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一早上开会的时候大sir和O记的总督察一起出现在会议室。

“华声的案子有了新进展。”

只是这样一句,向荣就知道,今天中午他恐怕要失约了。

会议间隙的时候他拨通了那个号码,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他看看了时间,十点半,他猜想Michael多半是加班还没有起床,正打算挂断,那边突然接通了。

“喂……”

那边的人拖着长长的尾音,嗓子哑着,慵懒的应着,好像还没起床,但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向荣的心就是一沉:这声音,他好熟悉。听起来又稚嫩又柔软,像是猫儿的尾巴,在心尖上扫来扫去。
只是他之前都是在另一副耳机里面听到的。

“喂?”

他久没有回应,那边的人好像醒了些,语调中多了询问的意味,嗓子也清亮了,向荣忙开口回答:

“Michael,我是向荣。”

“哦,Gordon,怎么了?”

他听着他从床上起来,织物摩擦的悉悉索索声,那声音又不像是自己在那神秘频道里听见的了,向荣暗笑自己过于在意那件事,以至于有了阴影,笑着说:

“吵到你了啊?我就是想告诉你,今天我中午恐怕不能过去找你吃中饭。”

他没解释原因,而Michael果然也没问,他嗯了一声,说:

“没关系,你忙你的。”

向荣听他好像已经站起来,在屋里走动,阿乐进来茶水间,朝他投来问询的眼神,他忙和电话对面的人说:

“那再打给你。”

等苏星柏挂了电话,他也放下手机,回望韦世乐的眼神。

“约会啊?”

韦世乐的眼神说。

“少管闲事。”

他瞪回去。

 

周麟是个很懂生活的人,她的穿着品味和出没轨迹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个出身名门的银行家,或是天生不用工作的那类人。游艇会,SPA馆,她名下的几间公司,这几乎是她在港期间的固定行程,还有不计其数的各种秀场,发布会,私人俱乐部活动。韦世乐盯了她一个月,已经喊着仇富了。

向荣当然知道他是开玩笑,这小子总是没个正经,如果他再稳重点,找个老婆成立个家庭,升职还会更快。不过韦世乐显然不在意那些肩膀上的花,他和他一样,更喜欢亲手抓坏人的快感。

“我感觉她知道我们在盯她。”

他在耳机里说,向荣坐在车里,朝周麟的跑车看了看,那女人刚从店里出来,后面跟着的店员提着几个大袋子帮她放进车子,她戴上太阳镜,朝向荣的方向笑了笑。

“她对你笑了。”

韦世乐又说,向荣没理他,对组员说:

“大家注意,老板要走了。”

“Gordon,你这样无视我很不利于同事合作。”

韦世乐还在抱怨,他上次喝醉了被向荣扔在路边,还是好心的德叔告诉他,有女孩子趁机和昏睡不醒的他拍了合照。

他回去偷偷在网上搜索了好久,好在没有看到自己和某个高中妹妹的合照,至少公共网路上没有,那他也就放了一半的心。

会发生这种羞耻的事情都怪向荣,韦世乐完全忽视了自己的酒量和酒品也是导致悲剧发生的必要原因,而且向荣最近看起来还特别开心,以他对他的了解,他多半是遇到了什么人。

他很快把目标锁定在德叔口中那个向荣抛下自己去找的年轻人身上,重色轻友,没想到这种事向荣也做得出来。

但自从O记提供了新的线索他们一直很忙,大陆有组织犯罪的在册人员近期抵港,目标怀疑就是和周麟的华声谈毒品合作的事情,他们重新分配了工作,光是盯着周麟的人就已经够他们忙的。韦世乐看着车里的监控器画面,周麟的车子在地图上是一个黄色箭头,正朝她的银峰大厦驶去。

“Gordon你不和我说话也没关系,”韦世乐嚼着口香糖,把脚翘在了面前的小桌子上,在监控车里坐了两天,他的下肢要不会动了,“我知道你今天收工早,我会去德叔那等你。”

向荣在耳机里哼了一声,韦世乐笑了。

 

志成和有富坐了阿鬼的车,向荣从银峰大厦的停车场开出来,一面给Michael打了电话。他一直在忙,那个午饭之约已经是一周之前的事了。电话很快通了,Michael的声音传过来,他听上去很开心。

“Gordon,怎么了。”

向荣被他的情绪感染,不自觉的弯了嘴角:

“没怎么,我在你公司附近,你下班了吗,一起去吃饭?”

Michael犹豫了一下,向荣听见他和旁边的人说了什么,然后他对他说:

“好啊,等我五分钟。”

 

向荣对着车里的镜子看了眼自己,他看上去憔悴的很,在外面跟了一整天,脸都没洗,白衬衫也没换,领子不再挺括,他有些后悔应该在给他打电话之前先整理一下,虽然男人不用这么在意外表,但他总觉得不想让Michael看到自己这么颓败的样子。

他看了眼表,离他说的五分钟还有四分钟时间,他推开车门,朝路边的便利店跑过去。买了水,向荣草草洗了把脸,拿纸巾擦了擦,也没到五分钟。他走出来,看到Michael已经在楼下四处张望,向荣忙朝他跑去。

他们隔着马路,他刚要叫他,就看到一辆豪车缓缓停在他身前,他看着他弯下腰和车后座上的人说了几句,从他的位置看不到车里的人的样子,但他看到Michael从车旁抬起头,好像松了一口气。

“Michael!”

他叫他,他也看到了,笑着朝他跑过来。

 

“不耽误你吧?”

Michael扣安全带的时候他问。

“不会,”Michael抬头看他,意识到他看到了什么,笑着说,“和老板请了个假。”

“那就好,”向荣看着他笑,不由也跟着笑了,“想吃什么?”

Michael歪着头想了一会,说:“我不知道啊,你来找我吃饭难道不是应该你想地方吗?”

向荣点点头,笑着发动了车子。

 

“没想到你带我来吃这个。”

Michael的声音里都是惊喜,向荣听得出来。他拉过凳子让他坐下,抬手招呼伙计过来点菜。

“我看你经常去德叔那里吃嘛,猜你肯定喜欢吃这些东西,”大排档的人多,他挪着凳子朝他坐了近些,笑着说,“这家的煲仔饭比德叔的做的好吃多了,不过你不要告诉德叔,他老人家,要面子的。”

Michael哈哈大笑,向荣看他笑,嘴角一直没放下过。他帮他点了田鸡粥,又点了几个炒菜,都是他在德叔那点过的,因为要开车他没有叫啤酒,Michael倒是喊着加了两瓶。

“喝一点点没关系。”

他笑眯眯的帮他倒了一杯,向荣没法拒绝。

等上菜的时候他用茶烫了烫两个人的碗碟,抽出两双筷子也烫了,分给向荣一份,向荣盯着他的手,这次他的手没有抖。

“上次谢谢你。”

向荣说,虽然最近太忙,他没时间和刘建明联系,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搞到他们老板和秘书私通的证据,但Michael帮了他,他的反应和机警程度都让向荣吃惊。

“不用谢,帮助警方是每个公民的义务。”

Michael笑着说,但向荣知道他不是这样想的。

“你当时知道我是去做什么的?”

他问,Michael摇摇头:

“不知道,但是我猜,你总不会是来窃取商业机密的吧。”

向荣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毕竟这件事涉及到刘建明和他们老板两个人的隐私,他犹豫了一会,Michael已经懂事的说:

“不过你不用和我解释,我只是尽好市民的义务,至于阿sir要做什么,我不管。”

炒菜先好了,伙计粗暴的扔下盘子,炒虾里的辣椒和洋葱跳出来,Michael朝旁边一躲,向荣正要转身拿杯子,他就正好撞在向荣胸口。

“……但是你要找我是谈什么?”

他们离的太近,Michael看上去也有些尴尬,忙转移了话题。

向荣想起要问他关于别墅那边的事,刚要开口,两个小年轻拽着凳子和他们坐了同桌。

“拼桌不介意吧?”

其中一个大大咧咧的问,向荣看了看Michael,他耸耸肩,向荣对他们说:

“不介意。”

于是这场饭的另一个意义就消失了,他们只是讨论了菜品的味道,说起和德叔的手艺比起来,Michael又笑出声:

“德叔就是不求上进,每次我让他改改他都不肯。”

向荣笑着点头:

“是的,他仗着自己是那条街最老的排挡,倚老卖老。”

“偏偏我们还总是去吃。”

“就是,都把他惯坏了。”

他们笑着干杯,隔着大排档劣质的玻璃杯,隔着里面平价的啤酒,向荣看着Michael的眼睛,他第一次发现有人一起吃饭竟然是这么开心。

 

吃完饭结完账,向荣要朝车子走的时候,Michael叫住了他。

“走走吧,”他轻声说,看向荣望向自己的眼神,他笑着说,“你喝了酒,阿sir,让酒精代谢一下啦。”

这理由太充分,向荣无法拒绝。

“哦对了,还没有正式的介绍过自己。”

Michael站住,朝他伸出一只手:

“你好,向sir,我叫苏星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