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elta Night

Work Text:

Delta Night

 

 

*

战士在酒馆里喝着酒。

 

今天他接了个来自黑涡团的委托,内容很简单:去葡萄酒港接一位远道而来的贵客护送至利姆萨•罗敏萨,在这最后一段旅路体现出东道主的诚意——委托解决得很顺利,是指确实有自不量力的混混团体来抢劫,但被战士轻松收拾掉了。

所以他现在正拿着报酬在酒馆喝好酒。

不算良善的面相,加上作为资深冒险者的气质,反正一般人是不敢贸然接近战士的。

但今天就真有个人敢端着酒杯大刺刺地在他身边坐下。

“我猜这里应该没人?”

这个男人贴得太近了,近到使人感觉不舒服。战士本想开口赶人,但在此之前他想起来了这是什么人——好像是随着那位贵客来的随从,战士解决抢劫犯的时候用余光瞟到这个男人正护着那位需要保护的女士。

“哦,是你啊,”那个被包养的小白脸。

但是战士没能这么说出来,因为他裸露的臂膀隔着一层长衣感受到了对方的手臂肌肉——虽然还是不如他的——但总之战士确认了那是经过严格锻炼才能拥有的紧实肌肉。

“我不喜欢在没必要的时候过于展现自己的力量,”穿长衣的人简单解释道:“毕竟我是个受雇的保镖,不引人注目是有好处的。”

“你想怎么样?”战士认定了他是为了白天的事来的,至于是请杯酒就能解决还是非要打一场不可就得看对方的意思了。

“明明应该是我来搞定的,你表现得也太突出了吧……所以我的雇主把我辞掉了,我现在没活干了。”绝枪战士装作苦闷地喝了口酒。

但他没完全说实话,其实绝枪战士和他的雇主约定的委托内容就是“将雇主护送至利姆萨•罗敏萨”,所以虽然最后有点小插曲,但比起一路经历的风波根本算不得什么,因此他现在也是拿着委托约定的报酬来喝一杯的,顺便打听有没有潜在的雇主。

没想到会遇到白天的那个战士。

绝枪战士觉得自己是喝得有点多了,才会去不知死活地戏弄对方。

“所以?”战士不疑有他,只是急着知道绝枪战士需要什么补偿。

“所以我想能不能请你适当地负起责任……要雇用我吗?”绝枪战士在对方耳边小声说:“只有今晚也行,只要钱给够,我什么都做。”末了还不着痕迹地轻咬了一下战士的耳垂。

一个十足的性暗示。

然后他又坐了回去,仿佛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说:“您要是看得上我我就跟您走,看不上就把我扔在这里就行。”

战士听罢起身越过他准备离开,绝枪战士觉得有些憋闷,他不觉得自己这么没有魅力,但又觉得说不定战士就是对男人没兴趣。

没想到战士走了几步,回头问他:“你还能走吗?还是我背着你?”

他声音很大,一时间绝枪战士觉得整个酒馆的人都在看着自己,羞耻地赶紧跟上战士的脚步离开酒馆。

 

*

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绝枪战士也不是很清楚。

他一路上都在犹豫要不要逃跑,但又忍不住很期待。

我觉得他会很不错的,他这么想着,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到了战士的家里。

 

所以他现在正在用嘴含着战士的东西,也是必然的结果。

绝枪战士对自己的口活水平还是挺自信的,因为多数雇主只是为了在漫长的旅途中简单抒解一下,反而不需要非专业人士的他做到最后,所以口交反而是他做的最多的。

相反的,他也很久没有收到过别的类型的要求了,他不确定战士想不想做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表现得足够好。

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有些郁闷地想。

 

在这方面他确实是很有水平,虽然在走神,但还是用嘴把战士伺候得射了。

他甚至还很有服务意识地抬头张嘴向对方展示了一下那些精液才咽下去。

战士本来就因为舒服而脸色发红,这下更是不得不抬起手挡住眼睛不敢看他。

 

绝枪战士这才注意到战士的异状。

“你……”他惊得也说不出话——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男人流乳汁。

之前好像是没有的……是高潮的时候喷出来的吗?

“……我帮你舔掉吧。”他确实有点被蛊惑了,认命地把这个也算在了服务范围。

 

*

绝枪战士一边像幼兽一样舔舐乳汁一边观察战士的状态,毕竟并不是每个人的这里都是性感带,对于有的人对这个部位的刺激就只觉得很奇怪。

他是这里没什么感觉的类型,绝枪战士确认了。

不过也是,要是很敏感的话日常生活中反倒会很不便吧。

“平时也会这样吗?”绝枪战士忍不住好奇地问,趁战士不注意去捏他的胸肌。

好大、放松下来好软,明明我也练了,但是还是比不过。

“兴奋的时候会流,比如打架的时候,不时要清理就很麻烦,刚刚也喷了不少。”战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看绝枪战士对自己的胸这么感兴趣,就随他去了。

“所以是不是我让你高潮就会喷啊……”绝枪战士若有所思,“那还要继续吗?”

他说着又舔了口沾在手指上的奶汁,“其实味道还不错,我还想要。”

“行啊,如果你还榨的出来的话,”战士很爽快地同意了,“但是我不当在下面的那个。”他又理直气壮地声明道。

那就我来,绝枪战士这么想,但其实他也很长时间没有用过后面了,紧是够紧了,但是技巧肯定很生疏。只好一边和对方接吻拖延时间一边用沾满乳汁的手尽量给自己扩张

充分地意识到自己在用什么润滑,绝枪战士兴奋得很厉害,一会脸就红了,小声地喘着气忍耐着。

战士这会反倒显得很坦荡,还关切地问绝枪战士是不是醉了怎么脸红得厉害。

“是吧……” 真是迟钝、不上道得令人焦急的男人,他最好别是故意的,绝枪战士愤愤地应付着。

 

*

因为本来就是伏在战士身上喝的奶,所以就顺势变成了绝枪战士骑在对方身上的姿势。

但是,怎么说呢,确实是个既刺激又累人的姿势,累人是指在动作的时候需要抵抗重力,刺激则是在顺应重力的时候一下子进得又急又深。之前喝的酒也逐渐展现出效果,他感觉自己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动作。他因为酒醉和情欲昏昏沉沉的脑子只知道之前的奶汁已经舔干净了,只有再榨出来了才有的喝。

也就是说到再榨出来之前都只能靠自己坚持住了。

已经没有心思为自己明明被填得满满当当却还是饥渴得不行而羞耻了,绝枪战士卖力地动着腰,服务着对方,但又不敢太快,怕自己先受不了了。

战士不是很受用这种温吞的节奏,但主动动作的人的体力消耗却是实实在在的,绝枪战士还没给人弄出来,自己就先没了力气。

他红着脸,一方面不得不承认在续航能力方面自己确实比不过对方,又有点气恼战士不会觉得他的后面还没有嘴舒服吧。

战士上半身靠在床头,虽不至于好整以暇但确实比绝枪战士有余裕得多,战士伸手把脱力的绝枪战士捞到怀里,笑着调侃道:“看来你也不是太行啊。”

 

绝枪战士不是很开心在这方面被看轻,虽然头还埋在人家颈间,但还是小声抗辩道:“……我还能继续。”

还有超火流星,还能再撑一会。

战士察觉了他的意思:“你又坚持不了那么久,无敌结束之后呢?就直接不行了吧。”

但又不忍心让他那么受罪,战士又加了一句:“抱紧我。”

绝枪战士依言顺从地尽可能抱住对方,他觉得照做不会是坏事,但是他没想到战士突然激烈地动起来,一边干他一边喘着气说:“这才叫做爱,你动的那都叫什么啊?”

 

绝枪战士爽得直哭,手无意识地在战士形状漂亮的背肌上抓挠,几乎要抱不住他。边道歉边求饶,又在心里希望战士能够不要理会他的哭求,更粗暴地对待他。

 

*

绝枪战士从短暂的失神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坏事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抚慰自己的前面就被干射了。

虽然他的头还是搭在战士肩上——这会儿也不敢抬起来了——但是清晰的触感让他知道战士也射了,全射进去了;也确实喷了奶,正和绝枪战士的精液一起黏黏糊糊地沾在两个人的胸腹上。

没力气舔干净了,他出神地想,身子整个都软着,只能搭在战士身上完全没力气起来,享受着战士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

 

“没什么经历?”战士突然问他。

“嗯……不怎么做这种事。”他嗫嚅着回答。

“那如果他们要你做的话你就去吗?”

“钱给够的话……”

“哼,”战士只用了一个表达不悦的鼻音就打断了他,“休息好了吧,我带你去浴室清理一下。”

“自己走过去,我不会抱着你去的。”又加了一句。

绝枪战士有点委屈,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变得这么严厉,明明在酒馆的时候还问需不需要背着走呢。

但考虑到他是雇主,加上自己表现得也不怎么样,绝枪战士也没法说什么,老实跟着去了浴室。

 

*

因为很累,所以绝枪战士醒的很晚。

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被战士抱在怀里,也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他有点不想就这么拿了钱然后被打发走,昨天虽然累,但是挺舒服的。

想再来一次,当然最好能多来几次。

但转念一想自己表现的那么差,战士愿不愿意给钱还不一定呢,更别提保持关系了。

他正暗自苦恼着,战士的手臂收紧了一些。

“醒啦,”战士也没在问他,知道他醒着,“本来想给你钱的,但是我改主意了,”

绝枪战士也没很惊讶,只是在想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

“你知道利姆萨•罗敏萨的海盗的作风吗?”

“嗯?”

“就是看到喜欢的就要抢到手,”战士说:“所以现在你是我的了,我待会去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鲜货,昨天喝了酒又那么累,你也好好吃点醒醒酒。能起来之后可以先在家里和院子里转转。”

“呃……”绝枪战士觉得自己的大脑还没从宿醉中恢复思考能力,“我要是不同意呢?”

战士好像真的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你不愿意吗?”他大大方方地问道。

“我愿意,但是……”绝枪战士把自己红了的脸直接埋进了枕头里。

“不管了,你跑了的话我就用死斗把你拽回来就行了。”战士对自己得到的解决方案显然很满意,拍了拍绝枪战士的脑袋就起床换衣服准备去买食材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