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心脏

Work Text:

*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仍是山。

*

01

肖时钦猛地把键盘推了进去,从沸了的训练室里走了出来。连椅子都忘了复位。

围观这场切磋的队员不多,本来也是临时起意:今天是休息日,几位队长“自愿”加班聚在一起讨论世邀赛人员搭配问题。楚云秀声称自己多了一位北京的姑妈,要和苏沐橙去颐堤港会客,顺走了李轩作为保镖和挑夫。从朋友圈的信息来看,这位楚姑妈还是个国际巨星。地主王杰希归心似箭,要赶着给他嗷嗷待哺的小草们松土育苗。留下句回来看记录就骑着扫把飞走了。

于是乎叶修喻文州周泽楷肖时钦张新杰黄少天坐在一起面面相觑。

叶修把会议记录本往张新杰面前飞过去:开个鸟会,还是打吧。

六个人,不带牧师,不带领队(张新杰语:诡计多端),不带队长(黄少天:不要欺负我们队长!),很难不觉得这种安排包含了调停剑圣和枪王的黑幕(“诡计多端!”)。据说他俩搭档的不太顺畅,冰雨和巴洛特都快擦出火星子。肖时钦一扶眼镜知道事情并不简单,正准备抽身成人之美,不想一个肩头被手掌压住,孙翔跃跃欲试的嗓音从头顶飘出来:打架打架带我带我!

字字珠玑周泽楷字字珠玑:好。

就这么打成了晋级赛。

不意外枪王今天手热,轰得剑圣不知秦汉无论魏晋。趁着周泽楷和孙翔鏖战,肖时钦问黄少天之前5v5训练新图里一个细节怎么处理,黄少天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失利的不快:这个啊三言两语说不太清楚。咱们开一把!

肖时钦从善如流。

这张图是为了世邀赛特意设计的已公开新地图中的一张。点兵点将分配给肖时钦做战术方案。训练赛打完颇引发了不小争议。算是黄少天周泽楷这一轮局部战争的导火线。同作为枪系,肖时钦私心里更能理解周泽楷的看法。但是他也好奇能让剑圣大大坚持的观点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素来是逮着机会就诲人不倦:不是说你的方案哪里有问题啊上次回去也跟我们队长聊了,纸面上看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总觉得这个里面另有玄机。沙漠里为什么凭空长出一棵树却又翻不上去那给我一把剑是不是我必须去砍。

只要黄少天想他可以表现的非常谦逊。虽说这谦逊来的有点目的不纯,肖时钦还是忍不住开口交流:可是我们测试过了,这棵树是跳不上去的。

这话说得很委婉。实际上这颗树像个jpg,风吹雨打也不怕。孙翔帮肖时钦测试的时候,揉着眼睛把开发骂了一千八百多遍:神经病啊!缺经费了也别卡这儿啊!育碧来的是吧!

黄少天执迷不悟,夜雨声烦颇显猥琐地在屏幕里打圈蹭树:这是个3d建模,哪怕是张图,他也得有条缝。

肖时钦略微脑补了下喻文州的表情,一定非常可观。

就在这分神的一霎,黄少天滔滔不绝的嘴炮停了。生灵灭下意识往后跳了一步,没让剑圣自天而降的落凤斩劈个正着。然而紧接着剑定天下的僵直还是没有饶过他。剑圣一套连招字字诛心:我就说就说就说就说就说这个能上吧咱的眼力这是只蚊子我也能开双眼皮。

喻文州队长对着红色荣耀二字一派纵容:剌吧。剌个大双。

叶修拍拍手:找到新图解法,主要归功于领队提议好。所以下次别开会了。

在这一派欢闹中肖时钦游了出去。

02

“我就知道你在这。”

孙翔以一种较为装逼的方式抱臂靠在门边,只穿着室内作训服。还把领口敞着。肖时钦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要他去把羽绒服套上——冬休期的b市可不是什么中央空调。何况阳台窗子还开着。他几乎是逼着自己把这句吞下去,改成更为合宜如今身份的句子:你怎么上来了?

孙翔不退反进,带着磅礴的热气逼近:”跟周队打完了没看着你。”他用下巴点了点肖时钦手里的烟:“猜就是这个。”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孙翔确实管肖时钦抽烟。肖时钦至今都不太清楚孙翔是打哪知道的。明明他的卫生工作做的都非常周到。在嘉世的时候——嘉世还在的时候,肖时钦管天管地管空气,把孙翔从头到脚的管了起来。作为交换,他也被要求严格戒烟——肖时钦一直把这当作一种打击报复。一直持续到——

尽管如今孙翔不再是肖时钦的队长。肖时钦依然表示投降,把没点的烟塞回了烟盒。

孙翔这才蹭到他身边,和他挨到一起,扭着头望他。面庞被月亮照的透亮。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肖时钦给他打比方:“要把一个图研究透,说起来并不神秘,图的大小有定规,元素也是库里的。一寸寸去摸,早晚是能摸完的。把这个当作探险,那就是世界上最无聊的探险。

“但是打常规赛不是卡bug。”肖时钦接着说。“卡到一个bug只能争取甚至0.1秒的时间。一瞬的拖延之后,对手该如何反应,还是如何反应。如果没有成型的套路,抢到的先手便毫无价值。”

“针对每一个职业选手做出套路。这不现实。无论电竞周刊怎么写——”孙翔明显支吾了一声,但没说出什么来。“后头加了多少0,先要有一个'1'存在。这个'1'的模版,是根据雷霆队员训练分析出来的,最底线,最基础的东西。就好比是你做一张卷子,里头基础题的母题。把这些做熟做会,再套上场景模版,再具体分析对手,才有了场上的基本套招。所谓战术,就是重复,且经得起重复。”

孙翔把手举起来:肖老师,我有个问题。

肖时钦弯着两只眼睛,像是锋敏的月刀,又想绵延的海浪。却没有理睬他:如果你觉得我是因为输给了黄少天而不高兴,其实没什么。不用为这个安慰我。

孙翔又举手:肖老师,我觉得你在胡说。因为你就是不高兴。而且非常需要我。

这次肖时钦没有打断他,可能是被孙翔厚脸皮的发言震慑。于是孙翔像得了鼓励般滔滔不绝:原来我们在会议室吵架,你只要一露出那种不堪容忍傻逼的表情,接下来肯定就是上天台。左数第七根栏杆下面的烟头准是你的,除了你没人会抽薄荷爆珠。你看你现在又是这个表情,所以我推测这个表情还有一层含义,就是你自己觉得自己是傻逼。

这下肖时钦是真的被震撼了。孙翔用一种熟悉而又诡异的慈爱眼神看他:没关系的小事情。我看黄少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明天2v2咱们打爆他!

冷冷的风在脸上胡乱的拍。肖时钦心烦意乱,手却不受控制地帮孙翔捋那几缕汗湿的刘海。孙翔乖乖把脖子降下来。像长颈鹿受洗似的。眼睛却还不屈不挠地盯着他。从这个角度看,像两个探照灯,又有那种男孩子特有的天真的顽固。

孙翔真的很擅长用这个基本套路对付他。

于是肖时钦先服软:回去吧,要吹坏了。

孙翔不服气,唰地把外套一开到底:翔哥不冷!翔哥抗冻!

肖时钦白了他一眼,拽过他的肘弯:我冷。我不抗冻。

孙翔显见是高兴了,才姗姗来迟想起要发脾气:哎小事情你是不是把汗抹我衣服上了?

03

肖时钦早该想到,打岔不能终结孙翔想要掺合的事情。于是洗完澡后他的邻床就改成了一只落水金毛狮王,原有的美德无影无踪:张新杰只留下了一条冷冰冰的电子信息,就包袱款款地消失了。肖时钦很质疑他能被三言两语说动去睡孙翔糟蹋过的床,并决定不去问黄少天现在的室友是谁。

孙翔不满意他的忽视,一个撇步跳到了他的床上,将本不结实的席梦思狠狠震撼一把:小事情!还没说完!

一米八的床对于两个成年男人来说怎么也不算宽阔。肖时钦连着被子卷到墙角,看起来特别像是被地主恶霸威逼的良家妇女。孙翔还算有点良心,没把他湿漉漉的脑袋往枕头上放。不然在肖时钦设计出能算死剑圣的方法前就会先把这个人追杀到天涯海角。

不过这也不能解释为什么现在他正给孙翔吹头发。不要问。

顺毛的孙翔看起来格外有猫德。给撸给抱,四肢舒展。肖时钦差一点就忍不住了。他用手去梳孙翔的头发,发根处浅浅萌出一层黑色,不显得枯,反而有点时尚。虽然是个刺头,头发却这么软。看着特别显小。特别可爱。

肖时钦还没感慨完,孙翔突然开口:小事情,我想过了…

吹风声音太大,吞掉了大半字句。肖时钦不无遗憾地拔了电源,孙翔却又不说了。肖时钦习惯他三不五时就要犯一下轴病,决定先把吹风机归位再说。他擎着吹风要从孙翔背后绕开,却被孙翔反手握住了小臂,好险没闪着腰。

肖时钦这下确实有点生气:唱哪出?

孙翔仍是垂着脑袋:肖时钦,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肖时钦不知道孙翔的天才脑袋怎么得出来这样的天才结论,急于转到正面去看孙翔的表情。却被孙翔摁着不放:我回去又看了下午的复盘,还找喻队和张队借了笔记。他们都觉得你应该赢。如果不在1v1,且没遇到黄少天。

背后没有动静了。孙翔也没回头:

我们过去1v1的时候,你多半在模拟接下来的对手。并不完全是你。也并不是一个solo的状态。后来…我在轮回的时候,队里不让我和你上1v1。

我过去在想,过去…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想。一开始我是真不服。后来是觉得,相信你,一定有办法。我要做好输出,要执行好战术。

话有歇脚,逗点里只有黏滞的沉默。这是孙翔不喜欢也不擅长的留白。顿了一会儿,肖时钦方才轻轻道:是我没做好。

孙翔摇头:不是的。

最初我觉得…把自己打好就可以了。队友最好别拖后腿。后来我知道,体系,打法,战术,都有它的道理。这一课是你教给我的。到了轮回之后,见识到周队…我会回想,回想叶修吧…

肖时钦的另一只手覆了上来。仍是那种不灼人的温暖。

肖时钦想,如果真的有动物世界,那他就是最愚蠢的鱼。明知道前面下着钩子,看到一点点透着血肉的饵食,他还是忍不住张开嘴——

肖时钦道: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开心吗?

04

“我不是质疑我的战术。”孙翔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没有整理的刘海罩住眼睛,像是一个没织好的灯罩。肖时钦抬起手给他分到两边。这会就比较像京巴儿了。

肖时钦满意地续说:无论你怎么想,我还是挺喜欢我的脑子的。如果职业选手连切磋都输不起,那我早就气死了。

孙翔感觉被内涵了,气鼓鼓盯着他。肖时钦控制不去戳他腮帮子。

“黄少天打出石破天惊那一下,确实是出人意料。但这个出人意料不是坏事。游戏不是概率,凭着数据高低定输赢。那就不刺激了。我…我不高兴吗?我也察觉不到。可能是惊叹,也可能有点失落。即便是到这个年头,看到叶修,黄少天,王杰希,周泽楷他们打出一些不可思议的操作,还是会感到失落。

“可能是短跑运动员看到博尔特的感受吧。如果自己不是从事这个职业,只是普通的爱好者,那将是多么纯粹的喜悦。而因为做不到,多少还是有些挫败。”

孙翔很明显不信服这个解释:我就不信黄少天能天天打出来!

肖时钦轻叹了口气。孙翔…孙翔可能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但肖时钦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赤裸:

或许是不能…或许会发生在最关键比赛的最关键时刻。这是未知的东西。我看待比赛,看待…习惯会先去看最坏的东西。如果我都不能直面,不能接受。怎么能让队伍从中找到胜机?

可是这也让希望变得刺眼了…是不是听起来有些矫情?不会将地图上的死角、角色的局限当作事业盲区,自己却成为自己的盲区…我…

他抬眼看着孙翔。知道此刻,孙翔明白他要说什么:

我去嘉世的时候,想要证明自己。我爱雷霆,但当时我觉得我可以拥有更好的。或者说,只要我有了更好的。当你听了太多句,这里不适合你,你值得更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总会动摇。我会动摇。

但实际如何呢?嘉世…让我又一次认识到我自己的局限。摆在战术风格、名望、战术乃至队员之前的,是赢。我以为我在雷霆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帮助队伍赢得更多场次。但是这是我自己想要赢吗?或许雷霆的问题,我的问题,并不在技术和战术上。没有想赢的心,如何能赢取…

孙翔突然说了句不相干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答应和我在一起。

肖时钦被他冲的一懵。霎时忘了自己要接什么。孙翔这个人真是,永远不听话,又永远捞到重点。真是被眷顾的敏锐。但他还是接着说了下去:或许在资料收集里,我切这棵树一千次。但是在刚才的战斗里,黄少天更想赢。

孙翔嘟着嘴,很明显是不满的神情。肖时钦觉得真的好可爱。又觉得自己是真没救了。

肖时钦说:批准自由发言。

孙翔掰着手指:一,黄少天今天是撞了运,或者私下跟他们队长开小灶了,不然怎么和周队打的时候没看见,今天就看见了。咱也开,今晚就开。二,输了下次赢回来就行。明天就打,必须赢他!三,冠军会有的,世邀赛打完,就是世界冠军!第四…

他前面说的吐沫横飞,乍然露出一丝羞赧,还让人新奇不已。

但孙翔到底是孙翔,一口吐沫一个钉:冠军多了去了,翔哥只有一个!翔哥想去哪都是自己走!

肖时钦假意钦佩:是的是的,翔哥牛逼。提请翔哥注意,我没有不答应。那是附条件的…

肖时钦还没科普完附条件的与附期限的要约有什么区别,孙翔就差扑上来:我们一起拿到冠军就交往。然后你就飞走了。这就是不答应!

肖时钦幽幽叹息:所以这次,我是真的不想输啊。

孙翔呆住了。孙翔张大嘴:啊…

肖时钦像捏小鸭子一样给他捏上。一偿多年夙愿。

输赢是常事。对职业选手更是。输了下次赢回来就好了。

但也有的东西,总感觉一辈子就一次,只想以必胜的心,一定要拿到手才行。

end

世邀赛庆功宴上孙翔提着杯子给黄少天敬酒,支支吾吾不说为什么。

黄少天搂着他肩膀:小孙啊,翔宝。爸爸也知道今天简直是雄姿英发帅呆了。没关系,常规操作,别太爱了~

张佳乐隔空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孙翔恼羞成怒把人搡开:谁是你爸爸!这杯是谢你难得有那么一次启发了翔哥!

黄少天居然瞬间福至心灵:哦,那事儿啊,没什么。获得幸福的机会还是要靠自己创造啊。我跟队长充其量是做了那么一点微小的工作。

说着人就荡开了。空留孙翔捏着杯子站在原地,

“我就说你作弊了!”

end*

哲学家肖时钦也是爱情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