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假期开始前夜

Work Text:

结束了一个多月的忙碌,项目终于完成,肖时钦也终于迎来了难得的休息时间。项目开展以来他一直住在学校里方便和同学们交流。因此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两人共同的家了。
回程路上肖时钦依旧没能从疲惫中缓过来,进小区的时候甚至看什么都是陌生的,仅凭着模糊的直觉和腿的记忆向前走,总算也没发生走错家门的事情。
肖时钦摊在沙发上阖目休息,孙翔还在战队没有回来。他说晚餐会在路上买回来,就是会晚一些,让他先找点东西垫垫。
但是肖时钦不想动。带战队和在学校一边学习一边创业带项目相比,他也不知道哪个更累些。但是人刚刚步入三十,资产也没丰厚到一辈子衣食无忧,更何况他本身也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因此就算再累他也依然要坚持下去。
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和孙翔走的更近了一些。退役后离开服务多年的战队来这个陌生的城市学习是他和孙翔一起后早就想好的规划。虽然大部分时间他们一个在战队一个在学校,相处的时间依旧没有其他情侣那样多。但至少省去了千里奔赴的剧情,也少了很多想见见不到、想关心却无从下手,甚至忙起来连电话都很难通上一次的困难。

肖时钦摊了得有半个小时,直到肚子咕噜叫才聚起力气起身找吃的。钥匙开门的声音在此时响了起来。肖时钦转过头,门吱呀一声打开,全副武装背着沉重背包的青年推开了门。
在一起好几年,聚少离多。孙翔似乎已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但是他身上的阳光和锐气依然未曾消失。
此刻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依然充满喜悦和热情,一如当年。
“我回来啦小事情!”
肖时钦笑:“挺早啊,你不是说要晚回来吗?”
孙翔将晚饭方面门边柜子上,一手扶着柜子一手换拖鞋。他说:“我怕你太饿呀。不太急的工作我就拿回来做了。”

这样的场景太少见了,肖时钦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趴在书桌上看对面的人埋头在文件中工作。孙翔脸上满是严肃和认真,眼神凝聚在手中的文件上,垂下的眼睑掩盖不住漂亮的眼睛。他一边拿笔记录着什么,一边还要通过电脑与什么人交流。
肖时钦待的有些无聊,但是眼睛一点也不想移开去看其他东西。喜欢的专业内容也好、想看的电影也好、刚刚升级过配置的电脑和游戏也好,在对面的人面前统统失去了吸引力。肖时钦看的聚精会神。
但是毕竟已经熬了一个多月,肖时钦又累又困的,不禁打起了瞌睡。眼部肌肉逐渐不再听从大脑的指挥,当然大脑也没什么精神再发出指令,头也渐渐歪向一边的胳膊。
在反复惊醒和睡去中来回几次后,孙翔总算注意到他的动静,于是起身,上半身探过两台紧挨的显示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房间睡啦,小心在这里睡落枕了。”
肖时钦惊醒过来,迷糊着问:“你还有多久才好呀?”
孙翔说:“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吧,你先去睡吧,这段时间累坏了吧。”
肖时钦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屋睡去了。”
孙翔应了一声继续埋头在工作中。

洗完澡出来窝在床上,肖时钦睡意散了不少。此刻他既没精神坐起来做些读书或是看电影之类的睡前消遣活动,也没能在柔软的被窝中熟睡。他只是在半梦半醒中脑子里慢慢回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他和孙翔某次去迪士尼玩。肖时钦宅,喜欢安静点的项目,孙翔却想玩最刺激的,一条龙下来俩人差点儿晕吐了。
比如某次俩人打算去自驾去B市玩,路上下错了高速口差点不能按时到达,被那几个退役的老家伙嘲笑了很久。咦?什么时候去参加聚会了?哦,是过两天打算去的。
现实与梦境交缠不清,然后被轻轻的推门声打断。肖时钦没有动,他感觉到有人迈着轻微的步子小心翼翼转到床的另一侧,打开床头灯,掀开被子轻轻躺下。
肖时钦翻了下身,从平躺变成了侧躺。他将胳膊搭在旁边人身上,不打算说话也不打算清醒,继续在模糊的梦境里徜徉。
旁边人身上还带着些水汽,刚刚洗过的身体微微带着凉意。肖时钦手搭在他腰侧,手指感知到了细细的衣带,他想了想,是和自己身上相同的那件情侣睡袍。
肖时钦腰稍微向后退开了一点点。在迷迷糊糊中将手向回拉一点,找到衣襟交错的地方,另一只手固执地穿过旁人的腰下,从另一侧环过来,扣在他的腿侧。而刚刚那只手就穿过衣襟拂在腹部的肌肤上。
肖时钦的梦已经断了,干脆什么也不在想,放空自己打算进入睡眠。但是手指依然贪恋别人的温度。
手指摸到了一处凹陷,是肚脐,于是它在上面轻轻打了个转。然后继续向上走,是紧致的肌肤包裹着结实的腹肌,凹陷,隆起,凹陷,隆起。肌肉分明形成的皮肤的纹路摸起来很有趣。
男人的手指即使再保养也依然逃不过茧子和粗糙,在身上流连的时候会带起阵阵痒意。肖时钦能感到旁边人身体的轻微颤动。
此刻手上的感觉接收器仿佛被加强了几倍一般,手下的温暖和柔软不断传递给大脑。而在大脑休息的时间里,手仿佛代替了心脏,开始有触电般的悸动感觉,从手指出发,蔓延到手掌,再迷惑其他肢体不受控制地靠近旁边的人。
而手却继续向上匍匐前行,享受属于自己的乐趣。高高硬硬的是并不算分明的肋骨,顺着光滑的肌肤继续向上,是胸肌。没有健身房广告上那样硕大,散发着性感和勾引的信号,但是是最熟悉的手感,能摸到一点小小的疤痕,是他说过的之前不小心把痣扣掉后形成的疤。肖时钦没忍住扬起了嘴角。
再向上几厘米,是他暂时的目的地。很明显的突起配合着耳边“砰砰”的心跳声,宛如危险的烽火和声声战鼓。而手指显然乐在其中没有发现自己在玩儿火。又或者是他整个人都在期待自焚的时刻。肖时钦挪动腰继续向后撤了一点,防止旁边的人发现自己睡衣下的秘密。
不到一分钟,手指带动手掌继续向上游走,锁骨,脖颈,喉结。

旁边的人这时翻了一下身,一只手撑开腰与床单之间的缝隙挤过去将他的身体带回身边,另一只手抓住他正在享受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身后。于是肖时钦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孙翔带着笑意的亮晶晶的眼睛。
床头灯昏暗,是以感官被无限放大。本就松散的睡袍没能当成两具身体之间的屏障,肖时钦感受到了对方睡袍下,与自己相同的秘密。

肖时钦睁开眼睛,对面人的脸已经近在咫尺,接着嘴唇上便有了酥麻的触感。孙翔搂紧怀里的人,嘴唇轻轻贴着肖时钦的嘴唇慢慢摩挲,皮肤摩擦带来的触感让人有些心悸。
过了一会肖时钦便不再满意这样简单的触碰,他悄悄张开嘴打算含住对方的唇瓣,而孙翔就在这时加深了这个吻,舌尖纠缠,呼吸交融。
这时候手也开始不甘寂寞,胡乱在对方背上游走,摸到腰侧和臀部的时候总是想多流连一会儿,多用一些力气。
喘息声慢慢加重,身下隆起的事物互相碰撞厮磨,带起一阵阵电流流过般的快感,让人不禁想要更多。孙翔压在身下的胳膊轻轻发力,翻身将肖时钦压在身下。
躺在爱人身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感受对方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而自己只能在迷乱的吻中紧紧抱着对方,承受对方的重量,无法反抗也无法预计接下来的状况。而偏偏自己还会生出甘之如饴的感觉。
孙翔分开肖时钦的腿,让两人之间的空隙更少一点,肖时钦则慢慢曲起腿,轻轻蹭着对方的腰和腿,渴望享受更多的肌肤相亲。
当呼吸急促到犹如缺氧,当喉中的闷哼声连吻也封不住的时候,肖时钦将手伸向枕头底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透明瓶子递给孙翔。
孙翔将润滑剂拿在手里,然后轻轻笑了笑,他又在肖时钦嘴上重重亲了几口才打开瓶子,倒出液体,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这样的情事在交往的几年里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尤其在住到一起之后,两个年轻男人总算彻底解了相思之苦。
当手指慢慢尝试进入时,肖时钦已经能习惯地放松身体,用更加激烈的吻或者啃咬来转移注意力。
情欲如浪潮,很好的遮掩了前戏伊始的怪异感觉。而被爱人进入的情感满足也让他抛开了不适投入这场情爱当中。
随着开拓的深入,快感渐渐取代了怪异的触感,肖时钦的注意力已经被身下动作的手指所吸引,上的爱抚和嘴边的亲吻也逐渐停滞,渐渐沉沦在情欲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孙翔的动作停了下来,手指也撤离。肖时钦喘着气平复了一下,睁开眼睛看他。孙翔已经从枕头下摸出了一个绿色包装的套子,他用牙齿撕开包装,将透明的套子慢慢套在身下,挤出空气。
而肖时钦就这样看着他,心里蓦地生出一丝丝紧张,他一手搭在额头上,一手悄悄抓住身下的床单,喉结不自觉滑动。
孙翔就在这时完成了准备工作,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慢慢俯下身一手撑在他身边,一手扶着下面,在穴口蹭了几下,缓缓进入。
肖时钦皱了皱眉头,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身体也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然后孙翔便低下身,与他继续唇齿交缠。
随着上方人不住的耸动,快感来的越来越强烈,一波一波犹如涨潮不断来袭,让肖时钦难以呼吸。快感和酥麻的感觉从交合处不断向躯体各处游散。肖时钦忍不住仰起头向前躬起腰配合,希冀获得更多快乐。
颤抖渐渐无法控制,孙翔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只能含糊地应一声,继续放纵自己在情潮中起伏。

……

时间渐渐失去了意义,在沉沦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肖时钦听到孙翔急促的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
“小事情,小事情,我要.......”
然后便是更加激烈的吻和更加急促的进攻,让他一瞬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声音,喉咙中溢出尖锐的呻吟声,身体也不自觉绷紧,收缩肌肉,给彼此更美好的享受。终于在意识渐渐模糊的过程中,两个人一起进入高潮。然后相拥着平复身体的颤动。

“洗澡去了。”肖时钦闭着眼戳戳身上的人。
“不想洗。”
肖时钦撇撇嘴:“那你出来啊,收拾一下。”
“不要。”身上的人摇摇头。
......
“你还想干吗呀?”
“一会儿继续。”孙翔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他。
肖时钦笑:“节制一点啊年轻人。”
孙翔动了两下:“太难了,看着你让我怎么节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