动作流出来了一些,穴口很软却不红肿,王杰希没怎么扩张就插进去,只能进一小半。那里还是很紧,完全不像喻文州所说的做久一点就会变松。
“不愿意?”王杰希温声问。
喻文州只是摇头,下身试探着把他的性器含深:“……我自己来。”
换喻文州在上面时他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王杰希那根进得太深,像要把他里面撑坏了,喻文州哭喘着求他慢一点,王杰希就故意不动,交合处流下粘稠的体液,顺着王杰希的性器流到根部,喻文州更受不了这个,抬起腰又动了两下。
那天王杰希几乎吻遍了喻文州身上的每一处,明明已经用尽了那些格外过分的方式撩拨他,最后仍然觉得意犹未尽。喻文州在好几次密集的高潮之后瞬间昏睡,被他抱进浴室清理时都没有醒来的意思,王杰希想,做到断片儿和喝到断片儿的喻文州大概是一个样子,都能毫无负担地在他身边熟睡。喻文州说的没错,他卧室的床的确又大又软,足够让他们拥有很多个美妙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