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树虎|竹马变情人

Work Text:

去年的情人节,阿基要追的女仔同阿飞睡到一起,蕾丝边都不治而愈。女仔翌日静悄悄离开,用口红在墙上写信倾诉对阿飞的爱意,只字未提阿基。阿基痴看住墙整三日,握住阿飞的手将墙重新粉刷遍,当她从未来过。

今年2月13日,阿基像能够预知地震的小兽,觉得胸闷气短,做事件件不顺。过马路被花盆砸到头,去菜市场收数险些被砍,阿飞画的纹身都被忽然爆裂的水管冲掉,花花绿绿流了满身。古惑仔做到这个地步真是好没面。

当晚阿飞给他修剪指甲,阿基由他捏住手,扁嘴望住他,慢半拍讲。“喂,剪下的指甲记得收一收,不要再喂鱼了,它们呆呆傻傻,吃了会死得好惨,翻白眼翻肚皮浮上来,死不瞑目啊。”

阿飞讪讪收回挨近鱼缸的手。“长气。我们养的鱼应当随我们的嘛,命硬。”拍拍腿让阿基躺下来,低头向他的耳朵里徐徐吹气,欢俏地问:“明天有没有约到靓女呀?”

阿基的手拍到他的嘴巴,胶一样封住。“收声啦你。大佬哇,我日日同你一起,一分钟都不分开,我几时得闲泡女啊?”他弹跳直身,耳朵差点被掏耳勺误伤,抱怨地问:“你明天有约啊?”阿飞还未回答就装作大度地摆摆手。“好啦,不用管我,date愉快,带足雨衣。呐,别让我见到你条女,我魅力好大的,她爱上我就麻烦了。”

阿飞笑,认同地点头。“对啊,你魅力好大的,我都忍不住爱你。”

阿基像被呛到,双手迅速地护到胸前,又护裆部,向后撤身,五官扭结到一处。“咩啊?”

阿飞翻个白眼。“你身上哪处我没看过?”他挑起眉凑近:“讲笑啦。歧视gay啊?”

“喂!”阿基戳到他鼻子,“你你,不要诬赖我。原先阿真都中意女仔的……我很支持……”他支吾片刻,忽然大白,双臂向外展开又折回,双手贴住心脏,真诚地说,“支持一切用心对待的爱情。”

“那几好啊。”阿飞满意地点头,下决定。“明天一起过节啦。”

阿基还有好多话未讲,比如他是几时变基佬的,是一直都是还是突发变异,明明交过好多女友……他转念想到追女仔好多坎坷,以前让阿飞帮忙传送的情书都有去无回,一定是他从中搞鬼!

“阿飞!”

阿飞满面春风地迎上来。“啊对,以后不用叫我大佬,叫老公就行了。以后我们另起个堂口收了小弟就叫你阿嫂。”

迎面一拳击中他的眼眶。

阿基调整眼罩,遮住被自己揍肿的眼睛。“一只眼,现在好型好威风了喔,更像古惑仔。”

阿飞扁嘴,委委屈屈地说:“你够胆。好歹是罩了你廿多年的大佬嘛,不中意我还要打我……”

阿基只好轻拍一拍头哄他。“从未成年就同居……同居做室友,到现在都十多年,你有点吓住我。”又推开他。“以后不要一起睡了,怕你奸我。”

“你有没有背过李白的诗啊?啊忘了,你和我一样不读书的。他写过‘竹马’,就是你同我喽。一起长大的人做对方的马子很合理,并且最终要滚上床。”

阿基怀疑地望住他半晌,渐渐有些动摇。“我没同男人……拍过拖喔。”

阿飞适时插嘴。“我当然知啦,你也没同女仔拍过啊。”怕他生气连忙岔开话题。“呐,我是不是你最熟悉最亲密的人?我们是不是拜同一个大佬、吃一碗糖水、睡一张床,做咩事都粘在一起不离分?拍拖就像现在一样啊,无分别的。除了……睡前可以做运动。”

阿基的脸烧起来,用手捂住不让他看到。“我考虑下先。呐,没说要答应你啊。”他闷进抱枕里,嗡嗡地说:“明天情人节,还要看你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