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昼梦

Work Text:


  床单上的褶皱像纯白的涡旋,上面有类似阳光的光线在扩散。与其说那是太阳,不如说是某种明亮且纯粹的光。这种光线自窗外毫无保留地投射进来,把室内照得宛如纯白的立方体。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朝窗户的方向望去,外面有大片的云。
  
  结果就这么刚一转头,脸上立刻被手搭住。周泽楷一愣,视线转回来,看到黄少天正抬手扶着他的脸侧。他的手把耳旁到脖颈处湿粘的发丝捋开,然后说了句什么。周泽楷就这么低头看着他,用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他正靠在床头,黄少天用被子当枕头躺在床上——对方手上还拿着他的手机,正在点按屏幕玩官方APP里面的荣耀经理游戏,不时把屏幕转过来给周泽楷看一下,评论里面每个选手的积分和倍率。
  “怎么了?”
  周泽楷还是看着他,黄少天把手机扔到床单上,翻了个身去掐他的手臂:“昨晚……哦不对,今天早上其实你没睡着?哎,好像四五点的时候是听见外面有猫猫狗狗在叫的声音,我还以为是我的幻觉来着。”
  他说着伸出手去碰周泽楷的眼眶,好像想辨认那里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有些泛红似的。周泽楷很顺畅地被他揉着眼角,感觉到干净分明的指节和皮肤之间的触感。黄少天嘀咕着“我记得好像还有瓶没过期的眼药水”去翻床头柜了,被子一松,留了截腰在外面。周泽楷目光挪到床上,衣裤扔得到处都是,枕套和枕头也不知何时互相分离。
  “果然在这……好了,你就这样不要动!”
  黄少天好像从抽屉里找到了他存着的眼药,这会拿了个透明的药水瓶往这里晃了晃。他跟刚才一样用手指划过周泽楷的眼边,道:“别眨眼啊,看着我。”
  周泽楷躺在那团柔软的被子上——他不知道昨天晚上或者今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这些床具变成这样。不过黄少天的动作很快,清凉的药水已经被滴入眼中,周泽楷转了一下视线,看到对方的模样。
  按照他的记忆,看到黄少天在自己身边用这种轻快又外放的声调讲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讲的也不是什么垃圾话。不过还没等他多想,眼药水的盒子已经被丢到一边,跟手机和枕套全被堆去了床头。
  “是不是好了一点?”
  黄少天问他,周泽楷点点头,视线移向他坐的地方——不得不说,正常情况下滴眼药水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姿势。对方就跨在他身上,身上裹了小半条被子,没盖住多少皮肤上的吻痕和乌青。周泽楷把被子拉开了些,看到他腿间半干的精斑。沿着精水滑下的地方探入,用过一晚的入口因为手指的进入条件反射地开始翕动。还未擦去的润滑液和体液随着手指的进出滴落到指根,穴口被分开,吞入并进的两根手指,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他身前的肉棒也挺立起来,在周泽楷身前留下斑驳的透明水痕。大约因为这个姿势不方便直接含住肉棒,黄少天挺直了腰想挪动一下,结果对方的手指从穴口滑出时带到他的敏感点,顿时水液又涌出一滩。
  “你……”
  黄少天只说了半个字,就被那一下刺激得止住了声,好不容易缓过来才道:“腰都酸死了,我躺这边,你到上面去。”
  他说着,动作是一点都不带含糊的。两人身形交错,在情事上倒是颇有默契。黄少天刚一靠在床上,就摸到对方勃起的性器。这个姿势方便了他直接从下方含起,从根部一直舔到包皮末端,最后用舌头细细吸吮里侧和露出的龟头,再一起含进口中上下舔弄。而他的下身则是另一个地方被重点照顾——他能感觉到对方再次打开了穴口,去触碰里面颤抖的肉褶。因为那处还没被清理干净的润滑和体液都在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出,里面还掺杂着不久前刚射进去的精液。
  黄少天刚刚含进去过一次后一直在用舌头蹭肉棒顶部的敏感区域,这会被舔得脚心酥麻,调整了一下位置后含进了整根肉棒。感受到阴茎穿过口腔,仿佛一直戳到喉咙,他稍微支起身偏过头,更好地用嘴接纳淌出的前列腺液。
  不过还没等到周泽楷射精,他自己的入口已经被舔得满是水光,后穴边缘的一圈淡红更是能被手指撑出圆形。对方的手指在入口打转,水液顺着身体滴落到床单上,舔吻自下而上,最后落到他饱胀的会阴。黄少天被这一下弄得腰部收紧,肉棒一跳。周泽楷低下头含住,淌出的精液滴在他的脸上,一直从泛红的眼边滑到嘴角。
  黄少天真的一下子被折腾得有点没反应过来,只有穴口还在滴水。他缓了一下才感觉到身上一松,重量仿佛被卸下,接着就看到周泽楷起了身,用手抹开眼边的精液。黄少天吓了一跳,又听他道:
  “没关系。”
  “没弄眼睛里吧?”
  黄少天问着,想抽张纸巾帮他擦掉。结果一摸床头,盒子空了,纸盒上的小海豹一脸的幽怨。他只好随便拿了个掉下来的枕套,去擦联盟的脸。周泽楷用手指揩掉了脸侧的,然后真的让他擦掉了眼边的那些。黄少天擦得很仔细,枕套上被精液染湿了一小块。周泽楷眨眨眼,舔掉了嘴角最后的一点。
  “吓我一跳……”
  黄少天咕哝着,把枕套塞在小海豹纸盒里,接着就被对方再次按在了床头。柔软的床铺被压得微微下陷,头发在白色的床单上散开。周泽楷看到他发梢边角被光照成璀璨的金色,眼睛也是透亮。想了想,最后低下头去亲他。黄少天头发本来就被压得有些乱,对方低下身,他更觉得皮肤被蹭到的地方发痒,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挣扎着要抬起头亲回去。
  “你干嘛?今天突然这么殷勤?”
  黄少天拍着他的脸侧,道:“先说好不做碗仔翅了啊,你是真的吃不腻那个啊。而且我记得红醋也没了,周末还得去趟沃尔玛……”
  周泽楷不说话了,黄少天看了他一会……就是这么一会的功夫,他缩了。下床,把地上的衣服拎到窗台上,然后道:“还愣着?把你囤的鸡胸肉贡献出来!”
  他拣了件衣服套上,往房间外面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又转头补了句:“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你先把这收拾下。”
  周泽楷点点头,看到他开门出去了,房间外面亮堂得像北半球阳光最热烈的季节。
  
  周泽楷把被子翻开,下了床。地上没有拖鞋,他往外走去,一转头就看见了卧室的全貌。
  这个空间里的白色很柔和,外面是将来未到的天光,把窗里的一切照得朦胧又虚幻。他知道这是一个梦,但又觉得自己看到的眼角眉梢和发尾颜色柔和,光芒澄澈,宛如真实存在。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他觉得这就是归处。
  


  周泽楷醒来后打开了床头的灯,此时时间约莫是凌晨三点。训练基地的环境自不必说,夜晚到凌晨都安静得像刚被张新杰刚刚夜巡过。他换了衣服去休息室,路上的感应灯很慢地一盏盏亮起,将光源向外扩散开去。
  要说轮回经理有多细心,恐怕从寄到B市训练基地的健康代餐就可见一二。休息室一角有不少订购或者选手自己买来的零食泡面,其中代餐品那一类就是从轮回俱乐部那边寄来的。这边没人监管,开了之后反而是女选手尝试过几次。周泽楷看看左右无人,从旁边的快递箱里拾起一盒包装得方方正正的速食拉面。
  休息室隔壁有公用厨房,不过鲜少有人会去开灶台。周泽楷过去推了下门,发现没锁。里头配备了简易版的厨房N件套,他找出个大小合适的煮锅,又把包装拆开,才刚开始烧热水煮面条,就听到公用厨房外头传来脚步声。接着那扇半透明的毛玻璃门滑开,有人“咦”了一声。
  周泽楷回头就看到黄少天站在门口,他的手还撑在门板上——对方明显也是才醒不久,区别之处在于他身上就随便套了件蓝雨的周边T恤。
  “你怎么在这?”
  共用厨房里这一幕把黄少天醒来后的睡意驱散了不少,他指指锅,又问:“在煮面?吃夜宵?看不出你还有这习惯啊……”
  “嗯。”
  周泽楷应着,锅里的热水咕噜咕噜地翻滚起来。黄少天刚才的表情里除了惊讶还有那种惯常看到他的神态——麻烦?不好意思?尴尬?又或者是这些情绪的混合体。
  不然还能有什么情绪,或者说,想让对方有什么情绪?
  周泽楷打开装了汤料的袋子,刚想放进去时手臂就被一把拉住。他还愣了一下,黄少天一指煮开的面:
  “第一次煮的面汤要倒掉之后过一遍冷水,再把冷水倒了放汤料和配料啊!哪有直接把这个倒进去的,拉面会哭的哦我跟你说!”
  如果说刚刚看到周泽楷在这屋里煮面当夜宵起码让他的是睡意醒了一半,那现在直接把汤料放煮面水里的暴行则立刻赶走了另一半。结果就是周泽楷在他的瞪视下依言照做,一直到第二次把面下进汤水里黄少天才松了口气。这大夏天晚上的,就算集训基地有中央空调也被这家伙急出一身汗,剑圣觉得必须要吃点好的补回来。
  “做这种泡面肯定要分两次煮然后再加配菜嘛……”
  他嘀咕着,还去了趟外面开冰箱,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根火腿肠。用牙签穿过顶部熟练地扭开包装……碗里的面和配菜咕嘟嘟地煮着,周泽楷转头看着他在那折腾所谓的夜宵仪式感。实际上这一套速食面里配餐相当丰富,甚至有一整块切片鸡肉。拉面的热气里夹杂着蒜香和香辛料的气息,简直是深夜难以抵抗的罪恶。黄少天把火腿肠放进去,忽然想起什么转头问他:
  “哎,这小厨房里有碗吗?”
  “呃……”
  周泽楷回忆了一下刚才找锅的时候,似乎没看到。黄少天哪里等他说出结论,立刻蹲下身打开柜子寻找了一番。结果显然是没有的,这训练基地的厨房很多地方都是空橱柜。他起身尴尬地拍了拍T恤,周泽楷已经按照那包装说明书上的内容熄了火,握住小锅的手柄望着他。
  “呃我记得冰箱旁边那桌子上还有之前张佳乐点外卖的时候剩下的一次性筷子,我去拿过来。”
  黄少天说着。如果只是自己吃个简单的夜宵,那就着锅吃完全不是什么事。甚至在蓝雨经常发生这种事,他也跟郑轩宋晓什么的用一个锅分享过夜宵。但这个对象要换成面前的人,就忽然觉得好像哪哪有点不对。
  黄少天拿了两双一次性筷子又挤进厨房,这隔间实际上很小,因此做完饭后格外闷热。他看到正在擦汗的周泽楷回头看着自己,于是挑挑眉给他看手上的筷子。
  “只有这个,没有碗,用锅吃咯?”
  “好。”
  黄少天看到他笑了一下,脸廓被厨房里橙黄色的灯照得很清晰,连滑下的汗水都一清二楚。
  
  这厨房里是没有什么可以坐下吃饭的地方的,两个人就拿了个撑板在狭间的窗边吃起来。几十块钱一袋的拉面对一个成年男性的胃口来说是差不多了,两个人却会嫌少。黄少天边吃还要边讲为什么不能用第一次下面的汤泡别的料,结果被抢走了一根火腿肠。
  “靠,还我!那是我上次去超市的时候买的!”
  周泽楷不说话,筷子又动。剑圣那也不是浪得虚名,立刻闪电出手,比他更早锁定目标,夹起来往自己嘴里一丢。
  “唔。”
  料包里的鸡肉早就被瓜分,这下两根火腿肠都没了。黄少天比了个完成绝杀的Perfect手势,露出得意的表情。不知道是汤面太烫还是夏天的夜晚太热,能看到他额角也有几滴汗珠,还有灯光里颜色干净清朗的眼底和发梢。
  跟梦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