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喻 - 突击采访

Work Text:

潘林将话筒递给叶修,“哦,我们现在遇到的是叶修叶神。叶神你好,可以跟摄像头打个招呼吗……好吧,点头抬下巴也是叶神标志性的一个动作,相信国内的观众朋友们都非常熟悉了。这次呢叶神担任的是我们国家队的领队,请问一下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呢?尤其是和曾经自己做队长的时候相比?”

“嗯……简单来说,更爽了吧。哈哈,队伍里个个都很强,我想到的战术都能打得出。”

“……我们也知道,国家队的队员都是国内各大战队的王牌选手,一大半甚至都是队长,叶神会不会觉得有不好处理的地方?”

“你这话说的……我教你一招,当你发现团结不起来的时候,你可以给他们找一个共同的敌人,这样就好办多了。”

“哦哦,您说的就是,让大家齐心协力拿到世界冠军是吧?这次确实面临的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强敌,不容轻视啊。”

“这个当然是一个点,不过也没那么复杂,哥拉一下仇恨就行了。”

“…………”

“至于你说的这个处理人际关系么,实际这个确实不是我主管,哎,你得去找文州啊!文州——哪儿去了?你再自己逛逛吧,保密内容别拍哈。”

潘林将话筒递给孙翔,“孙翔你好,联盟新给我们一个任务——探班国家队,主要就是看看队员们适不适应这边的住宿条件,也拍点训练日常什么的,之后做纪录片用。那么,我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采访几个问题。”

“行。”

“首先住宿环境怎么样,还习惯吗?”

“挺好的。双人宿舍比战队的大,独立卫浴,床垫太软了有点受不了,我拆下来了。灯光也挺舒服的,不过我平时也就睡觉待在里面。哦唐昊——我和他住——可能觉得有点不满意吧,他嫌我训练太晚了回去吵到他,所以耳塞眼罩这种东西可能联盟还要改进下。”

“听起来你训练非常刻苦,主动要求加时啊!这个训练时长一般都是怎么安排的呢,你们自己决定,还是会有队长指定?”

“喻队有给大家都安排过,大家也可以自己调整。”

“哦……我正好看到唐昊也走过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唐昊唐昊!唐昊你好,刚刚我们采访还说到你呢。”

“说我什么了?”

“哈哈,孙翔就说了和你一个宿舍,看起来这次大家都是双人间咯?正好14个人可以分7间宿舍,可以透露下怎么安排的吗?我相信观众朋友对这个也会非常感兴趣!”

“也不都是吧,有人好像有单独住的,比如叶修,他说要抽烟,别人受不了。别的我知道喻队和王队住一间……”

“等等!这可是个大新闻,蓝雨队长喻文州,居然和,微草队长王杰希,住一个房间!哇哦,他们关系还和谐吗?”

潘林总算抓住了一个比较能吸引点击的新闻,话筒往唐昊那边又怼近一分,只见他浮现出一种很奇妙的神色,大概类似于那种,你和你的朋友一起看电视剧,你在为前两集的杀人案长篇分析凶手一定是邻居,而他已经知道其实这人是为了情人装死。

可惜潘林平时的收看对象基本就局限在荣耀赛事上,没那么丰富的追剧体验。

唐昊:“挺好的吧……大家现在都是一支队伍嘛。”

孙翔忍不住插嘴,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很成熟的补充,“虽然偶尔也有小吵小闹,毕竟他们房间就在我们隔壁,但基本上很快就能解决,我有一次看到喻队从房间里出来,”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目光在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孙翔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唐昊。

潘林好奇死了,“然后呢?然后呢?”

孙翔恍然大悟,如果直言“喻队想摔门,然后王杰希把他拖回去了”,这种说法绝对又会挑起蓝雨和微草粉丝之间的第不知道多少次世界大战,虽然作为一个轮回人,他应该还是挺乐见其成的,但毕竟还在世邀赛期间,怎么也不能在这里说,等他回国后倒是可以和江波涛商量一下,要不要当做匿名八卦在哪个论坛爆料一下。

当然,之后江波涛听说他这个想法后,忍不住说出了“可是除了住在他们隔壁的你谁还能爆出这种料呢这个匿名的意义在哪呢”的吐槽,这就是后话了。

此时,他咽了一下喉咙,“我看到喻队从房间里出来,然后他……他去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咖啡,估计给王队也带了个吧。你看,他们关系真挺好。”

潘林有点失望又有点惊讶,“真假啊?不过他们俩确实,人都有涵养,就是战队和粉丝关系僵了点,本人倒不一定有仇。”

唐昊点点头,和孙翔去训练室了。

潘林将话筒递给苏沐橙,“两位美女好!哎,镜头过来点,嗯!看看我们又碰到了谁?国家队双花,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位大美女!美女们打个招呼吧?”

“Hello大家好,我是苏沐橙~”

“大家好,我是楚云秀。”

“很巧我刚刚碰到唐昊和孙翔两位,也聊了聊关于宿舍分配的话题,你们俩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住一块的了!那么能不能分享下,一些训练或者住宿上面的趣事呢?”

“训练方面的话,我们有和分到其他小组的队伍约过切磋赛,印象深刻的选手有几个,比如美国队的女选手还挺多的,有一个居然也追我们国内的偶像剧哦!我和她聊了挺久,她还用微博,我们已经互关了。”

“哇,这个确实挺有意思的,既然有切磋比赛的话,对不同对手的打法和思路也能有了解。”

“确实,不过这方面就是那几个战术大师比较操劳了,这回联盟四大战术大师全到齐了,还加上一个一直在盘点时被人搞错混进去的老王,他们天天复盘开会都弄很晚。”

“辛苦了辛苦了,战术方面肯定是要保密的,各位也要注意休息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新杰和肖队一间,他们俩都很自律的,老王文州一间,他们么……”苏沐橙咳嗽了一声,调整表情,“也挺关心对方的,身体这块我们肯定不能出差错的。剩一个叶修,他孤家寡人,反正也不上场打比赛,随他去好了。”

潘林发现好像冷落了楚云秀,又问道,“楚队呢,有没有什么和大家分享下的?”

“好像一时想不起来。”

“比如说,大家来苏黎世后有没有搞搞团建?出去逛逛?”

“团建……头天晚上可能算吧,大家都有时差也睡不着,黄少天要搞卡拉OK,叫小周唱粤语歌什么的。”

“……那唱了没?”

“没,他哪会广东话。那天还挺乐的,文州去给他解围,结果黄少天大闹,说队长唱的听了八百遍了没意思,最后喻文州又拉了杰希,说这个你总没听过了吧。”

“哦哦……这个,这个,王队的粤语啊,相信很多粉丝朋友也和我一样,从没听过,有点好奇呢!”

“唱了首情歌,挺不错的,你要是能找到他你自己问吧。别的我想想,真正出去玩的没有,时间很紧张,还是黄少天,他和张佳乐还有方锐好像挺想去探店的,不过吃了一顿说难吃。”

“哦对,说到伙食,这边要特别介绍一下,为了给咱们国家队的队员们最熟悉最贴心的服务,联盟特地安排了两名厨师随队,都是熟悉大江南北八大菜系的资深师傅,保证让我们的队员们啊,吃得放心、吃得开心!那么就谢谢两位美女,我们这就去厨房看看吧!”

潘林将话筒递给李轩,“李队,李队!你好,怎么在这儿碰到了?”

“你们是来拍vlog的?正好,国内时间我们虚空刚结束训练,也在和我视频,我带他们看看这里环境。嗨,阿策,小盖,李迅,你们大家也打个招呼。”

“哦哦哦,虚空的各位也都好!李队是这样的,我们想来介绍一下国家队的厨房,现在我看好像两位厨师出去采购了,那您对伙食这方面有什么深刻印象吗?”

“师傅手艺确实很好,也兼顾不同地方队友的口味,有人不能吃辣,有人没辣就不舒坦,这种时候师傅还会准备蘸碟。”

“果然是贴心啊!”

“嗯,而且我们基本都会熬夜,师傅也会提前准备很多夜宵,加热一下就能吃。”

“这也太棒了,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下夜宵都有什么种类?”

“可能考虑到消化负担,一般是面食类的,各地的都有,我喜欢一个担仔面,不过黄少天说不够正宗,我后来观察了一下,好像他和喻队真的不会吃。”

“这个……毕竟人家G市人,出了名的美食之都,那有没有他们也青睐的呢?”

“嗯……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前两天我晚上饿,来这里找吃的,当时小火炖着一个特别香特别香的汤,我一闻就知道是G市那边的手艺,而且那个只有一份,别的同一种都会有四五例嘛,我当时就猜是不是他们当中一个自己开的小灶。当时是真的特别羡慕G市人,要么自己会煲汤,要么家里人会煲汤。”

“难道喻队和少天都没有心仪的菜色?这可有点伤心了!”

“那倒也不会吧,黄少天还是次次都消灭一大堆,他说自己不仅要手上操作,还要嘴上操作,比我们消耗能量都多。嗯,我是真觉得这两位师傅手艺特棒,这几天都吃得很满意,营养搭配什么的也很健康,我来之前听说王队有点胃病的,结果出国了这几天,昨天和他聊起反而说好了。”

“好咧好咧,谢谢您!那我抓紧时间去下一个地方了,虚空的各位也拜拜咯!”

潘林将话筒递给张新杰,“张副队您好,您这次是担任国家队的副队长一职,在霸图您担任这个职务有很多年了,但您协助的两位队长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类型,这种区别会给您带来什么特别的体验吗?”

“嗯,喻文州和韩文清的确是非常不同的类型,但和他们的沟通都很有效率,韩队是我很多年的搭档,喻队的话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确实是一个很擅长统筹、协调的人,讨论战术时一些视点也和我类似,不同的地方也解释得很简明。在这次队伍的磨合过程中,王杰希复出的魔术师打法是比较让其他人不太好配合的,关于具体如何处理我现在还不能透露,不过总的来说,喻队在这个问题上也做得很好。当然,困难需要克服,整体上我们整个队伍都状态很好。”

“好的好的,我相信广大的观众朋友和粉丝朋友们,也都相信,咱们国家队这次一定会取得好成绩的!那么张副队有没有别的想和我们分享的?”

“不了吧,我现在要去复盘,人还没找齐。如果你等下看到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话通知一下,让他们去一号训练室。”

潘林告别了张新杰,正准备再逛逛,又想着张新杰拜托他的任务。

喻文州……王杰希……

他忽然感觉,今天这趟采访里,似乎大家提到王杰希和喻文州的频率太高了。

当然,这两位本来就是明星选手,而且一不是叶修那样让人提起来容易牙痒的魔王角色,也不是周泽楷那样不太主动交际的寡言选手,身处一堆明星队友之间,他们也能将自己的光芒散发到各个地方,和大家产生交集、留下一两件令队友印象深刻的事,这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让他觉得违和的,并不是他们两个被人提起的多,而是他们两个,“一起”被人提起的次数很多。

看看,从这短短的几段采访里,他已经知道了他们同住一间房,同唱一首歌,喻文州甚至晚上会给王杰希买饮料!关系竟然自然至此,和谐至此,密切至此!说不定李轩发现的那罐煲汤,也和王杰希突然康复的胃有着密切联系——等等,既然王杰希有胃病,那咖啡这么伤胃,所以……果然喻队和他要么没那么熟,要么就是故意的。

说故意也太过分了,恐怕就是那种,虽然抽签分到了同一间卧室,但除了晚上睡觉前都不会交流一两句的关系吧。

此时此刻,潘林还不知道,他定义的睡前交流和实际上的睡前交流有多大的差距。

而孙翔也不知道,他居然是所有队员里,唯一一个因为瞎掰而真的帮助了这对地下情侣瞒天过海的唯一功臣。哪怕他对这段就潜藏在他一墙之隔的秘密恋情,根本一无所知。

一小时前,苏黎世中国国家队宿舍双人间01室内。

喻文州骑在王杰希腰上,问他,“你干什么?吃醋?”

王杰希很平静,“没有。”

他的手都两只挪到了脑后,甚至扭头开始看风景。

只是这间宿舍里没有什么风景可看,此刻是早上七点多,遮光窗帘还厚实地挡在窗前,只漏进来一道北欧光线,把他们俩昨天的衣服切成了光与影的两部分,这条白光还折射上了室内的圆桌,在汤罐上扫出一个亮面,似乎正在吞吐剩余的一点香气,再往前,这条光路上还有一些行客,比如,拆开后失去了内容物的安全套包装,和现在还偶尔亮起一次屏幕的、喻文州的手机。

在王杰希的距离,他可以看到那个屏幕上闪现的消息推送属于哪个软件,而这种不流行于国内的社交方式,显然只有最近新交换了联系方式的外国友人才会频繁使用。

喻文州大概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他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回头啧啧两声,这回十分笃定地下了结论,“王杰希,你吃醋。”

 

实际上不用找到确凿证据,仅仅是晨勃加上爱人的主动双重因素下,王杰希还能突然不想搞下去,这种突如其来的臭脾气,喻文州随便猜猜也能想到原因。

喻文州跨在王杰希肚子往上的部位,更像一个跪姿而没坐实,他俯身凑近王杰希,觉得他这个表情其实看着还挺有趣的,亲了一口王杰希早上刚冒出的胡茬,“都这样了……你就决心晾到底了?”

确实,喻文州把裤子都脱了。

方才其实气氛已经很好,双人房里他们也要腻一张单人床上,昨晚做了两次,喻文州睡了一个很舒服的好觉,六点多的早上根本还在他的睡眠时间,但朦胧之间察觉到身后的硬勃,他没睁眼,全凭身体记忆又分开了一点腿,王杰希估计也没全醒,两个人搂叠在一起迷迷糊糊蹭得更硬了,王杰希伸手拽高被子,一下把喻文州压到了下面。

喻文州这时候才醒了,他睁眼看了看王杰希,两人对视了一秒,喻文州伸手抱他,被他胡茬扎到颈边觉得痛,才想起可能昨夜的吻痕都成了淤痕。他“嗯——”了两声,摸王杰希的腰背,然后滑到前头,内裤里裹着的阴茎已经是热而硬的一团。喻文州亲了一口他锁骨往下的地方,问他,“做吗?现在应该还早。”

王杰希当时,应该是“嗯”表示了答应。

然后喻文州都摸下去把自己内裤脱了,然后喻文州都抱着他翻身过来骑在他身上了,然后喻文州都捡了件王杰希的衬衫披在身上就扣了中间两颗扣子了,结果王杰希余光瞥到他那消息不断的手机,他就突然不爽了。

王杰希如果不爽,他很少会直接说出来,但离他近的人会明显受到气场变化的波及,更不用说离他这么近的喻文州。

喻文州想到这个联系人的实际情况,都觉得好笑,但他现在将身体撑在王杰希上方,猫式后退,让自己悬在了他下身之上。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说,“职业选手的手很金贵,今天不帮你摸。”

王杰希:?

喻文州好像当真不想动手,但他缓缓低头,直接用舌尖触到了戴好了套子的龟头。

王杰希:…………

虽然避孕套中自带的润滑液都是口交安全的材质,但喻文州似乎不太喜欢这种口感,他用舌面轻轻自上而下扫过后,鼻尖和嘴唇的那一条曲线贴在了阴茎根部。王杰希深呼吸了一口气,底下的视觉冲击更刺激,而喻文州还有更狠的方法,他用牙齿找到了橡胶薄膜的底端边缘,巨大的肉根尺寸已经与避孕套贴合得毫无缝隙,喻文州尝试了好几次才终于能咬住叼起分毫。

王杰希猛得摸上了他头发,但他手中紧绷片刻,最终还是插进了喻文州头发间抚着他头。喻文州在这个姿势里眨了眨眼看他,缓缓动作将避孕套从王杰希阴茎上褪了下来。

这套子刚刚还是喻文州自己亲手戴上去的。

没了橡胶阻隔的性器水液淋漓,喻文州小口吮了吮,才从顶端含了下去。

王杰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喻文州觉得很满意,他吞吐了几分钟,才吐出换自己又骑了上去。王杰希扶着他腰,此时他倒不纠结了,被喻文州舔湿的阴茎直直捅进里头,插得喻文州都缩了一下,捂着自己小腹。

“怎么了,没吃东西,胃痛?”

“没。我又不是你,老胃病。”喻文州撑着动了动,挺久没有骑乘位了,这姿势深得他发抖。“就是……那种,一步到胃。”

王杰希好像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腰部发力,喻文州受了几下,快跪不住了,余光看了看时间,似乎也不早了。他趴下抱着王杰希,“是不是要快点。”

“行吧。”王杰希搂着他,将两人翻了个姿势,喻文州揪了一个枕头过来垫在腰下,王杰希按着他腿根加大了力度和速度。这会儿估计隔壁房间的已经起了,喻文州本来也不可能咬自己的手,他软着嗓子哼了几声,忽然想到,这会儿王杰希还是没戴套在操自己。虽然这套子还是刚刚他自己咬掉的,但那会儿更多想着去调戏王杰希,他还真没多少在意。

此刻实感一下上来,喻文州脸都红了一个度,觉得自己叫床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比平时淫荡。

他闭着嘴忍了会儿呻吟,王杰希奇怪得问他,“怎么了?”

喻文州摇摇头,又想快点完事下床工作,试着打开了点嗓子,王杰希恰好在此刻深顶了一回。

猝然叫了很浪一声的喻文州:…………

喻文州差点想打他一记,但是这又全都是他自找的麻烦,他探手下去自己按着腿弯,这个姿势完全是一种对爱人的请求,王杰希弯腰吻了吻他支起的膝盖,狠力往里操了几十回,最后拔出来射在他肚子上。

喻文州坐起来,他身上那件王杰希的衬衫已经皱得厉害,他擦了擦后解开最后一粒扣子,扬手扔给了王杰希。他走去浴室冲澡之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道,“我手机登的是你的推,所以……那是来跟你搭讪的。”

——我都还没吃醋呢。

 

“等会儿。”王杰希腿比他长,在他进门前抓住了喻文州,“刚什么意思。”

喻文州准备放个陷阱便一击脱离不成,反倒被行动诡谲的魔术师找准机会近身,他晃了晃手臂,想把王杰希甩下去,“什么什么意思,就是说,你不是懒得发推营业吗,我昨天替你登了,后台就看到那选手的私信了。”

他手掌在王杰希胸口轻轻一推,笑道,“干嘛,还要我一条一条念给你听啊?那我还没这么大方。”

王杰希反把他手牵起来似的亲了一口,也一步卡进浴室,“你拉黑他不就好了。”

喻文州看起来有点头疼,“我的王队啊,我们是来打比赛不是来打仗的,之后还得真人见面的呢。”

王杰希思考了一会儿,没想起来,问道,“这人哪个队的。”

喻文州报了个名字。

王杰希说,“拉黑吧。跟咱们不是一个小组,他出线不了,碰都碰不到。”

喻文州被他这气势哄住了,凑过去亲了一口他下巴。本是进来准备洗漱的,瞬间这个亲吻就把一切气氛调和成了先前活动的暧昧余调,王杰希把人压在洗手台上就想落下一吻,喻文州反手在台子的瓶瓶罐罐里摸到一支长管,他用食指将爱人还未落下的唇抵开了一厘米,拿起接吻喷雾朝自己嘴里按了一泵。

王杰希鼻间瞬间都是薄荷香气。

他吻上去,咬着喻文州的嘴唇探舌舔了一圈口腔。似乎薄荷总是伴随凉意,哪怕没有一丝缝隙能把风漏进去,王杰希的舌头也被刺得一冰。

喻文州搂着他回吻,两人都很热情,把嘴里那点清凉都缠绵成了火热,王杰希离开双唇,从下颌线吻到了锁骨,喻文州哼着,被咬重了就挠他的腰,王杰希全身上下哪里都可以坚不可摧,唯独这两块是阿喀琉斯之踵,但喻文州挠完又会犹如那片亲吻英雄的树叶,轻轻贴在那处,将爱人与自己贴得更近更近。

花洒打开,热水冲刷到皮肤,喻文州靠在王杰希怀里,两个人的手指探进同一个地方做清理,王杰希忽然问道,“大概几点了。”

“不知道……大概还没到八点吧。”

“那还早。”王杰希说完,顺着水流吻了吻喻文州的肩头,喻文州十分了然,先前那一次虽然挺爽,但余韵在身体里还没消散,再来一次也未尝不可。他主动转过身去撑着淋浴室的玻璃壁,方才的清理顺势成了扩张,实际上柔软的内壁还留着鲜明的肉体记忆,没用多久就已经准备妥当。

在床上都没戴套,在浴室里自然更不会戴。

喻文州这回脑子更加清醒,每一寸顶进来的感觉都非常鲜明,王杰希没插到底的时候就小幅度动了起来,他用手臂圈过喻文州的小腹,腰肢力量控制着两个人的动作。

职业选手对手部的保护已经是一种本能反应,喻文州也没太用力撑着,这导致他们俩几乎全靠下身相贴来享受这种身体的交合。但双手必然还是会落在身体的某个地方,或是小腹上的肚脐边缘,或是未被安慰到的性器柱身,并且,哪怕已经和这个人做过这么多次,他们仍然会感受到这十指之间曾经缔造过的荣光,并因为它们在身体上的落下而颤抖不已。

热水仍然在冲下,水温是人体舒适的四十余度,内部也因为黏膜上的剧烈摩擦而升腾起接近的热度,喻文州的黑发全湿透了贴在颈上,黑白对比出一种撩人而湿润的色彩,他仰头后靠在王杰希身上,这姿势让他的后穴纳进了最后一截爱人的性器,王杰希看到他垂着眼睛,睫毛都在颤抖,泪水都混在了热水之中滚下。

喻文州哼着呻吟,王杰希太熟悉他的身体了。他可以很轻松地就找准最敏感的地方,而撞在那里的力度和次数都仿佛已经达到了了然于胸的掌控,每当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王杰希会停下,吻他,亲吻带来的麻痹有时候比性爱辐射更广,是不是因为嘴唇更接近心脏?喻文州被他轻轻用牙齿咬了一下下唇,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要不要去……镜子那边?”

喻文州长吸一口气,“……这次别了吧。”他过了一会儿又安抚王杰希道,“我们在这还得住一个月……之后照镜子你让我怎么想。”

王杰希喉咙里闷着笑声,颤动随着紧贴的身躯也传递到喻文州身体里。他忽然回头咬了一口王杰希的喉结,像是不满他竟然笑得如此事不关己。

喻文州又说,“……我想到……等下还要和你开会,你这张脸就在我对面……我现在都不敢看你的表情。”

“嗯。”王杰希竟然只是答应了一声,但片刻之后他好像又忍不住得意,笑声轻轻浮动在蒸腾的热气里,喻文州也笑,用一些高深莫测的G市话故意讲情话。王杰希对这门语言实在做不到博学,一边顶一边要他解释,喻文州笑得更开心了,在无所保留的爱意里,却偏偏还有一些破译不了的小秘密。

他笑得肌肉绷紧,王杰希拍拍他屁股,意思夹得太紧,喻文州刚想开口,“那你把我操开——”

“笃笃笃——”

浴室就在大门附近,敲门声隔着两道门清晰传来。

他们俩都愣了一瞬。

“喻队,王队,在里头吗?今天身体不舒服吗?”

喻文州一听就知道这是孙翔的声音,只听门外又喊道,“张副找你们,今儿还有采访,你们在吗?”

王杰希也知道工作要紧,他咬了口喻文州的后颈后退了出来,喻文州摸上他还硬挺的那根,混着热水替他打出来。

他们此刻默契地装死,等了一会儿总算门外没了声响,喻文州舒了一口气,和王杰希赶紧冲完澡换好衣服。

他在打开门前还转头对王杰希说,“太尴尬了,下次——”

房门一开,外面是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一个拿着插线话筒的,和一个,孙翔。

孙翔:“你们还真在啊,那就没事了!喏,潘林今天来采访我们基地,刚拍了下我房间。喻队王队你们俩的房间要拍一圈不?”

潘林狐疑地将话筒递给喻文州,只听喻队长微笑回答,“今天就算了吧,没收拾,我是无所谓,可不能破坏王队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呀。”

微草粉丝总爱给王杰希立点条理井然、严肃不苟的老父亲人设,潘林了然地点点头。

喻文州和王杰希云淡风轻地同他们一并往训练室走,只不过心中都在想,整洁形象倒还算事小,单身形象恐怕才是事大——尤其是,对象怎么就找了个老冤家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