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喻王]Everlasting 上

Work Text: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篮球场。

王杰希认识喻文州这个低他一级的学弟,是在模模糊糊的印象里。不知道是哪一次学生会议还是代表发言,穿着西装或者学校礼仪服,总归不是个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与热泪的小前锋形象。很难想象。王杰希和张佳乐在大场无所事事地投着球等人,瞟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身影从教学楼一侧的楼梯走下来。正好这时三个高年级生朝他们走过来,面相不善,根据张佳乐的经验之谈,十有八九是来踢场的。

张佳乐跟王杰希耳语说,学长罩你,来搞事就挑爆他们。王杰希目光在走在最前面的大块头的肱二头肌上流连,闭口不语。肌肉男开口倒是很和蔼,同学场让给我们吧,你们才两个人,我们一会儿还有兄弟的。张佳乐左顾右盼了会儿,长手一抬,说那不就有个我们兄弟吗,我们3v3战一场,谁输谁走行不行?一帮人往他指的方向一看,正是喻文州抱着件校服外套,一脸无辜地抬起头。

要王杰希说之前有没有想过喻文州会和他站在一个球场上打球,他的答案是没有。张佳乐大概也是没想到喻文州这么爽快地点头答应,听喻文州说:“那我去换件衣服。”,呆了片刻,说哦那你快去吧。

喻文州抬头看到王杰希的时候,对方出神地望着自己。张佳乐边脱外套边问:“喻文州,你真会打球啊?打控卫?远投行不行?”喻文州回答:“我不太会,你们不是找我来凑数的吗?”说话间朝王杰希眨了眨眼,没去理会张佳乐雷焦的表情。

好在喻文州并不是真的不会打球,运球技术很好,黏球稳得一匹(张佳乐语),一高个子截了半天愣是拍不到球——只拍得到喻文州的手。喻文州站在罚球线上,毫不忌讳地跳投,整场罚球命中率百分之百,打到后半场,别人只敢离他三步防。张佳乐和王杰希是全能型的,能抢断能上篮,只是撞不过对面,大块头长得粗壮,内线拿到球直接暴扣,气得张佳乐呛了自己的口水。打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最后差几分还是输了。其实这倒也没什么可惜的,他们打得过瘾,只是苦了赶来的目瞪口呆的方士谦和杨聪。

喻文州很少运动,停下来撩起衣服擦汗的功夫,小腿就抽筋了。他无奈地走到场边,僵硬地往地下一坐。他眼前出现两条带着微汗的小腿,脚上服帖地穿着双荧光绿的中帮球鞋。

“帮你揉揉?”王杰希问。喻文州点点头,看着王杰希蹲下身来托住他的鞋帮往外一扯,他疼得一咧嘴,紧接着腿上便传来微凉的触感。他一抬眼,就看见王杰希向外展开的发旋。

“学长见过我?”他随口问道。王杰希点点头,平淡地说:“你很出名,也很出色。”喻文州听到这意料之外的赞赏,倒是没显出过多的惊讶,只是笑笑说:“谢谢。对了,学长一定有很多女生追吧?”

 

“……”

“我没别的意思。”喻文州勾了嘴角,笑容变浅了。王杰希脸色不变,手上动作也没慢下来,问:“好点了吗?”喻文州点了点头,“学长……”

“你叫我王杰希就可以了。”

“下次打球约上我吧,”喻文州说,“野场也没关系。”

 

王杰希觉得,那可能是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本人。他对喻文州陌生,可对方好像跟他很熟似的。他又本能地觉得这样不太好,刚好接下来的两个礼拜他比较忙,就没有约喻文州打球。

 

他没想到第二次和喻文州见面还是在篮球场上。

 

他在图书馆预习的时候,手机突然在包里响个不停。他恰好忘了关手机铃声,这让他很是尴尬了一下。但这主要还是因为他没想到有人会打他这个手机。

他摸出手机看到号码是广州的,几乎就想当垃圾电话挂掉了。他走到一边无人的楼道里,手指在屏幕上滑了两下,还是按了接听。

“你好。”

“我是喻文州。”王杰希愣了一下,心想,他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把号码给了喻文州。对面的声音有些嘈杂,喻文州似乎也不想多话,开门见山地说:“有空的话来秀山门这边的体育馆,打个球。”

如果王杰希记得把手机调成震动,或者一个手滑直接挂掉喻文州的电话,又或者他没有恰好在图书馆连续坐了两个半小时——他就不会因为什么人而赴这场约。他想起上次喻文州跟他说起一起打球的时候,并没有要他的电话,也没有给他他自己的电话。而现在他觉得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选择一个个都不见了,徒留一个“去。”

他嗯了一声,把电话挂了,在透过玻璃的快下山的阳光下对着看不清楚的手机屏幕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