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第二天下班刘建明准时出现在向荣车子旁边,向荣想装没看到都不行。
“走吧。”
向荣按了车钥匙,他就大大咧咧的坐上去,等向荣上车,他已经扣好安全带,从包里拿出电脑放在腿上,见向荣看着自己,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接私活为什么要我帮忙?”
向荣虽然很想把他赶下车,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发动了车子,一边转弯,一边问道。
“我们是朋友嘛,再说也不是不给你好处。”
刘建明回答的飞快,手指在电脑上动的一样快,向荣瞄了一眼,看到他是在调试监听设备,不由皱了眉头。
“你不会是要知法犯法吧?”
刘建明打着哈哈,没有回答,又在电脑上设置了几个参数,才摘下耳机,看着他说:
“合法的,长官,”他眉眼间笑的都不那么合法,向荣怀疑的看了他一眼,他接着说,“公共关系课怎么不找你去做警讯,正义先锋,执法模范。”
向荣转出停车场,在关卡打了卡,横杆缓缓升起,他拿刘建明没办法,事实上,他拿自己兄弟都没办法。
“去哪?”
他问,刘建明大笑着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张名片。
“这……”
“是吧,说了有你的好处。”
刘建明看着他疑惑的脸挤了挤眼睛,靠向椅背。

车子停在银峰大厦,向荣帮刘建明从后排座椅提起一个公事包,正要下车,刘建明叫住他。
“领带系好。”
他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领,向荣叹了口气,放下箱子,也把自己刚刚下班就扯松的领带重新系紧。
“你能赚多少,搞的好像James Bond。”
和刘建明一起装的好像两位高级基金经理一样迈进银峰大厦对面大楼的时候,向荣压低声音问。
刘建明没理他,刷卡进了安全闸,向荣跟在他后面。两张身份卡都是他刚在自己车里录入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偷来的身份信息。向荣有阵子没做卧底,看他一脸认真,倒好像回到了以前在重案组的日子。

“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能帮到谁。”
进了电梯,刘建明才低头笑着说。向荣经验丰富,知道是要躲着电梯里的监控镜头,但是越是这样严谨,他就越怀疑他们此次的行动的合法性。
他已经上了贼船了,但对兄弟总是要先信任,支持,然后再算账。
他们的卡在只能上到二十层,向荣跟着他出了电梯,这里也是间基金公司,有两个年轻人匆忙的走出来,撞到了他俩,向荣刚要说抱歉,刘建明拉住了他。
“这种地方没人在意的。”
等那两个人进了电梯,刘建明带他拐进楼梯间,才对他说。
“你是不是该和我说说行动计划啊,刘sir。”
向荣没好气,刘建明笑着跑到他前面:
“先上到顶层的赢。”
说完他一溜烟的跑了,向荣无奈,他们在警校经常这么幼稚的爬楼梯比赛,现在一把年纪还玩,却也不想认输,跟着他跑上去。

刘建明熟练的撬开天台的锁,向荣闪身出去,他关上门,放下公文包,从里面把设备一样样的拿出来。向荣皱着眉蹲在他旁边,他递给他一个黑盒子,说:
“放在二十八层的经理办公室。”
向荣在他头上拍了一记: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我们在天台,你让我放二十八层经理办公室,你这行动,目的不知道,计划不知道,你让我怎么放。”
刘建明整理了被他拍乱的发型,抬头说:
“Gordon,你这人就是太按照规矩,”他说着叹气,好像向荣让他很操心,“二十八层是上次我们监视的盛发投资,你不记得了吗。”
向荣当然记得,他还在这里见到了Micheal,他点点头,等着他继续说。
“在酒会上帮你要Matthew要搜查令的时候,顺便认识了点朋友,其中一个给我介绍了盛发投资经理的老婆,这位名门大太太怀疑自己老公和秘书有染,让我帮个小忙。这种事情呢说起来很不入流,所以我不想告诉你。”
刘建明带上耳机,调试了下,看向荣还是没动,推了他一把。
“走楼梯啊,难道你要从通风口爬下去!”

向荣心里骂着交友不慎,一面推开了二十八层的安全门。
耳机里传来刘建明的声音:“已经接管目标单位监控系统,设备有限,你有三分钟时间。”
向荣骂了一声,同时心里也觉得好笑,他们两个这种级别能力的专业人士,联手给大太太查小三,真是服了他。
“不要笑了,我也觉得很尴尬的,”刘建明就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说,但他听起来一点都不尴尬,好像还在喝东西,“你快点弄好,晚上我请你吃好的。”
向荣看了一眼手表,他还有两分四十秒,只是装一个窃听器,时间足够了。
他大大方方的走到经理办公室,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但是他知道这一行没有所谓上下班时间,刚才有人和他擦身而过,也是不停的在接电话,看手机,根本没注意他。向荣怀疑他们互相之间都不一定全都认识。但这并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经理室没有人,你放心,”刘建明在耳机里说,“他去吃饭了,拜托你动作快点天台好冷风好大。”
向荣心说你活该啊,还是打开了房门。
他职业而迅速的放好装置,咳嗽了两声测试,耳机里刘建明说了声OK,接收良好,他又看了眼手表,还有是四十秒,足够他稳稳的走回去。

他小心的关上门,整了整衣服,也像其他人一样低头翻看手机,其实他的手机和其他人的黑莓根本不同,反正也没人会在意。他翻着手机的通讯录,突然看到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他还没打过。
他正想着,突然后面有人叫道:
“喂,你是哪个部门的?”
向荣假装没听到,反正不一定是叫自己,站住反而显得心虚,他稍微加大了步子,压低声音对刘建明说:
“怎么搞的?”
刘建明那边沙沙响了一阵,才说:
“糟糕,Gordon,你身后有保安,他从经理室旁边的杂物房出来的,我没注意。”
向荣心想你还真是没把这行动当成什么正经事啊,一面听着身后的脚步加快了朝自己来,一面想着要怎么才能脱身,忽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膊。
他抬起头就看到那双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他:
“一起去啊。”
他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向荣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他,Micheal笑眯眯的,朝他举起手里的烟盒。
“欧洲那个单子搞得我头大,去抽支烟缓缓。”
身后的保安也到了,他和Micheal打了个招呼,Micheal点了点头,向荣没有转头看,Micheal拉着他在通道里拐了个弯,刘建明在耳机松了口气:
“好了,安全。”

转过拐角之后又走了一段,Micheal推开了吸烟室的门,里面零星的站着几个人,见到有人进来,他们也没抬头,都拼命的和自己嘴里的各式烟草作斗争,好像能从燃着的烟叶里吸取新的生命。Micheal拉着他走到房间一角,那有张空着的烟几。
落地窗外,是中环林立的水泥森林,夜色中的霓虹闪着喧哗而冷漠的光。
向荣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好在Micheal似乎也不想知道,他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烟,递给他,向荣连忙摆手,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仓皇了。
“我儿子怕烟味,我戒烟好久了。”他说,看到Micheal挑起眉毛,急着解释,“我离婚了,但他妈妈去了加拿大进修,暂时把他交给我照顾。”
Micheal嘴角的笑意更浓,几乎要和从他弯起的眼梢流下的笑连在一起,向荣知道自己说了太多,如果刘建明知道他对着一个年轻人如此失措,肯定要笑上一年。他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我知道,”Micheal突然说,这次轮到向荣惊讶,他指了指他的左手,轻声说,“喏,你没戴戒指,却有个戒指印。”
向荣哦了一声,下意识去摸,Micheal又笑着说:
“我以为你会打给我。”
向荣看着他,他穿着裁剪得体,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衬衫领子袖口都整齐完美,从头到脚都服帖精致,看上去就像是他该有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在心里写着一份于这个在德叔夜排档出现的神秘青年的报告,现在报告上所有的内容都被证实是真的,他的满足感抑制不住的涌出来。
“我……本来今天下班就想打给你的,但是,临时有点事。”
他说的是实话,要不是刘建明出现在停车场,他是打算约他吃晚饭,谈别墅区的事的。
Micheal掏出打火机,他的手有点发抖,几次都没有擦燃火石,向荣注意到了,想来可能是在键盘上工作了太久,他抬手从他手里拿过那个精致的银色火机,嚓的一声点燃了。
Micheal看着他,花了比看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要长一些的时间,才伸手握住他的手背,
低头朝他手中那朵跳跃的火苗凑过去。
烟头触到火,变成一点猩红的光,亮在他两瓣嘴唇中间,他吐出一口烟,白色的烟填充了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向荣知道他在打量自己,他反省自己是不是还是表现的太过失仪,突然耳机里刘建明咳了一声:
“你快约他吃饭吧,我就不打扰了。”
向荣一口气没吸好,猛的被呛到了,他咳得厉害,Micheal笑着凑过来拍他的背。
“你真是戒烟太久。”
他看了眼门口,向荣背对着那,看不到刚刚保安进来瞧过,那时候他正从向荣手中点燃嘴角的烟。现在门那什么都没有,很安全。
“不好意思,我……”
向荣脸咳得很红,Micheal在烟缸里按灭了只吸了一口的烟,抬手挥散了两人中间的烟雾,轻轻说:
“你可以走了。”
向荣楞了一下,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此行另有目的,一时间到不知道该说什么。耳机里早已经没了声音,刘建明肯定收拾了东西走了。他看到Micheal也正要离开,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一起吃晚饭吧?”
他一双眼睛里写满诚恳,Micheal忍不住多看了一会,才笑着回答:
“晚上不行,我有约。”
然后他盯着向荣瞬间黯淡的脸色,补充道:
“但是明天中午我有时间。”
“那就明天中午。”
向荣笑着说。